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研所?據說那可是非常嚴密的地方,而且也被當地政府到為禁地轟你是怎麼偷出來的。而且你又為什麼偷它呢?」李震奇怪的問。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奴才就是負責研究的組長,不過奴才還有個身份,那就是星條國的高級間諜!」板竹小龜幾乎就是有問必答。

「原來是個間諜,那我問你,這個,

「直下冊爾們一共研窮出了幾個外面懷有嗎,李震繼續詢問甩

「外面沒有了,這種胚胎非常難合成轟必須需要原始細胞境但是由於那具骸骨的時代太久遠,我們只找到五活性細胞,然後利用這五個活性細胞制出了五個胚胎!已經用去了一個。」板竹小龜解釋說通

「還有四個!太好了,這也就是說。還能培育出四隻長翅膀的馬!」李震興奮得嘀咕著。

「我的王!奴才該怎麼處置他。是處死?還是讓他繼續為王服務?」可以說整個空間里,只有查爾泰被李震賦予了特殊的能力轟所以查爾泰也是最了解李震現在心情的。在感受到李震激動的心情之後金查爾泰立刻詢問道。

李震微笑著看向查爾泰說「這馬不是怪物轟我想你應該也知道轟現在的社會已經非常進步,這馬應該是科技的產物,而且對桃源非常有用。你想,當這馬長大之後金你騎在上面轟不光可以在草原上賓士轟而且還能飛到天上轟那將是多麼愜意的事情!」

「是,奴才明白了!」查爾泰被李震說得眼前一亮轟同時也明白了李震的真實想法。所以也不用李震吩咐,立玄讓人將板竹小龜放了下來。

又出次死娶逃生的板竹小龜一被放下來,立刻就跪在了李震的面前轟拚命得親吻著李震的拖鞋剛才李震洗澡的時候,沒來得及換鞋轟就進到這裡來了。

看著板竹小龜如狗一樣的趴在自己的面前,李震突然又想到了一介小問題金於是又問道「你們是在哪裡現的那具奇異的生物骸骨」

「據說是在一座沉沒在海底的城市裡現的。」板竹小龜想了一

「據說?難道已經現了很長時間了嗎?」李震不解的問。

「是的,那個沉沒在海底的城市是在一百年前現的,而這個研究工作也已經進行了上百年了轟最近才有的突破!」板竹小龜如實的回答道。

「除了骸骨以外你們還有別的現嗎?」李震好奇的問。

「根據資料記載,在骸骨的旁邊還現了一棵種子的化石。不過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失蹤了轟至今下落不明龜回答道。

「種子化石?那是什麼樣子的?」李震聽到這個種子化石的時候轟也不知道為什麼,心神突然一震,於是連忙問道。

「那是一個乒乓球大小金白色概圓的小球!」板竹小龜描述著說。

「乒乓球大小漸白色橢圓的小球?」李震越聽越覺得熟悉轟然後他猛然想到轟自己剛才從保險箱里不是看到過一個奇怪的小球,和板竹小龜描述得幾乎一模一樣轟於是連忙意念一動,就把那個小球召了過來轟然後放在板竹小龜的面前說「你看看是不是這個?」

「啊!是!這就是當初現的那顆種子化石轟根據我們從那沉沒的城市裡找到的文獻轟並且破澤了裡面的內容知道轟這是一顆生命之樹的種子,而那具奇異的骸骨倏活著得時候就是生命之樹的守護者轟天馬!」板竹小龜驚喜的喊道。

「靠,怎麼又冒出了今生命之樹,你以為這是神話的世界!還天馬呢。長翅膀的馬就叫天馬了!」李震突然感覺板竹小龜越說越懸乎轟頓時就皺起了眉頭。

「尊貴的王,奴才怎麼敢欺騙你。雖然那些破譯的文獻屬於最高機密轟但是奴才正好是組織研究的,所以那些文獻對奴才卻不設防金在那個文獻上說,,!」板竹小龜一聽李震的語氣中有些不滿,頓時慌張的解釋起來。

