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住啊,千萬不能讓他們衝進宗門!」天元宗的弟子們悍不畏死,爆發出無窮的戰力,將地獄大軍阻擋在門口。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哈哈,就憑你們?」一名名地獄士兵不屑的大笑,開始更瘋狂的衝擊,他們知道,只要衝破這裡,那麼他們就算是勝了。

天空之上,仙王的戰鬥也是異常的慘烈,人人帶傷,陳戰鏢渾身溢血,不斷的同尹武對抗著。

「堅持不住了啊!」其他人也是苦苦堅持,有的以一敵二,又有了死傷。

「怎麼辦,我們天元宗,真的要被滅宗了么!」天元宗中,那些無法參戰的老弱病殘,大聲哀嚎。

就在天元宗的人們有些絕望之時,一塊黑雲從天而降,鮮血大片的灑落。

嘭……

下一刻,龐大的身軀便是狠狠的砸進了那衝擊的地獄大軍之中,正是向天明的本體。

此時的向天明極為凄慘,兩個翅膀似乎被人硬生生的掰斷,鮮血如同噴泉一般,從他龐大的肉身兩側流淌,身軀之上更是布滿了傷口。

隨著向天明的墜落,地獄大軍,有大片的人死在了這一砸之下,向天明的周圍變成了血色。

嘭嘭……

巨大的尾巴不斷的抽擊著地面,想要再次騰空,但是卻是似乎用盡了力氣,掙扎不起來。

「仙王後期!」地獄的人們大喊,眼中露出狂喜,看著那掙扎的向天明,想都沒想一堆武技朝著向天明轟了過去。

漫天的武技在向天明的身上炸裂,大片的血花綻放,向天明的尾翼,不在動彈,身軀縮小,變成了人類的模樣,只不過雙眼緊閉,氣息漸漸的微弱。

「抓起來!」天空之上,四個仙王後期目光看向向天明,沖著人們開口。

仙王後期非常的難得,而向天明又是凶獸仙王後期,更加難找,對於閻羅十殿來說都非常珍貴,他們有的是辦法,讓向天明臣服。

「接下來,解決了吧,沒想到,連進攻仙界的大軍都沒等到,就解決了!」四個仙王後期,看向另外一處戰場。

火主還在苦苦支撐,陸重那裡靠著亂披風也是同一名仙王後期苦戰著,兩人落敗都是遲早的事。

一名仙王后冷哼一聲,一步邁出,同時手中的長劍,朝著不斷同尹武對抗的陳戰鏢斬了過去。

「啊……」陳戰鏢怒吼,強悍的肉身,將尹武撞飛,同時伸手一抓,一拳轟向那道劍芒。

血花升起,陳戰鏢的拳頭,直接被劍芒劈開,龐大的身軀恢復了正常大小。「太可怕了!」尹武口中喘著粗氣,他以為自己的肉身夠強了,除了洛天沒人能夠壓制他,但是之前交鋒,這個大個子卻將他壓制,根本還不了手,若是換做其他人,肉身

