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來這裡做什麼?」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在祠堂里上了一炷香之後,夜若晞不由得疑惑了。

這祠堂她從小到大每天都要來好幾次,雖然那時候的她還不是她,但是她也全都知道。

夜震天沒有說話,反倒是耆老朝著一旁帘子後方走了過去,隨後伸手朝著帘子的角落輕輕一拉……

「吱呀……」

整個祠堂擺放列祖列宗排位的位置,突然轉動了起來。

「你如今已經及笄,很多事情都應該讓你知道。」

夜震天率先走了進去,耆老也示意夜若晞趕緊跟上。

「我只是沒有想到,原來祠堂裡面還有這樣的玄機,管家爺爺,你剛才拉的地方,我明明什麼都沒有看到。」夜若晞還想著剛才帘子後方是不是有什麼東西,但是卻想不起來。

「是隱形的,你當然看不到,若是人人都能看到,這還叫密室嗎?」耆老說著笑了起來,就是夜若晞想想,也確實挺好笑的。

密室之中,燈火通明,地面上擺滿了大大小小的箱子,整整齊齊地羅列著。

「這些箱子裡面都是神兵利器,只不過在這個雲羅大陸,這些神兵利器如果出現,勢必會讓這個夜家陷入危險之中,畢竟一件神器就足以引發所有人的爭奪,更何況……」

夜若晞直接就被震驚了,「更何況還是這麼成箱成箱的神器。」

夜震天點點頭,臉上卻帶著一絲苦笑。

「爹……我們夜家怎麼會有這麼多的神器?難不成我們找到了什麼寶藏?!」

一夜暴富,得到眾多寶藏的辦法,夜若晞想來想去,也就只有是寶藏了!

「莫不是什麼大人物的陵墓,被我們夜家給盜了?」

夜若晞想著也不由得佩服自己的想象能力,這分分鐘就讓整個夜家的發家史變成了盜墓賊的發家史。

夜震天聞言,直接對著夜若晞的頭敲了一敲,「你這丫頭,想什麼呢。」 夜若晞想著也不由得笑出了聲,「爹,我就說說,看你激動的,不過這麼多的神兵利器,確實不能夠出現在雲羅大陸,那我們究竟是怎麼有的?」

夜震天嘆了一口氣,隨後才走到最遠的一個箱子,隨後將箱子打開,從裡面取出一個畫軸。

「只是我們夜家的老祖宗,當年一場大戰中之後,老祖宗身死而靈魂不滅,只是這千年都過去了,就算老祖宗的魂魄依舊在,又有誰能夠在這茫茫人海之中找到老祖宗?」

夜若晞接過畫軸,一邊聽夜震天說著,一邊打開了畫軸。

「千年之前的大戰之後,老祖宗身死,嫡系和旁系便徹底分開,從縉雲大陸到火雀大陸,嫡系至少還能夠保持在縉雲大陸的位置,但百年前,旁系突然反叛,攻佔了火雀大陸嫡系夜家,將夜家的掌權全部控制在了他們自己的手中,一部分的人被旁系聯合外人直接害死,僥倖存活下來的便是我們,還有你二叔一家,只是當年為了避難,和你二叔已經斷了聯繫,我們隻身來到雲羅大陸,帶著這麼多的神兵利器。」

「如今旁系控制著整個火雀大陸的夜家所有地勢力,已經百年過去,恐怕早就已經面目全非,更遑論去尋找老祖宗的真身。」

「若晞,爹本想讓這些事情就此長眠,畢竟我們在雲羅大陸生活的很好,但是……若晞?」

夜震天看著夜若晞怔愣的樣子,不由得喊出了聲。

夜若晞打開畫軸,目光就落在了畫軸上方,再也沒有辦法挪開。

畫軸上方的人,眉眼之間都充滿了熟悉的感覺,如果說熟悉還不足以說明一切的話,夜若晞只想說,這上面的一張容顏,和她在華夏的外公一模一樣。

同樣鬢角已經有了一絲花白,但是一身正氣!