「那個文獻上是不是說金在遠古時候有個叫伊甸園的地方,裡面有生命智慧二樹。亞當夏娃所食的就是智慧之樹的果實轟另一棵樹就是生命之樹,相傳吃了生命之樹的果實可令人長生不老,與《西遊記》中的人蔘果效用相似。」李震不耐煩的打斷板竹小龜的話。將聖經里的一段內容講述了出來。

「對!沒想到尊貴的王居然也知道!」板竹小龜立刻幕維的說。

「要不是我知道你不會對我說謊。我直接就一腳踢死你,聖經里的東西你也相信,那全是忽悠人的!」李震不屑的說道,然後順手就把手裡的那個奇怪的圓球遠遠的扔掉了。

因為他已經對這個圓球不再感興趣了漸雖然板竹小龜不會對他說假話漸但是並不代表這話可信轟畢竟李震屬於無神論者。

再說了,就算是全部都是真的,但是一顆已經不知道多少年的種子的化石之對他來說也沒有多少吸引力了。

「是!是!」對於李震的話。桃源空間里的人絕對都會無條件的服從。所以板竹小龜也是連連的趴在地上點頭。

「我叫查爾把踏雪和紅雲都安排給你照料,一定要把剩餘的四個胚胎都孕育出來!」李震看著板竹小龜卑顏屈膝的樣子,臉上浮現出一絲厭惡漸卓賤的種族就是卑賤。

不過李震剛剛交代完,他就感覺到桃源皂的靈氣突然產生了一陣異常。這令他猛然一驚漸因為這是他得到桃源空間以來還沒有出現過的事情。他眉頭一皺轟直接閃身來到靈氣異動的根源通

那是城市外不遠的一處空地,一棵代;高的小樹正在飛快的成泣棵小樹正是靈與異粒引」原,因為它正瘋狂得吸收著周圍的靈氣。

「這是什麼?它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的?」李震目瞪口呆的看著這棵小樹。因為這棵小樹不光吸收靈氣瘋狂,長得也非常兇猛金從李震來到現在也才幾秒鐘,那棵小樹就從半米多高長到了一米半高金而且生長的度和趨勢依然沒變。

「不會真的是生命之樹吧!」愕然中,李震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金連忙向那棵樹的根部看去。果然。一個已經分裂成兩半的白色石質的殼靜靜的躺在樹根處。而那個殼李震非常眼熟,它合起來不正是那櫥

「我靠,這神樹就是神樹,這氣勢就是驚人!」知道是什麼東西之後。李震是又驚又喜。沒想到傳說中的神樹居然真的存在。

不過一分鐘過後轟李震從驚喜變成了驚駭,因為他被這棵樹吸收靈氣的度嚇到了轟這才多一會的時間。就把新地圖的靈氣吸收了大半。

雖然新地圖裡的靈氣遠遠比不上老空間金但是李震估計最少也有老空間的十分之一轟而就這十分之一的靈氣轟在短短的一分鐘的時間轟就消失大半轟這令他如何不驚。

而且李震還擔憂轟如果讓這棵樹把這裡的靈氣都吸收了,這裡的各種生物以及人類還能不能生存。

「不行轟必須要把它移走漸否則新地圖的靈氣都會被它吸走!」李震連忙意念一動轟就將這棵樹移植到了老空間。

由於李震將老空間里種掛的大部分糧食蔬菜都移到了新地圖金所以也空出了大量的耕地轟因此李震直接那那棵已經長得有七八米高轟一人都快抱不過來的生命之樹移到了一個非常大的空曠之地。

來到老空間轟生命之樹好象如魚得水一般金不光生長得更快了金吸收靈氣的度也更快了,不過李震在旁邊看了一會,頓時就把一直懸著的心放了下來。

因為他現,雖然生命之樹吸收靈氣的度比剛才快了一倍都多,但是老空間里的靈氣卻好象聚寶盆一樣。怎麼吸收都不見少,雖然李震也不知道這些靈氣都是從那裡產生的。但是有一點是清楚的,生命之樹吸收的這點靈氣轟老空間是能承受的。

