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破?」葉雄反問。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你沒變身?」

「對付這樣的垃圾,用得著變身,你太高看他了吧?」

也難怪郭芙蓉,她根本就不會想到,短短兩三個月時間,葉雄身上發生多大的變化,他現在的實力,比起她印象中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我只是沒想到,你沒變身就將鐵狼抓住,有不可意議。」

郭芙蓉將地上被葉雄打暈過去的鐵狼提起來,問道:「傑森呢?」

「不心把他殺了。」葉雄回道。

「故意殺的吧?」郭芙蓉一道破玄機,笑道:「殺了也好,反正他留著也沒用,不過你要好好想想,怎麼跟老邦尼解釋。」

「他會諒解的。」

「還要提醒你一下。」

「什麼?」

「傑森死了,獸組織聯盟想將羅斯家族財產吞掉的計劃也就破滅了,你不需要留在這裡,趁這兩天把艾麗莎搞定,不然以後沒機會了。」郭芙蓉咯咯笑道。

葉雄臉黑了,還以為郭芙蓉要的是什麼大事,原來又是拿自己開刷。

「艾麗莎有艾滋病,你這不是把我往火坑裡推嗎,信不信我把她給睡了,然後把你強姦?」葉雄沒好氣地罵道。

三番四次被調戲,他索性出真相,省得她每次見自己都調戲一番。

「誰告訴你艾麗莎有艾滋病了?」郭芙蓉問。

「夢姬調查到的。」

噗!

郭芙蓉咯咯笑起來,胸前的碩大晃啊晃,拋啊拋,葉雄看得眼都發直了。

她就不怕掉到地上嗎?

「好弟弟,我該怎麼你,何夢姬那女人不想你在外面搞三搞四,自然要騙你了。我在紐約城這麼久都不知道艾麗莎有艾滋病,她呆在華夏會知道,咯咯!」

郭芙蓉笑得眼淚都快出來了,嬌軀亂顫。

葉雄臉黑了,他也感覺出來,何夢姬八成在坑自己。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這奔雷豹的速度,就像它名字中蘊含的兩個字“奔雷”,它乃是東域之中奔跑速度最快的妖獸! 葉雄道。

「萬一個屁,那個女人十有**喜歡你,她的話你也信。」

「何夢姬會喜歡我?你省省吧,她壓根就是個愛無能。」這一葉雄還真不相信。

「姐姐可是閱人無數,早就練就一雙金星火眼,何夢姬肯定喜歡你。不過你想把她弄上床,那比登天還難,所以我建議你還是好好想想怎麼把艾麗莎搞到手吧,咯咯。」

郭芙蓉的洞察力,葉雄非常佩服,她已經修鍊成精了,不然的話,她也不可能在獸組織當卧底兩三年都沒被發現。

「早回去,心一。」葉雄不想跟她再胡扯。

這世界上對於男人來,最坑爹的是什麼女人?就是那種肆無忌憚地跟你談愛談性,把你撩撥得欲生欲死,你又不能把她們推倒的女人,跟這種女人在一起,就是一種折磨。

郭芙蓉顯然就是這一類女人。

「祝你性福,拜拜。」

郭芙蓉提著鐵狼離開了。

葉雄走進別墅,老邦尼跟艾麗莎還沒睡,見到他,急急忙忙走過來。

兩人臉色不太好,顯然剛才獨處的時候,鬧得不是很愉快。

「葉先生,情況怎麼樣了?」老邦尼焦急地問。

「傑森死了,你們的危險應該消除了。我抓了一個首腦,把它交給中情局,接下來的事情,中情局會跟進,你們不能擔心。」葉雄道。

「傑森死了?」

老邦尼整個人癱軟到沙發上,半晌不出話來,很顯然心裡非常難過。

「我有累,先上去休息一下。」

葉雄不想看他傷心的模樣,也不想參與他們父女的爭吵,借故離開。

艾麗莎跟著上樓,在葉雄快要進房間的時候,叫住了他。

「葉先生,等一下。」

「艾麗莎姐,有事嗎?」葉雄回頭問。

「葉先生,你明天要離開羅斯家族了?」艾麗莎問。

「傑森是獲得你們家族財產的最大籌碼,現在他已經死了,操控他的人也就沒有了底牌,想對付你們不容易,理論上你們已經消除危險。我得罪了獸組織,他們可能會來找我報仇,繼續呆在這裡的話,只會給你們帶來危險。」

他的話意思再明白不過,他必須要離開這裡。

艾麗莎眼神之中露出黯淡之色,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心裡覺得很不好受。

她突然飛快地轉身,一頭扎進自己房間之中。

看著她手足無措的樣子,葉雄腦海里不由得想起郭芙蓉的話,難道艾麗莎真的對自己有意思?

