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我們的了解,江寬先生在你們一家過苦日子的時候,對你們的幫助很多,現在他遇到了困難,你們卻對他冷眼旁觀,並且不願意借錢給他,張權先生,你沒有什麼想要解釋的嗎?」

haohaoxue 2022 年 4 月 25 日 0 Comments

女記者大聲的說道。

「好,那我就告訴你事情的真相是什麼!」

張權眉頭一皺,既然這個江寬要把事情鬧大,那麼他張權也不介意好好的說到說到。

「在這件事情之後,我會對你們進行起訴,你們給我的生活造成了很嚴重的干擾,這件事情,我必然要追究到底。」

張權冷漠的看着這個叫做曾敏的女記者說道,隨後緩緩的將自己心中鬱悶說了出來。

而江寬心中一沉,他究竟做了什麼他自己當然清楚,這要是被張權給說清楚了,那這事情可就不妙了。

。。 內田宏笑着一一過來打招呼,序號前五的是日商岩井關係最好的五名投資商,不僅一期投資會有他們的內定份額,後續的二期三期,他們也將分到不菲的投資額度。

同時他們還能參加公開競標,擴大自己手中的額度。

可以說,這五人就是未來朱莉安娜東京項目的最大股東,值得他交好。

尤其是最後那個年輕人。

內田宏與第四名社長交談完,在兩個女兒的催促下走向了北原蒼介。

要不是內田涼子和黑澤副社長,他根本不會注意到東產的這個年輕人,即便他的父親是北原正雄。

北原家在東京新興豪門裏也只能算中等,北原正雄現在還沒正式進入董事會,和他這個三和財團三水會成員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要是源內謙他們,倒是能和他平起平坐下。

可恰恰是這個年輕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短短一個月斂資300億,創立了開拓出快遞業的北原投資,據說現在還在搞一個特殊融資項目。

雖說區區年利潤不過十幾億的行業根本進不了他的眼睛,但這是對個人能力的一種證明。

豪門出身,身價百億,現在又是支行長代理,還從伊藤萬三郎嘴裏虎口奪食,得到了這個本屬於他的內定名額。

嗯,人還高大帥氣,也難怪小女兒這麼惦記了。

內田宏與北原蒼介握了下手:「蒼介啊,終於是見到你了,這些天,我都快被涼子和靜子煩死了,你呀,等到招商會結束,可得好好陪你這兩個妹妹玩玩。」

「內田叔叔,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涼子和靜子妹妹的。」北原蒼介笑着回應,左邊的內田涼子沖他抿嘴偷笑,右邊第一次見到的內田靜子則是有些害羞地低下了頭,反而沒有在遠處時那麼明目張膽的打量自己。

「嘻嘻,蒼介哥哥,年底我和翔太的婚禮你可不能缺席哦!」內田涼子揮了揮小拳頭,然後提着裙擺走來,另一隻手拉過妹妹內田靜子,給他介紹了下。

內田靜子是她同父異母的妹妹,母親是內田宏的情人,兩人長得很像,是因為她們的母親是親姐妹……

聽着她毫無忌諱的說着這種事情,北原蒼介只能暗嘆上流社會玩的真開,內田宏不愧是站在頂端的大佬!

聽到這個年輕人就是北原蒼介,四名中年人齊齊看過來,然而得到了北原蒼介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謝謝各位叔叔伯伯的幫助。」北原蒼介對着他們微微欠身,四人也是笑着回應,隨後各自對視了下,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內田涼子和他聊了一會兒,拉起意猶未盡的內田靜子朝後方的席位走去,臨走前,內田靜子將自己的一張小名片偷偷塞給了北原蒼介。

北原蒼介一陣苦笑,好嘛,自己這是要成為小卡片終結者了?家裏那個大鐵盒都快裝不下了。

內田宏帶着兩個女兒轉了一圈,隨後落座,時間點到了,盛大的招商會也正式召開。

主持人是專門聘請來的電視台名人,颱風好,聲音洪亮,以抑揚頓挫的語勢介紹完朱莉安娜東京夜店項目的基本情況后,便讓黑澤副社長上台詳細講解了三期招商會的細則,然後便是這一期招商會的招商資質要求。

