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峰你真樂觀!」

haohaoxue 2022 年 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哈哈哈,你知道我為什麼一定要承包雙龍山?」

「對啊!一直沒問你。你賣那種壯陽葯不是挺賺錢的嗎?」

「嘿嘿,我跟集鎮上的黃燕葯膳館簽了供貨協議,6月份之後她店裡的葯膳原材料優先由我供應。現在你知道為什麼了吧?」

「什麼?黃燕葯膳館的供貨協議你拿下了?我可是聽說黃燕葯膳館一年流水好幾十萬的?如果你能供應原料,那起碼也是一年幾萬的收入啊!難怪你要承包雙龍山,原來你是想在山上種養葯膳的原材料!」

「嘿嘿!一年幾萬塊我怎麼會看在眼裡?我可是聽說黃燕還要去縣城開新的葯膳館,到時候光原材料這一塊,一年起碼是十幾萬的生意!」

「哇!李峰,你這個消息怎麼不早說!你要是跟我說要租地,我完全可以想李村長請求租一點好的地給你,現在雙龍山這鬼地方騎虎難下,如何是好?」

「誰傳出來的雙龍山鬧鬼的?」

「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聽李村長跟其他村幹部說過!」

「我李峰可不是什麼小鬼都能欺負的。誰要擋我財路,我自然會鬼擋殺鬼!」

「不要太自信過頭了,要我說,是不是請人開壇做法一下?」

「你電視劇看多了吧?還是個大學生!你不如操心操心幫我把這個消息傳出去,畢竟就算我把雙龍山搞的有聲有色,也沒辦法一個人完全吃下這個訂單,多多少少肯定要找村民採購一些藥材和土味的。」

「真的嗎?太好了,村民又多了一條脫貧的路子了,李峰你真是太棒了!」

「我一直都很棒!」

李婷婷煮好一大碗面,端了進來。

「馮藝姐,你怎麼又來了。」

「婷婷妹妹!你的手藝實在是太好了,我回去以後一直忘不了,所以就過來蹭飯了,你這個手藝不開店真是浪費了!」

「是嗎?你真的這樣覺得?」

「當然了,你這手藝比集鎮上的黃燕葯膳館可強多了!」

「如果我在雙龍山開藥膳館,你也來吃嗎?」

「額!你們真的準備在雙龍山開藥膳館啊?」

「木已成舟。這不是要不要開的問題了,而是要開多大規模的問題了!」李峰搶先道。

「真不考慮考慮?」馮藝問道

「還有什麼考慮的?我決定了,等合同簽好了,就去找個設計師幫我設計一下,設計圖紙一出來,就找施工隊進場施工!」

李峰的大男子主義有的時候也是好事,馮藝和李婷婷見李峰心意已決,便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反正都是李峰說了算。

天氣越來越熱了,雖然家裡裝了熱水器,但是李峰還是喜歡從井裡面打上兩桶冷水,站在院子里洗澡,畢竟在山上冬天也被老道逼著用冷水洗澡,說是可以刺激穴脈。

李婷婷坐在屋子門口,看著穿著三角內褲的李峰,用香皂在洗頭,那烏黑的頭髮,肌肉的稜角,高大的背影,都隱隱又些心跳加速。

其實這怪不得李婷婷,20來歲的女孩子,真是荷爾蒙分泌值和對異性幻想達到巔峰的年紀,特別是對於李婷婷這種沒有談過戀愛的女孩子來講。

李峰洗好澡,穿著一條內褲走進屋子裡,看了一眼坐在門口的李婷婷道:「你發什麼呆啊?還不去洗澡啊?」 於是,喻色為了不引起爭端,便道:「乾媽,靖堯,你們都回去吧,我今晚就在奶奶這裡住了。」

「這不好吧,會打擾到老太太休息的。」蘇木溪笑眯眯,她是在討好老太太趕緊把喻色交給她帶回她靳家去住一晚。

「不打擾的,老太太住一樓,小色住二樓,隔著一層樓,真不會打擾到老太太的。」結果,蘇木溪以為的墨靖堯會強力拒絕,然後再帶走喻色的戲碼沒有發生,他居然就同意讓喻色留住在老太太這裡了。

蘇木溪就覺得不可思議。

不過,墨靖堯都讓一步的不會把喻色帶到他那邊住了,她這樣一直要帶走喻色也實在是不好,「那好吧,色丫頭你就留在老太太這裡好好睡一覺,缺什麼少什麼告訴乾媽,乾媽家裡離老太太這裡近,立碼就能給你送過來。」

「好,乾媽也去休息吧。」喻色把蘇木溪送到門口。

直到看到蘇木溪進了靳家的大門,喻色才轉了回來。

老太太還沒有去休息,而是就等在大廳里。

「丫頭,讓李媽帶你去二樓挑一個房間,你喜歡哪一間就住哪一間,甭跟奶奶客氣。」

「不會的,我不客氣,專挑自己喜歡的房間住。」

看到喻色笑盈盈的臉,這是真的沒有生她之前不信任的氣,老太太這才放下心來,「之前是我不好,被人給帶跑偏了的差點冤枉了你,丫頭,對不住了。」

「奶奶,快別說這些,不關你的事,都是有些人居心叵測,今晚讓您老人家委屈了。」想到老太太也因為那蛋糕的事而拉了肚子,喻色是過意不去的。

其實,她早就知道那刀叉上有番瀉葉提煉出來的抹上去的濃縮的汁液。

可當時為了將計就計拆穿盛錦沫,她沒說。

現在越想越覺得對不住當時在場的墨家的親朋好友,哪怕這件事的起因不是她而是盛錦沫,她也過意不去。

「你跟我說實話,你一進去廚房看到刀叉的時候,是不是就知道那些刀叉有問題了?」老太太好奇的問過來。

喻色眼神有些閃爍了。

要是讓老太太知道她明明知曉刀叉上有番瀉葉,還由著老太太吃了蛋糕,老太太一定很傷心吧。

可她閃爍的眼神一點也沒有避開老太太精明的眼神,老太太頓時就明白了,「被我猜對了是不是?你這丫頭,將計就計連我老婆子都算計進去了。」

「奶奶,對不起。」喻色誠心誠意的道歉。

「老太太,小色很累了,你就不能讓她先休息,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嗎?」墨靖堯不依不僥的要為喻色解圍了。

