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一個被人家趕走的副縣長,別再連累著我們家受罪。」關淑妮揚起嘴角嘟囔道。作為關林的最小女兒,關淑妮的性格中帶著一種很為自我的感覺。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你給我閉嘴!」關林冷喝道。

關家人這種竊竊私語,蘇沐並沒有放在心上,別管他們是出於什麼樣的心思,他只知道一點,今天既然站在這裡,就得為大姨討回公道。別說葉翠英是他大姨,哪怕葉翠英是路人,這事蘇沐遇到了,就不可能不管。今天他要是明哲保身,不管這事的話,明天遇到比這個還要嚴重的事情,他更是不會去管。

長此以往,蘇沐該如何自處?

這樣的行為一旦習慣了的話,和蘇沐的為官原則是絕對抵觸的。

「媽,您就扶著大姨坐到一邊吧,這裡交給我就成。」蘇沐說道。

「小沐,成嗎?」葉翠蘭低聲問道。

「沒事的。」蘇沐平靜笑道。

說完這話,蘇沐便抬頭挺胸的走出菜店廢墟,站到了最前面,和李振河的距離只有短短的四米遠。李振河也沒有想到,蘇沐會從這裡冒出來。以前也沒有見過蘇沐這人,知道他肯定不是關林家的。既然不是關林家的,那麼現在冒出來,這是想要做什麼那?

「你是誰?」李振河爆喝道。

「我是誰你還沒有資格知道,我不管這事和你有沒有關係,總之回去之後告訴你背後的人,這件事我要一個說法。時間就在十五分鐘之後,如果到時候他還沒有辦法給我說法的話,我就要給他一個說法了。」蘇沐淡然道。

短暫的寂靜!

所有人都像是在看傻子似的看著蘇沐,誰都沒有想到蘇沐會突然說出這樣的話來。這個傢伙不會是腦袋被驢給踢了吧?怎麼敢說出這樣的話?李振河更是在微愣之後,放肆的大笑起來。手中的冰激凌一下子送到嘴裡,和身邊的小混混們笑的那是要多誇張有多誇張。

蘇沐冷漠的掃視著。

等到大笑過後,李振河就摸著光頭道:「我說小子,你真的是活膩歪了,你知不知道這是誰的地盤?你這是在做什麼?你這是想要和我鬧事嗎?強出頭不是這樣的一個方法,我就問你一句,你他娘的…」

啪!

當李振河的罵聲剛剛脫口而出的瞬間,蘇沐的臉色便當場陰沉下來,沒有任何遲疑,一巴掌便狠狠的扇了過去,動作之快,當場的人壓根就沒有誰發現。要知道兩人之間可是有著四米遠,蘇沐是怎麼衝過去,然後扇了一巴掌又退回來的?這樣的速度,簡直快的讓人驚愕。

就算是李振河都有著那麼一陣恍惚,想著自己是不是看錯了?自己的臉蛋真的是被蘇沐給扇了嗎?但當他發現自己臉蛋腫脹著開始隱隱作痛的時候,他才知道這是真的。他堂堂的李振河,龍井鎮的老大,就這樣,被一個所謂的小白臉給扇了一巴掌。這一巴掌扇出去,他李振河以後就別想在這裡混了。

「你他娘的…」

啪!

蘇沐就像是在等著似的,當李振河的這道罵聲再次響起來的時候,便毫不遲疑的果斷出手,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扇過去,頓時李振河的兩張臉便都腫脹起來。

兩巴掌真的將李振河給扇懵了!

