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在野人谷開礦的那個楊嘯吧?」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楊嘯趕緊站出來,鞠躬道:

「小人楊嘯,拜見龍大人!」

「哦,我如果沒記錯的話,你應該就是從地球過來的,不過你現在已經取得了巫星的身份證,是你要找華夏國的那批人吧?」

「是的,我聽說從華夏國過來了一批礦工,我估摸著可能有熟悉的同伴,擔心他們剛來這裡,不適應,思想上有抵觸情緒,所以想過來看看,安撫他們,告誡他們安心工作,好好挖礦。」

龍越一聽,哈哈大笑,說道:

「楊嘯,你這話說得真好,真好,哈哈…」

話鋒一轉,冷冷地說道:

「你從地球來,和他們有同胞之情,這個我可以理解,不過,有一件事你最好別做什麼奢望,我是不可能把他們交給你帶走的,

他們可是大王子殿下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好不容易在地球上培養出來的礦工,是不可能輕易交給別人的,

你能夠取得巫星身份證,那是你的運氣和造化,但是,不是每個人都有你那麼好的運氣,

基諾大人,您說呢?」

基諾尷尬一笑,說道:

「龍越大人說的沒錯,不是每個人都有楊嘯這樣的才華和運氣的,

其實,楊嘯和他的兄弟們幫助我們實現了野人谷礦場的和平開發,貢獻了大量的晶石,他們取得巫星的身份證,也是理所當然的,這也是我們大龍帝國一貫的移民政策。」

基諾順便給自己的行為做了一個洗白,不可能讓龍越當著把柄抓在手中。

龍越立即陪笑道:

「基諾大人說的很有道理,當然了,如果在我的礦工中也有楊嘯這樣做出突出貢獻的人才,我也會主動幫助他獲取巫星身份證的。」

「龍大人,我跑一趟也不容易,楊嘯畢竟和自己的兄弟有些感情,不妨讓他們見見面,也不會影響什麼,你說呢?」

面對基諾不是很過分的要求,龍越也不好說什麼,當即笑道:

「好,小事一樁,這種事情何必麻煩基諾大人親自跑一趟呢?行,我派人帶楊嘯過去看看,我就在這裡陪基諾大人吃個便飯如何?」

基諾點點頭,

「好!」

龍越對身邊一個手下說道:

「你去查查,來自地球華夏國的那幫人去了那個礦場,然後帶楊嘯過去看看,記住,速去速回,不要耽誤太久。」

「是!」

龍越的手下隨即對楊嘯說道:

「楊公子,跟我來。」

星雲飄雪原本也想跟著過去,被基諾叫住了。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賀翎領主玩家

等級:15

職業:武將

聲望:11000

屬性

勇武:25,(10+15,武將專屬,每升一級可額外增加一點勇武)

智謀:10

統帥:10

可用屬性點:29

內功:霸王心法(由霸王心得進階而來,進入戰鬥瞬間勇武翻倍,每進入戰鬥狀態30秒,提升1點勇武!)

武技:無

寶物:遮天塔(一層)

武將職業加成:每提升一級,可在每提升一級獲得兩點自由屬性點的基礎上,額外增加一點勇武!】

殺了徐盛,賀翎的等級衝到了15級

晉陞武將之後,自己就像被洗點了一樣,基礎屬性里的勇武,智謀,統帥,都變成了10,而自由屬性點則是全部反還給自己了,可以重新加點,賀翎毫不猶豫地將29點屬性全都加在了勇武上,勇武達到了54點!

一旦進入戰鬥,觸發霸王心法,可以直接達到108的高值!

而且霸王心得進階為霸王心法后,更加強悍!幾乎是一分鐘增加2點勇武,上次和徐盛打了半個多小時也沒有封頂上限,看來以後再碰到紫品歷史武將,只要不是太強的,自己也有一戰之力了!

系統獎勵裡面送的紫色武魂,紫品武技,還有歷史點,賀翎不準備立即使用

{紫色武魂歷史武將徐盛掉落

使用該武魂,可將武將玩家或普通武將提升為紫品歷史武將,獲得歷史加成,使用后無法再使用其他武魂

該物品,為唯一特殊品,一用則無,且不可複製}

雖然將這個紫品武魂給自己用后,自己實力能獲得極大增強,甚至可以跟紫品歷史武將正面對戰也能不落下風,但是賀翎的目標可不僅限於紫品的歷史武將,畢竟,紫品之上還有紅品,橙品!

