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韓聰,你太優秀了,無論是社團、學校、還是鄰校,仰慕你的女生就像這漫天飛舞的柳絮。我不想被紛紛擾擾的柳絮干擾了平靜的生活。」

「簡繁,你看著我,我只喜歡你。只要我們彼此信任,周遭再紛亂,我們的平靜也不會被打亂的。相信我,好嗎?」

「哈哈,韓聰,我騙你的。」簡繁笑容燦爛,「最近你找不到我,是因為我在校外報了一個武術班,學了一些基本功,我要考進武術社團。」

「女孩子學武術幹什麼?」

「哈哈,誰要和我搶男朋友,我就狠狠的扁她。」

「哈哈,這個辦法好。」韓聰看到簡繁開心,心情也隨之輕鬆,「不過,我的未來是不是也會很恐怖?如果我一不小心做錯事,你不會也要扁我吧?」

「你說呢?哈哈,當然不會。」

簡繁回憶著學生時代與韓聰在一起的美好時光。

簡繁手機鈴聲響起,顯示韓聰辦公室的電話號碼。

簡繁猶豫著,最後將手機接通。

「簡繁,你怎麼不說話。玫瑰花喜歡嗎?」

簡繁默默地聽著韓聰的聲音。

「簡繁,你是不是生氣了?我今天和雲華公司約好了去調試伺服器,確實沒有時間。」

「韓聰,雖然你做錯了事,但是我不會扁你的。」簡繁將照片按在胸口。

「我知道錯了,只要有時間,我一定親自捧著鮮花去看你,好不好?」韓聰以為簡繁在埋怨自己未去看她。

「好吧,韓聰。我還有事,掛電話吧」

柳絮飛呀飛,韓聰你為什麼要用手接住一枚呢?給我一個扁人的機會嗎?你不覺得這樣對我太殘忍嗎?不過也好,我不用再去猜疑什麼了,猜疑會分散精力,干擾思緒。現實面前,我反而清楚自己該做什麼了。韓聰,我不會輕易放棄我們的愛。閆敏,看來你是我第一個要扁的人。

簡繁的心漸漸平靜下來。回顧這不平凡的一天,工作、感情都遇到了挑戰,不隨人願。一起共事的何佳宇竟然心懷歹意,難道真如袁濤所說他對我一都別有用心?打擊一波接一波,就當是抗擊打訓練吧。武術中抗擊打訓練雖然殘酷,卻是最有效的防禦訓練。我是不會被打趴下的。

「簡繁,我是段凱」段凱敲簡繁房門。

簡繁整理心情,打開房門。

「簡繁,現在心情好點了嗎?我給你帶來兩本生產企業經營管理方面的書。」

「嗯,正是我需要的。」簡繁捧過來兩本厚厚的書。

「你眼睛紅紅的,剛才哭了?」段凱面露關切神情。

「現在不難過了。這些小坎坷難不住我的,不用替我擔心。」

「哈哈,好。我還擔心你承受不了,準備申情回公司呢?」段凱一直為簡繁擔心,現在總算可以放心了。

「不會的。」

「哈哈,好妹妹。喊我一聲哥哥吧。」

「現在不想喊,等系統成功上線了我就喊你哥。」

「一言為定。晚飯沒吃好吧,給你帶了點糕點,當夜宵吧。」

「謝謝。」

段凱走後,簡繁抱起一本厚書迅速鑽了進去。 劍道獨神 天空漸漸發白,簡繁才團進被子里小睡了一會兒。

吃過早飯,許子峰走過來,「簡繁,一起去辦公室吧。 我家王妃超凶的 何佳宇凌晨被汽車接走了,他媽媽病危。」

「好的。」

「聽說何佳宇小時候生活特別苦,與他媽媽相依為命。現在他有了起色,媽媽卻要離開了。」「嗯。」簡繁的心沉了一下,感嘆何佳宇的命運多舛。何佳宇昨晚的舉動太令人煩感了,發生在他身上的悲哀卻讓人憐憫。

