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說我們好高鶩遠,不切實際?」趙國棟心中吁了一口氣,沉聲問道,他也有這方面的思想準備。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不僅僅如此,畢竟這是你們懷慶市委市政府的決策,得到了市委市府一致同意,一般人他們也難以拿這事兒作為直接攻許目標,但是也有一種聲音傳出來說你年齡太輕,浮躁不寧,急功近利,玩這一手就是沽名釣譽,博取某些領導歡心。

趙國棟心中一凜,如果說自己好高鶩遠不切實際在他預料之中,但是如果說自己浮躁而且沽名釣譽,這個印象一旦在領導心中形成,那就很有可能對自己日後都會造成極大的影響。眾所周知這博取某些領導歡心中的某些領導是指誰,而敢於發出這種聲音的又會是什麼人?

庄權注意到趙國棟扶在方向舵上的手微微一沉,知道自己這番話對他觸動很大,伸手在趙國棟肩頭拍了拍:「風物長宜放眼量。國棟,你一心想要把懷慶搞起來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你要記住改革變革都應該要講求小步快跑,而不宜大踏步邁進,這樣可以有可供緩衝調整的餘地,動作太大,往往會使矛盾尖銳化

「庄部,我知道這件事情肯定引發了不少風波,我也有些思想準備,但是我還真沒有想到會有人這樣看我。」趙國棟自我解嘲的笑了一笑,「吃螃蟹者難免會受到非議,我有準備,但是如果領導都有看法,那我可就真的有些冤屈了。」

庄權啞然失笑,「也沒有那麼誇張,我只是提醒你在做事之前要三思,尤其是你現在是代市長,更應該注意,當然,原則上的問題也不容退讓,但是在策略上卻可以多琢磨一下,比如你派出那個工作組就是一手好棋

作為趙國棟的一手好棋中的棋子兒,於文亮這一段時間都沒有落得一個好休息。

趙國棟交待的任務很明確,但是真正意圖卻很模糊,於文亮集大略猜出個一二,但是這種事情在沒有變成現實之前,一切都可能走向另外一個結果。

這半個月來於文亮帶著市府辦和重點工程領導小組幾個人就扎在懷州區,逐個鄉鎮調研了解,重點了解由於城市規劃調整帶來的對基層拆遷和土地徵用之後可能給失地農民生活帶來的影響,以及原有鄉鎮政權結構可能帶來的變化,以及應當怎樣來應對這一變化。

各地猛的拆遷補償機制不盡一致,貨幣補償、住房補償以及用農轉非和荊氐生活保障來保證失地農民基本生存條件是各地採用的不同方式,也有採取幾者相結合的方式來解決,這些方式各地也都在積極探索。

趙國棟傾向於用建立基本失業、醫、不老保險等整套機制來對解決農民失地之後生計問題。處眾需要有穩定而雄厚的財政基礎來做後盾,以懷慶目前的財力來衡量,顯然還有相當大的困難,而且這也是一個,相當複雜的系統化工程,不是誰一拍腦袋就能建立起來的。

為此趙國棟和於文亮幾度長談,這讓於文亮對於趙國棟不由得產生一種莫名的敬畏,這樣一今年輕的市長居然能想得這樣深遠,能夠考慮到失地農民的長遠生計,雖然這其中尚有不少值得探討和商椎的地方,但是對方能有這樣的想法,那就足夠了,值得自己下來大半個月來實際了解情況。

「老盛。看來懷州區的情況的確有些複雜,我這一趟來收穫不失地農民的日後生計問題的確是一個,很大問題,怎樣讓失地農民能夠不淪為社會底層,因失地而致貧,我想這其中還需要市區兩級來共同探討商議,尋找一個更好的辦法來綜合統籌解決,那些一次性貨幣補償,或者住房和貨幣相結合補償,都不是最佳辦法,難以維繫長久,一旦農民耗盡了他們的那部分補償金,他們將怎樣生活?而現在提出的那些諸如加強就業技能培,促進創業等等,都太過空泛,難以起到實質性決定性的作用

於文亮坐在盛克明辦公室里侃侃而談,這半個月里兩人丹乎每天都有小半天在一起,原本兩人也比較熟悉,只是沒有多少交情,現在因為這件事情毒到一起,多番接觸下來,兩人發現在許多問題的觀點上有不少共同語言,而且越是詳談,越是覺得投緣,這半個月下來,於文亮也成了減克明辦公室的常客。

