「秦南道友,我只是問你幾個問題而已,絕對沒有其他的,也不會坑你。而且你也看到了,你一遇到危險,我就第一個衝上去了。」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圓寂見他遲遲沒有回應,連忙說道。

秦南嘴角微微一抽。

這個圓寂,臉皮倒也是挺厚的。

「那好吧,我答應你,我們如何離去?」

秦南略一思索,便點頭答應。

他是不信這個圓寂,僅僅只是想問幾個問題那麼簡單,其中肯定還有什麼其他的貓膩。

但是,他體內有著無主穹圖和戰神之魂,還與銅鏡隨時都可以聯繫,完全不用懼之。

「嘿嘿,秦南道友你放心,與我合作,絕不吃虧。」

圓寂眼中閃過了一抹狡黠,旋即道:「其實你們都被騙了,眼前這個冰原屍地,全部都只是一個幻境而已。」

秦南心中一驚,道:「幻境?若是幻境的話,為何我的瞳術連一點貓膩也沒看出來?」

雖然在九天仙域之中,他遇到過不少東西,戰神仙瞳都無法洞徹,但是絕不會看不出來一丁點東西。

「你的瞳術,的確非常厲害,但是眼前這個幻境,有點特殊,它於心中而生,從你走入這個殿中的那一刻開始,連你的雙眼也被欺騙了。」

圓寂解釋說道。

「那你為何能夠發覺?」

秦南心中已信三分,頗有興緻問道。

「嘿嘿,這也是貧僧運氣好,我修鍊的一門佛法,釋迦牟尼心經,要明心、清心、證心,雖然沒有啥大用,但是對付幻境的話,效果倒是出奇的好。」

圓寂神色有著幾分自得。

「原來如此。」

秦南信了八分。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許許多多東西,本來就是相生相剋。

「那你出手吧,帶我們進入深處。」

秦南說道,忽然之間,想到了什麼,問道:「既然你能發覺這是幻境,那這些菩提古剎宗的人,豈不是也能夠發覺?」

圓寂砸吧了一下嘴,眼中有些不屑:「那老頭倒是也修鍊了釋迦牟尼心經,但是他境界沒我高,還得需要一會才能發覺端倪。」

秦南暗暗點頭。

這圓寂身為絕世天才,果然不簡單,就連同是一個宗門內的蓋世霸主都不如他。

不過這也正好,可以給他們爭取更多的時間。

圓寂也不再多言,兩隻胖手伸出,瞬間結出了數千個法印,在虛空中畫出了四個佛符,分別打入了秦南四人體內。

「胖禿驢!你想干——」

八曜魔王三人怒目而視。

只是他們的話還沒說完,便和秦南一起感覺到,眼前所有的一切景象,驟然扭曲起來,並且一片片坍塌破碎,不復存在。

「怎麼回事?」

「他們幾個人怎麼不見了?」

祝罡仙王、江覺仙王、古情仙王等等蓋世霸主,還有修士們,很快就察覺到,身為罪魁禍首的秦南五人『消失』不見了,臉色不禁一變。

「這莫非是……」

灰衣僧人心中一動,閉上眼睛,細細感悟了一會,便察覺到了什麼,臉色不禁有些難看道:「該死,這個地方,是一個幻境!圓寂破開了幻境,把他們帶走了。」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無不一驚。

等到灰衣僧人,再將其中緣由解釋一番之後,眾人這才明白過來。

「你們菩提古剎宗是什麼意思?難道想要庇護秦南嗎?」

江覺仙王臉色有些難看質問。

其他勢力們的修士,臉色也不太好看,雖然他們和秦南之間,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但是秦南等人先行一步,很可能會佔據先機。