而再看紫色武技:

{寒弓箭:消耗法力100點,射出冷箭,有幾率無視對方護甲!(弓)}

不說這個武技只能用弓才能使用,就看這個消耗的法力,1點智謀會有10點法力,賀翎目前也就10點智謀,相當於100點法力,用下這個寒弓箭,自己就沒法力了,雖然自己現在也沒有什麼使用法力的武技或者寶物,但是以後萬一有一些身法技能什麼的,需要消耗法力,這個寒弓箭就足以讓自己捉襟見肘了~

這兩個還是以後留給自己的武將吧!

系統還送了100銀幣給自己,這個就很讓人舒服,自己大唐村實在是太缺錢了!張亮總是問自己要錢,可憐的副村長都來不及享受權利,整天為了錢財而奔波~

「嘖嘖嘖,100銀幣,紫色武魂和武技~賀翎,你現在可真誘人,看來今日,你必死無疑!!~」

石克朗也能聽到系統公告,當下咂咂嘴,一臉猥瑣地看著賀翎,周圍的玩家們也是蠢蠢欲動!

「呵,這話從你嘴裡說出來,還真讓人不舒服啊!」

賀翎冷笑一聲,俊朗的面孔上殺意涌動,扔掉手中殘刀,雙手握住還插在自己腹部的砍刀,牙根一咬!

在眾人驚訝萬分目光下

猛地一拔!

「喝!~」

「噗!~」

額頭青筋暴起,撕裂般的劇痛充斥著自己的神經,砍刀再次狠狠摩擦自己腹部的皮肉而出!

還好,血液剛流淌而出,傷口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痊癒著,那道暖流還在治癒著自己,天征遊戲中升級是不會有治療效果的,但是晉陞武將則會突破自身身體素質一次,在突破的幾分鐘期間會治癒自身傷勢,所以賀翎才冒險拔出砍刀!

傷口癒合到只有淺淺的一條半米長的疤痕時,那道暖流終於消失了!

這一幕,看的眾人目瞪口呆

這是多麼變態的自愈能力!?

這是開掛了吧?

石克朗笑容逐漸變得僵硬,身子不由得一顫

看著賀翎對著自己邪魅一笑,石克朗瞬間感覺到一股寒意遍布全身!

「不錯,不錯~」

賀翎滿意一笑,扔掉砍刀,站起身來拍拍土,看著石克朗等人,聞聞空中散布的血腥味,嘴角微微上揚:

「既然我今日必死無疑,那就麻煩各位來殺了賀某!」

這話一出,全場鴉雀無聲~

甚至有幾個膽怯的玩家,已經開始往後退,準備逃跑了,也有幾個玩家依舊蠢蠢欲動,剛剛那樣嚴重的傷勢,真的就這樣恢復如初了?

誰也不敢亂動!

誰也不敢出手!

……

看到周圍玩家都忌憚無比地看著自己,還有幾個面露懼色,賀翎面色一冷,往前踏出一步,氣沉丹田:

「你們不捨得出手,那賀某就要動手了!」

話音剛落,賀翎就以驚人的速度奔掠到石克朗身前,一手捏住了石克朗的喉嚨,往上一提,輕而易舉地就將他雙腳離地!

賀翎出手太快了,玩家們還未反應過來,就看見自己的幫主已經在賀翎手中了

「別!別殺我!我……我狗眼不識泰山,大神饒命啊!」

石克朗頭部充血般紅彤彤,驚恐地瞪著眼睛,任憑雙手如何用力也掙脫不開捏著自己喉嚨的大手,艱難的嘶啞求饒!

賀翎手中一緊,面色冷冽,讓石克朗的掙扎又無力了幾分,這才開口:「你害我差點被徐盛弄死,我兄弟也替我擋刀而死,你以為自己今天能活著離開?」

石克朗雖然被捏著喉嚨,呼吸都困難,但是腦子仍飛速地轉著,聽到這話,覺得似乎賀翎和自己還有談條件的意思,連忙嘶啞著喉嚨說:

「我…我有金幣!全都給你!而且,,而且我有一個對你,甚至是對所有玩家來說都很重要的消息!」

果然,賀翎聽到這話時,手中微微一松,讓他得以喘息,不等他再多呼吸,卻又是被捏緊了喉嚨

賀翎翻了翻他身上,果然有十幾枚金幣!這傢伙,怪不得能召集這麼多玩家,原來這麼有錢,一枚金幣也就是一百銀幣,相當於十幾萬銅幣,十幾萬rmb啊!

不要白不要,理所當然的收入囊中,再看一眼正滿臉肉疼卻又無可奈何的石克朗,問:

「說吧,什麼消息!?」

「你!……你先放了我!」

石克朗面色紅漲的厲害,似乎喘不上氣了!