只要不下鄉而盛克明也沒事兒,於文亮便要到盛克明辦公室里坐下,關於這猛的拆遷話題太過繁複,你就是在花上兩三個月也談不完。

兩人也都覺得,隨著以城市為中心的經濟體系重要性日益凸顯,城市化進程不斷推進,城市規模不斷擴大,二三產業和城市用地不可避免的要大量佔用農業用地,尤其是城郊地區更是成為侵吞的主戰場。

而猛的拆遷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失地農民日後的生計問題,而前期城市建設用地採取較為單一方式進行補償的惡果已經漸漸暴露出來,失去了土地,缺乏必要生存技能,缺乏對自己生活的必要規利。一旦耗盡了補償資金,那邊不可避免的淪為赤貧階層,而在社會保障體系尚未覆蓋到這個群體時,他們就日益成為整個社會的不穩定因素。

「於秘,你說得沒錯,我初步統計了一下,我區面臨的群體**件越來越多,呈現出高速增長的趨勢,從九十年代初的幾乎沒有,到中期的每年就那麼幾起十來起,到九十年代後半期的每年幾十起,已經成為一個不容忽視需要高度關注的社會問題了

盛克明也很喜歡和於文亮進行這樣的交流,於文亮雖然在市裡幹了不少時間,但是在基層乾的時間不短,經驗並不缺乏,而且到市裡之後接觸範圍也寬闊許多,能夠更多的了解懷慶之外的情況,尤其是和省里接觸較多,在政策法規和外地的一些經驗了解方面也要比自己豐富許多。

「我也仔細分析過,從九十年代中期開始,一直到吧年底,企業改制引發的群體**件占相當大的比例,但是從吧年開始,猛的拆遷引發的群體**件日益上升,啊年最為明顯,而且不少都是因為前期猛的拆遷的失地農民因為生計無著落而來區里要求解決生活問題,我當時就有些擔心,今年這種情況更明顯

於文亮默默的傾聽著盛克明的分析,這些來自基層第一線的具體數據最能說明問題。

「我們區里之所以大力發展中小企業,尤其是在工業園區里以相當優厚的政策鼓勵中小企業發展,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我們希望利用這些勞動密集型的中小企業來吸引這些失地農民就業,為此我們區里專門針對這些企業出台了關於吸引本地下崗工人和失地農民的優惠政策,我們區里寧肯在財稅上付出一些,也希望能夠讓我們的下崗工人和失地農民能夠謀到一技之長,能夠有一個較為穩定而又長久的工作崗位,能夠為他們家庭和生活穩定提供保障

於文亮點頭認同盛克明的觀點,趙國棟在和他談及懷州區這方面的做法時,也是相當讚許,也專門要求他要收集這方面的有關情況資料,以便為日後市裡決策提供依據,而市裡現在這方面還沒有什麼動作,遠遠趕不上懷州方面的探索。

「區里為什麼對市裡修改後的新城市規刮方案有些抵觸情緒,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因為我們擔心在目並補償和保障機制不健全或者說不科學的情況下,如此大規模的推進城市化進程,將會帶來巨大的副作用,在這一點上,不知道市裡邊有沒有足夠充分的思想準備?在前面還有不少遺留問題尚待解決之。樣龐大的城市建設規發又將造成多少失地農民,他們一生計怎樣解決?會不會又出現一大批因失地而淪為赤貧的農民,如果是那樣,懷慶要想實現長久持續的經濟發展,懷慶要想像市裡提出打造宜居宜業之城,這條康庄大道上就埋下了一顆巨大的定時炸彈。」

盛克明一連串的反問質疑讓於文亮陷入了沉思中。

「我知道市裡邊也有一些計劃和想法,但是我覺得有點霧裡看花的感覺,落不到實處,到最後可能我們就不得不付出現實的巨大代價,所以我很希望市裡邊能夠在這些方面給予下邊一些更為具體更為實際的政策制度。

盛克明覺得自己情緒有些激動了,於文亮並非政策制定者,他頂多也就是受領導之託來了解掌握具體情況,然後為領導決策提供依據。

「老盛,你說的都是一些很現實的問題,市裡的確有一些想法和計發,比如趙市長提出了要打造全省職教基地,其中有一項重要的內容就是要免費或者提供補助幫助失地農民和下崗工人進行技集培刮,這並不是什麼華而不實的東西,而是實打實的諸如駕駛、電腦文秘、裁剪針織、車工、鏗工、銳工、刨工、電焊、汽車摩托車修理等最基本謀生技能,要讓學習者經過幾個月的學習能夠自謀職業達到自食其力。」

