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回你的東西?」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聽到這,影煊突然如同想到了什麼,連忙問道:「你是說紫鴛身上的那股力量,已經被你全部收回了嗎?」

「切,瞧你著急的樣子!」

「明明才見面沒多久,這麼快就把那女孩當成寶了嗎?」

見到一直淡然自若的影煊,突然略顯焦急地話語聲,紫色魂影不禁顯露出一副鄙夷神色,語氣極為怪異地調侃到。

「放心,既然那股力量已經選定她了,嘿嘿,你又和她關係不一般,那我就不忍心再將力量重新拿回來了。」

「我只是把那股力量中蘊含的某些東西重新收回來而已,那東西對我們可有大用,對她們來說沒有益處,還很危險。」

「順便——我還把那女孩的靈決功法拷貝了一份,那可是我那股散落在她身上的力量攜帶的最有價值之物啊。」

紫色魂影望著影煊,顯露出一臉的神秘。

「你居然要用這樣的方式收回力量,這些力量散落到人間各地,甚至可能已經尋找到新的主人,難道你都要回收嗎?」

想了想,影煊不禁問出了自己的疑問。

「那時自然,能不能將這些散落各地的力量重新收回,關係到我們倆能不能重新回到天界。」

「天界?」

聽到這句話,影煊頓時露出了極度震驚的神情。

「有關於天界的詳細情況,我以後會慢慢告訴你的,現在你還沒有知道的必要。」

紫色魂影微微一抬手,示意影煊不用對此話題深究下去了。

「那你要回收所有力量,不會……讓我對每個人都這樣吧?」

影煊想起之前這傢伙說起的回收力量,不禁聯想到紫鴛,一臉怪異地問到。

「其實——有兩種辦法可以選擇。」

「第一殺了那個接受力量的人,這樣重新陷入無主的力量我就可以直接收回。」

「這第二嘛——就是……嘿嘿,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吧?」

紫色魂影那雙散溢著深紫色光輝的邪異眼睛,輕微一瞥影煊身後的紫鴛,一臉壞笑地玩味說到。

「呃……我現在越來越懷疑你說的那些話真實性了。」

影煊不禁被紫色魂影顯露的這副姿態搞得一臉無語加無奈。

「話說,你的名字是……」

「你可以叫我凜夜。」

紫色魂影絲毫不猶豫地說出了自己的名字,至於是不是他的真實姓名,那估計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

「凜夜,你深藏在我體內已經有不是日子了吧?」

「你不僅可以支配控制我的身體,還可以在潛意識中不知不覺引導我的想法,那——」

「你應該曾經試圖完全架空支配我吧?」

望著眼前的凜夜,影煊一臉淡然自然地開口問到。

其實影煊最想知道的問題就是這個,畢竟突然知曉一個可能很NB的靈魂體居然一直深藏潛伏在自己的體內,任誰知道都不可能淡定吧?

「呵呵哈哈,這你居然也清楚,不愧為我的轉世,果然妖孽無比。」

「沒錯,在你被我從萊夕大陸那邊帶到這邊世界、沉睡在紫禁玉棺的那段時間裡,我曾無數次試圖強行將自己的這一縷殘魂融入你的靈魂中。」

「以圖成為你靈魂的主魂,然後將這具身體屬於你的意識完全抹去,自己完全支配控制這具新身體,可沒想到——」

「明明在穿梭過程中因為意外而心臟破碎、早已死去的你,按理來說即使體內的靈魂被我的一股力量強行困鎖住,沒有散去,但也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反抗能力啊?」

