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如此,那老夫也先行離開了!」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見到暴風義走了,暴風武也沒有臉面再留下來,畢竟他也是一罪人,儘管罪過不大。

言罷,暴風義就喚出了自己的暴風天狼,拉著陳友宜與蘇杭一同躍了上去,往著遠處行去。

其實原本的打算是讓蘇杭留在黃院的,但此刻葉天自己也要受罰,蘇杭再留在黃院也就沒有意義了,還不如讓他去資源更好的天院,那兒的發展也會更好。

「刷!」

主院又一中年男子跟了上去,與暴風武等人一同消失在空中。

兩大院主的離去一下子就使得主峰冷清起來,因為本來的一些學生都是他們帶來的,特別是司空華。

天雨門與薛華宮宣布解散后那些學生都不知跑去了哪裡,他們普普通通,可得罪不起聖女這種恐怖存在,哪怕是仰望也不夠格啊。

「你們給我站住!」

就在此刻,一聲怒吼卻突然從葉天的口中爆發了出來,而他所說的人正是打算偷偷離開的黃長老三人。

聽到葉天的怒吼,黃長老心中暗道一聲不好,滿臉不情願的轉過頭來,強制露出一絲笑容道:「葉天,不知你還有什麼事,重建招生堂的工作繁忙,我們還得趕過去呢!」

「好你個黃長老,此刻居然還和我裝傻?之前你們幫助司空華一起對付四大長老的事情難不成以為我沒有看見嗎?」

葉天一語道破了黃長老心中的那絲小心思。

而一旁的暴風安則是一直臉色陰沉著,他雖然不說話,但也大致知道了黃長老暗地裡做的事情。

今日聖女在場,葉天將話說個清楚最好。

「究竟是怎麼回事?」

這次反倒是輪到聖女疑惑了,之前葉天所言可完全沒有說到黃長老。

「黃長老乃是漢奸,他主動投靠司空華來對付我,同時還支走了黃院主峰上原本存在的許多力量!」

葉天緩緩解釋道,從之前在山下碰到黃長老時他異常的表現到現在的真相敗露,葉天僅僅是猜測就十分肯定了。

「葉天,你休要血口噴人,老夫完全不知情司空家族一事,也沒有對付你的意思,之前只不過是與四大院主切磋切磋實力罷了!」

為了免除這個大罪,黃長老居然厚著臉皮顛倒是非道。、

聖女聽了他們兩人的話后皺了皺眉,突然問向暴風安道:「暴風安院主,這黃長老當初是我引薦入你黃院,此刻就交由你處置吧!」

暴風安微微點了點頭,聖女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她壓根就沒有相信黃長老的胡言亂語,甚至於與這個長老廢話的心情都沒有。

「黃生,你為何要對付我的弟子?」

暴風安開口就是這麼一句話,已經給黃長老冠上了罪名。

「暴風安院主,你聽我說,我也是被逼的啊,都是地院想出來的,不關我們三人的事情啊!」

黃長老知道自己狡辯不了了,於是就將皮球踢到了地院那兒。

「哼,堂堂招生堂大長老,居然與地院直系弟子司空華相勾結,我黃院不歡迎你這種人,現在就將你逐出黃院,招生堂重建更不能佔用我黃院任何資源!」

暴風安見黃長老還是不招,也不打算再多說廢話了,當即就宣布了自己心中的想法,這樣也省下了大筆開支。

「什麼?不要啊,招生堂重建不能沒有黃院啊!」

黃長老徹底的慌了,拚命的想抱住黃院這條大腿,不為別的,就為了招生堂。

畢竟此刻是特殊時期,按照他之前的計劃再想去投靠地院已是不可能,畢竟人家現在自己都自身難保,就連暴風義師徒倆也被「囚禁」著,半年內是別想見到他們了。

而暴風武這樣的人更是不會搭理他了。

重生之窈窕薯女 至於暴風堅,他倆非親非故,怎會犯賤似的收留招生堂這麼多人?這不是自己找罪受嗎?

因此到了最後,黃長老仔細一想還是只能投靠黃院,且只有這一條路可走。

「哼,既然暴風安院主如此決定,那這事就定下了吧,同時三個月內你必須將招生堂重建,恢復我暴風學院招生模式,否則你這個大長老就等著換人吧!」

聖女一語滅去了黃長老最後的希望,而且還給他帶來了更多的絕望之情.

三個月,這簡直是要了他的命,招生堂的重建可是極為浩大的工程。

畢竟每一個堂都是好面子的,黃長老更是如此,他怎好將招生堂建造成雞窩一般?

