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妮姐姐,陪我吃飯好不好,我還沒和珍妮姐姐一起吃過飯呢。」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7 日 0 Comments

被她這樣的乞求著,珍妮心裡雖然覺得不好拒絕,自己好像的確沒有和她一起吃過飯。

但……王宮裡的飯,味道讓她實在有點不敢恭維。

被拉到擺滿珍饈的餐桌旁坐下,珍妮看著一道道菜,開始的飢餓感,在這一刻全然消失不見。

「珍妮姐姐,你怎麼不吃啊。」小蘿莉大口大口的吃著,卻見珍妮一直沒有動食物,不由問道。

「呃……你先告訴我廚房在哪裡。」

小蘿莉雖然疑惑,但還是告訴了她廚房的位置。

「你先別吃,我先去把這些菜回下鍋。」珍妮把清蒸牛肉和燒雞端出去了。

廚房裡,幾個廚子還在忙乎著。

當他們見到珍妮端著菜進來的時候,都說道:「珍妮小姐。」

「你們給我讓出一個鍋灶來。」

大家雖然不明白她要幹什麼,但都聽話的給她讓出一個鍋灶。

珍妮把牛肉切成片,然後找了幾個青辣椒放在鼻尖上聞了聞,覺得味道應該有點辣后,就開始熱油了。

她的動作,讓所有的廚子都轉過目光。

「珍妮大人要幹什麼?」

「不知道,不過看她的樣子,好像是在做菜吧。」

「她,能行嗎?」

在大家滿心質疑的時候,一陣撲鼻的爆鍋的香氣傳遍了整個屋子。

「好香啊。」

「我聞到了蔥的味道,蔥也可以散發這樣的味道嗎?」

領主變國王 「我也聞到了八角的味道,好刺激,好好聞啊。」

「哇喔!鍋著火啦!」

大傢伙一陣驚慌,一些人已經慌忙的衝出去打水了。

同時他們還暗恨為什麼要給她讓個鍋灶出來,這哪裡是做菜,分明是要把廚房點著了啊!

等他們慌亂端著水過來,來到鍋灶前,他們幾乎連想都不想,就朝著鍋潑出去。

可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隨著【嘩啦】的一聲,水在空中形成拋物線。

可是,在它們即將越過珍妮的時候,她身邊的空氣突然形成了一個淡金色的薄膜。

當水觸碰到了上面的時候,薄膜形成了一圈圈的漣漪,最後,它們順著薄膜流到了地上。

廚子們:「……」

「你們要幹什麼?」就在他們被震驚的瞠目結舌的時候,珍妮的聲音出現了。

「珍妮小姐,這裡是王族專用的廚房,可……可不能著火啊。」一個廚子顫顫悠悠的說道。

珍妮恍然,原來他們是見到自己的鍋里著火,誤以為是要失火。

她解釋道:「這不是著火,這是爆炒特有的火,會讓燒得菜更好吃。」

說著,她把炒好的牛肉和做成雞丁的雞分出一些來,放在桌上。

「你們先嘗一嘗,是不是比之前更好吃了。」說完,她就端著重新做好的菜離開了廚房。

廚師們目送著珍妮離去,然後看著色香味全的兩道菜,一時間有些為難。

「看著好有食慾啊。」

「何止看著有食慾,聞著更有食慾啊!」

「那我們要不要吃呢?」

「我怕吃了會死啊。」

本仙就是這麼狂 「……」

「啊、啊、啊~我忍不住了,就算是死我也要嘗一嘗。」一個廚子終於忍不住了,用叉子插起一塊牛肉放在嘴裡。

所有人的目光緊緊的盯在他的臉上,有好奇,又期待,又有少許的擔心。

他先是皺了皺眉,然後眉頭深鎖,細細的咀嚼。

「怎麼樣?」

「好吃不好吃?」

「你不會中毒了吧?」

財閥大少的冷豔妻 素質三連。

可是,他卻突然的哭了,哇哇大哭。

所有人都懵逼了。

「你哭什麼?」

「不會是真的要死了吧?」

「看他這樣子也不像中毒了啊。」

他抹了一把眼淚,嘹亮的吶喊聲說出了答案。

「太!好!吃!啦~!」

要不是房蓋很結實,估計都會被他的嚎叫給掀飛……

珍妮回來的時候,小蘿莉正雙手捧著臉翹首期盼著。隨著珍妮回來伴隨的濃郁菜香,使她眼睛一亮。 怎麼可以這麼好吃?為什麼可以這麼好吃?

竟然好吃到,讓自己這顆本來已經如鋼鐵一般的堅硬,軟化得如似琉璃一般的脆弱。

「珍妮姐姐你好贊喔。」小蘿莉讚不絕口。「你一定會成為我最好的妻子。」

「你說什麼?」珍妮問道。

「我說……我說你一定會成為最好的妻子的。」發現自己說錯了話,小蘿莉目光微微驚慌了一瞬,趕忙說道:「珍妮姐姐你這麼漂亮不說,人又溫柔賢惠,而且還燒得一手好菜,我想,能夠娶到你的人,一定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珍妮:「……」

呃……話說她說的這一大堆,是在誇我嗎?

娶到我的人?