同樣都是仙風道骨的長發,唯獨裝束有些許差別。

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那麼巧合的事情!

她來到雲羅大陸,成了被害死的夜若晞,而這個夜家的老祖宗竟然和她的外公長的一模一樣!

她才不相信,這世界上會有這般巧合!

她的眼中浮現氤氳,畢竟是真的想念華夏大陸的曾經,想念在那個大陸待自己極好的親人。

「若晞?」夜震天不明所以,不由得有些擔心,「你怎麼了?」

夜若晞連忙搖搖頭,趕緊開口,「沒什麼,就是覺得這畫軸中的老祖宗看著這麼慈祥的一個人,當初怎麼會隕落,感覺有些惋惜。」

夜震天聞言也隨之嘆了一口氣,「哎……是啊,這千年前的事情也無人能夠弄清楚了,經過這麼長時間的變遷,嫡系和旁系之間的爭奪,真正的傳承之石落在了旁系的手中。」

「嗯。」夜若晞點點頭。

「其實,本不該讓你知道這些,早在多年之前,你爺爺和我就已經決定,將這件事情徹底塵封,讓你簡簡單單當這個將軍府的大小姐,無憂無慮過完這一生,只是……」夜震天說到這微微一頓,「你和南羽離,本不該是池中之物,爹相信你一定能夠去火雀大陸,甚至將來一定有實力去縉雲大陸,而這既然本是夜家嫡系的使命,爹相信,你也一定願意去接受。」

夜若晞將畫軸卷了起來,心中一片清明。

「我接受,爹,這件事情你本就應該告訴我,這既然是我們夜家的使命,那我責無旁貸,我一定會找到老祖宗。」

夜若晞堅定的說著,因為她相信,只要找到了老祖宗,她一定能夠將所有的問題進行串聯!她一定就能夠回去!

回到那裡,去解決在華夏的夜若雲!任何屬於她夜若晞的東西,她都不要拱手相讓!

就好像這本就是夜家嫡系的東西,旁系既然心存非分之想,那麼她一定要奪回來!

「好,好好好……」夜震天聽到夜若晞的話,眼中閃動著淚光在,這何嘗不是夜震天的想法。

又有幾個夜家人能夠真正的忘記自己的使命?

耆老在一旁不由得點點頭,「小姐長大了。」

夜若晞聞言不由得笑了,「那是自然,不過爹,這些神兵利器你還是收好,我還是要先回學院,既然要去火雀大陸,我自然要先提升自己,既然已經過了百年,也不在乎在過一段時間。」

「好,去吧,現如今最重要的就是先提升自己,這段時間,爹也會操練夜擎軍。」

聽到夜震天的話,夜若晞點了點頭,隨後繼續道,「爹,既然這樣的話,那就訓練一下鳳衛軍,雖然南慶天現在看上去是不管鳳衛軍究竟兵權在誰的手上,但是作為一國的帝王,他未必真的有這樣的心性。」

「那爹去和鳳國公商量一下,我們兩家是應該聯合在一起。」

夜將軍府和鳳國公府幾乎立刻就達成了一致,鳳國公直接就把鳳衛軍交給了夜震天去操練。

夜若晞將夜家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南羽離。

「我們去學院吧。」

「好,卻學院,夫人去哪,本帝必定跟隨。」

夜若晞聞言不由得笑出了聲,這對她來說,才是最好的。

這一次,夜若晞沒有吧湛羽留下來,而是帶著湛羽和湛清一起走,雲不凡自然是直接跟著了。

只是這讓夜擎軍中的那六人異常的不忿。

「小姐!你為什麼不帶我們去!」卞恆就好像是吃了一口酸葡萄,滿滿的醋意。

「小姐,你……」皇甫訣說著也是欲言又止,「你能不能也帶我們去?」

「我們就是在外面待命就可以了,小姐在學院,我們就守著!」路榮霸氣的做了去決定。

其他三人也陸陸續續的說著,意思都是一樣。

他們都想要跟著夜若晞離開。

但是夜若晞卻搖了搖頭,「你們六個人,從一開始就跟著我,也是一開始就能夠認出我的人,你們對我來說,對著整個將軍府來說都是不可或缺的,青城和青祁還需要訓練,他們要守的是這個將軍府最外一層的安危。

