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那人是李醫生的朋友好像,應該關係很好的樣子。」

haohaoxue 2022 年 2 月 21 日 0 Comments

小玉開口說道。

「難怪。」

藍天笑了笑。

難怪會是院長的助手給發來的消息。

合著李尋意是擔心自己會搞事情?

且不說他刁難自己的事情刁難不到。

就說這個搞事情,他就算再怎麼搞事情,也不會拿病人的生命來搞事情。

再說了,兩個人又不是什麼生死大仇。

見面不打招呼,不理會對方就可以了。

他還不至於小心眼到在病人的身上做手腳。

除非那個病人真的是得罪到他了。

不然的話,他還是會做手術的。

而如果真的有人把他得罪死了,那不好意思了,就算是跪在地上三天三夜,哭爹求媽的來求他。

他都不會動一下。

他又不是聖母。

難道要把仇人救好,然後給自己捅一刀?

這種農夫與蛇的故事,太多太多了。

特別是在醫院這種地方。

「走吧,去看一下。」

藍天對著小玉招了招手,說道。

「啊?藍醫生,你不會是睡傻了吧?我不能去的。」

小玉翻了翻白眼,開口說道。

額!

「忘記了,再見。」

說完,藍天獨自走去了。

小玉一人怔怔的看著他。

果然,就不應該讓他說話。

原來,自己在他這裡,真的可有可無,哭唧唧!

不行,今晚讓小林安慰一下,要吃十個漢堡。

小玉在一邊呢喃著。

得虧她男朋友不在,不然的話,估計得嚇死。

哪有姑娘這麼吃東西的。

……

「這個手術方案,我認為我能夠做到。」

藍天才走到了門口,就聽到了會議室裡面傳來了爭吵。

「藍諾醫生,你認為你真的能夠做好這個手術嗎?」

李尋意低著頭,低沉的聲音問道。

他的雙眼布滿了血絲。

「我有百分之六十五的把握。」

藍諾抬頭挺胸,說道。

咚咚咚!

門外,傳來藍天的敲門聲。

陳公元喊了一聲「進」

藍天走了進來。

「抱歉,來晚了,我能看看病例嗎?」

藍天笑著問道。

「可以,把病歷給藍醫生吧。」

陳公元看著藍天,有些小幽怨。

自己的錢啊,被這小子給忽悠了,心痛呀!

藍天正要看病歷。

藍諾忽然說道。

「藍醫生,這個手術,我來就行了,你就沒有必要參與了,畢竟,你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不是嗎?」

聽到這話,藍天淡淡的瞥了一眼這個對唐瑤有臆想症的藍諾。

搖了搖頭,繼續看病歷。

「藍醫生,這個手術,我上,行,你上,不行,所以,你就沒有必要看了。」

藍諾看到他居然不搭理自己,頓時有些生氣。

好歹自己也算是天才,怎麼到了他這裡,忽然就好像變得一文不值一樣。

「藍諾醫生,我只是在看病歷而已,你沒有必要這麼生氣,具體的情況,還是需要等到各個醫生的方案全部出來之後,才能夠做定奪吧?你在這裡說所謂的你上行,我上不行的,你在彰顯你的能耐嗎?」

藍天淡淡的問道。

這話出來,一下子把藍諾給噎住了。

藍天沒有繼續理會他,開始繼續看病歷。

他真的很想和這貨說,「你看我理你嗎?為啥要在我這裡找存在感?」 「我之前說了,心情好的話,才會傳授你。」

只是面對陳天龍的期待,白衣卻端起了架子。

陳天龍心頭如在打鼓,試探性地道:「您現在心情不悅?」

白衣淡淡地道:「是的,因為為了你,我已經一個月沒有吃美食了。」

哈!

聞言,陳天龍頓時咧嘴一笑。

他還以為什麼比較難搞的原因呢。

原來是這個。

雖然到了天花境,辟穀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幾年不吃飯不喝水跟玩兒似的,但美食的誘惑卻不是什麼人都能抵擋的。

那些三花強者們,為什麼一日三餐不落下?

可不是因為他們餓了,而是飲食男女人之大欲!

白衣性格淡漠,飄然若仙,可唯獨對美食感興趣。

陳天龍可沒有忘記這位仙女般的人兒,當著自己的面吃油乎乎牛肉饃的場景。

「我對這天下間的特色小吃,多少了解一些,我帶您去品鑒品鑒?」

想要從人家那裡得到些什麼,就總得付出些什麼。

陳天龍當即腆著臉,笑著討好起來。

白衣淡淡吐出二字。

「帶路。」

陳天龍頓時喜上眉梢。

他知道,既然白衣同意了他的邀請,那麼只要讓白衣吃好喝好,吃開心了,一門頂級音波武學,還不是手到擒來嗎?

舌綻春雷的威力實在不夠用了,他必須更換一門更強大的音波武學才行。

而且,他總感覺白衣另有深意。

白衣是一位天花境的陸地神仙,真的會因為吃喝而限制住陳天龍的自由嗎?

她應該知道,現在一線天那裡,更需要陳天龍,而不是留陳天龍在身邊陪她吃吃喝喝。

就像剛開始,白衣揚言要教導他,只是為了償還人情,但事實上,卻是想要看看龍老爺子的眼光如何,並與陳天龍結下因果。

接著,白衣讓陳天龍追上她的腳步,名義上是試探陳天龍的速度,實際上卻是讓陳天龍知道自己的不足,知道自己如何才能突破人花境。

其後,白衣讓陳天龍用樹枝作為武器,名義上是增強陳天龍對劍的掌控,實際上卻是幫助陳天龍領悟劍勢,了解天地之勢。

白衣做事,總是另有目的。

所以,陳天龍相信,白衣絕不僅僅是讓他領著她去品鑒各地美食那麼簡單。

白衣恐怕,仍然另有深意啊!

只是不知,這一層深意,又是什麼?

「我租一輛車吧?」

離開大山,來到附近的縣裡,陳天龍見白衣始終沒有快速移動的意思,當即推薦道。

白衣沒有搭理陳天龍,而是繼續優雅地向前走去。

陳天龍沒辦法,只能快步跟了上去。

既然白衣既不願意快速移動,也不願意坐車,那陳天龍就只好陪著她徒步而行。

畢竟,誰讓人家是陸地神仙呢?

陳天龍打肯定是打不過人家的,重話更不敢說一句,那就只能默默跟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