對抗陳戰鏢,絕對抗不住。

同時,另外三個仙王後期,也是出手,一人飛向火主的戰場,另外兩個,則是落到了天元宗和地獄正面的戰鬥中。

兩個仙王後期加入,就好像一個巨人,落在了一大群螻蟻之中一般。

嘭嘭嘭……

血霧升騰,剎那間界域籠罩,兩個仙王後期方圓萬丈,瞬間變成了血色的世界。

一瞬間,天元宗的山門便是被兩個仙王後期轟開了一個缺口,兩個仙王後期的強者臉上帶著笑意,邁步走進了天元宗之中。

「殿主有令,雞犬不留!」兩個仙王後期大聲開口,又是大片的天元宗弟子死在了兩個仙王後期的手中,進入天元宗的大門徹底被兩人撕開。

「殺!」這些地獄精銳的大軍,被培養的只會聽從命令,如同虎狼一般,衝進了天元宗之中,見人就殺。

「擋下啊!」天元宗的弟子們哀嚎,但是於事無補,一個個衝上前去,彷彿被割韭菜一般,被兩個仙王後期不斷的斬殺。

「完了……」江思惜等人看著已經衝進天元宗的地獄大軍,知道這一次凶多吉少了。「你們找死!」就在兩個仙王後期,不斷的擊殺著天元宗的人們時,陣陣的波動,卻是在一個仙王後期的身前升起。 冰冷的殺機,將老者鎖定,讓那名仙王後期的老者瞬間定住了身軀,眼中露出凝重之色。

「誰!」老者大喝,氣勢橫掃八方,界域之中的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過老者的感知。

「殺氣,強大的殺氣,絕世的殺手!」老者臉色心中暗驚,目光謹慎的看向四周,感覺到了一股生死危機。

就在老者驚駭間,一道寒芒閃動,瞬間出現在了老者咽喉,同時一道虛幻的身影出現,眼中殺機閃動。

「找死!」老者大喝一聲,伸手一抓,抓向咽喉的寒芒,另外一隻手則是朝著那道虛幻的身影狠狠的一拍。

一把匕首被老者抓到了手中,鋒利的匕首差一點就刺進了老者的咽喉,鮮血從老者的手上滴答滴答掉在了地面之上。

嘭……

不過老者的手掌也是精準的拍在了那匕首的主人身上,沉悶的響聲響起,那道身影口中噴血,身軀倒飛,狠狠的撞在了老者的界域之上。

「區區仙王中期,也敢刺殺我……」

呃……

老者臉上帶著譏諷,看著撞擊在他界域之上的身影,從界域之上掉落,不過話還沒說完,老者的身軀便是募然一震,一道寒芒從他的咽喉刺穿。

「刺殺你又如何!」冰冷的聲音在老者的身後響起,一道身影握著匕首,刺進了老者的后脖子。

老者臉上帶著不可思議,口中發出咔咔的聲音,鮮血從口中流淌,想要轉身,但是卻是緩緩的倒在地面之上,身體之中的生機流逝,彷彿被那匕首吸收了一般。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間,即使是另外一個仙王後期的強者都沒反應過來,等到他反應過來的時候,老者已經倒了下去。

