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氏集團實名舉報我們公司偷稅漏稅,稅務機關馬上進駐我們公司,負責人說要問就問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你到底得罪了什麼人啊?一旦查實,我是要坐牢的,你這個敗家玩意…」

haohaoxue 2022 年 3 月 26 日 0 Comments

啪…方辰的手機掉在地上…他被揍的像豬頭一樣的臉上滿是震憾。

林氏直接出手了,這陳宇到底是什麼人?要知道他們公司每年是繳稅幾百萬,但這點錢稅務局根本提不起查的興趣,現在稅務直接關注,並進駐公司查賬,這肯定是林氏的能量。

稅這方面,有些時候上面睜隻眼閉隻眼不找你麻煩,但一旦認真起來,你會死的很慘…

完了,公司已經徹底的完了,他爸可能要坐牢,他也會從一個小富二代淪為普通人。

「怎麼樣?後悔了不?」陳宇問。

「陳宇,我只是一個小人物,我求你別跟我一般見識,我求你了。」方辰跌跌撞撞的爬到了陳宇身邊哀求道。

「早知如何,何必當初呢?現在知道怕了?」陳宇俯下身子笑道:「可惜,晚了。」

「倩倩我錯了,你給姐夫說說好話,讓他放了我吧,我真的錯了,以後我只好好對你一個,我求你了。」方辰撲通一聲跪在葉倩跟前,抱着她的腿哀求了起來。

「姐夫,這…」葉倩有些不知所措。

「你真的要原諒他?」陳宇瞥了葉倩一眼道:「也不是不行,但你想想他的為人吧,被他傷過一次,還要傷第二次嗎?」

葉倩咬咬牙,一腳把方辰給踹開:「方辰,以後離老娘遠點,我看到你就噁心,這就是你的報應。」

。 等池牧遙回過神來, 他已經到了另外一處地方。

這裡周圍都是樹木,還有陡峭的山坡,竹影婆娑間可以看到隱隱約約的屋舍樓頂的九脊頂。

顯然, 他所處的位置已經不在三宿弟子主要的活動範圍內了。

他站穩後左右看了看, 扶着他手臂的人鬆開了他, 接着用食指在他額頭一推:“膽子挺大啊你。”

池牧遙看向站在自己身邊的知善天尊, 張了張嘴想要稱呼, 出於謹慎又吞了回去,低頭解釋:“我只是一時情急。”

“嫺悅雖然人品不怎麼樣,但是到底是元嬰期修者, 你這般挑釁於她,我若是不救你, 你定然會被她神識掃到, 到時候身份就暴露了。”

“我在使用暗器前已經做好離開的準備了。”

“你能跑得過元嬰期修者?”

“奚淮會幫我攔着她的……”這點他對奚淮還是很信任的。

知善天尊看着池牧遙, 一改平日裡溫婉賢良的模樣,掐着腰, 眉毛上挑,似乎在審視他。

他只能低頭任由她審視,站得規規矩矩的。

不過知善天尊沒太在意,說道:“說起來昨天夜裡奚淮惹了事,我本來需要去處理的, 這麼一鬧, 我就不用去跟五宿的人打交道了, 也挺好。”

“奚淮不是故意的, 您就是去了也有底氣……”池牧遙小聲說道。

知善天尊一臉兒大不中留的遺憾表情, 問:“他鬧出那麼大動靜,我還有底氣?”

“我御寵派的小師姐聽說有熱鬧, 跑去五宿看了許久,回來後與我說了。她說是五宿弟子看到奚淮他們三個,不依不饒,且是五宿的弟子先動手的。金丹期弟子跟築基期的鬆未樾動手,這本來就是欺負人,奚淮只能召喚虺。”

“可他燒了亭子。”

“虺那麼大!”池牧遙用雙手比量了一下,表情誇張地說道,“攻擊還都是火系的功法,火系功法都霸道,加上虺龍焰一般的方法滅不掉,隨便幾個攻擊就能燒山了。他很努力地剋制,才只燒了一個亭子。”

“嘖。”知善天尊聽完居然被逗笑了,“他燒了一個亭子還得誇他控制得好了?”