喻色轉頭看墨靖堯,「是我不好,你不許再說奶奶,你快回家吧,我留在這裡陪奶奶一起睡。」

就當是陪罪了。

「呃,你當真是要陪我這個老婆子睡?你就不怕我這個孫子吃醋嗎?」老太太哈哈大笑。

她已經不在意了,當時現場那種情況,要是她沒拉肚子,只怕更說不過去,現場更亂。

所以想通了,老太太就沒有再追究下去了,畢竟主謀是盛錦沫而不是喻色。

喻色臉紅了,「奶奶,你肚子還有些不舒服,我給你按摩一下就會好一些,然後也好睡。」

結果,老太太還沒說話呢,墨靖堯立刻小奶狗一樣的請求道:「小色,奶奶按摩后我也要,我肚子也有些不舒服,蛋糕我也吃了的。」

他都不知道喻色還會按摩呢。

看看喻色那一雙小手,如果能給他按摩的話,那滋味一定很好。

他想要。

喻色一拳頭打在他的胸口,「你當我眼瞎嗎?」

墨靖堯這才想起他這說不舒服,根本就是撞上了喻色的槍口。

因為他生沒生病,舒服不舒服,喻色只看一眼就知道了。

「小色,我睡眠不好。」

這個,他真沒說謊,離了她,他絕對睡眠不好的。

喻色無語了。

這男人這是在跟老太太爭寵嗎?

她是真的服了。

還是大寫的服。

「行了,你先回去,就一晚上失眠死不了的。」

「我在這裡睡,你在這裡,我也在這裡。」

喻色瞧著小奶狗附體一樣的墨靖堯,腦仁疼了,可墨靖堯這要求,她真不好意思答應下來。

畢竟,這不是他們自己的公寓。

這是老太太的別墅。

喻色正不知要怎麼趕走墨靖堯的時候,老太太開口了,「行了,就讓靖堯住我這裡好了,反正那麼多空房間,靖堯你住哪一間都可以,不過最好是在色丫頭的隔壁喲,這樣色丫頭才不至於因為睡在陌生的地方而睡不著,會有安全感的。」

「謝謝奶奶。」墨靖堯立刻微微笑的感謝老太太。

果然是他親奶奶,最懂他的心了。

不過,老太太一定想不到,他其實還另有目的。

是老太太想不到的目的。

一切就這麼妥妥的決定了。

喻色和李媽一左一右的扶著老太太回到了她的房間。

老太太就躺到了床上,「李媽,今晚不沖涼了,你替我擦擦身就好。」老太太是累的一動也不想動了的模樣。

喻色沖著李媽點點頭,「去接一盆熱水吧。」

李媽去端熱水了,喻色幫著李媽一起為老太太擦了身。

擦好了,喻色就跪坐到了老太太身邊,然後手落在了老太太的額頭上,還真的是在為老太太按摩了。

她手指才一落下,眯著眼睛假寐的老太太就舒服的喟嘆了一聲,「沒想到色丫頭不止是會看病,還會按摩呢,這手法,真真是舒服死我了。」

喻色就想起了那塊玉,這也是那塊玉傳授給她的按摩手法。

可惜,從那玉丟失了以後,她再也沒有更新的按摩手法了。

「奶奶,你要是喜歡,以後小色每天都過來給你按摩。」

老太太的心情更加的愉悅了,「要是這樣能給靖堯那小子添堵,我同意,哈哈。」

這爺孫兩個,真真是讓喻色操碎了心,「奶奶,能給他添堵的,你就放心吧。」

「那行,那我這裡你可以隨時來。」老太太是徹底的閉上了眼睛,這說話的聲音都已經是越來越低弱了,這是要睡著的徵兆,老太太要睡了。

。有的人說升級慢,這裏透露一下,二十五章或者二十章內應該就會達到築基境。

這不是妥協,劇情會按照正常節奏平穩過度。

最後說一句,我的節奏就是這樣,不會為了迎合某些讀者而撕裂劇情,如果你想看無敵文,出門左轉,大把的無敵文由你挑,開局無敵或是幾章一個大境界的都有,不喜歡我的文,勉強看下去也挺受累,不如說江湖再見來得灑脫。

低聲下氣的求訂閱,其實我並不太喜歡這種方式,我覺得作者與讀者都是平等的,兩者之間其實是在彼此取暖,以尋得靈魂的慰藉。

喜歡我的文,你訂閱支持我感謝你,不喜歡我的文,只能說我儘力了,遺憾沒緣分,只能江湖再會。 回頭看了一眼不爭氣的一群小弟,心裡又是一陣氣憤。很快,林陽一行來到了帝豪之星。

張家南和張鳳臣像是做夢一樣,始終不敢相信這都是真的。

尤其是看到金碧輝煌的帝豪之星,做夢也沒想到有一天還再能來這種地方。

「大哥,您還有什麼需要小疤做的?」

疤臉急著贖罪,無比迫切的詢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