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兄快快請起,原來洛兄也是同道之人!」王烈聽到洛天的話,臉上也是頗為感觸,心中也是有些同情洛天,自己還知道伏星璇的名字,還能幫到伏星璇。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7 日 0 Comments

而洛天心中也是有些同情王烈,伏星璇是自己的老婆,到最後還是自己的妻子,王烈註定會傷心。

「註定要傷心啊!」洛天被王烈扶起來,兩人的關係更加親近不少。

洛天此時可以理解了,當初在星月神族的時候,伏星璇的那些仰慕者為什麼要那麼一起敵對他了,他跟王烈的情況就是這樣的。

「洛兄,你先去輪轉殿吧,我要晚一些才能去,我還得讓我父親幫我找找關係!」

「以星璇的美貌,又是聖女,在輪轉殿中,必然會有不少傾慕者,我們到時候聯手,為她趕退那些人!」

「嗯!」洛天心中有些古怪,王烈稱呼伏星璇為星璇,讓洛天有些不舒服,但是洛天也只能點頭答應,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竟然同伏星璇的追求者走到一起,還稱兄道弟的。

兩人再次推杯換盞,直到喝到深夜,王烈才晃晃悠悠的跟洛天勾肩搭背,稱兄道弟的走出了洛天的院落。

「那不是少主嗎?」

「那個是王烈?還沒走呢?」洛家的人們看著兩人,低聲議論,看著兩人稱兄道弟的走出了洛家的大門。

「不愧是少主,連王烈公子都是與其稱兄道弟的!」人們低聲議論著,隨後便是看著洛天送走了王烈,回到了大院之中。

功法運轉,洛天恢復了一絲清醒,眼中露出陣陣的喜色,口中低聲呢喃:「輪轉殿!」

之後的幾天,洛天並沒有離開洛家,洛水還沒有恢復,洛天有些不放心,陳天勝,嚴樹等人也是被家族的長輩帶走,不過付出了什麼代價,只有洛水一人清楚,反正那些家主都是臉色蒼白的走出了洛家的大門,回到家之後,有人更是聽到傳出了呵斥之聲。

洛家少主身上的天羅毒被解開了,這件事情也像是一件風一般,再次在獸鬼王城之中傳揚起來。

整個獸鬼王城都是震動無比,誰都沒想到已經是必死的洛天又好了,而且還碾壓了獸鬼王城的所有天驕。

獸鬼王城年輕一代第一人,這稱呼頓時落在了洛天的身上,這是人們公認的,這樣的稱呼,王烈也不曾擁有,只有王烈的大哥王剛曾經擁有過。

一時間洛天在獸鬼王城之中風頭無量,洛家也是跟著水漲船高,畢竟洛天是輪轉殿弟子,再加上飼鬼丹的存在,讓洛家壓了另外兩個家族一頭。

而更加讓眾多家族在乎的是獸鬼王的態度,王烈親子前往洛家示好,而且洛家最近的風頭實在是太勝了,按照獸鬼王以往的手段,一定會打壓一翻,但是這一次卻是沒有打壓,反而有些默許。

一個月之後,洛家的大門外,洛家一群人站在那裡,洛水臉上帶著笑意,目光看向洛天。

一個月的時間,洛水在調理之下,終於恢復了正常,洛天也是選擇離開,前往輪轉殿,若不是擔心洛水,洛天早就離開,洛天實在是想見一見伏星璇,還有張子平那裡,也是拖不得。

「此去路上一定要小心,你的實力雖強,但是地獄之中,最險惡的是環境,有些地方,就連仙王強者進去都會有危險!有些城池,你需要繞開!地獄之修,有的古怪,有些又是鬼物修鍊有成!」洛水不斷叮囑,聲音之中帶著關切。

「嗯!」洛天心中微暖,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在地獄之中待著的也不短了,雖然地獄之中兇險無比,有些古怪之人,一言不和就殺人,但是洛天也不是原來的洛天了,真仙中期施展手段之下,洛天自信真仙後期自己也能抗衡。