李振河做夢都沒有想到,在這裡竟然會被人這樣扇著,這算什麼?關林這是從哪裡找到這麼一個愣頭青過來?當李振河瞧向關林的時候,發現關林的臉上同樣是疑惑震驚著,這便讓李振河更是憤怒。關林都不知道這傢伙敢這麼做嗎?簡直是豈有此理,在這龍井鎮的地盤上,還真的沒有誰能讓我吃這麼大的虧。

「你們還傻愣著幹什麼?給我動手啊,給我上,今天弄死他都算我的!」李振河怒喝著。

從震驚中醒過來的那些小混混們,聽到李振河的怒吼聲,才明白剛才所見的沒有錯,這個人竟然真的打了李振河兩個耳光。這簡直就是對李振河的致命羞辱,依著李振河的性格能夠容忍住才是怪事。作為標準的跟班小弟,他們知道這時候該做什麼事情,頓時全都嚷嚷著沖著蘇沐沖了過去。

「小沐!」

葉翠蘭和蘇老實頓時著急的喊起來,尤其是蘇老實,更是說著就要衝過去幫自己兒子。別看歲數大了,但只要看到蘇沐被欺負,蘇老實就再也不會老實。 老貓冷笑一聲,還想反駁,劉伯陽卻在後面拉住了他,這姓房的說不跟自己兄弟們一般見識,其實劉伯陽才懶得跟他一般見識,站出來說道:「我們想見宋華強,你把他叫出來吧。」

房翔輕輕哦了一聲,劉伯陽說話的態度還算比較讓他滿意,他重新打量一番劉伯陽,嘴角掛起了不加掩飾的譏笑,說道:「宋先生很忙,他沒有時間見你們,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和我說。」

「你?你能做的了主嗎?」劉伯陽聳聳肩膀,冷笑道:「那好,現在我們來談談宋先生在內地建設的樓盤問題,我聽說上周出了點事故死了人,怕是不好解決吧!」

這條消息是劉伯陽從花地瑪堂區警署里無意間看內部資料得來的,沒想到關鍵時刻還真派上了用場。

果不其然,房翔的臉色有些難看了,他不得不重新掂量一下這幾個內地來的少年,宋華強此前和朋友在廣東投資了一處樓盤,想趁著內地樓市火爆撈一桶金,哪知道因為質量問題,樓板垮塌壓死幾個工人,死者家屬鬧著要賠償,建設局下令嚴查,工程現在還停著,宋華強的幾個億投資壓在裡面抽不出來,而且一點辦法也沒有,最近正為這個發愁呢。

「好吧,我這就請宋先生下來。」房翔不冷不熱的留下一句話,轉身上樓。

來到樓上把這個情況一說,宋華強也陷入疑惑當中,他有點搞不清楚這劉伯陽幾個人到底是為何而來的了,難道不是追查洗錢案,而是為了事故的事情來找自己?

宋華強決定還是下去見一見他們,但是不能失了自己的氣勢,他在上面又耽擱了一會兒,擺足了架子才下樓。

正主兒終於出現,劉伯陽仔細打量著這位在澳門隻手遮天,涉足博彩、影視、房地產、金融業的大老闆,上身穿著馬球衫,下身寬鬆燈芯絨褲子,手裡拿著煙斗,儼然一副m派太平紳士的模樣,但是從他袖口隱約露出的紋身可以看出,宋華強早年絕對是混過的。

「坐,喝什麼?咖啡還是奶茶?我看還是咖啡好了。」宋華強往沙發上一坐,翹起標誌性的二郎腿說道。

這一瞬間,劉伯陽真有種動手的衝動,因為就是這傢伙把自己父親害的有變成植物人的危險,不過劉伯陽最終還是忍住了,帶著兄弟三人坦然的坐在宋華強對面。

四杯咖啡端了上來,宋華強開門見山問道:「剛才這位小長官說到我在廣東的樓盤,不知道你有什麼辦法可以幫助解決?」

劉伯陽淡淡道:「方法多的很,我一個電話就能讓你重新開工,但幫忙是需要代價的。」

宋華強把煙斗從嘴裡拔出,豪爽的笑了:「爽快,你想要多少?」

「不多,三十億,也就是王天和在你那裡洗的黑錢,不算你利息。」劉伯陽直截了當道。

宋華強的臉色頓時一板,冷冷問道:「你們到底是誰?」

「國家安全組首都分部組員,劉伯陽!這幾位是我的兄弟!」劉伯陽好整以暇的說道。

宋華強的臉色變得鐵青無比,搞了半天原來還是要債的啊,他忽地站起來冷冷道:「失陪,阿廖,送客。」

一直垂手站在門口的保鏢要過來攆人,劉伯陽忽然笑了:「其實我今天過來,主要是想看看,你宋華強到底是個什麼貨色,據說回歸之前的港澳地區的黑幫都很愛國,沒想到現在回歸這麼久了,劉德華都快當特首了,你們怎麼反而倒退了,姓宋的,你記住,那筆錢不屬於你,你拿了,會燙手!」