不用擔心老空間里的靈氣被吸收光的李震轟頓時安下了心。開始欣賞生命之樹生長的過程,只見這棵樹在短短的十分鐘之內,長高長粗金樹冠變大。最後當他停止生長的時候轟李震已經看得呆愕得說不出話來了。

因為這棵樹簡直太大了金它高達二百多米,有七十多層樓那麼高,樹榦周長八十多米,樹冠覆蓋了二十多畝土地,比兩個足球場都大。

而且最令李震驚訝的是轟在生命之樹停止生長之後,居然開始緩慢的向外散起靈氣來,只不過它散的靈氣和老空間的靈氣有點不同。如果用色彩來形容的話漸老空間的靈氣是單一的白色轟但是生命之樹散出來的靈氣卻是五彩的。

感受到生命之樹散的靈氣和老空間不一樣,李震怕和老空間有什麼衝突轟連忙又將生命之樹移回到了新地圖金雖然對於李震來說老空間和新地圖沒什麼區別,他可以任意往來,但是從根本上來說卻是兩個不同的空間。

而且還是一個附屬的關係轟也就是說轟假如老空間消失了,那麼新地圖也會同樣消失,但是新地圖沒了的話轟但是老空間依然存在。

生命之樹最後落戶到了新地圖金李震給它選了一片開闊地境這片開闊地距離他規劃的城市也不算遠。如果這裡有車的話,開車五六天就能到了。

目前李震只從聖經上知道金生命之樹的果實吃了可以長壽,至於其它的功效就都不清楚了轟而且還不知道什麼時候結果。因為雖然生命之樹長得非常大,但是上面除了葉子以外轟一個果實都沒有,甚至連花都沒有。

為了多了解一些生命之樹的信息金所以在安置好生命之樹之後倏李震又把板竹小龜叫了過來,讓他將所知道的一切都講述出來境尤其是他們破澤的那些文獻的內容轟因為生命之樹的出現金李震再也不會把它們當成神話故事看了。

不過令李震遺憾的是,板竹小龜雖然看過那些文獻,但是文獻上的內容卻非常少轟最後見實在問不出東西之後倏李震只好讓板竹小龜將那個沉沒在海底的城市位置畫下來。這才離開桃源,準備有空的時候轟親自去那裡探察一番。

出了桃源空間,李震的心情依然無比的激動,他先上網查詢查詢了生命之樹的情況轟現生命之樹除了在聖經中出現過,大部分都是出現在出些網路遊戲上,不過無論聖經和是網路遊戲,這生命之樹都是作為一種神樹出現。

呆萌辣妻:boss不好騙 然後李震又開始查詢沉入到海底的城市的信息轟不過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這沉入海底的城市還真不少,而且按照板竹小龜所說的地址出查詢,李震頓時有些失態的喊道「怎麼會在加勒比海?」 ();人民黨黨校的課堂上,陳克寫下了「勞動創造人身」這句話之後,轉身面對眾人。黨課進行了好幾天了,不僅僅是陳克已經精疲力竭,下頭的同志們同樣感覺十分難受。

在這個問題之前,陳克剛講完了人類的生物性與社會性。社會性尚且好說,中國文化裡頭,人類的社會性研究水平其實很不低。但是人類的生物性這個問題,就牽扯到人的生物進化問題。對於世紀的陳克來說,進化論身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諸多天經地義的基科學理論之一罷了。中國的教育體系早就完成了對這些知識的灌輸。用進化論待世界,僅僅是中國人習以為常的一種世界觀罷了。[]

馬克思理論體系幾大支點就是現代的數學、物理、化學、生物、地理等知識。這些知識實際上是如何待世界的角度與立場。在漫長的學習過程中,聽課,做作業,參加考試,中國應試教育體系在這樣漫長的過程當中,早就通過各種手段把這些世界觀緩慢但是有效的灌輸給了中國的青年們。即便是那些長大之後還去信「神創論」的二貨,其實很大程度上也未必真的從理論上反對進化論的。