「他臨走時特意讓我每天陪你上下班,這段路的機動車太多了,怕你出危險。」

簡繁嘆了一口氣,姑且原諒何佳宇吧,祝福他能度過眼前的難關,他將來再有輕薄之意,絕不姑息。

「簡繁,如果你不想參加集中調研,可以呆在辦公室里,項目組成員沒有必要都去現場。」劉博走至簡繁身旁。

「我想去現場。不過,如果你覺得我去現場不利於項目進展,我就不去了。」簡繁很怕再由於自己的原因影響了項目組的工作。

「我是怕你在現場難過,昨天指責你的那個人是採購部的李小蘭,算是採購部的老職工了,仗著對業務熟悉、幹得年頭久,把他們部的主任都不放在眼裡。很多人在背後都說她倚老賣老。

「確實有很多東西我都不明白,她對我的批評是對的,我能接受。劉經理,你不用替我擔心。」簡繁很感謝劉博的關心。

簡繁抬頭挺胸走進會議間,早到的業務人員向她投來探究的目光,相互耳語。

「我以為這個女孩今天不會來呢。」

「是呀,我也以為她不來呢,看來這丫頭很倔。昨天那麼多人嘲笑她,人家就坐在那強忍著沒哭。」

「李小蘭也真是的,非要給這丫頭難堪。」

「段公子是什麼家世,怎能被這個丫頭迷住呀。大家周末開會不高興,不能都算在這孩子身上吧。」

「說的是呢。」

生產部的一個業務員走到簡繁身邊,「丫頭,沒帶水杯呀。那邊有飲水機,下面有水杯。看你昨天一口水都沒喝。不喝水容易上火。」

簡繁抬頭沖這個人笑了笑,「謝謝,我一會兒去接水。」簡繁心中感到暖暖的。這些基層的業務人員太可愛了,無論什麼感情都是直來直去的表達出來。

何佳宇趕到醫院與媽媽見了最後一面。

「媽媽,我對不起你。」何佳宇自從接到媽媽病危的電話后,便不斷的責怪自己。我是不是做得太過分了,拋棄閆敏、逼迫姚菲、覬覦簡繁。現在終於遭報應了,上蒼將要讓我失去我唯一親人。天呀,我願意痛改前非,請把我的媽媽留給我吧。何佳宇想到對簡繁的侵犯,感到慚愧。簡繁是部裡面真正看得起我的人,我卻利用了她的善良。上車前,何佳宇特別囑咐許子峰照顧好簡繁,算是對簡繁虧欠的彌補吧。

何佳宇母親彌留之際已經說不出話來,望著何佳宇不舍地永久閉上眼睛。

趴在病床上,何佳宇嚎啕大哭,將內心承受的痛苦全部釋放出來。生活太苦了,因為苦怕了,所以費盡心機抓到前程和富貴,卻痛失初衷。

姚菲在安茹的多個電話催促下來到醫院,閆敏也趕過來了。何佳宇再罪不可赦,面對何佳宇的喪母之痛也只剩下憐憫和安慰。

閆敏走上前安慰何佳宇,「節哀順變。阿姨每天痛苦,現在也算解脫了。我在這裡辦手續,你回家把阿姨的所愛之物、衣服等東西都收拾一下。明天早晨直接去殯儀館,讓阿姨把她的東西都帶走吧。」

