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軒,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陛下會讓你和艾莉訂婚?」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茉兒坐在床邊,享受美男難得的服務,舒服的微眯起眼睛。吻擎軒的力道很輕很柔,如同這個男人一般讓人覺得如沐春風。

吻擎軒站在茉兒的背後,從他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她襯衣里的風光。稍稍將視線移開,他聲音微啞,問道:「怎麼?為什麼會問這個?」

茉兒蹙了蹙纖眉:「只是覺得國王陛下能夠掌管一個國家,一定是很聰明的人。他難道看不出來艾莉是什麼樣的女人嗎?呃,我是說,艾莉並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善良單純。」

她在找適合的詞語來形容艾莉的『放蕩』和『不檢點』,畢竟吻擎軒是她的未婚夫,自己的未婚妻在外面有那麼多的男人,吻擎軒在面子上一定也很難看。

當今天下午拿到視頻之後,茉兒其實一直在猶豫,雖然她很想報復,更想讓吻擎軒和那樣的女人儘快脫離關係,但是卻還是始終沒有下決定。

他淡淡的笑,將毛巾拿下來,用溫熱的大掌輕柔的撥弄著她已經半乾的髮絲。

「我對你說過吧,艾莉的父親是和我父親從小在一起長大的朋友,當初父親登位的時候很艱難,兄弟間的明爭暗鬥是從很早之前就傳下來的。當時很多人反對父親,卻只有公爵始終在幫助我父親,然後一步步走到今天。不可否認,現在的阿狸奇,有部分都是艾莉父親成就的。」

茉兒問:「所以,陛下才將軍隊交給他管轄?」

吻擎軒笑笑,看著她仰頭望向自己的小臉,眼光瀲灧柔波攢動著,沉聲說:「你查到了。」

她點點頭:「大哥今天傳給我的資料上有,雖然公爵沒有實權,但是軍隊私下還是稱他為將軍。」

他坐在她身後,半調侃的說:「連這種消息皇集團都能查到,得到你我算不算是撿到了個寶呢?」

茉兒臉上浮現出驕傲的神情:「那是當然,所以我可提醒你,千萬不能讓我傷心,否則我單單是我三哥你就吃不消的。」

他拍了拍她的臉頰:「我怎麼會捨得讓你傷心,你不僅是皇集團的小公主,也是我的。」

「嘻嘻…….」

「好了,快去上床睡覺。已經很晚了,今晚不許看小說看到半夜。」

茉兒依言爬上床去,枕頭上帶著吻擎軒身上特有的氣息。她蹭了蹭,忽然聽見漸行漸遠的腳步聲,她起身:「吻擎軒,你去哪裡?」

吻擎軒怔下腳步:「我去書房看些資料。」

她嘟唇:「又去看資料,不能陪我嗎?」

吻擎軒雙拳窩在褲線的兩側,有些為難,目光從她掩蓋在被單下的婀娜嬌軀掠過。

見到他已經明顯動搖的神情,茉兒眼底劃過一絲笑意。

之前的幾天,他怕她身體會吃不消,於是每次都借口忙到半夜,等到她熟睡了才進房。開始的時候,茉兒的確是想休息,但是久而久之她就已經開始想念他的懷抱和溫度了。

茉兒向另一邊挪了挪,空出一個位置,拍了拍:「吻擎軒,我要抱著你才能睡。」

這句話就像是在吻擎軒的心裡投擲了一枚炸彈般,將所有的理智全部炸得灰飛煙滅。看著她躺在床上對他微笑,燦爛雙瞳仿若能沁出春水來,粉撲撲的臉頰細如凝脂。

拒絕,終還是說不出口……

茉兒黑瞳轉了轉,閃過幾次狡黠。就在吻擎軒還在猶豫的時候,她忽然走下床,襯衣的衣領已經大敞,露出大片如凝脂的肌膚和一雙纖長的玉腿。

她彷彿,已經看到吻擎軒喉結上下吞咽的動作。

她偷偷斂住笑,玉臂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腳尖有意無意的隔著薄薄的衣料磨蹭他的胸前的肌肉。