對於年的這些黨員而言,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所謂三觀「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排第一的就是世界觀,雖然聚集在人民黨的旗幟下,可是基於現代科學知識的世界觀,陳克的世界觀與同志們的世界觀可以說完全不同。這不僅僅是一個世紀的時間差距,更是整個人類社會積累了幾個世紀知識差距。在這次黨校培訓上,陳克終於深刻的體會到了這點。

世界觀是你怎麼待這個世界的基觀點,人民黨黨校的課程並沒有給大家撥雲見日的感覺,相反,倒是把不少同志帶進了一種幽暗神秘的情緒之中。而且必須說明的是,這批聽課的黨員們都算是中高級幹部,很多都是有著在年不錯的科學知識底子,陳克這才敢講述如此程度的理論知識。

「大家有什麼問題一定要問,一定要問!」陳克再次強調。這是悲慘的教師經歷給陳克的體會之一。一開始的時候,陳克覺得自己的課程十分簡單輕鬆,關於地球是什麼這個基礎到不能再基礎的問題,他就講了些極為簡單的幾個基要點。下頭的學生們鴉雀無聲的聽著,陳克覺得大家應該是聽明白了。就繼續往下講,結果他很快就發現,每個黨校的同學都好像故意和自己做對一樣,陳克畢竟是理工科出身的,面對這種情況,他筆下的各種方程式忍不住就接二連三的往黑板上寫,為了證明一個問題,陳克往往就拿出三四個的理論來解釋,於是同學們崩潰了。他們陳克的眼神如同道士畫符一樣充滿了對神秘主義的那種驚詫與不解。

還算是陳克以前有過講課經驗,他馬上幡然悔悟,從頭開始細細梳理。結果啟發性的提問,反覆的交流之後,下頭的同志們終於說出了他們共有的疑惑。地球繞著太陽轉,這個大家勉強能夠想象,但是為啥地球和太陽都能虛空懸浮,無論如何大家都不能建立起一個能夠說服自己的概念出來。有些領悟力比較深刻的同志,甚至問到了一個更加複雜的體系,月亮怎麼繞著地球轉,而這個地月體系又怎麼繞著太陽轉的。

聽到這些,陳克立刻就不知道該說啥了。這可是天體力學中的基力學模型——三體問題。在浩瀚的宇宙中,星球的大小可以忽略不記,所以我們可以把它們成質點。如果不計太陽系其他星球的影響,那麼它們的運動就只是在引力的作用下產生的,所以我們就可以把它們的運動成一個三體問題。研究三個可視為質點的天體在相互之間萬有引力作用下的運動規律問題。

陳克是過這方面文獻的,不過他也僅僅是過而已。那複雜的方程式,他自己就算是認真研讀的時候也沒有能讀懂,更別說系統的講述了。而且沒有基的物理學知識,特別是沒有物理學與數學的概念,下頭的同學們根不可能聽明白的。陳克當年可是用了整整年的時間來學習科學體系,而下頭的這些同學黨課時間不過是天。而且陳克各個學習階段,都有著知識水平遠超陳克的老師們來講述各種知識。這些黨校同學更沒有這樣的環境。

從這時候開始,陳克就放棄了在這次黨校教育中培訓出一大批世界觀與自己完全一樣的革命同志的妄想。他已經把這次黨課當成了一次科普加唯物主義強制洗腦課程了。

「勞動創造人身。我們人類與動物的不同,在於我們能創造性的勞動。」說完這話,陳克腦海裡頭忍不住想起了幾個現代科學證明一些動物也有能夠使用工具的案例,不過他再也沒有把「全面的知識」教給同志們的衝動。陳克是應試教育中殺出重圍的那批人裡頭的一個,老師們反覆強調的就是「知識點」,從高二開始積累起來的壘起來幾米高的考試題也在強化這些「知識點」教育。以前陳克對這種方法沒有什麼評價,現在陳克已經是「知識點」教學堅定的擁護者。這種教學模式的大優點就在於,他能夠有效的把關鍵的世界觀要點灌輸給學生。雖然著不那麼全面,也絕不溫柔,不過卻是好的方式了。至少掌握了知識點之後,不會犯理論性錯誤。