何佳宇看著姚菲,「你能陪我一起回去嗎?我自己真的害怕回那個空蕩蕩的家。」

姚菲看何佳宇一臉淚水,想著何媽媽對自己不薄,算是最後為何媽媽做一件事吧。「好吧,我陪你回去。」

姚菲陪何佳宇來到大雜院的家。

何佳宇開門進入,房間裡面已經一層灰了。何佳宇從院子里的水龍頭處接了一盆水,將家裡的灰塵擦除乾淨。

「姚菲,你找地方坐吧。

房間很小,不到二十平米的小套間。姚菲走進裡屋,看牆上掛著的老照片。有何佳宇小時候的,何佳宇和父母合影的。

突然一陣大風,瓢潑陣雨傾瀉如注,房間內瞬間變得陰暗。

何佳宇看著外面的雨,腦海中滿是自己和閆敏的相互吸引和纏綿,那也是一場突如其來的陣雨。那雨水淋濕了自己和閆敏的衣服,淋醒了懵懂的靈魂,在進入閆敏身體的一刻,感到天地萬物都在歡騰。何佳宇忽然找到了那種悸動,一團火焰在身體中炙烤著何佳宇的每一寸肌膚。

何佳宇衝進裡間屋,姚菲被何佳宇的神情驚得動憚不得,即刻被撲倒在床上。任姚菲如何反抗,也無法驅走何佳宇的勢在必得。雨聲、雷聲之中伴隨著何佳宇的嘶吼和姚菲的嚶嚶啜泣。

山溝知萬界 何佳宇志得意滿,隨即晴天霹靂。

「姚菲,你說,那個男人是誰?」

姚菲把眼淚擦乾,「哈哈,何佳宇,你以為你的伎倆可以得逞?你妄想。我怎麼會把我自己交給你呢?哈哈,太有趣了。」

「姚菲,我殺了你。」

「停,何佳宇,你沒有這個膽量,你捨得下你的大好前程嗎?我們做個交易吧,你得到你想得到的,我得到我想得到的。否則,我們就來個魚死網破。」

「那個男人是誰?」

姚菲穿好衣,「是誰不重要。你明白嗎?你給我當好名義上的丈夫就可以了。哈哈。我也會作為你名義上的好妻子。當然,你最好無法忍受。那麼,你就提出離婚,我雖然不舍,也會哭哭啼啼的在協議書上簽字的。」

何佳宇狂笑,「說的好。我得到了我想要得到的。靈魂已然出賣了,我還有什麼可顧忌的呢?我要得到更多。」 「歐陽,今天又在忙什麼?」穆森敲了一下歐陽辦公室的房門,直接走進來。

「阿森,你每天不來我這裡轉一圈就不能安心是嗎?」歐陽用眼角掃了穆森一眼。

「你是我心所向。」穆森湊到歐陽紫嵐身邊。

「哈哈,阿森。你的漢語還是沒有學明白呀,『你是我心所向』這句話不是問候語,不要每次見到我都說。」歐陽紫嵐心中暗笑,妖孽就是妖孽,每天嘲笑他倒是很有趣。

「歐陽,明天何佳宇媽媽的葬禮你代表公司出席,我代表劍軒出席,我早晨去你家接你。」

「劍軒連他妹夫媽媽的葬禮也不參加嗎?」歐陽看著穆森,彷彿穆森可以給出另一個答案。

穆森聳了聳肩。

「阿森,把你手機給我用一下。」

穆森知道歐陽要用自己的手機給劍軒打電話,猶豫了一下,無法拒絕歐陽紫嵐的楚楚眼神,將手機遞過去。

電話撥通,只聽林劍軒暴怒,「喂,阿森,說話,你以為我很閑嗎?」

歐陽聽到林劍軒的聲音,心跳加速,嗔目切齒,『啪』地將手機掛斷。抬起頭,望向窗外,滿目哀傷。

「歐陽,怎麼了?電話通了,怎麼又把電話斷掉了?」

「劍軒他不接我電話,拒絕見我。我用這種方式聽到他的聲音,質問他為什麼躲著我又有什麼意義呢?我不明白,他在國外所寫的Email中感情充沛,回國后像變了一個人,變得冷漠無情。難道他要我去懇求他嗎?」歐陽紫嵐已經習慣無視穆森,自顧說著心中的悲傷。