於文亮字斟句酌,「這是我親耳聽到趙市長在和安市長討論時提出來的,要求安市長在加快整合市裡可用職教資源時,儘快要讓這些資源為現實工作服務,而為失地農民和下崗工人提供這方面的培就是擺在第一位的任務

「若是市裡真有意在這一點上做文章,倒是能夠解決一些問題,但是還是不能解決根本問題,畢竟有能力參予培的人還是少數,絕大多數人沒有那個,學習基礎,尤其是年齡在三十五歲以上者,你要讓他們再靜下心來學習一門技能,很難盛克明很坦率的道。

「這只是一方面,趙市長也在和市裡五大廠協調,要求五大廠招工不能只面向廠子弟而要主動考慮農轉非之後的失地農民中符合條件的子弟,另外也要求在失地農民子弟參軍退伍后五大廠也應當站在講政治的角度上來主動替市區縣分擔接收任務。」

盛克明還是搖頭,「這些都是杯水車薪,難以解決根本問題

於文亮樂了,這個盛克明可真是有點鑽牛角尖的勁道。

「老盛,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就只有你的發展勞動密集型企業吸納勞動力行?」

「於秘,你得承認這一條所能吸納的勞動力比起你先前提到的任何一種方式都更具有實效盛克明毫不謙虛的道:「當然,如果這幾者能夠結合起來,更好

「嗯,我聽趙市長大略提及過,發展經濟吸納剩餘勞動力就業是根本,但是根本卻不是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八年能夠解決得了的,根本之外還有一條底線。」於文亮點點頭,「那就是要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保障機制,比如失地農民怎樣保障他們最低生活水平,怎樣保障他們從擁有土地資源的農村居民轉化為失去土地卻又缺乏謀生技能的城市居民之後的基本生活條件不受影響,基本生活保障、醫療保障甚至日後的養老保障機制,這些都是函待解決的問題。」

「但是各地實際情況不同,財力也不一樣,而中央也只有一個粗框架的意向,各地只能根據實際情況來制定相應的政策,在這一點上,趙市長眼光更深遠,所以他才會在城市建設即將拉開大序幕之時,讓我來借懷州區面臨各種困難的這個機會來調研了解情況,以便為日後市裡在這方面進行一些嘗試探索打基礎。」

盛克明驚訝的抬起目光,「市裡真有這方面的打算?。

「嗯,趙市長的確有這個想法,應該說趙市長比我們都要想得遠想得更全面,既要從根本上來改善解決問題,又要嘗試建立一條保障線機制,至少我所了解這還是一個創舉,而且是真真正正替老百姓考慮長遠生存的創舉,雖然可能會面臨很多具體困難,但是我覺得這將是今後我們城市化要解決這些問題的一個探索嘗試方向,探索嘗試越早,我們日後付出的代價越而越晚。則付出代價更大,我是這樣認為的,而且我覺得趙市長可能有意在你們懷州或者慶州進行試點探索

盛克明全身一震,良久才道:「這怕是一項相當複雜艱巨的系統工程,難度以及所要面臨的體制風險都相當大,趙市長若真是有意,我覺得這是好事,但是僅憑市裡這點力量只怕都難以做到,這需要省里和中央在政策和法律規章制度等各方面上的支持。」

新的一月即將來臨,求保底月票! 用人大副辛任錢廣明和省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庄權行公導年底的選舉工作,陳英祿和趙國棟以及市人大主任梁凱山一起作陪。

按理說今年不是選舉年,像每年例行人代會並不值得小題大做。但是懷慶情況稍稍有些不一樣,那就是趙國棟將在本次人代會上作為唯一的市長候選人進入選舉程序。

午飯後,陳英祿和梁凱山陪著錢廣明在賓館里休息,而趙國棟也陪著庄權駕車在市裡轉一轉。

別克從雙葉大道向又拐進大慶路,進入五大土區域,人流量明顯大了起來。

「國棟,欲速則不達,工作不是一天兩天能做完的,而人們接受也有一個過程

庄權坐在副駕上,翻弄著趙國棟碟片,隨手挑了一張舒伯特《天鵝之歌》套曲,《小夜曲》優美恬靜的曲調傾瀉出來讓人心情禁不住沉靜下來。

趙國棟沒有吭聲。

「我無意干涉你的工作,但是太過操切有時候會帶來副作用。你的新城市規劃方案在省里頗受好評,尤其是省城市規戈,設計院一些專家在省建設廳和齊省長面前高度評價,但是也有一些不和諧聲音傳出來

