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王沒出息?」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嗯哪!」

「喂!死小鬼,本王哪裡沒出息了?」

「你吃不到娘親就吃燒雞!當然沒出息了!」

噗————

一聽這話,玄夜差點沒噴出來!

這……這小鬼怎麼知道這麼多?

而見玄夜這般表情,小瞳得意的笑出。

「看吧,被小瞳說中了吧=w=?」

「……」

「吶,其實我娘親雖然看起來沒節操,但心理上還是個處女喔!而且壞蛇王叔叔喜歡我娘親,乾爹也喜歡我娘親,可是娘親只有一個,總不能讓你們撕成兩半吧?」

「……」

「所以喔,你們兩個誰能征服娘親,就看你們誰的本事大了=w=!」

無語……

玄夜被這個死小鬼搞得徹底無語。

只得再次消失。

而房間內,石之彥緊摟著昏睡的冥希,本想陪她一起睡覺。

但是,每當不經意的觸碰到冥希光滑的肌膚后,便再也無法入睡。

不知怎麼,他突然萌生一種想法。

如果她能真正成為他的女人,該有多好!

抑或許,他所希望的,便是有那麼一天……

他可以正大光明的要了她!

要她成為他真正的妻子!

畢竟……他不得不承認,其實他對她的愛,深得早已入骨!

而見玄夜再次消失,乾爹的二人世界還沒進行完,小瞳徹底無語。

這什麼情況?

乾爹想睡娘親他不反對,但是……但是自己怎麼辦?

乾爹睡娘親,那他今晚睡大街嗎?

小瞳一臉的怨氣,趕忙拍了拍門,「乾爹!燒雞小瞳做好啦!你要不要吃喔?」

額!

石之彥頓時愣住!

差點把這孩子給忘了!

「做好了?這麼快?」

「是吖,不過只有一隻喔!」小瞳無奈,另一隻剛才被壞蛇王叔叔吃了! 「你只燒了一隻雞?」石之彥明顯是想要這小鬼趕快退散。

不過小瞳卻沒有這個意思,三更半夜的把他扔在外面也太不負責了吧,有這麼當乾爹的嗎?

「對吖,就一隻,夠乾爹吃的了,娘親一直昏迷也沒法吃,所以另外一隻等娘親醒了再說吧=w=!」

「……」

這個死小子,看樣子他是不打算走了!

石之彥無奈,輕輕起身穿衣,打開了門。

小瞳這才把燒雞放到桌子上,隨即猛的跳到床上,打算睡覺了。

哇咔咔!果然還是屋子裡暖和=w=!

小瞳想著爬到娘親身邊,見娘親此刻已是衣衫不整了。

要不是剛才小瞳看到乾爹沒做過什麼的話,還真以為乾爹趁娘親失去意識的時候把娘親吃了呢!

只不過,在小瞳剛想吐槽什麼的時候,卻發現,石之彥已經打算離開了。

「哎?乾爹你要去哪裡喔?」小瞳見石之彥要走,趕忙叫道。

「→_→當然是回自己的房間了。」

把石之彥弄走,這不就是這小鬼的最終目的嘛?石之彥還沒白痴到連這都不清楚。

「喔,那麼乾爹晚安喔!」

「→_→晚安。」

說罷,石之彥便消失了。

見石之彥消失得如此無奈,小瞳心裡突然滿滿都是愧疚感。

額……乾爹他好像也就是想陪娘親睡個覺吧?

就這麼個小要求,還被他任性的拒絕了……

唉……可憐的乾爹……

小瞳心想著,搖了搖頭,而就在這時,冥希胳膊上的水墨玉鐲,又突然間出現了……

……

次日,清晨。

冥希的意識才漸漸恢復,朦朧間,她隱約感覺身邊很溫暖……

不知覺的做了個夢,夢見石之彥沒有死,而且……就在她身邊……

依舊為她療傷,依舊為她暖床,依舊親昵的叫她賊丫頭……

冥希夢著夢著,不自覺的微微揚起嘴角。

隨著意識的漸漸恢復,冥希的睫毛微微動了動,隨即緩緩睜開雙眸……

「你醒了?」就在冥希睜開雙眸的那一刻,突然一道聲音傳入冥希耳中。

哎?

冥希模模糊糊的竟聽見這般熟悉的聲音!

這……這聲音是……

冥希心想著,漸漸睜大眼睛……

然而!

就在冥希睜眼的那一刻,竟見玄夜躺在自己身邊,邪魅的沖自己笑著。

納……納尼?!

冥希頓時徹底清醒了!瞬間睜大了雙眼!

玄夜……玄夜竟然跑到了自己的床上,而且自己……

冥希再一望自己的身子,竟是衣衫不整的!

這……這是……

「嗷嗷嗷嗷嗷嗷————」

頓時間,又一陣驚叫聲響徹雲霄!

玄夜徹底無語,只想喊出一聲:泥煤!!

「別叫了死狐狸!」玄夜真是不明白,為什麼每次她看見他都像見了鬼似的大叫,這要是換做是石之彥在她身邊,她根本不會是這般反應吧?

「本王在你心中就這麼不堪嗎?!」玄夜簡直是惱了,乾脆抓起冥希的肩膀,質問道。

而當這力度大到冥希感到肩膀一陣生疼的時候,冥希才猛然意識到,這個玄尊……她不能得罪!

「本狐妖哪裡說過你不堪了?你堪!你當然堪!你堪透了!你都堪到我床上來了!你還想怎樣啊玄夜?」

冥希現在是一萬個不明白,玄夜到底想怎樣,大清早的自己醒過來就見到這條妖孽蛇出現在自己的枕邊。

他很期待有朝一日她被嚇出精神分裂症來是不是? 「還有!玄夜,你昨晚對我做什麼了?」冥希望了望自己衣衫不整的模樣,目光又移向玄夜。

玄夜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那個符咒師昨晚把她衣服扒了完事就跑了,今天她醒了就來賴他?

他這是無辜躺槍了嗎?

「衣服不是本王扒的!」玄夜索性回答道。

「不是你扒的?難道本狐妖昨晚夢遊把自己衣服扒了不成?」

「拜託你用你的狐狸腦袋想想,如果是本王乾的,那麼這些衣服不可能完好無損的被放在那裡!本王早就把衣服撕了!」

「……」

額……說的也是,看樣子……玄夜好像真的沒幹什麼。

但是!

那她的衣服是怎麼回事?

昨天晚上她隱隱約約記得自己突然暈倒了,醒來后就這樣了……

總不能是她自己把自己衣服脫了吧?

「娘親,壞蛇王叔叔是冤枉的喔!」見娘親突然追著這個問題不放,小瞳趕忙圓場道。

「他是冤枉的?」

「對喔,昨晚是小瞳把娘親衣服脫瞭然后蓋上被子讓娘親好好睡覺喔。」小瞳說著,突然捧上一盤燒雞。

「還有喔,娘親肯定是餓了吧?小瞳又給娘親弄燒雞啦=w=!雖然有點涼了但是小瞳相信娘親肯定會笑納噠!」

燒雞?乖兒子又弄燒雞了?

一聽這話,冥希頓時又一次兩眼放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