而將軍府和鳳國公府的安危,只能靠你們,你們要訓練夜擎軍、訓練鳳衛軍,任務艱巨,我希望等我回來的時候,看到的是兩支越加強大的軍隊!」

「小姐……」卞恆聞言,先後共雖然有些賭氣,但是卻也深深地明白。 皇甫訣拉住卞恆,隨即點頭,「請小姐放心,我們一定訓練好夜擎軍和鳳衛軍,等小姐回來。」

夜若晞交代之後,便直接去了學院。

「夜若晞回來了!真的是夜若晞!」

「快!快去通知院長!」

夜若晞這才進學院,就聽到了學生們激動的聲音,這讓她有些不明所以,她什麼時候這麼受歡迎了?

只是與其感覺自己受歡迎,夜若晞更加覺得,好像是出了什麼事了。

夜若晞趕緊拉住一個學生,趕緊問道,「出什麼事了?」

「你們班的白青遠失蹤了!」

夜若晞臉色一變,當下道了聲謝之後,和南羽離即刻朝著諸葛祥雲的院子飛快而去。

經過了此前詩薇的事情之後,整個學院誰不把夜若晞當成偶像一般來崇拜

路上看到夜若晞的時候,一個個紛紛讓道。

…………

「院長!究竟出了什麼事了?」

夜若晞連忙拉著諸葛祥雲詢問。

諸葛祥雲看到夜若晞和南羽離回來,只是依舊還是滿目愁容。

「我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此前去濁月森林,說是去歷練,但是整個九班全都回來了,除了青遠。」

「然後呢?這過程中究竟發生了什麼?」

諸葛祥雲搖了搖頭,「高雲說他們是突然之間昏迷,等到醒過來的時候,他已經不見了,能夠找的地方,已經讓全院師生都去找過了,但是依舊沒以後任何的蛛絲馬跡,這人就好像就這麼憑空失蹤了一樣。」

聽了諸葛祥雲的話,夜若晞也不由得沉默了,既然全院師生都找過了,她也就沒有去找的必要,但是……

這事情一下子就變得詭異了,一個人好端端的,怎麼會從濁月森林,從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突然消失?

「師兄的事情和火雀大陸也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我只怕這件事情還是和火雀大陸有關。」

這所有的事情都指向了火雀大陸。

「說起這,你們回來之前,學院收到了一份邀請函,是讓整個雲羅大陸的學院參加雲羅大陸的學院爭霸賽,獲勝的學院會被派去火雀大陸,參加學院之間的的友誼賽,或許這是一個契機。」

諸葛祥雲說著,把邀請函取了出來。

「以前也有這樣的活動嗎?」夜若晞接過邀請函,卻總覺得很是詭異,畢竟這幾件事情發生的也太過湊巧了。

諸葛祥雲聞言點點頭,「沒錯,以前也有這樣的活動,只不過這次的學院爭霸賽似乎有些倉促,定在了三月之後,按照以往,是三年舉行一次,而距離上一次才過了一年半。」

「那也就是說還未滿兩年,就舉辦了。」

諸葛祥雲點點頭,「所以這參加是必須的,只不過能不能通過學院爭霸賽去火雀大陸,還是一個未知數,我們學院雖然有一定的地位,但是在整個雲羅大陸也頂多排第六,畢竟前面還有五大帝國的學院,往年第一名的學院也是五大帝國包攬,根本輪不到我們。」

夜若晞聞言點點頭。

初來這裡的時候,她就知道,雲羅大陸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是卻有一個非常明顯的分層。

