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

haohaoxue 2022 年 2 月 16 日 0 Comments

王美玲緊咬牙關,要不是正在開車,她非得上去給葉雲來套組合拳。

「到了。」

這時,葉雲忽然道。

王美玲這才反應過來,前面路邊正是廣元財務公司。

將車停在廣元財務公司門口,王美玲並沒有著急走。

說起廣元財務公司。

只要是在金陵呆的時間長的都知道。

這就是一個打著財務公司名頭,專門進行放水的高利貸團伙。

像什麼九出十三歸,裸貸這些都是小兒科。

廣元財務公司放出去的錢,那利息都是按天計算,還是利滾利!

金陵民間有句話,借了廣元三分錢,只過一年當財神。

意思就是借廣元三分錢,一年時間得把財神爺賣了當掉才夠還!

就是說的這廣元財務的利息之高。

每年被廣元財務,害的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更是不知道有多少。

即便這樣,還是有無數被du品或者賭博蠶食的人,跳進這個火坑。

根本原因便是廣元財務沒有放款門檻。

哪怕你沒有車子房子,只要有老婆,甚至有一顆腎他們都肯貸!

當然了,這利息自然是更加恐怖。

就比如葉雲欠的十五萬。

實際上這筆錢一共就借了六萬塊。

僅僅就過了一個月,已經變成十五萬了。

按理說,貸款年利息超過百分之三十六已經可以不承認了。

可架不住這幫傢伙無法無天,背後還有人撐腰。

什麼發裸照,上門催債,潑狗血……

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們做不到。

簡單來說,就是一幫人渣中的人渣。

反正王美玲每每聽說這廣元財務,都覺得晦氣。

也不知道葉雲來這地方做什麼。

看著葉雲下車的背影,猶豫片刻,王美玲跟著葉雲一起走了進去。

葉雲來這她不想知道。

但她想弄清楚,為什麼葉雲要說辛巴化妝品,誰碰誰倒霉。

此刻她的腦海中,想的都是員工給她發來的,關於辛巴化妝品的具體信息。

然而想了許久,王美玲還是搖了搖頭。

金陵衛生許可證,金陵權威認證……

所有第三方安全檢測報告,辛巴化妝品都有!

而且找到的合作主播山哥,那也是現在短視頻app上頭部主播。

就這種所有人都看好的品牌,會在一個星期內崩盤?

開什麼國際玩笑!

人家花了這麼大的代價宣傳,怎麼可能虎頭蛇尾!

「呦,大學生知道過來還錢了!」

「怎麼,這是又搭上了一個新姘頭啊?」

「呦,這姘頭不錯嘛,哪找的?」

「美女,有沒有什麼姐妹什麼的,我和大學生可是好兄弟,身體倍棒,一定能讓她們舒服個夠。」

二人剛進廣元財務公司,一個光頭看到王美玲頓時眼睛一亮,調笑道。

這個光頭正是廣元財務的負責人,外號就叫光頭。

王美玲的眼中閃過一道冷意,以她的身份,還是有人第一次敢這麼調戲她!

又看了看旁邊的葉雲,卻是沒有動怒,不知道心裡在想什麼。

另一邊,葉雲看到光頭時,瞳孔深處同樣露出寒芒。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那些錢連本帶息他一樣都不會少。

但是同樣的,欠他的,他也要全部拿回來!

前世正是這幫高利貸的逼迫,才讓李夢瑤為了自己嫁給某個富商,然後才還清債務。

而那個富商無限虐待自己的妻女,最後李夢瑤抱著可可和那個富商一起服下老鼠藥!

直到李夢瑤魂斷的那一刻,葉雲才知道真相。

這一切最大的責任當然是葉雲自己,但剩下的富商和這幫人渣同樣有責任!

即便重生歸來,葉雲有把握可以避免這一切悲劇的發生。

但是心中這口惡氣他絕對要出!

「光頭哥說笑了,這不把錢給你送過來了嗎?」

葉雲拍了拍手中的黑色袋子,隨後扔到桌子上,冷淡道。

光頭看都不看袋子一眼,以往視錢如命的他,好像沒看見一樣。

走上來勾勒著葉雲的肩膀,笑面虎般遞出一根煙道。

「還錢的事不急,咱哥倆先來根華子。」

「要說老哥我就佩服你們這些文化人,這麼短時間就把錢湊上,還能找個新姘頭!」

「發財了?要不給光頭哥我也指點指點,有什麼發財的好路子?」

之所以會說出這些。

就是因為古玩城有人撿漏天眷重寶,賣出五百萬的事情,傳了出來。

偏偏湊巧的是,當時古玩城給葉雲賣貨的老鬼,坑的另外一個人,就是光頭的手下!

結果老鬼知道后氣的吐血,而同樣的,那名混混也知道葉雲撿漏了五百萬。

那還得了?

光頭現在根本不急著葉雲催錢,這樣利滾利才能要的更多!

當然了,光頭出來做生意也得講規矩。

現在葉雲來了,賬自然要清掉。

「有。」葉雲點點頭道。

「啥?」

「買彩票。」葉雲皮笑肉不笑。

「你在耍我?」光頭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不然呢?我今天過來還錢的,可不是和你聊天的。」葉雲指了指桌上的黑袋子,「錢都在,你自己數數。」

「行,那咱們就好好算算賬!十五萬那是四天前的賬。這四天的利息也得算上,嗯……」

光頭裝模作樣的想了會,伸出兩根手指看著葉雲。

「一口價,連本帶利二十萬!給我二十萬,咱們兩清!」

「早就知道你這心就不是白的,自己打開看看袋子里裝了多少。」

葉雲冷笑道。

這幫人行事風格他清楚的很,也知道這傢伙打的什麼主意。

光頭顯然沒想到葉雲準備這麼充分,勾了勾手指,身後立刻有人上前查清數字。

「光頭哥,二十萬沒錯。」

光頭看了眼葉雲。

「行啊大學生,看來這次是真的翻身了,還找了這麼個漂亮的小娘子。」

「你說你現在地位不一樣了,要不要去點符合你身份的地方玩玩?」

「那地方可比你以前去過的場子牛皮多了,就這樣的小娘子,去了那兒也就是普通貨色。」

「賭神你看過吧,不吹牛B,那裡的場面可不比電影里小。」

原本葉雲都打算走人了。

然而聽到光頭的話,停住了。

這話還真讓他想起了一件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雲拂曉的話差點嚇掉眾人的下巴。筆\¥`痴`中`\`文~

那名小太監嘴巴張的大大的,不過他還好反應過來自己為什麼在這裡,當即他伸長雙手成大字攔在大門口,「皇、皇上在裡面,奴才、奴才看、看誰敢硬闖!」

他如果沒說的那麼結結巴巴,或許更有說服力。

只可惜那結結巴巴的模樣,半點說服力也沒有。

雲拂曉下巴微揚斜睨了他一眼,就揚揚下巴,「撞!」

跟隨雲拂曉過來的有桔梗李蘭許嬤嬤,還有徐昭容的人,當然了還有很多好事的嬪妃帶來的人。

不過真的敢動手的,也就雲拂曉的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