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要使用全力了。」橫霸風一咬牙,馬上向星老他們衝去,身體又發出一股巨大的神力,將能量罩上的星河之水震飛,與此同時,龍傲宇也震散了身邊的星河之水。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5 日 0 Comments

追上星老和天道神君後龍傲宇又問:「那些星河之水,為什麼要一直覆蓋在我們的神力罩上?難道他們有靈魂嗎?」

「它們沒有靈魂。」星老t搖了搖頭,解釋道:「星河之水很特別,它如果碰到了神力,就會被吸引住,然後會使勁的腐蝕這些神力,就像樹根尋找水源一樣。」

「似乎明白了。」橫霸風輕輕頷首,而龍傲宇盆友疑惑。

「好了,你們別以為就這一點點危險,其實,還有更危險的地方,而且那個地方是我們無法躲避的。」星老的表情嚴肅起來,並沒有在說什麼。

很快,龍傲宇和橫霸風終於明白了星老說得危險是什麼。因為,前方,全是星河之水,全是水珠在飄蕩著,但這些水珠的移動範圍很小,它們有固定的飄蕩區域,遠遠看去,就像是一道水牆,而且兩頭都沒有邊際。

「怎麼辦?」龍傲宇問星老:「我們要怎麼過去。」

「強行撐過去。」星老神色凝重,扭頭看著天道神君,道:「龍傲宇和橫霸風只是剛剛突破真神,以他們的實力和經驗,根本過不去,我們現在得幫幫他們,動手吧!」

「可以。」天道神君輕輕頷首,扭頭看向橫霸風,道:「你跟著我,我們兩一起撐起神力罩,這樣,才能有機會衝過去,不過,這樣做,會很費神力,你們如果不爭氣,我也會被連累。」

「神君前輩,你就放心吧!」橫霸風拍了拍胸脯,一臉嚴肅:「一定會使出全力的,其實,也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弱。」

同時,星老也是和天道神君一樣向龍傲宇說的,龍傲宇也做出了保證。

隨後,龍傲宇和橫霸風馬上化為半獸人,龍傲宇來到星老身邊,兩人控制著神力罩,慢慢合成一個神力罩,將兩人包裹在其中,而任羽思也被包裹在其中了。

另一邊,天道神君和橫霸風也是這樣做的,血狼也在其中,他心裡還有些激動。

「出發!」星老和天道神君對視一眼,他們控制著神力罩,並排向水珠牆衝去。

衝進水珠牆中,他們每個人都繃緊了神經,有些緊張,又有些激動。

「頂住!」星老咬著牙:「都給我頂住,兩分鐘就能穿過去了。」

兩分鐘的時間,其實並不算長,但對於危險中的人來說,簡直就是無盡的煎熬,無盡的痛苦。

星老一直在鼓勵眾人,因為他知道,現在只能堅持,誰都不能鬆懈,就連血狼和任羽思也忍不住出了一份力,但他們的神力太弱,和星老他們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堅持住,必須堅持住!」星老又給眾人傳遞正能量:「美好的明天,美好的神幻界,就在你們眼前,明天的你,一定會感謝現在拚命的自己……」

無論眾人有多麼的難熬,但時間不會等人,它總是會流逝的,拋開情緒和雜念,其實,兩分鐘也只是彈指一揮的功夫。

………………

「終於出來了!」龍傲宇長舒一口氣,非常謹慎的橫霸風也拍了拍胸脯,長舒一口氣,他們現在都想化獸,瘋狂的咆哮一番,但他們還不至於那麼瘋狂,因為此處還在星河上方。

就在龍傲宇和橫霸風還沒高興幾秒鐘時,星老和天道神君馬上向一旁飛去,並傳訊給他們:「注意前方的危險,迅速轉道飛行。你們要明白,任何時候都不能鬆懈,想想這裡是哪裡。」

聽后,龍傲宇和橫霸風神色一變,馬上跟著星老和天道神君飛去。飛到星老和天道神君身邊時,龍傲宇扭頭看了看身後,也拍起了胸脯,不禁感到一陣后怕。

這時,橫霸風也扭頭看去,正看見一顆顆水珠略過他們原來所處的位置,如流星雨般劃過。這一幕,讓他也皺起了眉頭,心想:「要不是星老提醒,恐怕,自己已經陷入困境,難以脫身。」