趙國棟安靜的聽著,他知道像懷慶這樣選舉的事情是不需要庄權出馬的,頂多一個副部長甚至處長跟隨錢廣明隨行足夠了,不過是打一個前站。指導了解一下,真正工作還是懷慶市委這邊。

「有些人質疑懷慶這樣的二級城市有沒有必要將市區面積弄得這樣大,而且綠地面積和文化教育科研用地比例也是大大超出了一般城市的布局,道路設計寬度和級別在許多地段甚至超過了安都的規劃。」

庄權在省里人脈相當寬泛,不僅僅是省委里關係熟捻,在省政府那邊也有不少關係過硬的朋友,自打和趙國棟關係密切起來之後,也是由衷希望這個小兄弟能夠在仕途上順利成長起來,所以關於省裡邊關於懷慶方面的評價議論他一直相當關注。

「是不是說我們好高鶩遠,不切實際?」趙國棟心中吁了一口氣,沉聲問道,他也有這方面的思想準備。

「不僅僅如此,畢竟這是你們懷慶市委市政府的決策,得到了市委市府一致同意,一般人他們也難以拿這事兒作為直接攻許目標,但是也有一種聲音傳出來說你年齡太輕,浮躁不寧,急功近利,玩這一手就是沽名釣譽,博取某些領導歡心。

趙國棟心中一凜,如果說自己好高鶩遠不切實際在他預料之中,但是如果說自己浮躁而且沽名釣譽,這個印象一旦在領導心中形成,那就很有可能對自己日後都會造成極大的影響。眾所周知這博取某些領導歡心中的某些領導是指誰,而敢於發出這種聲音的又會是什麼人?

庄權注意到趙國棟扶在方向舵上的手微微一沉,知道自己這番話對他觸動很大,伸手在趙國棟肩頭拍了拍:「風物長宜放眼量。國棟,你一心想要把懷慶搞起來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你要記住改革變革都應該要講求小步快跑,而不宜大踏步邁進,這樣可以有可供緩衝調整的餘地,動作太大,往往會使矛盾尖銳化

「庄部,我知道這件事情肯定引發了不少風波,我也有些思想準備,但是我還真沒有想到會有人這樣看我。」趙國棟自我解嘲的笑了一笑,「吃螃蟹者難免會受到非議,我有準備,但是如果領導都有看法,那我可就真的有些冤屈了。」

庄權啞然失笑,「也沒有那麼誇張,我只是提醒你在做事之前要三思,尤其是你現在是代市長,更應該注意,當然,原則上的問題也不容退讓,但是在策略上卻可以多琢磨一下,比如你派出那個工作組就是一手好棋

作為趙國棟的一手好棋中的棋子兒,於文亮這一段時間都沒有落得一個好休息。

趙國棟交待的任務很明確,但是真正意圖卻很模糊,於文亮集大略猜出個一二,但是這種事情在沒有變成現實之前,一切都可能走向另外一個結果。

這半個月來於文亮帶著市府辦和重點工程領導小組幾個人就扎在懷州區,逐個鄉鎮調研了解,重點了解由於城市規劃調整帶來的對基層拆遷和土地徵用之後可能給失地農民生活帶來的影響,以及原有鄉鎮政權結構可能帶來的變化,以及應當怎樣來應對這一變化。

各地猛的拆遷補償機制不盡一致,貨幣補償、住房補償以及用農轉非和荊氐生活保障來保證失地農民基本生存條件是各地採用的不同方式,也有採取幾者相結合的方式來解決,這些方式各地也都在積極探索。

趙國棟傾向於用建立基本失業、醫、不老保險等整套機制來對解決農民失地之後生計問題。處眾需要有穩定而雄厚的財政基礎來做後盾,以懷慶目前的財力來衡量,顯然還有相當大的困難,而且這也是一個,相當複雜的系統化工程,不是誰一拍腦袋就能建立起來的。

為此趙國棟和於文亮幾度長談,這讓於文亮對於趙國棟不由得產生一種莫名的敬畏,這樣一今年輕的市長居然能想得這樣深遠,能夠考慮到失地農民的長遠生計,雖然這其中尚有不少值得探討和商椎的地方,但是對方能有這樣的想法,那就足夠了,值得自己下來大半個月來實際了解情況。