「去吧,你若是在輪轉殿站住腳,對於我洛家來說也是好事,天鬼王那裡,你不用擔心,這裡是獸鬼王城,天鬼王不敢對我洛家不利。」洛水再次開口,讓洛天放心。

「少主再見,到輪轉殿中,照顧好自己啊!」洛家之人也是紛紛開口,聲音之中帶著關切,這段時間,洛天在洛家的地位也是徹底穩固了下來。

「再見了!」洛天輕聲開口,洛天知道,這一去,下次不知道什麼時候見面了。

洛天知道,閻羅十殿中,有著通往地獄之門的傳送陣,因此洛天說不定,到時候會直接乘坐傳送陣,進入地獄之門,回到補天城中。

臨走時,洛天將游龍劍留給了洛水,更是將一劍凌仙交給了洛水,還有不少丹藥。

洛天飛身而起,化成一道長虹,朝著獸鬼王城的城門飛去,消失在洛家眾人的視線當中。

「主子,一路順風啊!」張門烈看著洛天離開,眼中露出陣陣的感傷,這段時間的相處,張門烈雖然稱呼為洛天為主子,但是張門烈知道,洛天一直也沒有將他當成奴才。

更是因為洛天的關係,張門烈現在在洛家也是受到了特殊的照顧,洛水將張門烈帶在身邊,有著讓其接手下一任管家的趨勢。

「小刀,我不放心,你……晚些回坎門吧!」洛水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在洛天交給他那些丹藥之時,洛水便猜測出了洛天的身份,不過在洛水眼中,洛天就是他的兒子。

洛水也知道,這一別,不知道何時才能相見,或許是在戰場之上。

「好!」陳刀點了點頭,身影漸漸的消失,從洛水的身後消失。

一刻鐘后,洛天飛出了獸鬼王城,臉上露出陣陣的感嘆,深深的看了龐大獸鬼王城一眼,朝著獸鬼王城的正南方飛去。 第兩千一百零八章再遇鬼王

整個地獄龐大無比,地獄中央的位置,就是整個地獄的最核心的地方,十八層地獄,統治著十八層地獄的正是十殿閻羅。

傳說地獄,同樣也是牢獄,因此地獄之中的強者才想著衝出地獄的鬼門殺進仙界,才有了九大鬼門的存在,才有了戰爭。

洛天行走在昏暗的天空之下,此時洛天終於知道了地獄之中的貧瘠,這樣的條件根本就不適合植物的生存,因此地面之上也是沒什麼植物,相反,地面之上,洛天倒是見過了一些骸骨,還有一些食屍鬼。