在他薄唇上輕輕一吻,她見到他的眸子愈發的深諳。

「今晚,我想要你留下來。」她在他的耳旁輕輕呵氣。

吻擎軒的身體有些緊繃:「……..不。」

「留下來嘛,好不好?」她的唇已經覆上男人的耳珠,輕輕啃咬。

聽到他倒抽口氣,茉兒笑的更加歡暢。

他的聲音已經暗啞:「不可以,你的身體…….」

「留下來,今晚,我想要你。」

吻擎軒已經攥緊了兩個拳頭,才能壓抑住小腹上升愈來愈濃烈的慾望。鼻端慢慢縈繞的都是她身上的馨香。還有她的長發,像是無數雙曖昧的手,摩挲著他的身體。

他深呼吸,深呼吸,再深呼吸:「不行。」

原本以為茉兒還要糾纏,卻突然放開了他,大方的聳肩:「那算了。」

「別……」

茉兒剛要轉身,就被男人一把抱起放在床上。她尖叫了一聲,但接下來他高大的身體就覆在她的身上。

「小妖精,你點起的火,就要負責滅到底。」

緊跟著就是男人愈發強烈的慾望發泄在她的身上,尖叫變成了曖昧動聽的吟哦,兩人緊貼著身體,心也更加靠近。

但忙著紓解她點起慾望之火的男人,卻沒有發現那小女人眼中奸詐的笑容。

愛上這個心口不一的男人啊,是她的劫難。

………………………………………………………………………………………………….

第二天一早,茉兒是被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吵醒的。

睜開眼睛,看到四周熟悉的裝潢,還有一瞬間的迷茫,身體更是從頭到腳酸痛不已。這時,一旁發出來的聲響將她從思緒中抽了回來。

穿衣鏡前,吻擎軒此時已經將自己打點妥當,高頎寬闊的背影面對著她,正在打領帶。

忽然,她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你衣櫃里那條灰色的好看。」她之前在他的衣櫃里找衣服的時候看到的,是一條很精緻的領帶。

話音剛落,驀地,吻擎軒打領帶的手也微微停駐,深眸緩緩抬起,透過面前的鏡子直視她的眼睛,眼底帶著曖昧的笑意。

看到他那樣的笑,茉兒的臉驀地變成淡淡的粉紅。

突然,一條眼熟的灰色領帶送到她的面前。

她微微不解的抬眸,吻擎軒站在床邊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倨傲的側顏,即便在清晨依舊帶著鋒利而震蕩的性感美態,直挺的鼻樑,菲薄的薄唇習慣性的微勾著,只是那微微挑高的俊眉,若有似無的增添了一份剛剛起床后的慵懶……

他聲音低啞的說道:「幫我打領帶。」

茉兒愣愣的看著面前的領帶,吻擎軒卻沒有多給她猶豫的機會,伸出大掌一把將她從床上拉了起來。

被單里的茉兒渾身chi裸,這下忽的從床上坐起,絲質的白色被單從滑不溜丟的身體上倏然滑落,露出白皙,卻布滿吻痕的身體……

許是也沒有想到會看到這幅美景,倏地,吻擎軒淺灰色的眸子變得更加深諳,且緩緩醞釀出風暴。

「喂!你……..你不要看!」

而茉兒的臉也在瞬間爆紅,第一反應就是先去用小手擋住他的眼睛,這才慌忙拉起絲被遮上自己luo露在外的身體。

但是,還是被吻擎軒的大掌給擋下。

灼熱的掌心蘊藏著炙熱的溫度,灼灼的貼在她的腰際,輕微一個使力,她的身體牢牢的被他禁錮在懷抱間,密不可分。

他西裝上的扣子涼涼的,貼在她的胸前引起一陣顫慄。兩隻小手想抵在他的胸膛上,但她那如螞蟻一般的力氣哪裡敵得過健碩的吻擎軒。

他這次沒有吻她,而是用直挺的鼻尖不停廝磨著她的耳珠,瘙癢的感覺從那個地方隱隱傳來,他的呼吸噴吐在她的頸后,大掌在她的背後上下游弋彷彿愛撫著最華貴稀罕的寶物,茉兒渾身上下已經變得僵硬起來…….