「現在,你們還敢鬆懈嗎?」星老嚴肅的看了看龍傲宇和橫霸風,又道:「快點飛吧!還有不到十分鐘的路程,我們就能飛出星河了。」

聽說不到十分鐘了,龍傲宇和橫霸風似乎得到了安慰,又似乎看到了希望,臉上都露出了笑容,拚命的向前飛,速度空前的快,很快就超過了星老和天道神君。

看著龍傲宇和橫霸風的背影,星老微微一笑,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兩個小子!」

………………

星老他們很幸運,接下來的幾分鐘里,並沒有遇到星河之水。

當眾人飛出星河上空時,星老對眾人說道:「現在,你們可以稍稍鬆懈一下了。」

「呼……」龍傲宇做了個深呼吸,笑問星老:「星老前輩,我們現在離神幻界還有多遠?」

「沒多遠了。」星老微微一笑:「兩天後就能到。」 星老這句「兩天後就能到」,對於龍傲宇和橫霸風來說,比說什麼都強,這無疑是給他們吃了顆定心丸。

這時,龍傲宇和橫霸風眼中都充滿了期待,血狼和任羽思也都露出了期待而激動的表情。

「神幻界,我們來了。」

………………

兩天之後,星老他們看見了一顆星球,這顆星球以兩種顏色為主,綠色和白色。星老解釋說,綠色的是森林和草原,白色的就是白雲。讓血狼他們疑惑的是,神幻之星的海洋麵積很小,只佔整個神幻之星的十分之一。

距離太遠,血狼他們也無法看清下方的具體情況,只能憑空想象。他們心裡都很激動,恨不得馬上就踏上神幻之星的地面。

「星老,前輩,神幻界,到底是怎麼樣的?」龍傲宇有些心急。

「到了你就明白。」星老只是呵呵一笑,懶得回答。

龍傲宇他們越接近神幻之星,就越覺得神幻之星的巨大,他們能感覺到,神幻之星比極幻之星大兩倍不止,而且還散發著一種他們從沒有感受過的氣息,這是神幻之星獨有的氣息。

「這樣的氣息,很神秘,卻又很古老。」龍傲宇閉上眼睛問星老:「為什麼我在極幻界就感受不到類似的氣息呢?」

「極幻界怎麼會有這種氣息?」星老露出一絲微笑,解釋說:「其實,對於神幻界的人來說,極幻界只是凡人的世界,那裡可以說是與世隔絕,不僅缺乏這種氣息,還可以壓制人的修為。」

「難道……」橫霸風也問星老:「你以前說極幻界缺乏某些東西,難道就是我們現在感受到的氣息嗎?」

「是的。」星老輕輕頷首:「極幻之星的星源不同於神幻之星的星源,你們可以理解成極幻之星低神幻之星一等。如果單單隻是這一點,極幻之星的人還不至於無法成神,但是,極幻界卻有一種可以抑制人們成神的氣場,這才是主要原因。」

「抑制我們成神?」龍傲宇更加不解:「我怎麼感受不到那種氣場的存在?」

「你在極幻界土生土長,不可能感受到,否則,那就不正常了。」星老呵呵一笑,問:「你們現在是不是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輕鬆?是不是感覺自己擺脫了桎梏,奔向了自由?」

「是的,是的!」龍傲宇和橫霸風紛紛點頭。

「其實,這並不是因為你們成了神,而是因為你們離開了極幻之星。」星老微微一笑:「也可以說,是因為你們來到了神幻之星。」

………………

「好了,我們已經到了。」說話間,星老和他們出現在一片大草原上,這裡一望無際,都是青草,而且荒無人煙。

「歡迎你們來到神幻界。」天道神君笑看著血狼他們,開口道:「此處是神幻界著名的雲谷荒原,無人居住。但,你們別以為這裡是神幻界最美麗的地方,如果你們想看美麗,以後有的是機會,有的是地點,到絕非此地。」