「距離閻羅十殿,要飛行一個半月!」洛天時而御空飛行,時而在地面之上行走。

而就在洛天剛剛走了兩三天的時候,一道身影來到了獸鬼王城中,眼中帶著笑意。

「聽說這獸鬼王城中出了個洛塵的,不知道是不是我要找的人啊!」青年臉上帶著笑意,背後背著一把長戟,長戟之上泛著陣陣的冰冷的氣息,這青年,正是楊寰宇。

「極道真仙魂還真是難找!」楊寰宇語心中自語,直到現在,他還是半步真仙的實力,因為沒有找到極道真仙魂融合。

而楊寰宇將希望放在了各個城中的天才的身上,希望能夠有一兩個極道真仙,被自己殺了取魂。

「前往輪轉殿了么?順路看看其他的城池有沒有人成為極境!」楊寰宇聽著人們的議論之聲,同樣也是看到周圍人們看向自己背後長戟的貪婪,沒有在意,起身朝著獸鬼王城外走去。

楊寰宇一走,便是有幾道身影,跟在了楊寰宇的身後,眼中露出兇狠之色。

楊寰宇彷彿絲毫沒有看見一般,直接走出了獸鬼王城,同樣也是朝著南方走去。

剛一出城,楊寰宇臉上便是露出一絲笑意,手中捏了一道印訣,烙印在了身後的長戟之中。絲絲的鬼氣散發在了空氣之中。

「嘶……」幾條黑色的長蛇,瞬間出現在了那跟蹤楊寰宇的那些人的身後,無聲無息的吞噬了那些人。

……

黑色的山林中,洛天行走著,此時已經陷入到了黑夜,沒有絲毫的光芒,山林中,只有一道道幽綠的鬼火懸浮著,那些鬼火乃是死去之人的頭髮自然形成。

「穿過這森林再休息吧!」洛天低聲自語,感覺到了森林的寂靜,身上的氣勢和神識散發而出,震懾著那些低階的鬼物。

「嗡……」而就在洛天行走之時,陣陣的破空之聲在天空之上響起,讓洛天瞬間隱匿了身形。

黑色的流光出現,兩道身影出現在了山林之中,兩人都是身穿黑衣,身上的氣息強勁。

「前面就是天煞城了,我們快點,應該能趕在天亮之前趕到天煞城!」一名嘶啞的聲音響起,聲音之中偷著一股陰冷的感覺。

洛天看著兩人,瞬間便是知道了兩人不是人身,乃是兩隻食屍鬼,洛天眼中露出詫異之色。

食屍鬼數量龐大,乃是群居的鬼物,卻很少有鬼物能夠修鍊到真仙境,眼前這兩隻食屍鬼,卻是修鍊到了真仙境,有些引起了洛天的興趣。

兩人身穿黑袍,穿行在山林之中,洛天原本也是想要進入天煞城,因此也是隱匿了身形跟隨在了兩隻鬼物的身後。

時間緩緩流失,兩隻食屍鬼衝出山林之後,便是再次飛身而起,改成了御空飛行,速度極快。

兩個時辰,轉眼即逝,洛天跟隨在兩隻鬼物的身後,看到了隱藏在黑暗中的天煞城。

天煞城也是洛天飛行了幾天遇到的第一座大城,不過還沒進入城中,洛天便是停下了身軀,看著兩隻食屍鬼走進了城中。

洛天沒有貿然進入,因為在這城外,洛天感受到了陣陣的死氣,讓洛天頗為忌憚。

站在原地,洛天目光看向前方的黑色城池,整個城池彷彿一隻黑色的巨口一般,想要將人吞噬。

一個時辰的時間過去了,洛天看到了好幾波人進入到了天煞城中,不過洛天也發現,這好幾波人中,並沒有一個真正的人類,全部都是鬼物所化。

「要不要繞路?」洛天心中自語,感覺城中有著危機,洛天最後還是輕輕的搖了搖頭,離開時,洛水便是囑咐過自己,若是遇到危險的城池最好是繞路。

而洛天也覺得沒有必要去冒這個險,小命重要,洛天可不想死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不過,就在洛天剛要離開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身影卻是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鬼王!」洛差點沒喊出聲來,硬生生的停下了聲音,看著當初那幫助過自己的鬼王,洛天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見鬼王。