宋華強冷冷說道:「房律師,記下他說的話,告他誹謗,恐嚇!」

房翔立刻上前,指著劉伯陽的鼻子說道:「我警告你,你現在所說的一切,都將成為法庭上的供證……」

話沒說完,就聽「啪」的一聲,一直沉默不語的老貓不知道啥時候抄起了桌上的大號水晶煙灰缸,劈頭砸在房翔臉上,頓時血花飛濺,金絲眼鏡也崩飛了,人當場就懵了,直接倒栽出去摔在地上。

「嫩你八輩祖宗,怎麼和大哥說話的!」老貓拍拍巴掌,晃著脖子彪悍無比的說道!

屋裡頓時鴉雀無聲,不光保鏢阿廖呆住了,就連宋華強都呆住了,宋宅內所有人更是直接傻了眼!在澳門這種地方,警察的行為受到嚴格約束,尤其在律師面前,更加不會亂說亂動,稍微一點紕漏都會引起投訴,而投訴直接影響升級,再說了,這裡是宋華強的家,還沒有哪個人敢在強爺面前動粗。

而這個一直不吭聲的肥胖小子,出手就見血,房律師多麼斯文的一個人,被他砸的面門血肉模糊一片,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最先反應過來的就是保鏢阿廖,他迅速從腰間抽出****,剛要瞄準那個不開眼的小子,就覺得手中一空,glock19****已經落到了別人手裡。

電光火石之間,黑洞洞的槍口就瞄準了阿廖的腦門,站在大門邊上的另外一位保鏢見狀也急忙抽槍,劉伯陽沒有絲毫猶豫,掉轉槍口嘡嘡兩槍,第一槍打在保鏢手裡的****上,精鋼勃朗寧當即脫手飛出,虎口被震得生疼,第二槍就沖著人去了,灼熱的子彈貼著頭皮擦過去,在他頭上留下一道顯眼的痕迹,頭髮燒焦的味道瀰漫在屋裡,子彈再低半寸,一顆腦殼就要變成爛西瓜,那位保鏢腿一軟,當即坐到了地上。

一直在門口盯著劉伯陽的兩頭杜賓犬瘋狂的撲了上來,獠牙齜在外面格外滲人,這回還不等劉伯陽出手,高震飛閃步而出,兩巴掌一拍就把兩顆撲上來的狗頭拼在一起,兩條杜賓犬頓時七葷八素的趴在了地上,高震飛沒有留手,兩拳轟下去,直接把兩頭惡犬的腦門轟成稀巴爛,狗腿猶自抽搐著,白的紅的把昂貴的地毯毀的一塌糊塗。

宋宅一共有四名保鏢,被劉伯陽解決掉兩個,還有兩個破門而入,舉槍和劉伯陽對峙,崔國棟悄悄把手按在卷八刀的刀柄上,卷八刀對他而言比槍好使。

現場氣氛劍拔弩張,唯有三個人保持著冷靜,一是劉伯陽,八風不動的重新坐回沙發上,手裡捧著咖啡杯慢慢喝,二是宋華強,鐵青著臉站在樓梯上站著這一幕,還有一個就是高震飛了,收起拳頭面無表情的站起來,拳尖還在嘀嗒血。

而那兩個僅剩的保鏢看起來非常緊張,一動不動的站在門口,右臂伸直緊握****,擊錘已經高高抬起,只要手指扣下,子彈就會呼嘯而出。

「爸,啥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樓梯傳來,宋耀龍出現在眾人面前,看到大廳內劍拔弩張的情形,他愣了一下,然後掉頭就往上奔,大概是回房拿槍。

「站住!」老貓暴喝一聲,聲音如晴天霹靂一般,當場就把宋耀龍震懵了,零點幾秒之後才惱怒的轉過頭來看著樓下一群人!