南夏國等八國位於下層,是實力中庸的八國,而上面的五大帝國不管是人才還是軍事還是地域,都比之八國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

雲相學院在八國位列第一,但是到了五大帝國,去永遠擠不進這第五名。

而這麼長時間以來,即使有機會去火雀大陸的,也往往是五大帝國的能人異士,輪到他們八國,幾乎是不可能的。

這就是八國和五大帝國之間最大的差距。

「每一次的學院爭霸賽,需要十名隊員,兩名參加煉丹比試,兩名參加一對一的擂台賽,還有六名參加團體擂台賽,所以不管是煉丹還是修鍊之上,你已經是整個學院名列前茅的學生,這次的學院爭霸賽,非你不可。」

夜若晞看著諸葛祥雲認真的表情,隨即緩緩點頭,「我一定會參加的,至少一定要找到白青遠。」

那個傲嬌的小師侄,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她還是非常喜歡的,再加上那不曾見過的師兄,她也要為了南羽離而想辦法。

「至於離夜……」諸葛祥雲看著南羽離的時候微微一頓,畢竟清楚南羽離的身份,讓他參加這學院爭霸賽,饒是他是院長也說不出口。

「他也會參加。」夜若晞直接替南羽離做了決定。

南羽離微微頷首,未曾開口,但是已經足以讓諸葛祥雲懸著的心,放了下來。

魔王的絕地求生 「那就好,至於其他的八位人選,整個學院會在一個月後進行一次排位賽,選出最靠前的八個人,不過此行兇險,還是要看學生們的醫院。」

「好,全聽院長安排。」

如果是以前,諸葛祥雲還不需要擔心這些,但是如今這麼多的巧合放在一起,讓諸葛祥雲不在意都難。

夜若晞回到九班,整個九班都非常的低迷,他們甚至不知道,夜若晞已經回來了。

當看到夜若晞的時候,高雲一下子就激動了。

「小夜!」

整個九班趕緊看向教室門口,在看到夜若晞的時候,原本低迷的氣氛瞬間消失。

「小夜!你終於回來了!你如果再不回來,我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你知不知道,白青遠那個小子失蹤了!」

「你都不知道,我明明之前還看到他好好地站在那裡,明明什麼都沒有發生,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之間我們就昏迷了,等醒過來的時候,誰都在,就是他不在了!」

「我知道了。」夜若晞點了點頭,「我待會會再去一趟濁月森林找找,只是我這次來是有事情要和你們說,兩個月之後學院會舉行一次排位賽,能夠排上前八位的,要去參加學院爭霸賽,我們雖然是新生,但是還是要找准機會試。」

「小夜,你說學院爭霸賽?是要去五大帝國的那種嗎?」高雲聞言雙眼發亮,顯然是非常的激動。

「是,不過只有八個名額,能不能去,只能看實力,畢竟這是關乎排位的比賽。」

瀰漫在一旁微微皺眉,隨即緩緩搖頭,「雖然我並不是很想去,但是如果小夜去的話,我也會去。」

瀰漫的實力,夜若晞也是清楚,她本來就在她的計劃之內。

「小夜,不如我們一起去濁月森林把?一邊尋找蛛絲馬跡,正好你給我們九班來一個突擊訓練!」 「突擊訓練?」

夜若晞聞言微微皺眉,不過隨即點頭,「那事不宜遲,現在就出發。」

九班的學生就好像早就等在了那裡,分分秒秒就跟著夜若晞直接出動了。

此刻的濁月森林正好陷入一片迷霧之中,靜的詭異。

而這些迷霧竟然讓人感覺到了冰涼刺骨,就好像能夠透過人的血脈,直接冰封人的骨髓。

作為固定小分隊,闕無和雲不凡自然是跟著的,洛夜、洛天已經習慣性地隱藏了起來,而湛清、湛羽和雪蝶則留在了學院,以防突髮狀況。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