呵,或許根本不可能出現吧。

「對了,珍妮姐姐,你有男朋友嗎?」小蘿莉突然問了這麼一個問題。

珍妮聽了,毫不猶豫的回答,「有啊。」

「是誰?」埃爾托尼亞心一沉,也是不下思索的問了出口。

珍妮沒有注意到小蘿莉眼眸里的絲絲寒意,自顧自的思索說道:「她~嗯~啊!她是一個非常、非常帥的人,金色如太陽一般的耀眼長發,兩撮呆毛,藍色的眼眸,臉小小的,走到哪裡都有光環……」

講真,珍妮從不知道帥為何物,直到有一天她洗臉的時候,透過模糊的鏡子,看到鏡子裡面完美的人。

那個人逼氣縱橫九萬里,舉手投足都有一種王者風範,她不禁被這個人給征服。

她,怎麼可以這麼帥?

「那……她叫什麼?」小蘿莉不能接受珍妮除了自己之外,還對其他人讚不絕口,想要問出那個人的名諱,好找到那個人,將那個人狠狠的踩在腳下。

「她叫……買買提切糕。」珍妮非常認真的說出了隨口編造出來的名字,卻不料未來不久,她就借著這個名字興風作浪。

她不再跟小蘿莉胡扯,直接暫別,出去打探消息了。

在半個小時后,她從外面轉回,直奔烏提瑞婭的辦公房去了。

烏提瑞婭桌上堆疊著厚厚的批文,正在努力的批閱著。

突然房門被推開,她已經早有所感覺,開始她還沒有特別在意,不過很快她就在意起來了。

「你怎麼來了?」她看著走向這裡的珍妮,有些驚喜,她……終於願意理我了嗎?

「我來告訴你件事情。」珍妮表情平靜,不過她的聲音,卻是透露著開心。

「什麼事啊?」被她興奮的聲音給震驚住了,烏提瑞婭木訥的問。

「我剛才今天有一伙人背著軍方,秘密的把大量的鋼材運出美卡洛外面,我看他們鬼鬼祟祟的,指不定不是在做什麼好事。」珍妮揮舞著手,雖然沒有表情,卻還是把想要描繪的東西,描述的繪聲繪色的。

「放肆!」烏提瑞婭一拍桌子,然後看到被驚住的珍妮,立刻解釋。「我不是說你,我是說他們放肆。」

「來人!」解釋完畢,她又叫人進來。

一位護衛走進來。「殿下。」

「去集合三百士兵,隨我出城。」烏提瑞婭的聲音充滿了威嚴,彷彿一個高高在上的女王。

「是。」

護衛離開后,珍妮說道:「用不用我跟你去。」

「不不不,珍妮,你最應該的,就是好好的待在美卡洛,我不想失去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嗎?」烏提瑞婭抓住她的臂膀,俏麗的臉龐上寫滿了凝重,一字一句,都在表述著她對珍妮的重視。

珍妮咧了咧嘴,她不懂烏提瑞婭的意思,她也不想懂,烏提瑞婭這意思,很明顯就是有點百合啊。

難道……她真得和書里寫的一樣,是個百合嗎?

如果是真的話……

珍妮內心有點失落。

如果是真的話……

珍妮抿著嘴唇。

如果是真的話……

那可太好了,珍妮就喜歡這樣的,兩片玉蚌粉唇互相摩擦,總好過金箍棒鑽膠皮套。

「對不起,王女殿下,您能說得明白一點嗎?」

「我說,我不希望你出事情。」烏提瑞婭深吸一口氣,然後走了出去,門外回蕩著她的聲音。「等我回來。」

珍妮現在明白了,合著是她嫌棄自己太弱。

此刻她有一種想要抓狂的感覺,她很弱?

不過很快,她就釋懷了。

珍妮離開了王宮,去服裝店買了一身衣裳,又找個沒有人的地方快速的換了起來。

不久后,她在無人的地段,翻越過城牆,暗中跟隨著烏提瑞婭的集結的部隊。

她穿著一身西裝革履,西裝裡面的襯衫打了個黑色的領結,一頭金燦燦的長發被束成了幹練的馬尾。

原本一長一短的兩撮呆毛,只剩下短的,被風吹得東倒西歪。

也是此刻,她才完全露出了一張臉,她依舊是那麼完美,哪怕胸被裹住了,前面一馬平川,還是那麼的漂亮。

只有這個時候,才能注意到,原來她左眼的眼角處,有一顆小小的淚痣。

隊伍行進了兩千多米,終於堵截到了運輸鋼鐵的商隊。

「不好,有軍隊。」一個人驚慌的說道。

「快跑。」

他們推著車,拚命的往前跑,並且有一個人脫離了隊伍,偷偷的折返到了美卡洛,去通風報信。

「給我抓住他們。」烏提瑞婭冷漠的發號施令。

所有的士兵們在這一刻傾巢而出,那些人由於要運輸鋼鐵,所以跑得並不快,他們很快就被團團包圍。

「你們這是要去哪?」烏提瑞婭冷眼問道。

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各自都不敢說話。

因為他們知道,這種事情如果說了,未來的日子肯定在監獄中度過了。

「你們以為裝啞巴,我就不會知道了嗎?」烏提瑞婭冷笑一聲,一揮手。「帶回去。」

穿成惡毒女配后我成功洗白 士兵們押送著這些人就欲往回走。

就在這個時候,一群黑衣人從四面八方沖了過來。「留下鋼材。」

「你們是誰?」烏提瑞婭一挑眉。

「甭管我們是誰,留下剛才,否則,殺無赦。」

烏提瑞婭一蹙眉毛,這些人雖然只有二十幾個,但光憑氣息,她就知道自己這邊的三百人,根本不是對手。

一時間,她暗罵自己處理事情太過輕率。 不知道為什麼,烏提瑞婭總覺得心緒不寧,她總感覺會發生什麼事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