「你就是宋耀龍?」劉伯陽冷冷望著宋耀龍那張慢慢漲紅的臉問道! 別管是哪個父母,終究會在有一天發現,自己以前經常護在身後的孩子,已經真正的成長起來,變成了能夠擎天的巨樹。這時的他們,心底肯定會湧起一種激動。

而這樣的激動,便是蘇老實和葉翠蘭兩口子最為真實的心情。

「爸媽,你們就在那裡,別過來,我沒事的!」蘇沐轉身扭頭沖著他們一笑,露出的牙齒,在陽光照耀下是那樣的潔白,給人種很為青春陽光的感覺。

說完這句話,蘇沐便開始動起手來。他是真的沒有想到,剛回到龍井鎮就會遇到這樣的事情。但別管如何,既然遇到了,就自然沒有錯過的可能。蘇沐想要錯過,對方也不會給他這個機會。既然如此,那就沒有什麼可說的,直接開打便是,還真的不相信,你們敢在這裡胡作非為。

能不動手就不動手,但被逼到非要動手的份上,蘇沐還真的是不會有所畏懼。

這便是蘇沐!

這便是當初梅錚對蘇沐灌輸的觀念!

砰砰!

所有靠近蘇沐的那些混混,都在眨眼間便被掀翻在地,他們這些人竟然沒有一個能夠靠近蘇沐身邊半步。就在所有人的驚愕中,八個壯漢,硬是就這樣全都倒在蘇沐的面前,在地上唧唧歪歪的開始呻吟著。每張臉上露出的全都是害怕和恐懼的神情,盯著蘇沐,是那樣的感到恐慌。

李振河同樣是不例外!

李振河怎麼都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到這麼一個能打的人。蘇沐剛才的身手已經很能說明問題。自己想要在蘇沐面前佔到便宜那是妄想。真的要是和蘇沐動起手來,李振河知道,自己再有天大的膽子都沒有辦法討到好處。既然這時候沒有辦法佔便宜,就只好想別的辦法了。

「你想要幹什麼?你別過來!我告訴你,我大哥是李振山,是這龍井鎮的鎮長,你要是敢動我。我和你沒完!」李振河怒聲喊道,想著用這樣的話威脅住蘇沐。

李振山?鎮長嗎?蘇沐嘴角扯出一抹不屑的弧度。

有時候蘇沐雖然不想承認,但卻也知道。有時候官位真的是很好用的一件大殺器。就像是現在,你仗著鎮長大哥的名頭想要威脅住我,那好。我也動用官位和你玩玩。一個鎮長還真的沒有放在我心上,更別說一個這樣任憑著自家弟弟為非作歹的鎮長,更是別想入了我的法眼。

孫元培,這就是你上位之後找的人嗎?

這樣的鎮長,你都能夠收在帳下,還真的是夠沒用的!

「你大哥是鎮長,你就能夠這麼肆無忌憚嗎?李振河,你老實的給我說,我大姨家的菜店,到底是不是你動的手?」蘇沐冷聲道。

「我…」李振河神情一愣。

「不說是吧?不說的話。那就和他們一樣倒下吧。」蘇沐冷漠道。

「我…」李振河這下是真的有些坐蠟了,要知道他還真的不想著成為那些混混。別看他叫喚的那個厲害,但骨子裡面卻仍然只是一個銀樣蠟槍頭。真的遇到比他還橫的人,李振河當場就會服軟。

只是李振河也知道,有些話是不能說出來的。真的要說出來的話,就連自家大哥都保不住自己。要知道這件事情,就是自家大哥默許自己這麼做的,為的是幫助一個人辦這事。而且李振河也知道,那個人就坐在不遠處的一輛賓士轎車內,只是自己敢將對方招出來嗎?

要知道。那可是連李振山都要討好的人。

這他娘的都是什麼事?你說你好好的一個市裡人,不在市裡呆著,非要前來我們龍井鎮。你說你來也就算了,還非要相中了這塊地方,非要拿下來。你直接給多點錢不就成了,還玩這樣的心眼,不想著直接拿下,三萬塊錢,我呸,打水漂都響不了響聲,還想著買下人家這麼大的一塊地方,簡直就是笑話啊!