下頭的黨校同學們自然不知道陳克校長腦子裡在想什麼,而且就算是他們真的知道了,也無法理解的。大家的思維都被引導到了「創造性勞動」這個概念上。

「推動人類社會的進步,就是生產力的發展。早的時候,結繩記事,祭祀們對於過往的大事口口相傳。直到傳說中倉頡造字,鬼神夜哭。因為創造出了文字,以及文字的使用與普及,能夠記載下來更加豐富的知識。掌握知識的就從祭祀,變成了能夠讀懂文字,書寫文字的這些人。而這書寫工具,也從在鼎上頭鑄金文,變成了竹簡,大家用刻刀在竹簡上刻字。後來有了毛筆,大家開始用毛筆在竹簡上寫字。再後來有了紙,文字書寫就更加方便了。甚至在紙筆的基礎上發展出了書法這種藝術。」

聽課的都是有文化的人,這些歷史掌故大家都是知道的。著同志們臉上浮現出能夠理解這些知識帶來的表情,陳克深深感謝中國深厚的文化的偉大。中國的史書把這些「生產力」發展的過程,甚至細節都能夠詳細記述下來。

「當年刀耕火種,後來有了冶鍊技術,各種生產工具隨之發展起來。有了我們現在的農業技術。」

聽著陳克侃侃而談,引用了包括「刀耕火種」這樣的成語。大家其實都知道這些成語,不過在陳克的講述中,這些成語竟然突然在眾人腦海中活靈活現的勾畫出一幅幅古代先人使用著簡陋的工具,戰天鬥地,努力工作的影像出來。這些讀書人當中不少人竟然心生出一種強烈的感動情緒。特別是參加過救災的這些黨員們,有著更加深刻的體會。面對滔天洪水,大家就是用著能夠弄到的一切工具進行著自救。而戰勝洪水之後,這些經歷過考驗,用盡了體力和智力的同志都感覺自己待世界有著極大的不同,哪怕是一把草,一根不起眼的木頭,大家都覺得不再是毫無用處的。他們能夠清楚的想到,在很多危機關頭時候,這些平日里微不足道的東西能起到多麼重要的作用。

「我們現在的一切,都是在勞動中不斷積累起來的。勞動創造出了我們中國人,我們中國人創造出中國的文字,典,科技,藝術,乃至於創造出我們這個中華文明出來。我們中國人之所以是中國人,我們對待世界的法,我們賴以為生的這個中國,都是這片土地上的祖先們幾千年不斷勞動的成果。」說道中國祖先們的辛勞,陳克也忍不住有些激動起來,「思厥先祖父暴霜露、斬荊棘以有尺寸之地。就是勞動創造了人身。中國如此,外國也是如此。普天之下這個道理都是一樣的。現在的中國為什麼比不上外國,因為咱們的的確確生產力比不了外國。咱們必須實事求是的到這個問題。你可以說,外國那些人都是白皮豬,這個我覺得只是個人喜好問題。但是,我們必須面對事實,他們為什麼現在比咱們強,肯定是生產力水平比咱們高。」

來參加人民黨的同志絕大多數都是反對外國人的。聽到陳克說外國人是「白皮豬」的戲謔,不少人忍不住笑出聲來。但是這還真的是善意的笑聲,經過陳克的講述,大家能夠明白中外差距的真正所在,原那一腔怨恨反倒減輕了很多很多。

「先到這裡吧,暫時休息一會兒、先歇會兒。」陳克只覺的口乾舌燥,他對同學們說道。大家也覺得到很是疲憊,聽了這麼多課,固然有很大收穫,可精神上的消耗也是很大的。眾人聽到下課,便隨著自己的喜好放鬆下來。

何穎從教室后一排的位置上站起身來。每個學員的都帶了自己的碗,何穎開始一個個給大家倒上水。讓何穎來聽課,是陳克唯一利用了自己地位特權辦到的事情。大家對此毫無異議。眾人都知道何穎是陳克的妻子,這年頭即便是革命黨這些開明的人,支持男女平等這個口號的也不過是一半一半,能讓自己老婆與自己一同上課的,絕非多數。