可是,兩人才認識兩天而已。

他搖了搖頭,回到自己房間之中。

艾麗莎跑進房間,躺到床上,用被子蒙著自己的臉,突然覺得心裡非常難受。

剛才在樓下她跟爹地吵了一架,爹地求她千萬別把這件事情跟母親講,不然非鬧得離婚不可。艾麗莎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心裡堵得厲害,想找個人聊天安慰一下。腦海里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伊芙,可這是家醜不能外揚,要是讓伊芙知道,她多沒面子。她骨子裡是個很驕傲的人,容不得自己身上有一污。所以她很快就想到葉雄,想跟他聊一下,誰知道得到的是,他明天就要離開的消息。

艾麗莎心疼的不要不要,眼睛一抹淚水流了出來,心像針扎一樣疼。

怎麼辦,這下怎麼辦?

要是告訴媽咪,媽咪肯定受不了跟爹地離婚,如果不告訴她的話,那不等於欺騙她了嗎?

艾麗莎想來想去都不知道怎麼辦,正在這時候,她發現身體一陣陣發冷,才發現窗戶被那狼人撞破,風唿唿地颳了進來。

想起剛才被抓,艾麗莎嚇得連忙跑出去,拚命地拍打著葉雄的房間。

「葉先生,快開門。」(未完待續。。) 葉雄正在浴室洗澡,準備洗完澡之後好好睡一覺,突然聽到艾麗莎的敲門聲,以為她出了什麼事,焦急之下裹了條浴巾就跑出去開門。

見艾麗莎站在門口一事情都沒有,葉雄四下看一遍,也沒有危險,這才鬆一口氣。

從絕地求生開始簽到 「艾麗莎姐,出什麼事了?」葉雄奇怪地問。

「我房間的窗戶被打破了,風唿唿刮進來,聽起來好嚇人。」艾麗莎緊緊握著拳頭,害怕地道。

「我都忘記了,一會你睡我的房間,我到你那邊睡。」

葉雄剛出口,就覺得不對勁,女孩子的閨房怎麼可能給他一個大男人睡。

「不對,你睡我房間,我隨便找個地方睡。」他連忙改口。

艾麗莎目光落到他身上,臉上飛起一片雲霞,連忙低下頭,心撲通地跳起來。

葉雄這才記起身上只裹著浴袍,連忙跑進浴室將衣服換上,這才走出去。

艾麗莎在他床上坐著,修長白晰的雙腿在床沿輕輕晃著,有種少女的美在裡面。

她換上了一套新的睡衣,估計是先前的睡衣被弄髒了,所以換了另外一套。

這套睡衣是蘭色的,看起來低調一些,但是不但沒有掩蓋她的美貌,反而將她的氣質更加放大起來。

懂美術的人都知道,藍色衣服很挑人穿的,相貌平庸的女人穿了,只會十分老土;但是漂亮的女人穿了,不但不覺得土,那壓制不住的氣質,會成倍地爆發出來。

穿睡衣的艾麗莎,給人就是這種感覺,乍一看去,很簡單的樣子,細細打量她的模樣,才發現她如此的動人。

葉雄感覺一鼓邪火在腹生起,得知艾麗莎並沒有艾滋病之後,他的意志力頓時變得薄弱起來,他不敢確定在這房間呆下去,自己會做出什麼樣丟人的事情,所以他第一時間選擇離開。

「艾麗莎姐,床我還沒睡過,你今晚就睡這裡吧,我出去隨便找個房間睡就行了。」葉雄完,準備出去。

「葉先生,等一下。」艾麗莎連忙喊住他,等他正視自己之後,她才咬咬牙問道:「葉先生,你是不是覺得艾麗莎很丟人?」

「沒有的事情,你就是你,我不會因為你爹地的事情,對你有任何偏見的。」葉雄連忙解釋。

「那你是不是覺得我很醜?」艾麗莎繼續問。

「艾麗莎姐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外國女孩子。」

「既然這樣,那你為什麼見我就躲,好像怕我會吃了你似的。」

艾麗莎哼的一聲,使出女生脾氣。

葉雄頓時有些尷尬,笑道:「就是因為艾麗莎姐太漂亮,這孤男寡女,我害怕自己會做出什麼傻事,所以……」

撲哧!

艾麗莎忍心不住笑了起來。

她拍拍自己身邊,:「葉先生,你明天就要走了,不打算陪我聊聊天?」

「這個……」

葉雄犯難了,不是他不想坐,而是擔心坐下去,會發生什麼事情。

「葉先生,我有些心事,想請教一下你,行嗎?」

「那我們就聊聊好了,你一個女孩家都不怕,我怕什麼?」葉雄自嘲。

他走到艾麗莎身邊坐了下來,不過跟她之間,還是保持了一距離。

看到葉雄那拘謹的模樣,艾麗莎忍不住撲哧地笑起來。

不過想到自己的難題,她臉上又露出愁容。

「葉先生,剛才爹地跟我了很久,讓我別告訴媽咪這件事情。他,如果我告訴媽咪,媽咪會跟她離婚。我現在頭腦一片亂,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辦。」艾麗莎出讓自己頭痛的事情。「葉先生,你覺得我應該怎麼辦?」