「死……」那名仙王後期臉色狂變,一指點出,一道神光,直接飛向了殺死那名老者的身影。

血花閃動,那道身影的肩膀被洞穿,身軀同樣倒飛,目光中卻是帶著笑意。

「修,天羅!」貂得助等人此時也是看清了兩人,驚呼一聲。

兩人一直結伴在仙界遊盪,得知天元宗被地獄圍攻的消息,便是拚命的趕了回來。

「沒回來晚吧!」修和天羅兩人臉上帶著歉意,受到了重創,站起身來,目光看向貂得助等人。

「擊殺了仙王後期!」地獄的大軍震撼無比,看著修和天羅兩人,感覺兩人只是仙王中期的修為,卻是連手斬殺了仙王後期。

「你們兩個現在又能翻起什麼風浪!」剩下的那個仙王後期臉上帶著不屑,修和天羅兩人的確強悍,但是剛才兩人為了擊殺那個老者也是付出了代價,受到了重創。

「試試唄!」修和天羅兩人目光看向那個老者,兩人現在身上虛弱,對上一個仙王後期,肯定非常吃力。

「那就去死吧!」那個仙王後期臉上帶著冷笑,抬手一拍,黑色的大手橫空而降,朝著修和天羅兩人鎮壓而去。

曖昧遊戲:總裁快閃開 「看來,看不了洛天最後一眼了!」天羅長嘆,他知道,洛天一定會回來,只不過,他們堅持不到了。

剛才修接下了那個老者死前憤怒的一掌,差點將修活活拍死,天羅的狀態也比修好不到哪去,仙王後期的全力一擊,他們正面跟本接不下來。

「我倒希望,不見到他!」修羅難得一笑,笑容給人的感覺有些陰森。

「你這傢伙,還是不笑好一點,也只有洛天能讓你笑一下了!」兩人站在那裡,彼此閑聊起來。

說話間,大手便是到了兩人的頭頂,勁風衝擊在兩人身上,吹得兩人的衣衫獵獵作響。

轟轟轟……

而同時修和天羅兩人身上的氣勢猛然暴漲,同時揮動拳頭,朝著那鎮壓而下的大手碰撞。

「嗯?有什麼秘法么?」那個仙王後期臉色微變,再次出手,攻向修和天羅兩人。場面再次穩定下來,沒有了仙王後期的威脅,天元宗的弟子們拚死的抵抗下,抵擋住了地獄的衝擊,也僅僅只是抵擋而已,因為剛才兩個仙王後期撕開了口子,還是有大

批的地獄之人衝上了天元山,開始瘋狂殺戮那些老弱病殘。

同時有大批的天元宗弟子前去阻止,這樣讓原本就勢弱的天元宗弟子,更加艱難,被突破也緊緊只是時間問題。

原來是惡魔啊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個更嚴峻的問題出現了,火主孟無雙堅持不住了,站在天空上搖搖欲墜。

「結束了!」五個仙王後期雙手飛動,五道武技朝著火主轟殺。

火主怒吼,澎湃的火焰,將火主包裹,阻擋著四人的武技。

嘭嘭嘭……

火焰崩碎,火主被四道武技的餘波轟中,從天空之上掉落。

五個仙王後期,雙手飛動,符文神鏈纏繞住火主,將力竭的火主捆了起來,隨手一扔,扔在了地獄大軍的後方。

五個仙王後期徹底騰出了手來,踏步朝著天元宗和地獄軍隊碰撞的中間走去,如同帝王降臨一般,強大的壓力,讓天元宗的弟子長老無法反抗。

「完了……」天元宗所有人都有些絕望,五個仙王後期,足以橫掃掉現在的天元宗。

「嗎的,到底來晚了!」就在五個仙王後期剛踏步,準備結束這場戰鬥的時候,一聲叫罵之聲響起,三道身影從遠處飛了過來。

嗡……

另外個方向,一道血色的刀芒,朝著五個仙王後期狠狠的劈了過去。

身形如電,五道身影瞬間出現在了戰場之上,讓江思惜等人臉上露出喜色。

「孫克念,你個王八蛋,怎麼才來?」貂得助破口大罵,身形不斷閃動,身後一個聖子和一個仙王中期追趕著貂得助。

「屠飛揚!」

「屠聖飛!」而讓人們詫異的是另外兩個人,那就是屠飛揚也趕來了,這讓人們有些意外。

「洛天,你就克我吧,我就說遇到你准倒霉!」屠飛揚臉上帶著苦笑,看著那混亂的戰場,不過嘴裡不願意,速度卻是飛快,朝著一個仙王後期沖了過去。「那小子,你打三個,我打一個怎麼樣?」張成龍沖著屠聖飛開口,身形閃動,卻是攔下了兩個仙王後期。 考察團一共有八個人,7男1女,女的自然就是夏丹了,現在夏丹的氣質和容貌完全變了,根本看不是國內的人,而是一個在國外浸*多年的商場女精英,女老闆!秀麗嬌媚的容顏,讓這些國內的官員一個個眼神閃動著一絲異樣,典雅高貴的氣質更是讓土的掉渣的他們感到自卑。

雙方見面的地點就是在著名的北京飯店內,吳長征不愧是個政壇老鳥,雖然她懷孕了,但是還看不太出來,估計過段時間,她就得請「病假」了!當然,駱世傑也在場,他是認識夏丹的。

他不可能不認識啊!兩人現在玩全沒有所謂的父子情了,兩人就像看到陌生人一樣,對視過程中,冷冷的同時轉頭。當然,當駱世傑看到了夏丹之後,心裡就有了底了,這什麼投資考察團明顯就是駱林的人馬嘛!