有時候,只要有了先機,那往後能獲得的好處就越多。

「各位施主誤會了,我們菩提古剎宗,是把秦南視為敵人的,圓寂也是如此。只是圓寂的行事風格,完全不是貧僧能夠管教的。」

灰衣僧人苦笑道。

「前輩,這些話就不必說了,還請速速破開幻境。」

徐來和肖一羽等人,連忙說道。

「好。」

灰衣僧人沒有推辭,開始結出一個個佛印。

與此同時,神秘的琉璃古宮,真正的第一層之中。

瀰漫在每一寸虛空之中的精純仙意,仍然是無比浩瀚,讓人驚嘆,但是那冰雪屍原,完全不存在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浩瀚遼闊,在冥冥中不斷散發古老、滄桑、荒涼氣息的上古遺迹。

秦南五人同時看去,就見得一座座殘缺破敗,大小不一的宮殿屹立著,儘管早已沒有當年的滔天氣勢,但仍然給人一種雄偉大氣之感。

「我靠!」

突然之間,八曜魔王和圓寂同時爆了句粗口。

秦南的眼中,也露出了一絲震驚之色。

他們剛才的目光,看向最近的一座宮殿裡面之時,就發覺在那腐朽的大堂之內,豎立著數百具渾身披著染血甲胄的修士。

大堂最裡面的牆壁上,則是懸挂著一把漆黑大斧。

大斧黯然無光,可再其深處,卻有著思思道意流動。

很顯然,這是一柄道器!

而且,附近的另外幾座宮殿內,要麼是懸挂著兵器,要麼是懸挂著古畫、銅燈等等,還有一些散落在地的丹藥、經書。

這些,都是道器!

那些丹藥和經書,恐怕也非常不凡。

更為關鍵的是,他們面前的這座遠古遺迹之中,像這種殘破的宮殿,有著不下於一千座啊!

若是每一座宮殿內,都有一件道器,那可就是足足上千件!

這,哪裡是什麼遠古遺迹,分明就是一個巨大寶窟!

「快看……那……那裡似乎還有一座巨門。」

血眼忽然有所發覺。

秦南等人心神微震,連忙凝神看去,果不其然,在那諸多宮殿之後的遠處,隱隱約約之間,有著一座高有三十丈,寬有八丈的圓形木門。

木門並未緊閉,微微打開,裡面一片漆黑,不知通向何處,尤其是那木框上,雕刻著一幅幅詭異圖案,散發著莫名威嚴,讓人心悸。 毫無疑問,這座木門通往了這片遺迹的深處。

尤其是在這宛如寶窟般的遺迹之中,這深處幾乎都不用去想,必然擁有著更為驚人的至寶。

「嘿嘿,我們先取走一些道器,在一起進入門中如何?」

八曜魔王很快反應過來,神色有些興奮。

「好主意!」

圓寂和修神良都點頭附和。

現在還有一些時間,他們不用著急。

畢竟,每一件道器的價值,那可都是非常巨大的,尤其是這裡的道器,都經歷了不少歲月,算得上是上古道器,更為珍稀。

而且,若是遇到一兩件具備著特殊力量的道器,那可就真的是賺翻了。

「你們去取吧,我去四周看看。」

秦南並沒興趣,腳尖一點,以著驚人速度,在這遺迹之中穿梭起來,雙瞳掃視著一座座宮殿。

他要好好看看,那兩顆天材地寶是否在這裡。

寶物就在眼前,八曜魔王和圓寂等人懶得管他,仔細商量一下之後,就興沖沖的沖入了一座宮殿。

然而,不到兩息時間,他們臉上的笑容就凝固了。

那一尊尊氣息死寂,身著殘甲的雕像,驀然蘇醒過來,雙眼泛著驚人紅光,體內衝起了一道道奪目仙光,散發出了無比冰冷的殺氣。

他們之前就猜到,每座宮殿之中的雕像都是守衛,但是萬萬沒有料到,這裡的每一尊雕像,居然都具備了堪比天仙五重的修為!