蘇沐是誰?那是心眼很活的人,瞧著李振河這麼猶豫的意思,就知道事情肯定有古怪。而且當他剛想著繼續詢問的時候,發現李振河的眼神竟然向著不遠處瞟了過去,就是這麼一瞟,頓時讓蘇沐知道,不遠處那輛賓士轎車內的人,就算不是幕後主使,恐怕也比李振河的地位要高出太多。

行啊,李振河是馬仔,你們大佬都坐在車裡面看戲是吧?

蘇沐知道,大姨家的這個菜店倒塌事件,要是說和這些人沒有關係,那是絕對沒有可能的。想到晚上這麼突然倒下的菜店,當時要是裡面有人的話,豈不是會直接被壓死。想到這樣的後果,蘇沐心中的火氣便越發難以控制住。

李振河,既然你們這群人渣做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那就別怪我了。

說著蘇沐竟然彎腰出現在李振河旁邊,低聲嘟囔了幾句,並且在李振河的有些驚愕中,伸手指向了那輛賓士轎車,然後蘇沐便微笑著起身,拍了下李振河的肩膀。

「這就對了嘛,有什麼事你說出來咱們就好解決了,行了,我知道這事你是受別人主使的就成了,那人就在那邊,我過去親自問問,我倒要看看,是誰敢這麼大膽,敢做出這種喪心病狂的事情來。」

欲哭無淚!

現在的李振河突然感覺到自己上當了,自己被蘇沐給狠狠的陰了一把,我勒個去,我說什麼了?我什麼都沒有說,蘇沐竟然說是自己說的。沒瞧見身邊躺著的那些小弟們去,瞧著自己的眼神都不對勁了嗎?他們這樣也就算了,要是被車內的主兒知道自己這樣,那估計殺了自己的心都有了。

不帶這麼玩的!

這不是坑人嗎?

想到這樣的後果,李振河真的有點發瘋般的衝動,只是讓他感到更加恐怖的是,剛才蘇沐就那麼隨意拍了自己兩下,自己不但沒有辦法再張口,就連身子都沒有辦法動彈,只能夠掙扎著。而這樣的掙扎,就好像是自己辦了這事後,良心不安,不知道猶豫著該不該上前去說似的。

這口黑鍋,李振河是背定了!

當蘇沐舉步向著不遠處的賓士轎車走過去的時候,蘇老實已經站出來,「小沐,你要幹什麼?」

「爸,我沒事的,你和媽就陪著大姨他們就行,這件事交給我處理就是。」蘇沐笑著道。

「小心點。」蘇老實道。

「我會的!」蘇沐點點頭,義無反顧的繼續向著前方走去,他走的很為緩慢但卻很為堅定,每一步邁出去,都吸引著所有看熱鬧人的眼神。

這些看熱鬧的人,現在也在想著,蘇沐到底會如何解決這事。一個被摘了桃子趕出去的副縣長,難道說真的有那樣大的魄力,去做這事嗎?不在官場上混的他們,壓根就不知道,蘇沐現在的行政級別和手中的權力,比孫元培這個縣長並不弱上多少。真正說到發展前景的話,蘇沐甚至比孫元培還要強出去太多太多。

就在蘇沐這邊走著的時候,他發現人群中閃過了趙無極的身影。趙無極沖著蘇沐點了下頭,儘管蘇沐不知道這個點頭是什麼意思,但卻明白趙無極是心中有數。不過很快蘇沐就知道了趙無極剛才點頭是什麼意思,因為他的手機突然閃出一道信息,很為簡單的幾個字:昨晚的事情,我知道,我有視頻。

就是這樣幾個簡單的字,讓蘇沐心中大定。

真的不愧是梅錚派出來的人,這樣的事情都能夠搞定?其實蘇沐昨天讓趙無極在鎮上呆著,趙無極所居住的賓館就在葉翠英這個菜店正對面,恰好能夠知道是怎麼回事。趙無極也是閑來無事,便直接給錄了下來,他也沒有想到,這家菜店竟然是蘇沐大姨家的。

這還真的是無巧不成書!