「老盛。看來懷州區的情況的確有些複雜,我這一趟來收穫不失地農民的日後生計問題的確是一個,很大問題,怎樣讓失地農民能夠不淪為社會底層,因失地而致貧,我想這其中還需要市區兩級來共同探討商議,尋找一個更好的辦法來綜合統籌解決,那些一次性貨幣補償,或者住房和貨幣相結合補償,都不是最佳辦法,難以維繫長久,一旦農民耗盡了他們的那部分補償金,他們將怎樣生活?而現在提出的那些諸如加強就業技能培,促進創業等等,都太過空泛,難以起到實質性決定性的作用

於文亮坐在盛克明辦公室里侃侃而談,這半個月里兩人丹乎每天都有小半天在一起,原本兩人也比較熟悉,只是沒有多少交情,現在因為這件事情毒到一起,多番接觸下來,兩人發現在許多問題的觀點上有不少共同語言,而且越是詳談,越是覺得投緣,這半個月下來,於文亮也成了減克明辦公室的常客。

只要不下鄉而盛克明也沒事兒,於文亮便要到盛克明辦公室里坐下,關於這猛的拆遷話題太過繁複,你就是在花上兩三個月也談不完。

兩人也都覺得,隨著以城市為中心的經濟體系重要性日益凸顯,城市化進程不斷推進,城市規模不斷擴大,二三產業和城市用地不可避免的要大量佔用農業用地,尤其是城郊地區更是成為侵吞的主戰場。

而猛的拆遷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失地農民日後的生計問題,而前期城市建設用地採取較為單一方式進行補償的惡果已經漸漸暴露出來,失去了土地,缺乏必要生存技能,缺乏對自己生活的必要規利。一旦耗盡了補償資金,那邊不可避免的淪為赤貧階層,而在社會保障體系尚未覆蓋到這個群體時,他們就日益成為整個社會的不穩定因素。

「於秘,你說得沒錯,我初步統計了一下,我區面臨的群體性事件越來越多,呈現出高速增長的趨勢,從九十年代初的幾乎沒有,到中期的每年就那麼幾起十來起,到九十年代後半期的每年幾十起,已經成為一個不容忽視需要高度關注的社會問題了

盛克明也很喜歡和於文亮進行這樣的交流,於文亮雖然在市裡幹了不少時間,但是在基層乾的時間不短,經驗並不缺乏,而且到市裡之後接觸範圍也寬闊許多,能夠更多的了解懷慶之外的情況,尤其是和省里接觸較多,在政策法規和外地的一些經驗了解方面也要比自己豐富許多。

「我也仔細分析過,從九十年代中期開始,一直到吧年底,企業改制引發的群體性事件占相當大的比例,但是從吧年開始,猛的拆遷引發的群體性事件日益上升,啊年最為明顯,而且不少都是因為前期猛的拆遷的失地農民因為生計無著落而來區里要求解決生活問題,我當時就有些擔心,今年這種情況更明顯

於文亮默默的傾聽著盛克明的分析,這些來自基層第一線的具體數據最能說明問題。

「我們區里之所以大力發展中小企業,尤其是在工業園區里以相當優厚的政策鼓勵中小企業發展,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我們希望利用這些勞動密集型的中小企業來吸引這些失地農民就業,為此我們區里專門針對這些企業出台了關於吸引本地下崗工人和失地農民的優惠政策,我們區里寧肯在財稅上付出一些,也希望能夠讓我們的下崗工人和失地農民能夠謀到一技之長,能夠有一個較為穩定而又長久的工作崗位,能夠為他們家庭和生活穩定提供保障

於文亮點頭認同盛克明的觀點,趙國棟在和他談及懷州區這方面的做法時,也是相當讚許,也專門要求他要收集這方面的有關情況資料,以便為日後市裡決策提供依據,而市裡現在這方面還沒有什麼動作,遠遠趕不上懷州方面的探索。

「區里為什麼對市裡修改後的新城市規刮方案有些抵觸情緒,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因為我們擔心在目並補償和保障機制不健全或者說不科學的情況下,如此大規模的推進城市化進程,將會帶來巨大的副作用,在這一點上,不知道市裡邊有沒有足夠充分的思想準備?在前面還有不少遺留問題尚待解決之。樣龐大的城市建設規發又將造成多少失地農民,他們一生計怎樣解決?會不會又出現一大批因失地而淪為赤貧的農民,如果是那樣,懷慶要想實現長久持續的經濟發展,懷慶要想像市裡提出打造宜居宜業之城,這條康庄大道上就埋下了一顆巨大的定時炸彈。」