「歐陽,你傷心,我的心也會痛。」穆森走過來安慰歐陽紫嵐。

穆森心疼歐陽紫嵐,在歐陽紫嵐看來卻似在開玩笑,「哈哈,你心痛什麼?我都懷疑你有沒有心。」

「我當然有心,你一直都在我心裡。」

「哈哈,穆森,有些話是很敏感的,不能隨便說。要考慮說話的對象和說話的語境,明白嗎?」

歐陽,你為什麼總是不信息我說的話是很認真的呢?穆森絞盡腦汁,終於,深情地注視歐陽紫嵐的眼睛,「Meetingyouwasfate,fallinginlovewithyouwasoutofmycontrol.遇見你是命運的安排,愛上你卻是我情不自禁。」

歐陽紫嵐震驚地看著穆森,穆森是認真的。

穆森按住歐陽紫嵐的肩膀,看著歐陽眼中的自己,一字一字認真地說,「你飛入我的夢裡,是濃濃夜色中的明月,我被你帶走,心無歸處,所以懇求你,向我走近。」

「穆森,你,難道?」歐陽紫嵐記得,林劍軒在國外四年每天發給自己的Email中,結尾都是這首詩。可是林劍軒回國后,一次給他念出這首詩,他卻沒有任何反應。穆森對雞蛋過敏,Email中也曾提到因為吃雞蛋過敏的事。穆森和林劍軒是室友,難道給我寫Email的人是穆森?

「歐陽,那些Email都是我寫的。這是我為你寫的詩,每句話第一個字連起來就是『你是我心所向』。」穆森撫摸歐陽的臉,歐陽的眼中泛著淚光。

「妖孽,你竟然一直在騙我。你為什麼不告訴我?」歐陽紫嵐揚起手,掌風襲向穆森的臉。

穆森握住歐陽的手腕,「你真捨得打你的妖孽呀?」

歐陽紫嵐此時才發現,自己朝思暮想的人不是林劍軒。自己早已經淪陷在Email的濃情蜜意中,那個寫Email的人才是自己深愛的人。

「妖孽,你為什麼冒林劍軒之名給我寫Email?」

「這是林劍軒的秘密,我不能說。你知道我一直在追求你就可以了?」

「你對我的追求到此為止吧。」歐陽紫嵐將穆森推開,怒目而視。

「歐陽,你要拒絕我?」穆森驚悸不安。

歐陽紫嵐不甘一直被這個妖孽算計,看到穆森的緊張,心中才略有平衡,「哈哈,妖孽,因為我已經接受你了。」

穆森抱起歐陽紫嵐在辦公室中轉了一圈,又一圈。

穆森手機鈴聲響起。

「親愛的,等我,我先去打電話。」穆森將歐陽紫嵐放在辦公桌上,抓起手機跑回自己的辦公室。

歐陽紫嵐聽著穆森愉悅的腳步聲,感到欣喜和甜蜜。

穆森將辦公室房門關上,靠在門上猛喘了兩口氣,「喂,劍軒。」

「你什麼情況,在我畫畫的時候打進來電話,一個字沒說就掛斷了。這次接電話又這麼慢,你是不是不想幹了?」林劍軒口氣強硬。

「哈哈,劍軒。你再也沒有脅迫我的條件了。歐陽已經接受我了,你對我態度要好一點,否則,不但我要回美國,我還要把歐陽帶走。」穆森說的理直氣壯。

「哦?阿森,恭喜你呀。我既然能給你接觸歐陽的機會,就能拿走這個機會。」

「不一定吧。」穆森不服氣。

林劍軒見硬的不行,開始來軟的,「阿森,你要拋棄我嗎?」

「林劍軒,我真服了你了。在你畫畫時,我是無意中誤撥了你的手機,剛才電話接晚了是因為我懷裡正抱著歐陽。這個答覆滿意嗎?」

「哈哈,滿意。」林劍軒掛斷電話。

真是令人高興的消息,林劍軒把手機丟在沙發上。我再也不用擔心歐陽了,很怕她不能將我放下而被我耽誤,現在終於可以放心了。歐陽高傲、自賞,能打動她的人必須是特立獨行、與眾不同的,我選擇穆森來追求她,太正確了。