「坑王啊——」

隨著一聲尖叫,一陣陣密密麻麻的爆炸聲,便從宮殿之中響了起來,其中還夾雜著不少痛叫聲。

秦南瞥了一眼,發覺他們四人雖然有些狼狽,但並未有什麼危險之後,就繼續掃視著一座座宮殿。

等到數十息之後,他才重新回到原地,眉頭微皺。

這裡的每一座宮殿之中,都沒有一顆天材地寶,更別說是八眼陰陽花和逐仙之樹了。

「這也就是說,它們在這木門裡面了?」

秦南的目光,重新凝視在了那扇神秘木門上。

「秦……秦南,你大爺,你也不知道進來幫忙啊!」

八曜魔王氣喘吁吁,狼狽無比的從宮殿之中逃了出來,語氣充滿了忿忿。

「哼,八曜,要不是你剛才非得擋在我的面前,本仙必然出手滅了它們。區區天仙五重,真以為有多了不起?」

修神良臉色蒼白,心有餘悸,卻是滿臉不屑。

八曜魔王一張臉瞬間變成了黑炭。

「其他的別提了,現在一起進入這木門裡面吧。」

秦南擺了擺手,淡淡說道。

「進入木門?」

八曜魔王、修神良,就連圓寂,也下意識縮了縮脖子。

外面的這些宮殿,都已經如此危險,這木門通向的更深之處,那還用多說?

「媽的,本魔王偏偏就不信邪了,今天非得要看看,這座遠古遺迹到底有多厲害!」

八曜魔王咬牙道。

他倒不是硬氣,只是他一直明白一個道理,富貴險中求,若想獲得驚天至寶,哪怕明知前面是刀山火海,那也得去闖一闖。

「走!」

秦南一聲低喝,五人便一同飛到了神秘木門面前。

遠遠去看之時,只是感覺此門有點威嚴和神秘罷了,但是這一靠近,秦南五人就感覺到了一股若有若無的壓迫之力。

尤其是血眼和修神良,心神都是一片顫動,有種對這木門俯首稱臣的強烈渴望。

「等等!」

八曜魔王忽然出聲,一雙眼睛凝視著兩邊木框上的那一個個詭異圖案,有點疑惑道:「這些圖案,我好想見過,貌似是某種禁制,現在怎麼有點想不起來了……」

修神良投來鄙夷神色:「八曜,你不會慫了吧」

八曜魔王聞言一怒:「小王八蛋,你說誰慫呢?你可知這九天仙域,本魔王號稱眾修第一大膽?」

秦南嘴角一抽,懶得理這兩個活寶,定了定心神,便走入了木門之中,其他人見此立刻跟上。

想象之中的空間變換,並未出現,而是在他們的腳下,出現了一條白色光道,光道的盡頭之處,是一片彩色的光團。

等秦南五人進入這彩色光團之後,就感覺身體一輕,來到了另外一個地方。

「這是——」

秦南五人下意識睜眼看去,一看之下,頓時滿臉震驚。

只見到,現在的他們,位於一個空曠的峽谷之中,兩邊都是高聳入雲,看不到巔峰的光滑山壁。

這樣的場景,在這種遺迹秘境之中,倒是非常常見,但是這才不過方圓千里的峽谷內,它所具備的精純仙意,竟然要比剛才的遠古遺迹,濃厚了整整一倍。

不止如此,在那各種各樣的角落之中,生長著一顆顆靈藥,有的是花,有的是樹,都籠罩著朦朧仙光,擁有著浩瀚的靈力。

「我……我靠,仙福級天材地寶?」

突然之間,八曜魔王一聲驚呼,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秦南聞言心神一振,連忙看去。

只見到,在一簇各色各樣花朵的最後方,一株不過五寸之長的花朵生長著,它共有八片花瓣,每瓣上都有著一個宛如眼睛的符號,其中是為黑白二色。

儘管它沒有散發出絲毫靈氣和仙意,但是在這諸多天材地寶之間,它就宛如一位王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