「這麼漂亮的風景,居然不是神幻界最美的地方。」血狼和任羽思都很震驚,也很期待,想去尋找最美的風景。

「星老前輩。」橫霸風嚴肅的對星老問道:「你是不是想說,這裡很危險?」

星老輕輕點頭,又輕輕搖頭:「對於一些人來說,這裡確實很危險,因為看似平淡無奇的草原上,有很多妖獸,這些妖獸的體型不大,但實力不俗。神級以下的人基本上不會來此觀景,而且我也說了,這裡的風景不算好。」

「這大草原上,有妖獸嗎?」任羽思問了一句,馬上用神念進行探查,可是,她什麼都探查不到。

「你不用探查了。」星老嚴肅笑著任羽思說道:「這一帶,沒有妖獸,就算有也被我們嚇跑了,因為我們是真神,那些妖獸最強也只有神級強者的實力,它們根本不敢靠近我們。」

「既然如此,那你為何還說這片草原很危險呢?」血狼也問。

星老沉吟片刻,道:「我只是說,這裡對於某些人來說,很危險,但對於真神來說,毫無危險。如果你們以為神幻界有很多真神,那你們就錯了,其實,神幻界的真神並不多,真神,基本上都不會現世,正因如此,雲谷荒原才不會有人居住。」

「明白了……」

………………

眾人走了一段后,龍傲宇問道:「我們現在要去哪?是分道揚鑣還是一路同行?」

「這就隨你們了。」星老微微一笑:「不過,我們先得將血狼和思思帶出雲谷荒原,否則,他們定將成為妖獸的裹腹之食。」

「那就快點吧!」龍傲宇有些著急,又問:「我們還要飛行多久,才能飛出這片荒原?」

星老笑著回道:「一個時辰即可。」

「當時,我們還不如降落在有人的地方,唉!失策啊!」龍傲宇有些遺憾,又問:「這邊,有沒有城池古鎮?這邊,似乎還是夏季啊!什麼時候才能到冬季呢?」

「這邊當然有古城古鎮,而且跟多。」星老並沒有回復龍傲宇的第一個問題,他只是微微一笑:「至於你說的夏季和冬季,其實是沒有的,不過,我們神幻界也分兩季,我們將之命名為春季和秋季,而現在,恰好是春末秋初。」

「春季和秋季?」血狼和任羽思又疑惑道:「這是什麼樣的季節?會不會很熱?會不會很冷?」

「不會很熱,也不會很冷,你們擔心吧!」星老說得:「單論天氣的話,神幻之星的氣候要比極幻之星的氣候好很多,春季到了,天氣會很溫暖,秋季來臨,天氣會很涼爽,這樣的變化,非常感人。」

了解了這個,血狼和任羽思也不再糾結,而龍傲宇卻又問:「哪座城池最繁華?哪座城池最多高手?我得去混混。」

「你都已經成神了,還去那些城池混什麼?這樣做太高調了,不好。」星老笑道:「其實,以你的實力,甚至可以立足於神幻界巔峰,受人敬仰。」

「也是,我這才想起我已經是神,而且還是神龍。」龍傲宇嘴角上揚,微微點頭,又道:「不過,既然來到了這個新的世界,那麼,我還是想多玩玩,如果和你們一樣隱居於世外,那就太無趣了。」

說罷,龍傲宇看向橫霸風,笑問:「橫老哥子,你說是吧?」

「雖然我平時比你正經,但我卻還是老雛男一個,我也有我的追求。」橫霸風一點也不害羞的說道:「來到這個世界,我就沒打算活著回去,必須瘋狂一把!或者,找幾個妻子也不錯!」

「你這老小子,看不出來啊!」龍傲宇哈哈一笑:「都八十幾了,居然還是老雛男一個,誰信呢?」

橫霸風不屑的瞥了龍傲宇一眼:「據我所知,你也六十好幾了吧!難道你不是老雛男?」

「我???」龍傲宇表情有些怪異,他只是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要不,咱們一起去扮豬吃老虎?」橫霸風笑看著龍傲宇:「憑咱們這風流倜儻,陽剛之氣十足的外表,只要露一手絕活,定能讓無數懷春少女失聲尖叫?」