當初,洛天就感覺鬼王不簡單,雖然在三頭犬的淫威下屈服了自己,但是洛天一直沒有看出來鬼王的本體是什麼。

直到洛天用鬼王的獻血孕育出了太虛獵鬼獸,洛天漸漸的有了猜測,不過也不太確定。

此時鬼王的實力又是提升不少,已經到了真仙中期,身上的氣息也是要比其他鬼物強許多。

「他怎麼會在這裡?」洛天疑惑了,猜不出什麼來,只能靜靜的觀察著,等待著機會,希望能夠同鬼王說上一句話。

在洛天焦急的等待下,鬼王終於開始走動起來,眼中似乎有著疑惑,最終緩緩的朝著洛天的方向走了過來。

「他能看見我?」洛天心神一震,不過還是沒有動彈,而是盯著鬼王朝著他這裡走來。

鬼王越走越快,似乎好像看到了洛天一樣,直奔洛天藏身的地點走去。

「你在哪?」鬼王輕聲開口,聲音落下,讓洛天顯露出了身形,洛天一出現,鬼王便是拉著洛天,朝著遠處飛去,直到看不見那天煞城。

「你怎麼在這?」洛天和鬼王同時開口,聲音之中都是帶著疑惑。

「我路過,要去輪轉殿!」洛天回應,目光看向了鬼王。

「我是被抓來的!」聽到洛天要去輪轉殿,鬼王眼中泛起一絲神光,隨後苦澀開口。

「這天煞城中,居住著一個真仙巔峰的鬼物,嗜血鬼,這鬼物嗜血成性,抓了不少鬼物為其抓取人類,供其吸收血氣,來壯大自己。」

「這就好像你們人類飼養鬼物一樣,嗜血鬼將人類當成了畜生來圈養,當成了食物!」

「我在當初跟你分開之後,便是獨自流浪,流落到此地之時,便是被其抓到了這天煞城中!」鬼王輕聲開口。

「還有,我在這天煞城中,看到了你熟悉的人,那個叫葉辰的!」鬼王繼續開口,簡短的為洛天介紹了一下。

「葉辰在這裡?」聽到鬼王的話,洛天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眼中露出難看之色。

葉辰對於葉良辰來說非常重要,若是自己真的看到葉辰被關押在這裡,而不管不顧的話,洛天良心上有些過不去。

但是真仙巔峰的鬼物,洛天還不是對手,只能慢慢想辦法,不能硬撼。

「你繞路吧,若是被發現了,也會將你抓住的!」

「這嗜血鬼非常的狡猾,前段時間,也有輪轉殿的弟子路過這裡,這嗜血鬼便是隱匿起來,等到輪轉殿弟子走了之後才又出現。」鬼王開口。

「他有什麼弱點么?」洛天開口,目光深邃起來,鬼王的實力很強,在這天煞城中地位肯定也很高。

「弱點的話,倒是有,這嗜血鬼煉了一套功法,需要定期的吸收血氣,若是沒有血氣吸收的話,那麼他的實力會降低不少。」鬼王開口。

軍痞農妃:將軍家的小嬌娘 「有弱點就好辦了!」洛天眼中露出思索之色,隨後目光看向鬼王。

「鬼王大哥,我想想辦法,你等我的消息。」洛天沖著鬼王開口,隨後伸手一點,一道黑色的真仙之力,從洛天的手中飛出,落進了鬼王的身體之中。

洛天能夠看出,鬼王的身體之中擁有著某種禁制,這一道氣息關鍵的時候,可以化成四龍四象,將其鎮壓。

「以後別叫過鬼王了,我給我自己想了個名字,黃白水!」鬼王輕聲開口,說完之後,眉心之上泛起了陣陣的紅光,臉色微微一變:「我先回去了,明天這個時間,我來找你!」

說完鬼王的身形便是朝著天煞城的方向飛去,留下了洛天一個人站在原地。

「你是誰!」就在洛天剛剛看著鬼王離開的時候,一隻黑色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後,沖著洛天大喊了一聲。

洛天轉過身,看到了對方,而對方也是看到了洛天,幾乎看到洛天的一瞬間,對方的臉色便是微微一變,仰頭大喊。

不過聲音還沒發出來,洛天的大手便是狠狠的掐在了他的脖子上,手臂用力,一把捏碎了對方的脖子,讓聲音沒有發出去。

「嘭……」黑氣在洛天的指尖流淌,一團黑氣,朝著天煞城的方向飛去。

「讓你跑了,我還怎麼混!」洛天輕聲開口,張口一吸,強大的吸力瞬間從洛天口中傳出,將那團黑氣吸到了洛天的身前。

「哧……」七色的火焰從洛天的手中竄出,將那團黑氣包裹起來。 第兩千一百零九章計劃第一步

八色的火焰包裹著黑氣,黑氣在火焰之中化成一道人臉,顫抖的聲音在火焰之中傳出。

「大人饒命啊,大人!」人臉大聲開口,看著那火焰鑄成的牢籠,心神顫抖,火焰原本就對鬼物克制,眼前這八色的火焰,讓他感覺到只要觸碰,便會化成灰燼,燒的渣都剩。

「你也是天煞城中的鬼物?」洛天輕聲開口,開口詢問起來,剛才鬼王走的太快,洛天還沒來的急細問城中的情況。

「是,大人,我不想冒犯大人啊!」人臉開口,連忙沖著洛天開口,很慫的開口。

「說說吧,這天煞城中的事情,將你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訴我!」洛天沖著人臉開口。

