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伯伯是不是最近則畏寒肢冷、自汗、腦殼眩暈耳鳴、精神萎靡、疲倦無力、心悸氣短。並且視物昏花、手足麻木、失眠多夢、健忘心悸、精神恍惚?」

haohaoxue 2022 年 3 月 1 日 0 Comments

「你怎麼知道?」

姬松沒有回答,而是將他的手拿起來仔細觀察,再看看他的皮膚這才發現他皮膚乾燥、毛髮枯萎、指甲乾裂。

這是最典型的氣血兩虧之症,並且已經到了很嚴重的地步。想到他在貞觀十二年去世,姬松想想等覺得不可思議。

這麼嚴重的病症,竟然能撐到那個時候,也算是奇迹了!

其他人看到姬松立即就說出癥狀,再看秦瓊的表情,很快就猜到姬松應該說的不錯。不然以秦瓊的穩重,不可能如此作態。

「可還有治?」

程咬金此時的聲音因為緊張而又了些變聲,他與秦瓊可謂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一起投瓦崗,投李密,投王世充,最後更是一起投向李世民。

這一路上雖不是兄弟卻勝似兄弟,聽到姬松言語和老哥的病症,他怎麼可能還淡定的下來?

秦瓊卻擺擺手道:「這是戰場上落下的老毛病,當年孫思邈道長也曾看過,但除了靜養也無他法,時也命也!

這輩子老夫殺人無數,好人殺過,壞人殺的更多,本就沒想著善終!現在還能多活些年,就已經是老天賞臉了,還有什麼可抱怨的呢?」

「可是……」程咬金還是想說些什麼,但卻被秦瓊制止。

其他人也沒有心思談論姬鬆了,看到秦瓊此時虛弱的樣子,都是戰場上廝殺的將軍,未免沒有兔死狐悲之感!

看著沉默的眾人,姬松想說些什麼,但還是忍住了。氣血兩虧就是在後世也沒什麼好的辦法,只能慢慢調養、靜養!

但看秦瓊的樣子,恐怕是寧願戰場上戰死,也不願躺在床榻上病死。

這也是他們這些將軍最後的尊嚴了吧!

上朝開始,今日朝會官員眾多,就連很多常年沒有上朝的老臣和沒有具體職位的勛貴,都來了不少,很多姬松也不認識!

對於所謂的瑞獸麒麟姬松沒有任何期待,無非就是些長的奇模怪樣的東西而已。要是真的出現麒麟,姬松都要懷疑自己這些年是不是生活在神話世界了。

他已經做好了這隻麒麟就是只豬的準備,但是當一位官員將那金光閃閃的『麒麟』抱出來時…………….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剛走進姬府大門,他再也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實在是忍不住了,姬松怎麼也么想到那『神獸』真他娘的是一頭豬。就是在豬身上貼滿了金箔,還給它頭上戴了一雙小鹿的鹿角。

就這,成為了大半大唐百姓期待的神獸『麒麟』?他都不知道當時看到他的樣子是怎麼忍住笑意的。

再看看丹陛上皇帝黑的像鍋底的臉,姬松差點就破了功,還好他也是練武之人,這點控制力還是有的。

鄭禮看著自家侯爺笑的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只能無奈去稟報夫人了。也就只有夫人能管得了侯爺!

「侯爺您笑啥呢?」

劉老二一副好奇寶寶的的樣子,讓姬松想起昨日他還要去看『瑞獸』轉運的事,就再次大笑了起來。

好一會兒,姬松才停了下來,道:「你不是要看『麒麟』么?」

「是啊,是啊,可惜剛才沒看到!」還一副可惜的樣子。

姬松認真對他道:「其實你不用去什麼地方看『神獸』,咱家也有的,而且還天天見。」

「咱家有?在哪?」

「嗯,進門往右拐,直走,再右拐,再直走,就到了!」

姬松說完還拍拍他的肩膀,強忍住笑意道:「好好看,一定要好好看哦!」

「放心吧侯爺,您就瞧好吧!要是真在咱家,俺就將它擒來給您當坐騎,那多威風!」拍著自己胸膛啪啪響,大言不慚道。

「嗯,那本侯就等著你的好消息了,加油!」

轉過一處假山,姬松再次大笑了起來!

「進門往右拐,直走,再右拐,再直走………」劉老二順著姬松的指引沿著路線走去。

當他來到豬圈時有些懵圈,喃喃道:「這是豬圈啊,哪有什麼………….」

他突然想到今日侯爺的怪異,傻傻道:「那麒麟就是………豬?」

姬松很想知道劉老二看到是豬時會有什麼表情,不知道能不能想得到。

這件事姬松沒打算到處宣揚,畢竟……有關皇帝的顏面嘛!所以,還是收斂點的好!

姬松在家剛平復下來,那邊李世民卻恨不得找個地縫立馬鑽進去。

太丟人了,半個大唐的人竟然將一頭貼滿金箔的豬,當做了瑞獸『麒麟』,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看到是什麼東西的那一刻朝會就開不下去了,他匆匆結束朝會,跑也似的就回後宮了,實在是丟不起那人。

……………………………….

皇帝生病了,這是宮裡第二天傳出的消息,沒有任何徵兆,也沒有傳太醫,就是這麼莫名其妙的病了。

「皇帝什麼病你知道不?要不要去看看?」姬母道。

姬松強忍著破功的衝動,搖頭道:「不用,陛下得的是心病,過段時間就好………….」

onclick=”hui” 迷霧森林

前半夜的安然無事,讓輪班的眾人都略微放鬆了下來。

此時炎岳和炎瑤瑤正與上一輪的兩人交替

許是夜深易困

閑空打著哈欠朝兩人開口

「周圍一切都安全得很,你二人只需等著與後面的人交替就可以了。」

說罷擺擺手

沉沉睡了過去。

炎瑤瑤與炎岳對視一眼

隨即各自靠在樹榦上

打量了一番周圍

便將目光放在了燃燒著的火堆上。

不一會兒

炎瑤瑤突然看著一個方向開口

「那是什麼?」

炎岳聽到聲音一愣

隨著她的目光看去

只見遠處閃爍著忽明忽暗的亮光

還不止一個

一,二,三,四,五,六…

竟有六道?

而且,好像還在緩緩移動。

炎岳還在觀望著

下一瞬

炎瑤瑤卻是忽的小聲開口

「都醒醒!」

一邊說一邊推著身邊離得她近的人。

炎岳疑惑的看向她

「怎麼了?那不就是幾道光么?」

炎瑤瑤一邊喚醒眾人

一邊面色嚴肅的朝著炎岳開口

「那不是光,是…眼睛」

自上次同炎曦月一起在青岩林中差點沒命之後,從此以後她便小心了起來

起初她也不知道那是什麼,但事出反常必有妖

她繼續盯著

發現那光一直有規律的閃爍,而且看得越來越清楚。

說明這光離得她們越來越近了。

忽的靈光乍現

她便趕緊喚醒眾人。

陸續醒來的眾人也聽到了炎瑤瑤的話

紛紛皺眉警惕了起來。

看著有人慾站起來

「別動!都保持原狀。」

回過神來的炎岳緊跟著開口

若是驚動了它們,還不知會發生什麼。

正有動作的人頓時一僵

停了下來

此時樹上的炎曦月收起手中的靈力

滿意的勾起了唇角

下一刻

她緩緩睜開了閉著的眼睛

其實她早就發現了動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