「小茉,還是你不穿的模樣,最動人。我的小妖精……」低低耳語通過左耳傳了過來。

「喂,你不會又……..」

他緊抵著她小腹的硬挺瞬間叫告訴了她答案,茉兒驚喘一聲,男人的慾望果然在清晨的時候變得更加強烈,即便昨晚她已經將他喂得飽飽的。

「軒,我好累,你不是還有事要辦么?」她聲音聽起來有氣無力,可憐兮兮。

如果吻擎軒真的再把她帶上床一次,她估計一個星期都下不了床了。

他的眸心多了一絲笑意,眉目間成為一朵既妖艷又邪佞的花:「你要怎麼求我?」

茉兒暗自咬牙,這個男人自從嘗了鮮后,就怎麼都滿足不了。

不過,為了還能活到明天,茉兒還是用白嫩的雙臂拉下他的頭,將自己的唇印上。而就在四片唇相觸的同一時間,吻擎軒便立即掌握了主動。

他的大掌扣住她的後腦,靈滑的舌探進她的口中。唇齒進佔,每一次他的深入都能引得她的一陣輕顫。黑暗的空氣頓時變動的曖昧不開,她的睡裙已經被他大掌掀了起來,而她嬌美的輪廓毫無保留地呈現在他眼前,烏黑的秀髮柔順地披瀉在胸前,襯得那雙水靈燦動的黑眸更加晶亮。因無助而微微發抖的紅唇閃著誘人的光澤,此刻正被他重重的含允著……

意亂情迷間,茉兒只感覺到他忽然伸出手將她推開。

迷惘的雙眸沁著不解看著他,只見到他的雙眸此刻幽深的幾乎深不見底……

「小茉,我要離開兩天。」他聲音帶著一絲沙啞和明顯的壓抑。

她還沒有從那個吻中回過神,只是下意識的問:「離開?」

他點點頭:「因為有個會議要在法國召開,而且我還要去見一見炎曦身後的那個法國人,所以需要些時間。不過,我會把阿奇爾留給你,他會留在這裡替我好好保護你的。」

茉兒這才弄懂他的話,問:「非去不可嗎?留在阿狸奇開會不可以嗎?」

他搖搖頭,將她擁進懷中:「因為要躲避公爵的耳目,所以必須到他的勢力範圍外才可以。」

雖然心裡不舍他離開,但茉兒知道他有他的大事要辦。

「可是,你一個人去國外不是更危險?我在這裡有長安保護就好了,而且我可以答應你,一步也不出聖蓮殿,就不會出事的。」

他大掌撫上她的長發,灰眸里滿是堅定:「就當是為了讓我安心,讓阿奇爾留在你身邊,好嗎?」

看著吻擎軒片刻,茉兒才點了點頭:「好。不過,你要早點回來。」

鑽進他的懷裡,小手緊緊的攥住他的西裝,充滿了不舍:「因為,我會想你。」

文娛帝國 …………………………………………………………………………………………..

想他,的確是想他。茉兒幾乎在吻擎軒離開的第一天就開始徹夜難眠。這是她第一次品嘗到,什麼叫做徹骨的思念。

之前因為被吻擎軒趕回皇家的時候,她只顧著傷心。直到今天,在他剛剛離開,她就已經覺得時間太過漫長,空氣太過孤單。

將近後半夜,茉兒才有了一絲睡意。

但是剛入睡不久,她就被一震奇怪的聲音吵醒。茉兒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向著聲音來源處望去,卻在看到窗口處那一抹高大的黑色身影時,被嚇得睡意全無。