「大人,放心,我一定將我所知道的事情都跟大人說!」化成人臉的食氣鬼,沖著洛天開口。

「半年前,嗜血鬼大人突然降臨到了天煞城中,殺了天煞城原來的城主,成為了新一任的城主,城中的人們也是隨之遭殃了,相比於人們,鬼物還好一些,只是被嗜血鬼大人下了禁制,還能夠自由活動,只要將過往的行人抓住就行!」

「但是人族就不行了,只能被關在地牢之中,被圈養在那裡,每日供給嗜血鬼大人吸收鮮血……」食氣鬼不斷開口,同洛天講述著天煞城中的事情,或許是八色的火焰,給他的壓力太大,足足講了一個時辰,連城主府中有幾個茅廁,食氣鬼都講述了一遍。

「大人,現在不只是天煞城中的人們難受,我們鬼物也不好過,被限制了自由,我那可憐的小花,更是被天煞鬼的一個手下霸佔了……」食氣鬼彷彿很是健談,洛天都不問話了,食氣鬼還是不斷開口。

「閉嘴……」洛天開口,一下子嚇的食氣鬼停了下來。

「你別反抗!」洛天伸手一抓,火焰消散,黑色的鬼臉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

「搜魂!」洛天直接對食氣鬼展開了搜魂,若是食氣鬼說的都是真的,那麼他便將其放走,若是假的,那麼就直接滅殺。

「玩我那?」食氣鬼頓時感覺自己的自尊受到了打擊,對方明明能夠搜魂,卻是讓他在這裡說了半天,生怕說錯說少。

「嗡……」不過下一刻,食氣鬼便是不敢反抗,任憑洛天搜魂,翻看自己的記憶。

片刻間,洛天便是完成了搜魂,知道這食氣鬼並沒有說慌,伸手一點,龍象鎮獄施展,隨後伸手一點,烙印進了食氣鬼的身體之中,磨滅的食氣鬼身體之中的印記。

洛天猜測,這食氣鬼在天煞城中的地位不高,像他這樣的,嗜血鬼肯定不會太過在意,抹除了印記,嗜血鬼應該不會太過在意。

「多謝大人……多謝大人!」感覺到身體之中印記的消失,食氣鬼眼中頓時露出驚喜之色,對著洛天不斷的拜了起來,若不是這印記,沒有幾個鬼物願意留在嗜血鬼的身邊。

「你要委屈一下,我還不能放你走!」洛天伸手一抓,將食氣鬼封了起來,他可不想出現任何差池。

「喜歡新鮮的血液么?」洛天很快便是在食氣鬼這裡得到了一個重要的消息,那就是嗜血鬼,喜歡新鮮的血液,每次一旦新抓到人,嗜血鬼必然會吸收新鮮的血液。

洛天低聲呢喃間,一個計劃,漸漸的在洛天的腦海里形成,不斷的完善起來,雖然還是有些危險,但是洛天卻是也要博上一搏。

一天時間悄然流逝,第二天子夜,黃白水如期而至,出現在了洛天這裡,洛天將自己的計劃同黃白水講述了一遍。

「我們要做的就是挺過他那個衰弱期,只要他跌落到真仙後期,我們就算勝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凝重。

「是不是太危險了,若是拖不到,那麼我們可就難辦了!」黃白水開口,目光中露出一絲擔憂。

「應該問題不大!」洛天眼中露出冷靜,最後定了下來。

「好,那就按照你想的方法來!」黃白水開口,隨後再次消失在了夜幕之下,洛天也是朝著之前的山林之中飛去。

又是一天的時間過去,洛天一直盤坐在山林之中,夜幕降臨,洛天睜開了雙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