黨校採用了世紀的學校方式,也就是說,有班長,學習委員,紀律委員,體育委員,生活委員。組織結構十分完整。何穎是生活委員,分發各種用品,照顧大家的學習生活,包括倒水這個工作。這種式的組織模式下,所有人都各司其職。

更何況大家都承認了陳克的領導地位,人民黨領袖陳克的夫人親自給大家倒水,這種事情在舊時代想都不用想。眾人要麼肅然起敬,要麼覺得渾身不自在。一開始的時候,何穎做倒水工作的時候,大家都非常不習慣,要麼行禮,要麼謙恭,總之弄得雞飛狗跳的。陳克於是當眾表態,「何穎同學身為生活委員就是管這個的,大家的工作就是好好學習。把學到的東西應用在革命上。我們只有分工的不同,沒有地位的不同。」在這樣的明確表態下,眾人才算是勉強接受了這樣的事實。即便如此,當何穎倒水的時候,每個人都按照黨校禮貌教育,認真的說了「謝謝。」包括陳克,在妻子給自己倒水之後,他也以身作則,認真的說了「謝謝」。

休息了一陣之後,陳克繼續開課。「生產力決定生產關係。我們人民黨在鳳台縣救災的同時,已經發展起了的生產力方式。這點大家有意見么?」

同志們有些表示贊同,有些同志覺得有些心虛,「校長,咱們不過是組織起更多的人一起勞動,按你前頭所說,工具沒有發展,生產技術沒有發展,這的生產力只怕有些名不副實吧?」

「如果名不副實,那這水災之後,鳳台縣應該什麼模樣?應該和周邊的那些災區一樣才對。為何我們鳳台縣就能不同?」陳克反問道。

「這?」提問的人是路輝天,他一下子就被問住了。可陳克的話怎聽都覺得不對頭,路輝天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組織生產的方式,也是生產力的一種。生產關係是說人和人在勞動生產中的關係。誰服從誰,誰領導誰。在這點上,我認為鳳台縣現在生產力有了變化,生產關係也要變化。」陳克解釋道。

路輝天覺得陳克這未免就有些強詞奪理了,不過他一點都不反對建立「生產關係」,所以他乾脆也就不再反對了。

「從現在開始,人民到底是要跟著咱們人民黨走,去開創一個全的制度。還是重回到老路上,繼續過去的日子。這點我想咱們人民黨的同志,肯定有共同的想法吧?」陳克問。

下面的同學們發出了一陣心照不宣的笑聲。大家出生入死這麼久,到底要不要建立的社會關係,這根不用討論。如果不是為了建立制度,大家這麼玩命幹什麼。

「我們現在給人民講革命是沒用的,人民不想聽這些虛套。我要強調的還是一件事,人民不是不懂革命,人民也不是不要革命。如果人民不要革命,他們就根不會在水災時候跟著咱們走。如果人民真的不要革命,他們就應該在水災時候和往常一樣,聽天由命,隨波逐流。但是大家到的完全不是這樣,咱們人民黨一呼百應,人民跟著咱們幹了多少從沒有干過的事情?人民反對了么?人民沒有反對!人民是在支持咱們的。」

陳克對這個問題很是在意,自打他提出繼續革命的口號之後,同志們當中立刻就有了各種說法。其中的主流之一就是質疑人民是否要革命,人民是否真的懂革命。而到現在為止,大多數同志並不認為人民懂得革命。對人民的革命要求基是無視的。陳克必須解決這種思想。

「我們的革命是從中國的角度來待的,甚至是從世界的角度來的。這很好。但是,人民革命不是這樣的,人民革命要的是讓人民知道的制度是更好的。對人民利益更佳有利的,這就需要我們給人民算一筆賬。把制度的好處給人民算清楚,說清楚。不然的話,光喊著什麼革命。人民憑啥給咱們賣命?天下沒這個道理的。」