茉兒本能的張開口剛要尖叫,那黑衣人就以極快的速度閃到她的床邊,根本來不及做反抗,一隻手就已經捂住她的嘴巴。

「唔…….!」

淡淡的古龍香水侵入她呼吸的鼻端,當看清眼前那張熟悉的臉時,茉兒驀地瞠大美眸。

「噓……別出聲,是我!」

---

【謝謝親xspring的70朵玫瑰花,親sabrina的10朵花花,和m_mosquito、nimashabi的每日一花。抱歉今天更新晚了,所以多更新兩千字作為補償。】 忙碌的一年,讓玄齊又蒼老了一歲,出塵入世在這滾滾紅塵中修鍊,玄齊的道心越發的穩固。老黿對玄齊的表現非常的滿意,人不可無志。不管是**還是低潮,只要有一個目標,沖著目標不停的奮鬥,即使最終不會成功,也會在努力的過程中學到很多的東西。

至少現在玄齊就學會隱忍,哪怕已經知道雷吉米勒生產出五千萬台櫻桃,哪怕已經知道雷吉米勒把廣告投放到華夏,並且以鴨梨為假想敵,直接在廣告中用櫻桃對比板磚。玄齊依然風輕雲淡不疾不徐,按照自己固有的節奏繼續往前努力。

熟悉玄齊的人都開始替他著急,雖然玄齊到現在的投資還沒失過手,但是看到屏幕上的對比圖,大家的心中好似都有了預感,這一次櫻桃與鴨梨的正面碰撞,恐怕鴨梨難有勝算。

畢竟到現在鴨梨只出平面設計而且還都是正面的形象,沒出過背面與側面的設計,恐怕真如廣告中所說的那樣,真的大的好像是個板磚。隨便換個人對比廣告中同樣厚度的兩個板磚,都會選擇小一點的那個,而不會選擇鴨梨,畢竟太大太厚,不方面攜帶。

很久沒見到玄齊,今年年關時也沒聚在一起。京城裡忙碌的哥們湊在一起,開始吞雲吐霧,同時侃大山。

「哎」盛登峰先長出一口氣,指著桌子上的報紙說:「櫻桃這次來勢洶洶,看樣子鴨梨這次不妙,玄齊忙碌了這麼久,居然沒能贏老外。」

牛放晃動脖頸上的金鏈子:「多大點的事情,不就是第一次交鋒失利了嗎?外國鬼子的手機賣兩千四,玄齊的才賣兩千,實在不行兄弟們湊湊錢,幫著賣一千,先把庫存清掉,然後開發第二代,我還就不行大傢伙抱成團,還不能贏東洋鬼子。」

「是的是的」薛猛子越發的欣賞玄齊:「認識玄總到現在,做生意還沒見他虧過,這次虧也虧不了多少錢,最多算被絆下腳。」薛猛子望著盛登峰問:「知道玄齊生產多少手機台了嗎?」

盛登峰聳了聳肩膀,伸出了一根手指。牛放看到那根手指后,臉上浮現出了笑容:「才一百萬台,兄弟們隨便分分,送送朋友,送送長輩就送完了。」

薛猛子見盛登峰沒有點頭,便猜測說:「難道是一千萬台?」說著伸手托著下巴:「如果真有這麼多,兄弟們湊錢少虧一點,也不是大問題。」

一直沒開口的魯卓群說:「按照玄齊的心胸氣度,怎麼可能只生產一千萬,他第一批生產一億台,兩個工廠全力生產,過年時候不但沒放假,而且加班還給四倍工資。」

吸屋子內全都是吸冷氣的聲音,一個個人的眼睛都瞪大也瞪圓,做夢都沒想到居然會有這麼大的手臂。

一億台按照每台兩千的售價,光這批貨就價值兩千億,他們一直都知道玄齊有錢,但做夢都沒想到玄齊這麼有錢他們一直覺得玄齊膽大,但沒想到玄齊的膽子居然這麼大

「兩千億」薛猛子呆了呆后說:「他從哪裡搞到這麼多的現金?最近沒聽說賬面上有大額的資金滾動?」

「原材料可以壓一批,大額採購還能暫緩一個月,玄齊本身就有六百億的現金儲備,而後再從銀行里抵押貸款,兩千億對他來說問題不大。」盛登峰說著抓了抓腦袋:「如果半價能賣出這些手機,玄齊的損失將會超過千億,到時候原材料和銀行貸款都將會成為難題。」