“這倒是不至於。”池牧遙快速看了知善天尊一眼,繼續解釋,“暖煙閣的建築本就錯落分佈,沒有明確的地界劃分,奚淮他們到處逛逛,到了相鄰的五宿也只是坐在涼亭裡而已,又沒惹事,是五宿的人不依不饒。而且奚淮要賠他們靈石,他們不要,說什麼在羞辱他們,腦子多少有點問題……”

“嗯嗯。”知善天尊聽着池牧遙一再袒護奚淮,敷衍地點頭,突然湊過去問池牧遙,“卿澤宗的少宗主……滋味如何?”

池牧遙當即紅了一張臉,耳朵紅得可以滴血。

他慌張地後退,眼神遊移,結結巴巴地解釋:“不、不是的,當時情況所迫,我、我、我……”

“說起來我應該去找藥翁算賬,可惜我這邊離不開,嫺悅盯我盯得緊,容易身份暴露。後來想想,他要是不來這麼一手,你怕是也殞了。罷了,就當他間接地幫忙了,我抽空去砸他幾個丹爐就了了。”

“哦……其實不用勞煩宗主爲我報仇。”

知善天尊看着池牧遙覺得非常有意思,伸手捏了捏池牧遙的臉:“現如今也是三界第一美人了。”

“這是旁人亂說的!”

他穿書前也長這樣,就沒人說他是地球第一美男。頂多是總被人要微信號罷了,不過找他要微信號的人有男有女……

“我是認可的!”知善天尊笑道,“這也是我當初留下你的理由,這麼漂亮的臉蛋,這幾百年來我也是第一次見。”

“您、您莫要戲弄我了,我也九十多歲了,不能總被當成孩子戲弄。”

“在我眼裡你一直都是個小孩。”知善天尊說完往後退了一步,“而且三界第一美人是你我心裡開心,我早就看嫺悅不順眼了,腦袋裡都是水,走一步都能漾出水聲,整日裡覺得自己美若天仙似的。這麼久了修爲都沒有什麼精進,眼角都要長褶子了,還美呢,我都想傳給她合歡宗的心法了。”

池牧遙也知道知善天尊和嫺悅天尊是老情敵,接不上話便不說了。

知善天尊又警告道:“這次我救了你就罷了,日後不要再招惹嫺悅,她不是什麼好東西,尤其記仇。我也不是什麼好人,我不怕她,大不了我跟她魚死網破。但是你不行,修爲低,還傻乎乎的,她若是悄無聲息地殺了你,我都找不到理由找她報仇。”

嫺悅想殺他,一點痕跡都不會留。

沒有證據,別人都沒辦法幫他報仇。

他乖巧地點頭。

知善天尊又問他:“你參加加試了,用不用師祖幫你作個弊?”

“不用了。”提起這個池牧遙並不慌,“和一羣小孩子一起考試,我還是有些把握的。”

知善天尊對這點還是很認可的:“你啊,資質一般,但是很聰明,而且運氣也不錯。但是你和卿澤宗少宗主的捉迷藏我着實沒看懂。”

池牧遙有些爲難,還是解釋了:“我不想和他在一起……”

“爲何?那麼好的爐鼎,他還傾心於你,你爲何不用?”

“爐鼎是好爐鼎,但是……我容易被他給煉了,他是我生命無法承受之重。”

誰知知善天尊沒跟他共情,反而“哇哦”了一聲。

他的臉更紅了。

合歡宗出了一個能被爐鼎給煉了的弟子,也是罕見。

知善天尊和池牧遙的師父也沒怎麼認真教池牧遙,畢竟是男子之間的情|事,她們不瞭解。

池牧遙成功築基了,也算是萬幸了。

知善天尊本想離開,想到了什麼後問:“承宇閣的弟子是你傷的?”

“嗯,他調戲婁瓊知。”

“你當初就應該入暖煙閣,我還能照拂到你。”

“我的資質進不了三宿,離您遠,怕是也得不到什麼關照,還不如去御寵派,活得自在。”

知善天尊沒再說什麼,只是說道:“我知道了,之後小心些,我走了。”

“嗯嗯,師祖再見。”

轉瞬間,知善天尊已經消失不見。

池牧遙留在林中有些發愁,他沒有可以御物飛行的法器,平時都是蹭伊淺晞的。

想了想,只能步行下山了。

他回到房間,推開門後看到裡面坐着一個人,立即退了出去又合上了門。

他站在門口看着門牌陷入沉思,門卻從裡面打開了,奚淮伸手將他拽了進去,接着將門關上。

他甚至沒有掙扎的餘地,便被抓小雞一樣地抓了進去。

擡頭看向奚淮,他一陣手足無措,這還是他們兩個人罕見的二人相處。

他有些慌神,詢問:“你、你有事嗎?”