盛克明一連串的反問質疑讓於文亮陷入了沉思中。

「我知道市裡邊也有一些計劃和想法,但是我覺得有點霧裡看花的感覺,落不到實處,到最後可能我們就不得不付出現實的巨大代價,所以我很希望市裡邊能夠在這些方面給予下邊一些更為具體更為實際的政策制度。

盛克明覺得自己情緒有些激動了,於文亮並非政策制定者,他頂多也就是受領導之託來了解掌握具體情況,然後為領導決策提供依據。

「老盛,你說的都是一些很現實的問題,市裡的確有一些想法和計發,比如趙市長提出了要打造全省職教基地,其中有一項重要的內容就是要免費或者提供補助幫助失地農民和下崗工人進行技集培刮,這並不是什麼華而不實的東西,而是實打實的諸如駕駛、電腦文秘、裁剪針織、車工、鏗工、銳工、刨工、電焊、汽車摩托車修理等最基本謀生技能,要讓學習者經過幾個月的學習能夠自謀職業達到自食其力。」

於文亮字斟句酌,「這是我親耳聽到趙市長在和安市長討論時提出來的,要求安市長在加快整合市裡可用職教資源時,儘快要讓這些資源為現實工作服務,而為失地農民和下崗工人提供這方面的培就是擺在第一位的任務

「若是市裡真有意在這一點上做文章,倒是能夠解決一些問題,但是還是不能解決根本問題,畢竟有能力參予培的人還是少數,絕大多數人沒有那個,學習基礎,尤其是年齡在三十五歲以上者,你要讓他們再靜下心來學習一門技能,很難盛克明很坦率的道。

「這只是一方面,趙市長也在和市裡五大廠協調,要求五大廠招工不能只面向廠子弟而要主動考慮農轉非之後的失地農民中符合條件的子弟,另外也要求在失地農民子弟參軍退伍后五大廠也應當站在講政治的角度上來主動替市區縣分擔接收任務。」

盛克明還是搖頭,「這些都是杯水車薪,難以解決根本問題

於文亮樂了,這個盛克明可真是有點鑽牛角尖的勁道。

「老盛,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就只有你的發展勞動密集型企業吸納勞動力行?」

「於秘,你得承認這一條所能吸納的勞動力比起你先前提到的任何一種方式都更具有實效盛克明毫不謙虛的道:「當然,如果這幾者能夠結合起來,更好

「嗯,我聽趙市長大略提及過,發展經濟吸納剩餘勞動力就業是根本,但是根本卻不是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八年能夠解決得了的,根本之外還有一條底線。」於文亮點點頭,「那就是要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保障機制,比如失地農民怎樣保障他們最低生活水平,怎樣保障他們從擁有土地資源的農村居民轉化為失去土地卻又缺乏謀生技能的城市居民之後的基本生活條件不受影響,基本生活保障、醫療保障甚至日後的養老保障機制,這些都是函待解決的問題。」

「但是各地實際情況不同,財力也不一樣,而中央也只有一個粗框架的意向,各地只能根據實際情況來制定相應的政策,在這一點上,趙市長眼光更深遠,所以他才會在城市建設即將拉開大序幕之時,讓我來借懷州區面臨各種困難的這個機會來調研了解情況,以便為日後市裡在這方面進行一些嘗試探索打基礎。」

盛克明驚訝的抬起目光,「市裡真有這方面的打算?。

「嗯,趙市長的確有這個想法,應該說趙市長比我們都要想得遠想得更全面,既要從根本上來改善解決問題,又要嘗試建立一條保障線機制,至少我所了解這還是一個創舉,而且是真真正正替老百姓考慮長遠生存的創舉,雖然可能會面臨很多具體困難,但是我覺得這將是今後我們城市化要解決這些問題的一個探索嘗試方向,探索嘗試越早,我們日後付出的代價越而越晚。則付出代價更大,我是這樣認為的,而且我覺得趙市長可能有意在你們懷州或者慶州進行試點探索

盛克明全身一震,良久才道:「這怕是一項相當複雜艱巨的系統工程,難度以及所要面臨的體制風險都相當大,趙市長若真是有意,我覺得這是好事,但是僅憑市裡這點力量只怕都難以做到,這需要省里和中央在政策和法律規章制度等各方面上的支持。」

第二十四節程序走完

「這麼說來,臧克明倒是看到了咱們城市化進程中面臨困局問題中最關鍵的一環。」趙國棟聽取了於文亮的彙報之後點點頭,「我看我們很多市縣區領導都未必有臧克明的敏銳性強,現在都還囿於固定模式,還是把農民當作可以糊弄的對象,只想著怎樣應付過去把這些『燙手山芋』、『麻煩』打發掉,完全沒有考慮怎樣讓失地農民這個群體能夠更好的融入城市生活中,讓他們真正成為這座城市的一份子。」