他對當前改革經濟的做法是很不看好的,他這也是受了吳老的影響造成的,他跟吳長征兩人的那點貓膩,想要瞞住老革命吳老是不太可能的。在前段時間駱世傑也打了電話去了香港,跟殷紅梅虛情假意的談了下關於離婚一事。

殷紅梅這個本分的女人,當時,接到電話的她驚呆了,傷心了,她沒想到駱世傑竟然會跟她提出離婚?因為在那個年代很多夫妻都是兩地分居,是的!駱世傑的借口就是兩地分居。

殷紅梅也是個外柔內剛的女人,傷心是傷心,但是她的自尊和周曼麗等女人的勸慰,讓她咬著銀牙,流著淚,答應了駱世傑,這些個女人都知道她們的老公駱林跟駱世傑早就翻臉了,只是瞞著殷紅梅一個人而已,殷紅梅也沒回來,直接用郵寄的方式寄來了離婚協議書,作為駱世傑來說他的心頭放下了一樁大事,最高興的莫過於是吳長征了,這下她可是可以明目張胆的跟駱世傑雙宿雙飛了,因為這對狗男女的運氣實在是好,吳長征的老公那個老紅軍也因病不治,掛了!

估計也是被「綠帽子」給活活搞死了!汗!吳老肯定不會對女兒的這種行為有什麼意見,畢竟他就只有一個女兒,看得跟心肝寶貝似的,對駱世傑的態度也自然是愛屋及烏,這都懷上了,還能說啥?

一直以來他都沒有做外公的福氣,這下好了,有了延續放到誰身上這都是一件好事!所以他也自然不會對駱世傑任何不滿,哪怕他只是想利用自己女兒混入官場,雖然在他看來兩人感情相當的好,他畢竟是個經歷過風雨的老者,對於男女這點破事,早就看透了,女兒跟駱世傑的年紀都擺在那了,你做再多的狡辯也是無濟於事,那麼就只能用時間來證明你駱世傑是否真心跟吳長征了!夏丹率領的投資考察團在市長吳長征的熱情招待下,落榻在北京飯店,中午吃過接待酒宴,把夏丹這群資本主義國度來的商人送到房間,吳長征這才帶著她的隊伍,回到市政府。

「…征征!那個夏丹我可是認識的!她原來可是京城人士啊!…怎麼得現在竟然成了香港炎黃國際投資副總經理了?…奇怪啊!…」

市政府三樓,市長辦公室內,駱世傑給有點累,靠在沙發上坐著的吳長征,倒了杯熱茶,遞到她的手裡,故意帶著驚訝的語氣,淡淡的說了句。

「啊?…什麼?你說你認識那個夏副總?…怎麼回事?…」

吳長征帶著疲乏的慵懶,吁了口幽香,抬手接過駱世傑遞過來的熱茶,帶著驚詫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問。

「哼!…以前的一個反革命分子的家屬!不知道得被那個人救了!她還有個上初中的女兒,現在估計也是在香港那邊讀書!…沒想到啊!現在她竟然成了,資本主義國度裡面鼎鼎大名的女資本家了!女老闆了?…」

駱世傑這話可真是相當的歹毒啊!他並不看好這次所謂的「招商引資」,只要是和駱林牽扯上關係的,他都反感和厭惡!也不知道啥時候他已經變成這樣一個小雞肚腸的人呢,也許他本來就是這樣的吧!只是以前隱藏的比較深而已。