「參與一期500億招商會的會社,必須具備以下資質,第一,總資產在100億以上,第二……」

黑澤副社長念出的條件足足有十條,聽完這些,大部分會社已經知道自己是沒戲的了。

尤其還有50億起投的限定,一下子卡死了不少中小會社,不過他們本來就沒太在意這一次的招商會,只不過是來見個市面,了解下行情。

一般第一期都是內定,或者資質好的會社大量投資,和他們沒啥關係。

也有幾個勉強符合資質的會社躍躍欲試,第一期規劃的地方都在港區最好地段,要是得到這一批投資額度,可比後面海投的第二期第三期要好許多。

不過這年頭能一下子拿出50億現金的會社本就不多,更別提和前排五人競爭了。

北原蒼介的體量和他們四人比不了,但內田宏決定無論如何也要為他爭取到100億的投資額度,這是謝恩之舉。

東京港區之前的平均房價是三百萬円一平,北原蒼介做系長時一年的工資就夠買個兩平米。

實在是誇張。

地處港區芝浦繁華地帶,一千兩百平的朱莉安娜東京,光是房屋成本就超過200億了,實際要盤下這麼大一片地,需要支出的錢不知道是什麼天文數字。

因此內田宏頗為感激將這批不動產出讓給自己的北原蒼介。

當初的他將300多套房產以670億出讓,均價不過2億一套,其中就有芝浦的這十套,現在這十套房產可是要價值超過200億!

不僅翻了十倍,而且同時批下這十套,所花的成本可不是這麼計算的。

北原蒼介這個人情很大。

「那麼有請內田宏社長上台揭開帷幕,為大家展示項目模型,以及一期工程的地區規劃!」黑澤副社長帶頭鼓掌。

一時間掌聲雷動,內田宏在眾人的視線下走上台,用力掀開了籠罩住木台的紅布,展露出了極為精緻的模型組!

會場中一片嘩然!

之前大概知道朱莉安娜東京是在港區,但只公佈了示意圖和概念圖,沒有揭露最終取址。

畢竟港區的不同地方,地價也是天差地別。

要是在最繁華的地帶,那確實是恐怖。

此時看到最終取址竟然是在芝浦!那四人瞪大了眼睛,感覺有些後悔。

「一期工程的區域已經標紅,諸位請看。」內田宏很滿意這些人的驚嘆與反應,指了指下面模型里的一片小小紅色區域,「投資總額為500億,現在符合資質的可以舉牌競選了。」

他話音剛落,就有人舉牌喊道:「東京新港建設,50億!」

「東京不動產,55億!」

「東京山一證券,50億!」

……

競選機制是先從高到低排序,高金額的入選,同金額的會進行對比審核,一直到瓜分完50億為止。

隨着一聲聲吶喊,氣氛也逐漸被炒熱,這其中自然有日商岩井的托,不過金額一般都在50-60億徘徊,如今最高的一家也不過是來自名古屋的一家綜合商社,出到了75億的價格!

在經濟下行,銀行緊縮貸款額度的時候能給到這個價格,說明這家綜合商社融資能力極強,讓人驚嘆。

畢竟這不是一般性投資,只要競選成功,就要立即支出這麼一筆巨大的現金進入日商岩井,沒有利息,直到正式開業后才有機會分紅。

而要到真正產生效益,需要朱莉安娜東京上市,分到股份,日積月累,起碼過五年到十年,才可能平本。

好處在這個項目穩賺不賠,拖到越後面,越有價值。

壞處在一次性前期投入巨額資金,不是超級商社一般扛不住這種投資方式。

因此被鼓動來的中小型會社還是瞄準了后兩期人人可以參與的4000億投資額度。

內田宏看向前排,這個時候,他們也該出手了吧。

一人100億,結束這一次的招商會。

然而沒人開口。

他疑惑看向他們,那四人坐在那裏,沒有一絲舉牌的衝動。

怎麼回事?