哈哈,我是誰?我做的計劃還沒有失敗過。無論姚翠涵,還是華寶佳,誰也別想干預我的生活。

我自己的生活從哪裡開始呢?簡繁那種怪胎竟然還有男朋友,真想把他男朋友扔到外太空。

第二天上午,何佳宇媽媽的葬禮現場。

姚菲安靜的站在何佳宇身邊,看著何佳宇在每一個來賓面前精彩的表演。

「廖叔叔,謝謝您能來。」

「佳宇,你姑母見不了這種悲傷的場面,讓我代她過來。你有什麼困難直接跟我說就好。」姚翠涵助理廖友握著何佳宇的手。

「我和小菲很好,請廖叔轉告姑媽,請姑媽放心。」

「好。」

見廖友走入休息廳,姚菲向何佳宇挑釁,「何佳宇,剛才是多麼好的機會呀,問你有什麼困難,你怎麼不提要求呢?」

「你閉嘴,你不用假惺惺地陪我站在這裡。」

「我早就占累了。」

姚菲看到歐陽與林劍軒的助理穆森十指緊扣走過來,急忙跑過去。

「歐陽姐,你把我二哥拋棄了?」姚菲知道歐陽紫嵐遭遇林劍軒的冷落一直很苦惱。現在看到歐陽紫嵐找到新的感情歸宿,替她高興,卻非要戲弄她一下。

歐陽紫嵐與穆森相視笑了一下,「我現在不喜歡魔,喜歡妖了。」

「那我二哥怎麼辦呀?」

「我倒要看看你二哥那個魔頭最後喜歡的人是誰?如果我看著不順眼,看我怎麼辦她。」

「嗯,到時候我幫你。」姚菲頑皮的本性又顯露無疑。

突然大家的目光都投向遠方,只見林劍宇坐在輪椅上,安茹在後面推扶。林劍宇因為小時候罹患小兒麻痹症,所以在公眾場合很少自己走路。

姚菲跑過去,接過安茹手中的輪椅,「大哥,安姐來就可以了,你怎麼來了。」

「小菲,你和佳宇剛結婚不久,家中就發生這麼大的變故,我怎麼能不來呢?」林劍宇轉身拍了拍姚菲的手背。

「大哥,你真好。」在兩個哥哥中,姚菲和林劍宇最為親密。林劍宇雖然身體不好,但是一直全力呵護姚菲,而林劍軒只有在心情好時才會哄哄她。

安茹直接走到何佳宇身邊,「佳宇,節哀。看到你和小菲相處很好,我也就放心了。」安茹可不希望何佳宇和姚菲打打鬧鬧,如果被姚翠涵知道了真相可不是鬧著玩的。

「謝謝安姐。安姐,我有件事想麻煩你。」

「你直接說吧。」

「安姐,能不能幫我從集團申請一台車,我現在做項目比較遠,來回太不方便了。」

「沒問題。」安茹心中舒了一口氣,我以為有什麼事麻煩我呢?真讓人操心。

何佳宇看了一眼媽媽的遺像。媽媽,我會出人頭地的,我要讓瞧不起我的人都對我刮目相看,先從開上汽車開始。還要感謝姚菲,畢業那年她非逼著我跟她一起把駕照拿下來了。媽媽,保佑您的兒子吧。

人群中一陣議論,「林文傑和華寶佳怎麼來了?」

歐陽紫嵐急忙迎出來,「林叔叔,華阿姨,很久沒見,很想你們。」

「紫嵐,你變得更漂亮了。」華阿姨拍拍歐陽紫嵐的肩膀,如果歐陽不是姚翠涵的人該有多好,她和劍軒還是很般配的。

「姑父,辛苦您了。」姚菲只向林文傑打了聲招呼,沒有理睬華寶佳。如果不是華寶佳破壞我姑媽的婚姻,我的父母也不會出車禍將我一個人留下。雖然你是我二哥的生母,我也恨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