「校長,你這麼說,還不是說人民不懂革命么?」路輝天忍不住再次發言了。

聽了這話,陳克心中忍不住生出一股不滿,連眉頭都微微皺了皺。但是陳克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革命工作絕不能搞什麼個人意氣之爭。因為這種做法是錯誤的,大發雷霆絕對不能說服別人,只會引起各種毫無意義的爭執。「我們革命的目的是什麼?誰來說說。」

聽到陳克的話,何足道毫不遲疑的答道。「革命的目的是為了解放生產力,建立一個讓人民能夠更好生活的制度世界。」

路輝天來想說建立一個強大的中國,沒想到被何足道搶了話頭。何足道這是堂堂正正的用大帽子頂頭裡,路輝天雖然想反駁,可是他也很清楚,不好反駁。了何足道一眼,路輝天不再說話了。

「既然是要發展生產力,我們就必須給人民算賬。制度到底有什麼好處。不少同志都是參加過年社會調查的,我們就要在鳳台縣深入調查,土地狀況,種植作物,土地所有成分,主要副業,宗族情況,宗教情況,僱工情況,工資情況,佃租,借田,永佃田,商業,手工業,全部調查清楚才能算賬。」

陳克說完,就在黑板上把要調查的內容寫了一遍。同志們到這麼龐大的調查範圍,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百姓們不是不懂道理,咱們把這些調查清楚了,能給百姓說清楚了。老百姓們沒有不跟著咱們走的道理。」陳克斬釘截鐵的說道。

「但是……,但是肯定有人要說些不同的道理。」路輝天終於說出了心裡話,既然開了頭,他也覺得沒有必要再藏著掖著,「咱們這麼干,那些地主士紳們不會等著。他們現在就開始四處串聯,準備弄些事情出來。他們畢竟是當地人,百姓們只怕信他們更多吧。」

聽了這話,陳克笑了笑,「路輝天同志,我們革命是為了百姓。這首先意味著我們要相信百姓。我們要推行制度,完全是為了百姓,如果有人要破壞制度,那就是百姓的敵人。對待敵人我們要怎麼做?」

接話的還是何足道,「對待敵人要想冬天一樣寒冷。」

這殺氣騰騰的話一出,教室裡頭立刻一片靜寂。

「我們不是土匪,我們絕對不會亂殺人。既然要除掉人民的敵人,要除掉革命的敵人,我們要把理由向大家說清楚。而且這個理由是絕對不能咱們自己胡說道,瞎編亂造出來的。大家擔心百姓不跟咱們走,為什麼?因為百姓能夠說通道理的,不然的話,一邊是那些地主士紳,一邊是救命恩人,為什麼百姓一定要站到地主士紳那裡去呢?肯定是百姓覺得地主士紳說的更有道理。我們既然堅信我們沒錯,那我們的道理怎麼可能比不過地主士紳呢?」

路輝天臉色陰沉,陳克的話很有道理,但是路輝天絕對不願意輕易認同。因為他覺得陳克的態度未免過於樂觀了。這個世界上不講道理的事情多了去了,憑什麼在鳳台縣就事事都需要道理?

不過路輝天沒有繼續說話,他忍不住又了何足道。只見何足道正襟危坐,身體筆直,說話的時候著陳克,腦袋紋絲不動。根沒有路輝天一眼。 起加勒比海。很多人都會情不自禁的在後面加卜海蘊。字。這並不是因為那個若名的電影《加勒比海盜》,而是加勒比海確實是海盜最活躍的地方。

這出片神秘的海域位於北美洲東南部轟那裡碧海藍天,陽光明媚,海面水晶般清澈。口世紀的時候。這裡成為了海盜的天堂金許多海盜甚至是由他們本國國王授權的轟這就好象拿著搶劫執照去搶劫一般。

而具加勒比海上的小島眾多。更為他們提供了良好的躲藏地。當然最主要的是當時這裡是歐洲大6的商旅艦隊到達美洲的必經之地倏這直接導致這一片海域的海盜活動非常猖顧轟不僅攻擊過往商人,甚至包括一些國家的皇家艦隊。