奚淮倒是比他淡定多了,說話時還有種教訓晚回家孩子的語氣:“你去哪了?”

“我去了一趟後山。”

“去那做什麼?”

“抓蟲子喂鳥。”

“……”

奚淮掃了池牧遙一眼,池牧遙穿的並非煉製的鞋子,鞋側有些許泥土,顯然真的去了後山。

他再次開口:“以你的腳程,這段時間沒辦法在後山來回一趟,你是怎麼過去的?”

“我又不用進去很久,在邊上就能抓到蟲子了。”

他乾脆伸手搶來池牧遙的乾坤袋,這種低階的乾坤袋渡入靈力即可打開,沒有認主功能。

他看到池牧遙的乾坤袋內有書籍、被褥等常用的東西。

再搶來另外一個,這是御寵派專用的,裡面是蟲子、百味糧……

多少有點寒磣。

很難想象這是一名築基期修者的全部身家。

他將乾坤袋還給了池牧遙,並沒有在裡面發現暗器,於是問道:“你靈石怎麼這麼少?是之前給出去過?”

“你知道百味糧有多貴嗎?我來暖煙閣之前買了新的百味糧。”

“……”奚淮不解,百味糧有什麼貴的?

或許是覺得池牧遙太窮了,奚淮從自己的萬寶鈴裡取出一袋靈石來丟給了池牧遙:“你留着用。”

“這……我怎麼能無緣無故收你靈石?”

“我平時拿這些靈石打水漂玩,你要是覺得這麼收不好意思,等我下次打水漂的時候你可以去水裡撿。”

“……”那他在水裡的時候,奚淮是打水漂還是打他?

在他糾結的時候,奚淮大步走到了他的牀邊坐下,同時還在脫靴:“你是不是要睡覺了?”

“呃……”池牧遙目瞪口呆地看着奚淮。

既然池牧遙這麼無賴地不承認自己是阿九,那麼奚淮也打算開始耍無賴了。死皮賴臉,霸王硬上弓什麼的統統用上,總能找到什麼破綻。

池牧遙從乾坤袋裡取出書來:“我還想看會兒書。”

奚淮倒是知道池牧遙的習慣,上次也是這樣看了幾個時辰的書。

奚淮也不着急,盤膝坐在池牧遙的牀上打坐調息,二人互不打擾。

池牧遙看着他有點發愁,要不要請來長輩把奚淮趕走?

如果找來人了,是不是也會鬧大?到時候奚淮再燒一棟房子?

他坐在桌子前認認真真看書,一直看到深夜。

等了兩個時辰,奚淮終於等得不耐煩了,問道:“你還不沐浴嗎?”

池牧遙聽到這句話,就知道奚淮已經意識到他在自己房間隱身的那天,自己察覺到他來了,竟然不作掩飾了。

他回答:“我用小洗滌術洗一下就好。”

“那你洗吧。”

“……”

反客爲主這一方面,誰能比奚淮做得還坦然?

池牧遙依舊不動:“不用了,你要是想在這裡休息就休息吧,我可以一直看書。”

“也對,你是能在一個地方一動不動坐幾天的人。”

“這……倒也沒有。”

“怎麼沒有?你定力好得很,放着那麼好的爐鼎都不用,還得我主動邀請。”

“你在說什麼我不懂。”

“也是,你懂或者不懂有什麼區別呢?技術差成那樣,還不如說成是不懂,這樣還不算太丟人。”

池牧遙挺直背脊,一瞬間羞憤難當,他只能繼續低頭看書。

奚淮饒有興趣地看着他,笑道:“你這麼愛臉紅的嗎?這次臉紅是因爲什麼?自己技術差不好意思?還是說你在說謊,所以心裡忐忑?”

“我認生,與旁人說話容易臉紅。”

“不生,我們可熟了。”

“我們不過幾面之緣。”

“嗯,這倒是事實,你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樣。你長得太招搖了,不好。”

池牧遙真的不想和奚淮聊天了,抿着嘴脣繼續看書。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