於文亮不得不承認趙國棟這番話極其犀利刻薄而又精準客觀的反映了現在許多領導的心態,他們根本就沒有想過怎樣讓這個群體生活更幸福,而只是想要從征地拆遷中獲取的巨大利益中來為自己謀取更多的東西,於文亮倒不完全認為那些人是想要把經濟上謀取私刮很多人更願意通過這樣大的利益分割運作來為自己政治前程加分。

「趙市長。耍想解決好這些問題,既耍符合地方實際情謂又要有所作為。這需要相當周密的規戈和從中央到地方在法律法鄭和政策上的最大支持於文亮提醒道。

趙國棟滿意的點點頭」謝謝文亮你的提醒。我知鑿有此事情慾速則不達。但是我們不能因為現實局限就無所作為。羔該卑做占什麼不是缸。

於文亮欲言又止,但是他很快就意識到這位趙市長心中早就有分寸拿捏,讓自己一味調研了解,卻不做任何錶態,甚至邁簍傑性的表鉀出了對基層存在困難的了解,這本身就是一個暗示,哪怕只某虛旱一槍,但是一樣起到了很大的安撫作用。

一年一度的人代會終於拉開了序幕,人民代我們歡聚一堂,暢談著這一年來懷慶發生的種種,印著和訊科技精美凶0的堡不時映入人們的眼帘,昭示著作為懷慶第一大外資投資企業已經正尋擊入懷慶人們心。

這源於於文亮的一個。提議,建議和訊科技可以面過特宇時間稈宇毒式來展示自我。以加深和訊科技在懷慶普通民眾心目中的印象。

和訊科技從諫如流,立即接受了於文毫的建議,每位人大代表都收到了一份來自和識科技的問候一個圖案精美的環保小報袋裡邊有一本印著和訊科技廠區效果圖及其介紹展望。另列一逼有一個漂亭精緻的真空保溫杯,在杯麵不起眼的角落裡燙印著和訊科技的小……

受到和訊科技的啟發,剛剛進入懷慶經濟開發區的精英科技也汛即效仿,同樣是一個小紙袋,一個。精英科技的展望介紹然後一套精羔華麗的瑞士軍刀七件套,盒子上精英科技的凶0稍嫌粗糙男然具時間所限來不及精加工,粗粗銘刻上去的,但是效果一樣好。

精英科技還在小袋中多裝了一樣東西。請束。內里一向話讓人心裡熱乎乎的,「一年以後,真誠邀請您蒞臨精英科技懷慶有限公司禎察參觀,精英科技全體員工恭候您的光臨。您的到來將會縣我們最大的榮幸

花錢不多,卻熾蘭極大的激發起了人民代我們的自妾滿以及好奇感,達到了吸引全市人民目光的目標。委實起到了茸大的公關旋果一

和訊科技不用多說了,作為全市天字型大小工程,總計投資將高法十六億美元,為了引進這個項目,市裡也是費盡周折,而成功可講了這個項目之後,也極大的提振了全市民心士氣,而精英科技對干廣大懷慶市民和人大代我們來說卻顯得有些陌生,但是這樣一看卻一下子就把精英科技拉到了與和訊科技同樣高的地位。

而這也不由自主的讓代我們將話題投放到了今年本市件講家重要電子信息產業身上,從和訊科技到精英科技,從仁寶集團酉廣法製造連續不斷的簽約使得懷慶經濟開發區的聲譽頓時躍居省內經濟技術開發區前列。這也成為代我們熱議的焦點。

四百多名人民代表匯聚一堂,投下莊嚴的一票懷座市律市以夾第五任市長就此產生。

面對眼前這一切,捧著茶杯小口小口的啜著茶水的匡楊心傑宜態他不想和趙國棟有什麼正面衝突,但是趙國棟的大動作的確影響到了懷州區的相當多的利業,讓這一點上懷州區需要抗爭王麗娟和膩黃明同樣支持鬼」但是在這背後還有一些其他更深層次的東西隱藏其中。秋輝就是這些人的代表。

他斷然拒絕了秋輝的建議。

在人代會選舉上做文章殊為不智。

趙國棟在選前一連串的浩勢行動加上前期本來積澱起來的基礎足以保證他在正常程序下順利當選而傑度鮮明的陳英祿更是其最大後盾,僅憑懷州區這點風浪起不到多大作用,而且只會暴露自己。

