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靜,是不是有人跟你說了什麼?」王秋霜略顯忐忑說道,「不會你跟安城大哥之間發生什麼誤會了吧,我去幫你解釋,我……」

haohaoxue 2022 年 1 月 23 日 0 Comments

易柔靜嘆了口氣,「秋霜,看來你沒聽進去我剛剛的話啊。」

王秋霜神情一怔,有些不可思議的看向易柔靜,她發現易柔靜最大的不同了,她變聰明了。

王秋霜的想法完全反應在臉上,易柔靜有些好笑,「是不是覺得我這個人聰明伶俐啊。」

「其實我以前也不是真的蠢,只是事事有人操心,有人為我擔着,我樂得做傻白甜。」易柔靜說道,「可是結了次婚,落了次河后我知道了,這人還是得自己聰明啊。」

原身是被人推下河的,可沒見到是誰就下去了,易柔靜也不知道,這幾日她觀察過,沒有值得懷疑的人,怕讓家人擔心,這事易柔靜也沒說。

王秋霜聽了有些不知所措,因為現在的場景就是易柔靜完全顛覆了原先在她心裏的印象,一個人真的能從那麼蠢到現在說話有理有據嗎?王秋霜迷茫了。

「柔靜,你說得對,對。」王秋霜只能附和,「安敏怎麼還沒來,我去看……」

「大哥,我拿進去就好,你一個大男人還是別進來了。」門外傳來丁安敏的說話聲,下一瞬丁安敏就拎着熱水瓶進來了。

「大嫂,你去送送大哥唄,順便讓他領你去百貨大樓逛逛,看看想買什麼東西。」丁安敏看着易柔靜說道。

易柔靜有些躊躇,她不太想跟丁安城出去,丁安敏放下熱水瓶后就把人往門外推,剛剛在外面聽到易柔靜和王秋霜的對話,丁安敏算是明白了,易柔靜之前的那些蠢貨行徑都是有人攛掇的,萬不可再讓她單獨跟王秋霜處了。

還說是什麼最好的朋友,這樣的朋友比陌生人還可怕呢。

丁安城站在二樓的走廊上,易柔靜一出來就對上了他的視線,格外深邃,兩人相距兩米的距離,可易柔靜走過去的這一段路程,丁安城的視線就沒從她身上挪走過,可怕。「星星,你摸著自己良心問家唐愛的是你是我。」

陳馨抬眼看了一眼宋厲星,眼裏一陣無奈。

再敗,最後宋厲星也不搭理他們三個,去找陳家唐聊天。

宋厲星這才注意到陳家唐身邊有一個紙盒子,打開來一看,是一個被宋厲星喜歡了很久的包包,還有一張紙條,上面寫着:「送給最美麗的女人。」

今天是陳宋兩家的見面會,想想就知道這肯定是送給她媽媽的。

陳家唐發現宋厲星終於注意到紙盒子,上前將紙盒子遞給宋厲星。

露出了從今天下午一來第一……

《馬甲大佬A爆了》第338章一陣無奈 保安室里,對里昂的毒打持續了整整十分鐘。

之所以停下來,主要是有兩個原因。一是因為大家打累了,二則是里昂的叫聲越來越銷魂,聽的保安室眾人渾身起雞皮疙瘩,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在進行多人運動。

「你們這些衰仔,打人都沒力氣,活該倒霉一輩子。」

眾人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里昂卻舒舒服服的伸了個懶腰。

這一頓毒打,他看起來也受了傷,一雙眼睛都被打成熊貓眼,臉上還有鞋印,可整個人卻非常精神。

常雲傑驚訝的看着里昂。

他剛剛也趁亂上去踹了里昂兩腳。

倒不是看里昂不順眼,主要就是想要試試他所謂的「神功護體」是真是假。

如今看來,只怕是真的。

不知道究竟是里昂的神功護體厲害,還是他的金剛不壞之身更堅挺。

接着,令人瞠目結舌的一幕又出現了。

里昂從手提箱中取出一個熨斗,全身上下的燙了一遍。不但臉上的烏青、鞋印沒有了,就連衣服上的皺褶都消失不見,頭髮就彷彿是整理過一般。

整個人像是時光回溯到十來分鐘前。

就尼瑪離譜。

難怪是特異科里避之不及的存在,常雲傑漸漸能理解這傢伙身上的邪性了。

「你看你們這群廢物,不能打就算了。長得還丑。」里昂繼續嘲笑着眾人,語氣十分欠扁:「對於你們這種醜人,細看都是一種殘忍。」

「我最恨比人說我丑了,你個神經病。」

「對啊,我就是神經病,還有證書,羨不羨慕?」

里昂的嘴實在太欠了,眼看雙方又要干架,常雲不得不親自出來調停。

「里昂,我們這次是出來捉鬼的,不要玩啦,現在已經很晚了。」

「各位也冷靜一下,今晚是性命攸關的時刻。里昂的事以後再說,等回魂夜過去了,你們怎麼扁他都行。」

常雲傑耐心的勸導著,臉上露出春風一般的笑容。

他相信,大家都是成年人。經過他溫和的勸導,沒道理會拒絕。

「好,阿傑,我聽你一次。」

「這位先生說的對,咱們把今夜這個難關度過了再說。」

果然,在片刻的沉默后,雙方很快達成了和解,氣氛融洽,其樂融融。

「這就對了嘛。」

常雲傑把舉在頭頂,隨時準備摔下去的百合花還給里昂,又將指著盧隊長等人的手槍收回腰間,笑道:「大家現在都是隊友,和氣一點,有什麼事好商量。」

「行啊,阿傑,咱們明明是隊友,你卻合夥外人來對付我。是不是嫉妒我比你靚仔啊?」里昂抱着百合花,倒是沒有重新算賬的舉動。

「我看你是活在夢裏,你隨便找個街坊鄰居問問,那個敢說我不是港島最靚的仔。」

……

現在已經過了11點。

里昂在給眾人講解捉鬼最重要的知識——信念。

在里昂看來,理念是一個人最重要的東西,能將一切不可能變為可能。只要你信念夠強,莫說是抓鬼,就是和鬼生孩子都可以。

當!