「艾麗莎姐,實在話,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如果換作是你,你會怎麼做?」艾麗莎問。

葉雄沉默片刻,這才道:「也許我做保鏢經的生死比較多,所以做任務事情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傷害值。你自己可以考慮一下,哪一個決定對父母的傷害值更大,分析之後,再做出正確的決定,這就是我的建議。」

「傷害值?」

簡單三個字像在艾麗莎心中起一盞明燈,她一瞬間就知道應該怎麼做了。

「葉先生,你真是太睿智了,簡單幾句話我就知道怎麼做。」艾麗莎激動地道。

「父母養大我們不容易,現在他們老了,我們做兒女的就要讓他們好好過完下半輩子,這就足夠了。我們還年輕,多受一些委屈又算得了什麼?」葉雄繼續道。

「我明白怎麼做,謝謝葉先生。」

葉雄站起來,既然艾麗莎知道怎麼做,他就沒必要留下來,再呆下去,他還真怕自己節制不住。

「艾麗莎姐,我先走了,晚安。」

「等一下,葉先生。」

「艾麗莎姐,還有事嗎?」

葉雄轉過身,發現艾麗莎盯著自己,海洋一樣蔚藍漂亮的眼眸之中,是濃濃的暗示。

「葉先生……」

艾麗莎大膽走到他身邊,抬起頭,就這樣看著他的眼睛,一眨都不眨,一也不畏懼。

葉雄早就知道外國美女開放,他還以為像艾麗莎這樣漂亮高貴的貴族少女會不一樣,哪想她也一樣。

這目光之中,濃濃的都是性暗示啊!

「葉先生,你明天就要走,難道就不想給我留下一回憶嗎?」艾麗莎濃情道。

簡單一句話,包含著讓男人無法拒絕的暗示。

第一,艾麗莎想跟他發生風花雪月的事。

第二,艾麗莎不需要他付責任,只想留回憶。

打工小子修仙記 最重要一,艾麗莎不是艾滋病患者。

葉雄感覺體內血液沸騰起來,渾身一陣發熱,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換在任何一個男人,面對如此異國美少女的性暗示,估計都無法把持住。

「艾麗莎姐,我們才認識幾天。」葉雄聲音都不利索了。

「我願意。」

艾麗莎上前一步,手在肩膀上一拉,絲綢睡衣像水滑過身體一樣,落到地上。

瞬間,一絲不掛的異國美少女果體,就這麼暴露在葉雄面前。

多麼漂亮的一具美體啊,比起維納斯,還要漂亮幾分。

葉雄的唿吸瞬間變得急促起來。(未完待續。。) 「艾麗莎姐,這怎麼行?」

「葉先生,我們媒國女人跟你們華夏女人不一樣。只要我們喜歡一個男人,可以為他付出一切,哪怕不能夠跟他在一起。」

艾麗莎大膽地將身體貼在葉雄胸口上,雙手扣著他的脖子。

「葉先生,都到這份上,你難道還無動於衷?對於我來這可是一個非常大的打擊耶。你知道有多少男人想拉一下我的手,都沒辦法如願嗎?」

到了這份上,葉雄再沒半行動,那他也太無能了。

什麼保鏢的職業道德,都見鬼去。

葉雄長時間沒有嘿咻過,體內荷爾蒙瞬間被撩燃了,他整個人將艾麗莎抱起來,放到床上,壓了上去。

他激烈地吻著艾麗莎,幾乎將她上半身吻了一遍。

無意之間,觸碰到一片潮濕,他這才發現艾麗莎已經動情到無法想象的地步。

「嚶,葉先生,快一。」

艾麗莎不滿足於熱吻,主動去脫葉雄衣服,正在這時候,門外傳來敲門聲。

「葉先生,打擾一下,請問艾麗莎在裡面嗎?」老邦尼敲著門。

跟女兒在樓下吵架之後,老邦尼回房之後,一直都睡不著,害怕女兒會做出什麼傻事,所以半夜爬起來找艾麗莎。

艾麗莎根本就不在房間,嚇了他一跳,連忙跑過來搞葉雄房間門。

葉雄跟艾麗莎雙雙從床上跳起來,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眼神之中看到震驚。

「快,把衣服穿起來。」葉雄急道。

艾麗莎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跳下床,將衣服穿起來。

還好她穿的只是睡衣,又沒有穿內衣,一下子就穿好了。

葉雄打量一下自己的衣服,見沒什麼問題,這才向艾麗莎使眼色,然後走向門口。

鎮定,一定要鎮定。

如果讓老邦尼知道自己這個保鏢把他女兒給睡了,非殺了他不可。

如果傳出來,這將是保鏢界一件奇恥大辱。

艾麗莎同樣非常緊張,如果被爹地發現她跟葉雄有染,肯定會認為她是一個不檢的女人,雖然這裡是媒國,比較開放,但她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而且跟葉雄認識才兩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