「啊?….她們….難道是偷渡過去的? 神醫系統:沖喜娘子美又嬌 我看那些人投資團都是香港人啊?難道他們布置到她是大陸的?」

吳長征其實文化程度很低,也就是小學畢業程度,在這點上跟張大同一個檔次,汗!主要是靠著她有個好老爹,還有所謂的資格二字。

「哼哼….你別忘了!資本主義社會那就是有奶就是娘社會!他可不管你是哪裡的人,只要有錢就行了!何況,還有個周曼麗!這個周曼麗可不簡單啊!她可是堂堂的大學教授啊!她都加入了香港籍了!我估計,這個夏丹也加入!呼!…估計是就是前幾年過去的!我想這些東西都是那個人幫他們辦的!還有件事情我一直都沒跟你說!你知道嗎!前幾年那小子就在香港賺了幾百億美元!…這才有的這個炎黃投資!…別以為我不清楚他的底細!…」

駱世傑這廝可真是爆發了,把以前殷紅梅跟他說的一些秘密全都翻了出來,聽得坐在沙發上的吳長征整個是呆如木雞,瞪目結舌,幾百億!還美元?我的天啊!這是啥概念? 荏苒舊時光 而且還是前幾年真是搞運動的時候,可惜而知那個駱林的膽子是何等的巨大!

「嘶….我的天啊!…你的…那個人!可真是無法無天了啊?….他怎麼能賺那麼多錢啊?….太可怕了!…」

吳長征震驚得放下手中的茶杯,看著一臉陰沉站在窗口,看著窗外的駱世傑,震驚的感嘆道。

「…聽說是…炒股票賺的!…那個人根本就是個狂妄霸道的人!呼!….說真的,自從那次發高燒之後…他就變了!我感覺他根本不是我的兒子了!….太可怕了那個人!….用常理無法解釋啊!…」

駱世傑站在窗口,看著市政府外的大街上來往的行人車輛,感嘆的說了句。

「….真是不可思議啊!….前幾年?前幾年他才多大啊?真是個妖孽啊!….呼!世傑!….別想了!我看他也不像是你兒子!哪有兒子對老子這樣的?真是太奇怪了!好了!下午還得帶投資考察團到處去看看呢….」

吳長征內心的震撼就不用說了,這下對駱林的印象更加深刻了,十多歲就能賺到驚天財富的人,這是多麼的可怕啊!他怎麼就知道這些呢?還能跑去香港?

簡直是越想越頭皮發麻!鬼神之論那就自然浮上了她的心頭,當然,她是個正宗的布維什維克,可不會相信什麼神呀仙的!那可是牛鬼蛇神全都是要打倒,消滅的封建流毒啊!

「看來!這個炎黃國際投資和那個人離不開關係啊!…呼!現在也沒辦法啊!主席還在病中,而總理身體也不好,現在只有….沒辦法啊!….我爸他們的力量也不強啊!書生啊!…」

別看吳長征沒讀多少書,但是那政治鬥爭經驗可是桿桿的!那就是厲害啊!現在中央上層的局勢明顯是老爺子的改革一派站著明顯的優勢,而她父親吳老的保守派,卻有點孤單力薄,對於這點吳長征看得很清楚。

「…呼!…難道又給那小子說准了?在他十歲的時候他就說過!以後…咱們國家將會以經濟為主!用他的話來說,就是誰有錢,誰就是爺!….唉!…從現在的局勢看來,還真會變成那樣啊!….運動結束了!改革了!….計劃經濟看來要壽終正寢了啊!….」

駱世傑從窗戶邊上,緩緩的轉過身子,走到沙發上坐下,嘆了口氣,搖著頭苦笑的看著一臉震驚神色的吳長征,端起茶杯喝了口水,鬱悶的說。

「….呼…我看現在還得把這個考察團的事情處理好!…下午就到幾個大型企業走訪下吧!…」吳長征喝了口茶,看了眼自己心愛的「小男人」,把話題轉開了,她不想在聽到關於駱林的任何事情,因為一說起駱林,勢必就會想起另一個女人,所以她就很不開心,淡淡的說了句。「嗯!…反正行程都是早安排好了!我看你中午就好好休息會!…」駱世傑也是個聰明人,看到他的「女王」陛下臉上有一絲不悅閃過,他自然就收住了話頭,愛憐的拉起吳長征的柔胰小手,溫柔體貼的看著她笑了下說。「嗯!…」吳長征這才開心起來,帶著慵懶的身子,把頭靠在了駱世傑的肩膀上,兩人這一刻都默默無語的摟在一起……