「其實只有四百億的資金缺口。」薛猛子稍加盤算后,展顏一笑:「兄弟們稍稍湊湊就能湊到,我出四個億,烏蘭巴托的礦山先暫緩投資。畢竟這些都是身外之物,沒了錢還能再賺,兄弟卻是一輩子的,如果沒了可就真沒了。」

「我也出四億。」牛放一如既往的豪爽,屋子內的人也開始隨便湊了湊,不大的功夫就湊出一百五十億,而且兩個大戶盛登峰和魯卓群還沒開口。

盛登峰有些激動,對大家拱了拱手:「不管玄齊最終能不能用到這筆錢,我都要替他謝謝大家……」

倒是魯卓群很冷靜,對著大家說:「如果玄子這一次真的敗了,我和盛登峰加一起給他湊一百五十億。」這般的豪爽立刻引來周圍的人叫好,而後魯卓群認真的說:「不過我覺得我們是不是有些杞人憂天,玄齊畢竟還沒有敗,產品的個頭像不像板磚我們也沒見到。」

這樣的話倒是很有道理,周圍人都微微的點頭,發覺自己的確是太悲觀。也怪櫻桃的宣傳攻勢太猛,讓大家都不由得替玄齊著急。

「即使玄齊虧了,恐怕也不會用到我們。」魯卓群的話又引起大家的好奇,一個個的都不由伸長脖子,等著魯卓群繼續往下說。

「在玄門正宗的山頂上,可是活著六百老祖,到時候玄齊稍稍向那些山門求援,潛力立刻無限。」經過魯卓群這樣的提點,大家才意識到玄齊手中還掌握著王牌,事情真的沒有自己想的這麼糟糕。

一直沒開口的孫長慶雙眼閃亮:「諸位難道不靜極思動嗎?不如我們開著房車去特區,一面遊山玩水,一面為玄齊加油打氣。同時看一看能被玄齊生產一億台的手機,究竟有什麼過人之處。」

「好主意真是個好主意。」周圍人都伸出拇指來,誇讚孫長慶說出這個好主意,大家都回去開房車浩浩蕩蕩的往特區行去。

「一億台」這個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正在全世界同步發售而忙碌的雷吉米勒,聽到這個消息後身軀不由得一僵,而後啞然失笑:「兩千億人民幣的投資,換算成米元是二百五十億,這傢伙還真是大手筆」

雷吉米勒一直都覺得鴨梨手機將會是玄齊的滑鐵盧,卻沒想到這一切真的出現。玄齊一下捅出一個兩百五十億的大窟窿,光想想就覺得興奮,如果這一次真的能成功的狙擊掉鴨梨,說不定玄字型大小企業就會像多米諾骨牌般挨個的跌到。

喬布斯也得到這個消息,從遠處跑了過來,離老遠就對雷吉米勒大喊:「一億台,玄齊居然生產了一億台鴨梨。難怪他們過年不放假反而還加班,原來是想用數量取勝。」

現在喬布斯和雷吉米勒,依然把鴨梨手機的厚度幻想成15。u毫米,做夢都沒想到玄齊能夠把鴨梨手機壓縮到3毫米,而且前後還都是華光閃閃的鋼化玻璃。

「這個坑挖的可是太大了」雷吉米勒的臉上閃著幸災樂禍:「只要我們成功的狙擊鴨梨,玄字型大小企業將會元氣大傷。」

「要不要繼續做廣告?」喬布斯也覺得這將是個絕佳的機會,兩強爭霸的局面他很不喜歡,他更喜歡一家獨大。

「做廣告,繼續追加廣告方面的投資。」雷吉米勒的眼睛閃光,而後對著喬布斯說:「讓生產車間繼續轉起來,接著生產櫻桃手機,產量再次提高一千萬,這一次的版本全都亞太版。再把售價降低到九折,我們的售賣價是0米元,我要把鴨梨手機狙擊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