「你覺得你現在,有跟我談判的權利么?」

賀翎手再次一緊,冷冷的說道。

「唔~……松!……松一點!」

就在石克朗感覺自己吸不上來氣,窒息而亡之時,賀翎的手卻又很是時候的一松,讓他雙腳能踩地,但是手卻沒有離開他的喉嚨,石克朗連忙大口大口的吸著氧氣

「說!」

賀翎不耐煩地問道。

「天征這次更新之後,任何國家都無法操控它,它將自主運轉!」

石克朗面色緊張地說出這個消息,生怕賀翎再把自己窒息一次,太難受了,當下一看賀翎,卻發現他面沉如水,沒有絲毫波瀾

「如果你所說的就是這個毫無價值的消息,那麼你……」

賀翎早就知道這個消息了,還用聽他說?

「還有!還有!」

石克朗面色大變,又說:

「天征第一玩家幫派,龍幫,其實是世界zf操作的玩家幫派!」

賀翎面色不變,眼睛微眯起來:「你如果還是不能說出有價值的消息,我會把你抽筋扒皮,再一刀一刀解決你的這條小命!我覺得你會很享受這個欲死不能的過程!」

「我說!我說!他們的長老團,有一個絕密計劃,具體是什麼我也不是很不清楚,聽說是專門華夏戰區排行榜上的玩家的!而且已經有人被暗中解決了!」

「這才第二天就開始了么?」

賀翎面色一凝,這個遊戲可以跟現實將玩家屬性同享,玩家在現實中也會擁有超越常人的力量,若是一旦有玩家過強,一定會對現實中的秩序造成很大的衝擊,而這個時候,一旦有人想衝擊現實秩序,必然會遭到毀滅的打擊,龍幫長老團製作這個計劃維持秩序,倒也在情理之中了~

這個消息一般玩家是得不到的…看來這個石克朗身份不一般啊

「這下你,您…能放過我了吧!?求求您了!……」

「你!!!」

石克朗看到賀翎面色微變,以為有轉機,一邊求饒,一邊準備後退逃走時,卻被喉嚨處的大手猛地無情一捏!

骨骼捏碎的聲音傳來,石克朗雙眼圓瞪,驚恐中還帶著一絲不甘地盯著賀翎,倒地身亡!

「還想活?天真!……」

賀翎冷冷的看著他倒地,再回頭看向那些石克朗的小弟們,那些玩家一見石克朗死了,立刻鳥獸狀的散開逃跑了~

這時,

「【全國通告】:叮!玩家幫派—龍幫升級為中級聯盟,獎勵各種材料1w,紫色歷史武將*1!」

「今天的公告,可真不少啊!~」 楊嘯跟著龍越的手下乘坐飛船,經過十多分鐘的飛行,來到了一處礦場基地。

在飛船上,楊嘯掏出了一張黑金卡,塞給了龍越的手下。

「兄弟,這是一百萬晶幣,不成敬意。」

那人一愣,收下黑金卡,微笑道:

「楊公子,我可幫不了你多大的忙,龍越城主要求極嚴,我可不敢做什麼出格的事情。」

「瞧您說的,不需要您做任何事情,等會我就想和兄弟多說幾句,時間上麻煩你稍微拖延一下,基諾城主和龍越大人估計在吃飯,一時半會也吃不完的,對吧?」

那人一聽,笑道:

「行,這事我倒是可以幫你,無非就是多延遲一個小時唄,不過醜話說前面,你別給我惹麻煩。」

「瞧您說的,我一個人還能給你惹什麼麻煩?規矩我都懂的。」

那人收了楊嘯的黑金卡,對楊嘯的臉色立即和藹了很多。

下來飛船,徑直帶著楊嘯直奔礦場基地裡面,對基地門口的侍衛喊道:

「牛皋呢?叫他出來見我。」

侍衛一看是龍威城主身邊的人,立馬跑向裡面。

片刻之後,牛皋匆匆跑來。

「哎喲,是趙隊長啊,什麼風把您吹過來了?」

趙隊長因為收了楊嘯的賄賂,自然是要幫楊嘯一把的,當即冷冷地說道:

「前幾天從地球過來的那批人呢?」

「?」

「這位是楊公子,基諾城主的朋友,也是從地球過來了,想過來看看他的兄弟們。」

「啊?這?」

「嗦啥?這是龍越大人交待的,讓我親自帶楊公子過來,還不快叫他們過來?」

楊嘯趕緊說道:

「不麻煩,這樣吧,估計他們應該在礦場挖礦,我去礦場看看,趙大人辛苦了,可以先休息下,喝杯茶。」

這裡礦場和基地是連成一體的,遠處就是礦場,楊嘯一眼就能看到很多人在礦場上來回搬運礦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