而和訊科技和精英科技這一年更急讓趙國棟的威信得到了鞏固,連匡楊自己在看了和訊科技和精英科技的各業簡介和效果圖之後都忍不住忤然心動,像這樣高科技高投入高產出的企業其給地方財政和就業帶來的好處令人垂誕。尤其尋其妹成投產給懷慶市帶來的陰增長,簡直難以想象。

匡楊不知道這是趙國棟自只報出來的招還具別人幫他出謀划束,忘之和訊科技和精英科技的這種噱頭取得的效果,不知道要比你趙國棟舌綻蓮花演講一番要好到哪甲著」

「各位代表。我代表市人民政府,向大會作政府工作報告,請於審議,並請市政協各位委員提出寶貴意貝」第一,過去一年工作的回顧

「第二,明年工作建議。我歸總起來為五句話。國民經濟高速發展,城市建設全面推進,縣域經濟實力男著增強,改革開放進入新階段,民生事業全面協調發展

趙國棟聲音洪亮。與宇軒昂引得無數右這位代市長作風還開不太了解的人民代我們。都禁不住振作精神損要卑一聽這位剛剛當選的市長究竟有什麼高招來振興懷慶,雖然和訊科技和精英科技已經常給他們不少驚喜。

「全市地區總產值增長涼度要確保費討百分之十八,力爭達到自分之二十,財政收入增幅要力爭實破百分之三十。要實現這一目標,我們必須要全力搞好新建項目儘快投產,尤其芳和訊科技、廠達製造、仁寶電子、精英科技四大新開工企業的建設進度一定要按時保質保證,儘快確定康寧光纜和阿爾卑斯電與兩家企業進入建設階段。讓電子信息產業成為我市經濟新的增長點

「要促進機床廠、鑽采設備廠的上市下作力爭。

「城市是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載體,而城市建設則是我市經濟發展的帶動極,新的城市規劃方案已經獲得了,我們要在刨年完成雙葉大道北段的全面建設歇馬大諾右段和技桐大宿南段改擴建工程,催動。

「要大力推動縣局經濟發展,培植適合地方經濟特色的廣業集群,依託全市機械設備製造工業基礎,大力打浩經濟技術開發區的電於信息產業集群,歸寧的汽車配件、電子元器件集群,懷州區的製鞋、成衣、鞋材輕工業產業集群慶州寸物刮葯產業集群、澄江機械加工製造產業集群,靖縣、青坪的食品工業集群武川、古樓的精細化工、原材料加工產業集群

「要竭盡所能促進中小企業和個。體私營企業的發展。這將是今後我們懷慶各縣區政府的一項重要工作巾、企業和個體私營企業走最具經濟活力的一部分,它們的發展壯大將會述得」

趙國棟並沒有完全按照寫好的文稿來念,而是隨著大的條條框框來任意發揮,尤其是在談及經濟發展和城市建設這一塊時。更是意興尚昂口若懸河,各種數據實例支持也是旁征博可,信手指來。

趙國棟也很理智的芽常了自只演講慾望他知道這不是自己各人即興發揮的舞台,而是作為一個新當發市長的富誓承諾。必要的發揮到以,但是若是以為可以用詣詣不絕的演講就可以政府人民代表,那也太瞧人民代表的智商和成熟度了。

會議終於在趙國棟後續言簡意垓的感謝詞中結束了。雷鳴般的室產經久不絕,不知道究竟是在感謝趙國棟為大家描繪了一個美好壯肪的白描畫卷還是為他最後那一句「謝謝大家。的結束詞。總而言之,一切都在貌似美好圓滿中結束了。 ※…心國棟是在當選市長一個一星期夕后才正式搬到市長辦二」士的。之前擔任代市長期間他一直堅守他常務副市長的辦公室,有傳言稱真正的常務副市長呂秋臣一直對此耿耿於懷,認為趙國棟這種表現過於虛偽。

市長辦公室獨處六樓,和其他副市長辦公室分列於七八樓中略有不同,從這裡可以鳥瞰市政府側後方的蘿湖,這是一個水面面積不足百畝的小湖,秀雅寧靜,湖畔延續過來的樹林一直延伸到市政府背後的保留的植被林帶中。

當選市長並沒有給趙國棟帶來多少真正意義上的激動,實際上從擔任代市長開始他已經進入了角色,只不過現在更名正言順而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