趙無極只是想著用這樣的視頻留下一份證據而已,沒有想到在這時派上用場。

賓士車內,真的坐著三個人,坐在後排的是一個身材略顯單薄,但眉宇間卻透露著一種妖嬈氣息的男子。他的皮膚有點黑,穿著一件天藍色的短袖體恤,要命的是全身上下幾乎全都掛著裝飾品,銀白色的手鏈,項鏈,最為離譜的是他的雙手十指全都塗抹著鮮艷的紅色指甲油,指甲更是像是長年累月沒有修剪過似的,很長很長。

男子明顯是畫過妝的,動作很為妖嬈,身上釋放出來的是一種女性化的陰柔氣息。一舉一動比女人還要女人,但他卻真的是貨真價實的男人。

他就是整場事件的幕後操控者,一個愛錢如命的極品人妖男,許多多。

許多多早就出現在這裡,一直在看戲,誰想到這出大戲演的好好的,竟然會冒出蘇沐這麼一個意外者。而更加讓許多多感到生氣的是那個混賬東西李振河,竟然敢出賣他。

李振河,李振山,知不知道我想要捏死你們就跟捏死螞蟻似的。

還有你這個混蛋,到底是誰,竟然敢壞我的好事。

想到這裡,滿肚子氣的許多多,蹭的便推開車門,以一種自我感覺很良好的姿勢走下車。然而這樣的姿勢,剛剛做出來,四周看熱鬧的人便一陣猛吸氣。

「真漂亮的姑娘!」

「啥眼神,那是個男的!」

「真的假的?我靠,還真是個男的,我擦!」

氣氛陡然一滯! 劉伯陽在警局裡留意過宋華強的資料,知道宋華強有個比他老子還囂張跋扈的兒子,此刻衝出來的這位與宋華強有八分神似,只是年齡上小了一號,不是宋耀龍就見鬼了

「我是,怎麼,你咬我啊」宋耀龍牛氣哄哄的答道,太陽穴附近的青筋一跳一跳的,這裡是宋宅,是他的家對方竟然衝進家裡大打出手,這對於無法無天的宋耀龍來說是莫大的恥辱

劉伯陽盯著他冷冷一笑,卻不再搭理他,起身走到宋華強面前,挑釁意味十足的望著這位澳門地頭蛇,說道:「宋華強,跟你說句實在話,在澳門,你可能有點本事,誰都給你面子,可是到了內地,我一根指頭就能捏死你如果換我以前的脾氣,就憑你今天這幅態度,我就能讓你後悔一輩子」

宋華強大怒

劉伯陽冷笑著打斷他:「我建議你還是認真考慮一下,你是聰明人,應該懂得和國家機器作對的下場,那個叫的比驢都響的是你兒子,我看他氣色不太好,好像肝火有些旺,該煲些湯補補了」

說完,意味深長的看了宋華強一眼,轉身離去高震飛老貓崔國棟三人也收了手,傲然離開,剩下那兩個保鏢雖然舉著槍,但卻絲毫不敢阻攔他們,眼睜睜的看著這四人出了客廳

宋華強望著滿地狼籍,臉色一陣黑一陣白,足足過了好一陣才恢復平靜,下令道:「阿廖,打電話報警」

阿廖愣了一下,說道:「強爺,我們是社團啊,真的要報警?我看找幾個人把他們做了比較好」

宋華強冷冷道:「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了,做事」說完就上樓去了,站在樓梯口的宋耀文剛想說點什麼,宋華強卻直接上樓根本不答理他

回到書房之後,宋華強陰沉著臉色吸了一根煙,撥了手機上一個號碼,不由分說的吩咐道:「給我查查首都派來的那幾個小子的真實來歷」

回去的路上,兄弟四個人都顯得很興奮,崔國棟嘿嘿笑著對劉伯陽道:「陽哥你真是太給力了,幾句話就把宋華強嚇怕了,我看龜孫子這回一定乖乖把錢吐出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