十二點一到,掛在牆壁上的鐘發出一道響聲。

也不知是氣氛太過緊張,讓人產生幻覺,還是其他什麼原因。似乎有詭異的音樂聲發出,直讓人汗毛直立。

「關掉它。」

里昂指著一個保安道。

「對不起,我打算用電台音樂襯托下氣氛。」名為大(da)孖的保安訕笑着將音響關掉。

氣氛越來越凝重,每時每刻都是煎熬,讓人有種度日如年的感覺。

里昂依舊保持淡定,他雖透露出一種神經質的感覺,卻莫名的讓人覺得他很可靠。他的目光正死死盯着百合花,彷彿這不是百合花,而是精神病院正在洗澡的護士。

靚仔常也在看百合花,神情凝重,目不轉睛,可能他們看的是同一個護士。

隊長盧隊額頭冷汗直冒,一看身體就很虛,不知道是不是昨晚操勞過度緣故。

鐵膽坐在凳子上,正在翻皇叔。看似平靜,實際已經慌的不行,雙腿都在打擺子。不過他曾和鬼做過一場,也算是死而無憾。

阿群……

「你們看着我幹嘛?」大孖疑惑的看着隊長等人,他們都將目光聚集在他身上。

「大孖,讓你把收音機關了,你就開始說旁白,還把我們每個人都介紹一遍,現在很嚴肅的好不好。」

盧隊長不滿的說道:「還有,我的身體不虛,每次都要半個時辰。哪裏像你,就打個寒顫的功夫。」

「抱歉,我覺得太壓抑了,所以想活躍氣氛。對了,你們覺得我當播音員有沒有前途。」大孖撓了撓頭道。

「……閉嘴,再說就扁你。」

里昂看人心不穩,覺得這也不是一個事。

這樣整下去,鬼還沒來,人心就散了,隊伍不好帶。

於是他打開音響,讓眾人歌照唱,舞照跳,該怎麼嗨皮就怎麼嗨皮。

然而,歡快的隱約很快變得陰森詭秘起來,讓人不寒而慄,怎麼都關不掉。

與此同時,百合花Lily也跟着做出反應,花萼旋轉起來,越來越快。

「里昂,這是怎麼回事?」

常雲傑瞪大眼睛,他很懷疑再讓百合花旋轉下去,就可以變成哆啦A夢的竹蜻蜓了。

「李氏夫婦的鬼魂就在附近,小心一點,他們就要來了。」里昂男的的認真了一點:「不過,你們只要堅定心念,他們就無法進入你們的身體。」

「如果信念不堅定,讓鬼進入了我們的身體該怎麼辦?」鐵膽問道。

「別怕。」里昂從手提箱裏拿出一柄電鋸,打開開關,嗡嗡嗡作響,他的嘴角咧出一抹猙獰邪惡的笑容:「他要是敢進入你們的身體,我一電鋸砍下去,保證讓他魂飛魄散。」

眾人:「……」

這一電鋸下去,不但鬼要魂飛魄散,他們也要魂飛魄散啊。

也就在此時,保安室的把手轉動,大門自動推開,氣溫隨之下降,彷彿有一層涼氣也隨之湧入。

一眾保安咕咚吞了吞口水,嚇得臉色煞白,目光同時看向「捉鬼專家」里昂。

里昂眼前一亮:「你們保安室還挺先進的,都知道安自動門了。不過現在沒有人進來,門就打開了,是不是考慮換一個。我認識一家門業公司,要不要介紹給你們?」

「……」

……

ps:求推薦票,簽約資料已經到閱文了,估計這兩天就要簽約,可以考慮投資。 「他與那夜的黑衣人,竟使出了極為相似的術法!」

葉瀟幡然憶起,那日夜裡遇到的那個黑衣人,在對自己施出相似的術法時口中輕吐的那幾個字。

「芒蛇,燎火!」

「難道說,凡倫,就是那黑衣之人?」

葉瀟心如亂麻,在這樣的猜測下,眼前凡倫的身形漸漸地與那黑衣人開始重疊,甚至方才凡倫那陰厲的嗓音都似與黑衣人如出一轍。

當葉瀟還在猶豫凡倫到底是否為黑衣人之時,凡倫接下來的話卻徹底讓葉瀟明白過來。

盧生的身軀緩緩倒地,而隨著他的死亡,那閃著綠芒的火堆也逐漸變得尋常。

只見凡倫蹲下身,在盧生的屍體上摸索了好一陣,他的眉頭微皺,隨後又漸漸舒展開。

「果然不負我所望,有了這些葵焰花籽,我的傷勢定能完全恢復,甚至,還能再有所精進!」

「到時,我會讓駱小敏知道,我凡倫才是這群人中最出色的,只有我凡倫才可以配得上她,至於那葉瀟,渾渾噩噩,不過是一個上不了檯面的癩蛤蟆罷了……」

凡倫面容微微有些扭曲,眼裡的笑意讓他看上去多了幾分病態。

葉瀟聽完凡倫的自語,頓時腦中轟鳴,他瞬間明白過來。

「原來,原來凡倫便是那黑衣人,原來他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駱小敏,是嫉妒曾經駱小敏與我看起來頗為親密的關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