*****************

北京飯店的商務豪華套房內,寬敞充滿民族特色的房間內一片春意盎然,雪白的大床上,全身赤.裸結實強壯的駱林雙手正舉著同樣一絲不掛的夏丹那一雙雪白滑嫩修長秀氣小腿,正奮力在她那雪白嬌軟的玲瓏剔透的身上大力衝擊著….

「呃!….我的小乖乖呃!….阿姨…舒服死了…啊噢!…」

滿臉的興奮紅潮,香汗密密,被體內一陣陣洶湧浪潮衝擊得異常興奮火熱的夏丹,瘋狂的在雪白柔軟大軟枕上,左右搖擺著自己的小腦袋,烏黑的秀髮隨著她那急促的嬌喘呻呤,飄散著誘人的暗香…..

…開合著的晶瑩粉紅小嘴內,吐著誘惑迷人如同顫音般的嬌嘶,一雙白嫩滑膩的小手,死死扣抓著駱林的結實光滑腰肢,快速大力的往自己的酥癢之極的股間猛拉扯著,似乎要把舉著自己雙腿的駱林身上那根硬如磐石般的火熱,更加的深入自己的體內…….. 有了張成龍,屠飛揚,還有屠聖飛幾人的加入,但是天元宗的情況依然不容樂觀。

鮮血不斷的從天元山上流淌,屍體遍布天元山上,經過一天的力戰,天元宗此時只聲下三百萬的弟子。

地獄一方雖然也有損傷,但是比起天元宗來說好了太多,精銳畢竟是精銳,打進天元宗,只損傷了百多萬人,與天元宗完全是一比四的比例。

天空之上仙王戰場也是不容樂觀,張成龍以一敵二,雖然沒有落入下風,但是也是被兩個仙王後期壓制。

屠飛揚和屠聖飛兩人也是也是被壓制,兩人剛剛進入仙王後期,修為還沒穩定,就趕到了天元宗。

「戰鏢師弟,孟雪師妹,好好照顧師傅!」大喝之聲響起,兩道身影被程平刺穿,屍體從天空之上墜落。

陸重的兩個弟子,陸久山和陸心水兩人留下了最後的話,目光看向陳戰鏢和陸重兩人一眼,屍體掉到了地面之上。

「吼……」陳戰鏢怒吼,發出陣陣的咆哮,如同受傷的凶獸一般,但是奈何,一個仙王後期和尹武打的陳戰鏢渾身是血。

陳戰鏢雙眼猩紅,誰對他好他是知道的,這兩個師兄非常內向,但是對陳戰鏢和孟雪兩人卻是非常好,相當於兩人的半個師傅。

「啊……」孟雪大喊,手中的龍淵重劍,直接活劈了他的對手,而孟雪付出的則是一條手臂。

擊殺了一名仙王中期,孟雪沒有絲毫的猶豫,飛身而起,朝著陳戰鏢的方向飛去,她知道,陳戰鏢的壓力實在太大了,撐到現在,完全是靠著變態的肉身撐著。

「難纏的傢伙!」葉丘臉色凝重,看著發瘋了一般的龍傑,揮動著絕雲劍,破開了澎湃的龍息。

「噗……」陸重看著兩個心愛的弟子身死,口中噴出一口鮮血,手中的鎚子砸出道道的殘影,彷彿有萬千雷霆放出一般,朝著與其對抗的仙王後期碰撞。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