這種情況一直延續至今漸到現在還經常能從新聞上看到,某某國家的油輪被加勒比海盜劫持金某某大使成了加勒比海盜的俘虜。

加勒比海盜又襲擊了某國魚船。

到如此危險的區域去查探沉入海底的城市,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李震才會如此的吃驚。

不過很快李震的臉上又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轟因為他想到了自己在海里的優勢,有了桃源空間做輔助,再加上桃源海里的鯊魚,自己在海里簡直可以說無敵了。

「加勒比海盜,我來會會你!」李震興奮得握緊了拳頭。

「什麼加勒比海盜?轟金就在李震全神貫注的查詢資料的時候轟沒有現陳新武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進來通

「沒什麼,我正準備從網上下載《加勒比海盜》看」漸李震連忙掩飾說。

「《加勒比海盜》好看轟下完別忘了告訴我一聲,我也看看。轟陳新武看樣子興緻很高。

「沒問題,對了漸你今天怎麼回來得這麼早?沒案子了嗎?往常你可是天不黑不回來的?,金李震奇怪的問道。

「明天元旦,提前放假!我可是有好幾個月沒有休息了!漸金陳新武高興得說。

「放假了?準備怎麼安排?,金李震笑著問道。

「什麼都不安排了,只想好好的睡上幾天!這段時間突擊審訊一咋小盜墓賊轟可把我累壞了。轟陳新武眼睛里閃出一絲疲憊的神色。

「那就趕快去休息吧!一會我替你去接燕子!漸倏李震也看出對方眼裡的疲色。

「好!」陳新武也不矯情金應了一聲轟然後就轉回自己的房間,不一會漸驕聲就從裡面傳了出來。

李震苦笑了一下,暗嘆一聲。確實累壞了。然後繼續把目光放到了電腦顯示器上,然後順開了賞玩天下。

李震現在可是賞玩天下的熟客轟只要沒事轟他就會上這裡逛游一圈,順便把收集來的一些不知名的植物、動物的照片放上去轟然後集眾人所長,將那些植物動物的根底刨出拉。

久而久之轟李震不光知道了許多東西轟更是在里也混了個臉熟。這一次李震上轟就是想找個好點的雕玄師傅轟將白靈挑出來的三塊翡翠雕成飾。

李震的帖子網一傳上,就有人點了進去,雖然李震的帖子幾乎都是求助帖轟但是每次所要詢問的動物植物都是非常稀罕或者是平常看不到的,所以也很吸引人。

不過雖然有人點擊,但是卻沒有人指點迷津,李震守侯了二十多分鐘。直到接白靈放學以及鄭燕下班的時間快到了,李震才略微有些遣憾的關掉了電腦。

當李震來到省藝術學院的時候,白靈已經站在大門口等待了轟此時雖然已經是寒冷的東西,但是自從兩人生了突破性的進展之後,李震就經常悄悄的用清源河源頭上的水給白靈改善體質,所以白靈對嚴寒的抵抗力越來越強。因此地並沒有穿臃腫的羽絨服轟而是穿了一件裁減合體的雪白色呢子大衣。將白靈美好的身材完全展露了出來,再配上她嬌美的容顏轟頓時成了藝術學院門口的一道風景線。

「靈兒!,金李震坐在車裡沒有下車。因為他怕被眾多的目光射殺了。

因為他以前就有過這樣的遭遇轟那是他第一次獨自開車來接白靈的時候漸被周圍嫉恨的目光盯得他恨不的找個地縫鑽進去。所以從那以後。他一般都不下車。

「震」之聽到李震的叫聲之白靈立刻露出了歡快的笑容。

她的這一笑頓時使天地都暗然失色轟很多在一旁悄悄注視著她的少男少女都被那富有渲染力的笑容迷中了轟更多人停了下手裡的動作,目不轉睛的看著她,甚至有幾個走路的男同學,撞到牆了依然還不知道轉彎通

「咱們去接燕子轟新武累了在家睡覺呢」。在白靈坐進車裡之後。李震飛快的將車門關上金將那些可以射殺人的視線都阻擋在外之後轟才鬆了口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