然後就在內田宏的驚愕中,後來趕到,坐在北原蒼介身旁的北野武緩緩舉牌。

「北野物流,500億。」

7017k 自打那位吞海鯨族長離開后,這座吞海鯨一族的祖地洞天,就再沒了任何變化。

衛易開始跟著葉朝歸,繼續在小樓這邊修行。而那四位妖族聖子,再加上那位先前被吞海鯨族長寄身的傢伙,則是在神殿內部修行。

對於幾位妖族聖子來說,能夠在神殿內部修行,無疑是天大的機緣。這座自上古遺留下來的神殿,裡面秘密簡直無窮無盡。吞海鯨一族佔據此地這麼多年,都不曾徹底弄清楚。別的不說,在這座洞天內修行的時候,對於大道的感知,明顯要更加清晰。單憑這一點,就已經是天大的機緣了。至於神殿內,各種奇妙之處就更是數不勝數了。

衛易起先也打算進入神殿內去修行。但最終,葉朝歸卻拒絕了他的這個念頭,原因是目前的他,修為太差,就算進入神殿,也是弊大於利。

十年時間,看似很長。但對於只爭朝夕的修者來說,卻永遠都是不夠的。所以,葉朝歸替衛易定下了近乎苛刻的修行計劃,時間幾乎精確到了每一息的時間。既能保證衛易有足夠的時間修行和感悟,又能抽出一定的時間,讓衛易去學習那座由玉簡組成的小山。

至於葉朝歸本人,每天則是在教導衛易之餘,才坐在小樓的二樓打坐修行。打坐時的葉朝歸,就如同一根枯木,一動不動。衛易境界太低,他也不明白,自家這位師父到底是在參悟什麼。

相較之下,提升修為這件事,大概是最不用衛易操心的了。

識海當中,有那座靈力湖泊的存在,衛易幾乎每時每刻都在增長修為。不過在進階四階之後,衛易修為增長的速度,開始驟然變慢了太多。一方面,到了四階之後,每一步的差距都要比之前大了太多。而另一方面,衛易所修行的來斯神譜,本就是以費事費力為特點。

這門當初由葉朝歸賜下,據說當年連那位大離皇祖都曾修行過的神力法門,在四階之前,並沒有太多稀奇之處。但進階四階之後,開始變得截然不同起來。尋常的靈力功法,哪怕是衛易曾經修行過的玉虛問玄經,這種玄階的功法,不管有多麼奇妙的作用,但其過程,都是在丹田內修成九大靈旋,然後在修行的過程中,逐步將肉體凡胎轉變為靈氣化成的靈體。

但這門來斯神譜,則是截然不同!

來斯神譜,在進階四階之後,雖然同樣需要在丹田內修成九座神海。但同時,還需要在周身三百六十五處大穴內,各修出一座稍小些的神海!

也就是說,一般的靈力修者,只需要修出九道靈旋,便可躋身化靈巔峰。但衛易,卻是需要修出三百七十四個神海,才能將達到六階巔峰……

這其中的修行難度,差的可不是一點半點。

而且衛易大致估計了一下,他如今丹田內的一座神海,大概已經抵得上換法重修之前,三個靈旋的加起來那麼龐大了!三百七十四個神海……如果沒有識海中的那個靈力湖泊,在無時無刻替衛易增長修為的話,衛易覺得,就算自己一口氣閉關到老死,都未必能夠修行到五階。

但同樣,這門功法的特點,也讓衛易有了更加充足的底氣。

難修行歸難修行。可是,如果修行有成的話,好處同樣是足以嚇死人的。如果衛易將來躋身六階巔峰,相當於靈力修者的化靈巔峰時。其他靈力修者,不過只有九道靈旋,而衛易,卻是有著三百七十四座神海!到時候,就算衛易用神力去對耗,也能嚇死敵人了。

另外,根據葉朝歸的猜測,這門來斯神譜,一旦修成之後,除了神力多的嚇死人之外,恐怕還有其他的好處。畢竟,這門功法據傳是當年大離皇祖修行過的,其神妙之處,自然非同一般。

修為的增長,已經無需衛易擔心,只要時間到了,自然就會水到渠成。而在神通修行方面,在進入這座秘境之後,衛易更是發現了極為了不得的事情!