哪怕是趕不上黃院主峰的規模,但也要相近才行啊。

「聖女,這……這怎麼可能,還請您再寬限幾日,像是一年半年什麼的?」

黃長老一臉可憐的說道,一個年過花甲的老者還這般央求,這幅模樣看著真讓人無語。

只可惜聖女可不是一般人,當即斬釘截鐵的說道:「我意已決,下去吧!」

「老夫領命!」

望著如此絕情的聖女,黃長老臉上布滿了苦笑,這一刻他的內心終於生出了強烈的後悔之情。

之前他只是算錯了一步,原本最終情節再糟糕他也不至於淪落至此,畢竟還有一個地院可以投靠。

但主院聖女的出現卻打破了一切,同時也徹底顛覆了黃長老起初那個圓滿無缺的計劃。

只可惜現在後悔已是無用,當務之急乃是如何解決當下的危急,一個月後,他的烏紗帽說不定會真的不保。

到時候沒有了招生堂大長老這層身份,他定然會被其他同階者給欺負死,畢竟黃長老在外頭的敵人實在是太多了,哪怕是暴風學院內部也是如此。

從功德堂的事情上就可以看出他的人品。

望著黃長老遠去蕭條的背影,葉天的臉上並沒有絲毫勝利的神色,因為這個老頭已經被他列入了必殺名單之中,唯有黃長老死了葉天才會心安。

對於這種用心險惡的老者,完全沒有憐憫的必要。

「你們下去通知其他三大學院,讓他們貢獻出人力物力來修復這黃院主峰,一個月內完不成就準備好接受責罰吧!」

聖女目光望著周遭滿目瘡痍之景,突然轉頭對著身後兩個中年男子吩咐道。

無論如何來說,黃院都是最為無辜的,這也是她沒有懲罰暴風安的原因。

「是,聖女!」

最後兩位中年男子領命后就退了開去。

其實四大中年男子都是聖女的貼身護衛,每一位都擁有著不弱於四大院主的實力,可謂是真正的主院高手。

不過現在他們倒也去的安心,畢竟這兒還有暴風安在,葉天等人更不可能對聖女出手。

最重要的一點便是聖女的實力也是極為強大的,就連他們也不甚清楚。

見到眾人都走後,聖女冷淡的目光終於再次落到了葉天的身上,之聽她淡淡道:「葉天,跟我來,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談談!」

面對一直都很神秘的聖女,葉天的內心變得有些混亂,不知為何,在這聖女的面前,他原本很準確的推理能力,邏輯能力都變得不管用了,好幾次都猜錯了聖女的想法。

而對於聖女本身,葉天更是疑惑不已,這個給他淡淡熟悉感的女子究竟是何人,為何突然要找自己談話?

只可惜縱使葉天此刻思緒萬千,但也不得不強迫自己回到現實。

因為此刻的聖女只是留給他一個美麗且熟悉的背影,壓根就沒有等待葉天的意思。

「唉!」

見狀葉天唯有苦笑一下,快速的跟了上去,這聖女的架子還真是不小。

暴風安一直看著這兩個年輕人消失在自己的面前,最終輕嘆著搖了搖頭,朝著那處搖搖晃晃,彷彿隨時都要倒塌的主殿走去。

在這位老者的心中,黃院主峰被毀事小,差點釀成的大錯才是事大。

而現在這件大事看似已經平息,實則卻只是剛剛開始。

凝神天丹最後的話給在場每一個人帶來最深的恐懼,而作為宿主的葉天又該如何是好?

假如沒有好的辦法,他終有一天會化為絕世丹魔為禍中域。

待凝神天丹再次蘇醒的那一刻,便是一場真正的浩劫出現之時。 聖女自顧自來到了一處偏僻角落停了下來,而葉天也隨後而至。

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沒有說話,氣氛也在一瞬間變得有些尷尬。

「聖女,不知你找我來想要談些什麼?」

葉天率先打破沉默問道,畢竟與如同女神一般的聖女在一起他的壓力也是很大的。

聖女依舊沉默著,只是原本冷漠的眼神開始緩緩發生變化,其中彷彿正有一抹獨特的情感正在緩緩湧現。

「刷!」

那股情感在即將出現的一剎那卻被聖女給遏制住了,只見她芊芊玉指抹過自己的空間戒指。

剎那間,一匹碩大的暴風天狼出現在了兩人之前,這代步工具做工比四大院主的還要來得高級,乃是主院特有的奇物。

不過現在葉天的重心並不在這奇物身上,他依舊望著行為古怪的聖女,不知道她下一步想要做什麼?

「上來吧!」

聖女終於開口說話了,這時她原本的威嚴的聲音已經消失,唯留下了一種經過修飾過的平淡。

言罷,聖女自己率先躍上了暴風天狼,而葉天沉思片刻后也躍了上去。

身為一個男人,他有什麼好怕的?難不成這聖女還能吃了他不成。

「嘩嘩嘩!」

在葉天上到天狼的一瞬間它就被聖女給催動了,朝著一處未知的方向快速躍去。

「聖女,你到底想要帶我去哪裡?」

在天狼的背上,葉天再次忍不住問道,聖女越是不說,他的心中就越是疑惑。

這次聖女終於說話了,只不過並不是回答葉天的問題,而是直接反問道:「葉天,你想要破立丹做什麼?」

聽了這話,葉天的身子明顯一愣,難道聖女是因為破立丹的事情而找自己嗎?

「我知道破立丹極為尊貴,但我的一個好兄弟卻急需要它,只要主院能夠給我破立丹,我願意付出任何的代價!」

面對聖女的質問,葉天當即表態說道。

畢竟碰到主院中人的機會實在是太少了,況且現在面前的人還是聖女。

葉天相信,只要聖女答應了自己的要求,那破立丹定然手到擒來。

「願意付出任何代價?那人是男還是女?」

聖女聽罷突然八卦似的追問道。

這使得葉天心中越發的疑惑了,但依舊照實答道:「是男的,與我一同來自下域,名為凌寒楓!」

聽了這話,聖女小口輕呼了一口氣,由於背對著,因此葉天沒能發現。

「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