「想不到,你老小子還有興趣,不錯。」龍傲宇連連點頭:「深得我心啊!」

「世界在變,人,也難免會變,因循守舊,乃是人之悲哀。」橫霸風一臉認真的說著。

聽著龍傲宇和橫霸風的對話,血狼開始還以為橫霸風變了呢?可是,他轉念一想,也釋然了,畢竟,橫霸風以前是為了用自身形象來教育自己,所以才放下了本性。血狼突然明白,現在的橫霸風才是最真實的橫霸風。

「橫霸風,龍傲宇,不管你們怎麼做,不管你們做什麼,但你們一定要記住。」說到這,龍傲宇停頓了一下,表情變得異常的嚴肅:「一定要分清對錯,堅守本心,堅守底線!」

「我明白。」龍傲宇鄭重的點頭表態,橫霸風也同樣點了點頭,其實,這些東西不用星老說,他們也明白。

很快,他們飛出了雲谷荒原,進入了一片茂密的森林,森林中有很多古老的蒼天大樹,樹榦大如小山,高達千米的都有,在極幻界,就算是血獸之森,也沒有如此高達的樹木。

這時,血狼和龍傲宇他們想進去走走,因為這森林讓他們很好奇,星老也沒有拒絕他們的提議。走進森林中,血狼和任羽思都感覺自己很渺小,而龍傲宇和橫霸風卻兩眼放光。

「這片森林裡的樹木,基本上都有著上萬年的歷史,各種妖獸的種類比極幻界的血獸之森還多,其危險程度,和雲谷荒原不相上下。」星老淡淡的說道:「其實,這片森林在神幻界只能算是小森林,我們穿過去,就能到達一座古城,而且,是很繁華的古城。」

聽星老這麼說,龍傲宇和橫霸風眼睛一亮,龍傲女馬上問道:「那座古城,離此處還有多長時間的距離?」

「以我們現在的速度,最多再飛行半個時辰。」星老提議道:「等到了那邊之後,大家就可以分道揚鑣了。」 ………………

半個時辰后,星老他們飛出了,這片原始森林,眼前有是一片大平原,這裡的風景並不輸給雲谷荒原,有河流,有鮮花,還有野馬奔騰。

龍傲宇馬上問星老,古城在哪,星老直接指著前方,說:「前方二十公里處,就是羅森古城,大家一起過去吧!」

這時,天道神君做了個深呼吸,緩緩說道:「我已經上萬年沒有來羅森古城了,不知道這裡成了什麼樣子,也不知道我的那些老朋友有沒有成神,如果沒有,他們肯定已經化為了黃土一培。」

「你的老朋友?」星老道正色道:「神幻界的真神,我都認識,你說說你那些老朋友的名字,如果我聽過,那麼他們們就沒死,反之,你就不用再找他們了。」

「他們的名字,我也記不太清了。」天道神君想了更久,才說出三個人的名字,可是,這三個名字對於星老來說,是那麼的陌生,這讓天道神君有些失望,不禁感嘆「桃花依舊笑春風。」

就在眾人說話時,一座宏偉的城池出現在他們面前。城池沒有城牆,只有高達雄偉的建築,類似城堡,卻又不同於城堡,還散發著神秘而古老的氣息。

這時,星老對血狼和任羽思說,城中很亂,讓他們低調點。

聽了星老的話,血狼和任羽思都鄭重的點頭,因為他們知道,星老和天道神君不可能為他們出手。他們更不可能求助龍傲宇和橫霸風,因為這會讓他們失去很多鍛煉自己的機會。因此,如果遇到麻煩,他們必須自己面對。

「我現在有個提議。」龍傲宇笑著說道:「現在天快黑了,不如,我們去城中最高檔的酒樓喝一杯?慶祝一下輝煌的未來,晚上再美美的睡個好覺。」

「我也有這個想法。」橫霸風很默契的接著龍傲宇的話:「我們,好聚好散吧!神幻界太大,我們應該自己去尋找自己的舞台。」

「行!」天道神君直接點頭:「正好借這次歡聚,我有個計劃想對你們說,走吧!我想,我認識路。」

在路上,天道神君給血狼他們介紹說,羅森古城最有名氣的是蒼荒酒樓,蒼荒酒樓也是羅森古城裡最高檔的酒樓,一般人,根本花不起錢進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