他發現,自己似乎可以更清楚地感悟到某種玄之又玄的東西了。

這種感覺,很難言明。如果非要說明的話,在進入這座洞天之前,衛易的除了能夠重複修行自己的天賦神通,學會用不同的方法去利用之外,根本無法感受到任何玄奧或者靈性。但進入這座洞天之後,衛易驚訝的發現,自己不但可以重新感悟到那種玄之又玄的感覺。而且比之當初,這座感知能力要清晰了太多!

「經過三次天劫的洗禮,你的資質,已經要遠超絕大多數的修者。百萬里挑一的資質,肯定是不止了。」

「另外,這座從上古保留下來的洞天,內部大道本就有些類似於上古時期。如今你走的是神力一途,自然也要更加的契合這裡。」

經葉朝歸這麼一解釋之後,衛易便更加心中有數了。這種改變,意味著衛易可以再次修行劍術,而不是只能鑽研四種天賦神通。

「從今天開始,每隔三天時間,你和我切磋一個時辰的劍術。我的修為,始終與你相同。何時你的劍能碰到我的衣角,何時算出師!」

這一日後,葉朝歸忽然更改了衛易的修行計劃。竟是以自身為底,磨礪衛易的劍意與劍術。

「這十年時間,由我來打磨你的劍意。至於十年之後,你的劍道感悟能夠到哪一步,那就看你的造化了!」

衛易心中滿懷希望。能夠以葉朝歸這位真實水平已在返虛之上的存在,作為砥礪劍道的磨刀石,這種機會,估計整個修真界也沒多少人有。

在這種狀態下修行十年,天曉得十年之後的衛易,會達到什麼地步呢?

反正,衛易自己是想象不出來。

……

望著眼前的滿目瘡痍,離景原面無表情,心中卻是激動不已。

就在剛才,他的戰部,幹掉了一尊七階大妖。

而且,不是偷襲,也不是這頭大妖受過什麼傷勢,而是正面硬碰硬的圍殺了這尊大妖。

從今天起,他的這支戰部,是實打實的甲字頭戰部了。

不過……這還只是一個開始吧?

離景原不禁有些心神恍惚,感受識海當中,那尊光芒萬丈的無面神祇的變化,心中某個猜想漸漸成為了現實。

世人傳言,當年大離皇祖,一路高歌猛進,終至絕巔。大離皇祖的崛起,是一路殺過來的,是踩著無數敵人的屍首闖過來的。

所以,咸安城的那件修真界第一仙兵,也是如此。

離景原不傻,當日曾將這無面神祇送入他識海當中的那個斗笠男人,離景原大致猜得出他的身份。雖然還不敢百分之百確定,但離景原至少還是有九分把握,能夠確定他就是那個人。

那位原本應該居於咸安城太元殿內的天下共主!

對於那位皇帝陛下,為何當日會突然出現在瀟湘,為何會找上他,為何又會將那尊無面神祇送與他,離景原也都是大致有所猜測,卻又無法完全確定。當日,那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識海當中的那尊無面神祇本身。

離景原確定,這一定是自己此生最大的機緣。

自得到這尊無面神祇之後,離景原每次大戰之後,修為都會突飛猛進。不光是修為,神魂上的增長,一樣快的驚人。但問題是,不管離景原怎麼檢查,都無法查到自己的修為和神魂增長,是從何而來的!

就好像……所有的一切,在他戰敗了敵人之後,是憑空出現的。

正是因為有著這樣不合常理的增長,如今的離景原,修為早已躋身化靈八重天,並且朝著化靈九重天突飛猛進了。

修為的突飛猛進,神魂的愈發強大,這也使得離景原的指揮能力水漲船高。當他的神念修為得到提升以後,原本很多他曾經知道,卻受限於修為無法使用出來的戰術,如今全都能使用出來了。

正是因為這樣,他剛剛才能率領戰部,打垮這尊大妖。

殺掉這尊七階大妖,給戰部造成的戰損亦是不小。不過,相比這樣的戰績,這份戰損已經可以小的忽略不計了。要知道,如今離景原率領的這支戰部,若論戰部個人平均實力的話,恐怕還比不上當初在留川河畔,他所率領的第十八戰部呢!

當初被調來瀟湘的時候,他也只是將那些戰部當中,願意繼續追隨自己的精銳,一起帶到了瀟湘。後來,又以這不足百來號舊人為骨幹,形成了如今的這支戰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