「可——即使我千次萬次強行想要融入你的靈魂中去,卻根本無法得償所願…」

「最終我強行使出禁忌之術,終於融入你的靈魂之中了,卻非但沒有成為你靈魂體的主魂,還被你的靈魂完全吞噬同化,最終淪落為了你靈魂的一縷不可分割的分魂。」

「唉——我從來沒有見到過,一個人即使是已經死了,但沒有散去的靈魂卻還能做到如此堅韌不拔。」

凜夜說到這裡望著眼前的影煊,神色極為怪異,語氣異常不解地緩緩嘆息到。。

PS:一更奉上,日常求收藏推薦評論……

『未完…待續……』 「按你這麼說——」

「也就說,我現在僅存的這縷殘魂已經完全被你的靈魂同化為一體了。」

「你的靈魂要是破散,我的這縷殘魂也將隨之一起,不復存在了。」

在影煊將信將疑停頓話語的那一瞬間,凜夜快速說出了他心中的疑惑。

「既然你的這縷殘魂已經和我的靈魂融為了一體,那為何你還可以強行支配控制我的身體啊?」

聽了凜夜的回答,影煊話語之中依舊帶著強烈的不解,疑惑問到。

「嘿,我只是說我的這縷殘魂在極度偶然之中完美地被你的主魂融合了,但實際上我還是留有自主、獨立權的。」

「也就是說我的殘魂雖然和你的主魂相依相存、同生共死,但屬於我自己的意識卻並沒有消失,通俗地來講——」

「呵呵,我也是這具身體的主人之一。」

凜夜看著面前一臉震驚的影煊,笑意滿滿地說到。

「這也——太扯了吧?」

「自己的身體居然可以被外人的殘魂給支配控制……」

影煊一臉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語到。

「喂喂!什麼叫外人的殘魂?」

「都說了我就說你,你就是我的轉世,我們兩個本就是一人。」

聽到影煊這樣說,凜夜不禁一臉不悅地說到。

「不過你放心,今後如果沒有什麼特殊情況,我不會再強行控制你的身體了。」

見影煊一臉思索模樣,凜夜連忙擺手說到。

「以後你即使要用這具身體,也得徵求我的同意才行,若是強行控制我、我敢保證你不會存在太久。」

「我不會留著一縷可以影響到自己意識行動的殘魂在體內的,哪怕——立刻生死!」

突然間影煊神色極為冰冷,望著身前的凜夜語氣淡漠地說到。

「嘿嘿,這麼久以來我也知道你是個狠人,但你儘管放心,現在我的殘魂完全融入了你的主魂之中,你我已成一體,我只會不斷幫助你變強,斷然不可能害你的。」

凜夜一臉討好笑意地望著影煊,好言勸到。

凜夜顯露出這樣一副姿態,不禁讓影煊感到一陣無語,也不禁讓他強烈懷疑這傢伙以前真的是宇宙萬界第一人嗎?

「剛剛你說,從紫鴛體內拷貝一份靈決功法?」

望了望身後的紫鴛,影煊連忙好奇地問到。

「沒錯,那份靈決功法本是我龐大的力量源泉中所蘊含的一些至高法則。」

「只不過之前因為我的隕落,體內十分之五的能量不知所蹤,十分之三完全消散,剩下十分之二中,大部分被我的這縷殘魂重新收納,小部分則散落到了人間。」

「而這些力量中原本完整的至高法則也全部破碎,或是跟著那些力量完全消失,或是隨著力量散落到萬界各地了。」

「散落到人間的這小部分力量,就摻雜著些許至高法則的殘片。」

「而那些接受力量的所謂天選之子,從中領悟到的特殊靈決功法就是由那些至高法則殘片衍生。」

凜夜眸光微動,緩緩說到。

「你現在可以用自己的靈決去感應,看看靈海之中是不是多出了什麼東西。」

聽了凜夜所說的話后,影煊連忙向體內的靈海之中散開快速靈決,果然在自己體內遼闊的淡紫色靈海中看見了散發著暗金色光輝、被一圈怪異符文緊緊包裹的殘片。

「寂電·蒼穹?」

當自己的靈決迅速滲透進那塊散發著暗金色的殘片中后,影煊腦海之中瞬間多出了一道訊息。

寂電·蒼穹,是一門極其特殊的雷電系靈決功法,速度急迅以及破壞力極強,是一招大範圍殺傷神技,此時有關於寂電·蒼穹如何修鍊使用等等一切都深深刻在影煊的腦海中了。

「怎麼樣,我想你已經成功領悟到了吧?」

「你得多虧那個女孩了,要不是她已經成功從那股接受的力量中快速領悟到,嘿嘿,那你想要獲得寂電·蒼穹的修鍊要訣,可是要費一些手段了。」

說到這裡凜夜滿臉玩味地輕輕一瞥影煊身後的紫鴛,笑著說到。

「把你手中那塊石頭給我,我可以快速讓你完全將其吸收。」

說話之間,凜夜抬手輕輕一指影煊手裡拿著的那塊中階靈能核晶。

影煊略微猶豫,但還是很快抬手將其遞給了他。

「砰——」

散發著淡藍色光輝的中階靈能核晶剛入凜夜手中,只見他抓著的靈能核晶手心輕微一動,淡藍色的菱形石頭瞬間就化為了無數顆散發著淡藍色熒光的細小顆粒,緊緊流轉環繞在凜夜張開的五指之間,顯的極為絢麗而神秘

見到這副畫面的影煊頓時顯露出滿臉被極度震撼的神情,一顆中階靈能核晶,居然……被凜夜一手隨意就捏碎了。

影煊清清楚楚看見對方握著靈能核晶的手掌心靈能核晶基本沒有什麼大動作,完全只是微微一動而已。

據影煊從資料上獲悉,曾經靈能核晶能給靈修者帶來的強大增益事情第一次讓人類知曉時,可是有許多人妄圖破解這種神秘石頭其中到底包含著什麼強大力量。

那些個超級勢力的強者門找來了這個世界上為數不多的人類頂尖專家等等一系列精英人才,提供給他們許多低階中階乃至高階的靈能核晶以備他們研究所用,可這個研究計劃卻在剛開始就被腰斬了。

一開始研究人員先是對低階靈能核晶進行研究,可無論研究人員用盡各種辦法都無法破開低階靈能核晶絲毫。

更別說那些中階高階的了,後來幾個勢力的靈皇境強者聯手用自己的靈決對一塊低階靈能核晶輪番轟擊,卻沒想到那塊低階靈能核晶中階爆炸了。

還好是一塊低階靈能核晶,爆炸開來的力量並不算太強大,但也導致那個研究機構的所有普通人類研究專家全部葬身爆炸之中。

就連那幾個靈皇境強者也因為距離爆炸源太近來不及逃跑,全部身受重傷。

從那之後人類就放棄對靈能核晶的研究了,並且也沒有誰在敢做出憑藉強大的外力去轟擊靈能核晶、以圖打開靈能核晶的愚蠢舉動了。

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可眼前的凜夜,居然只是抓著靈能核晶的手輕微一動,就瞬間把一塊靈能核晶破碎開來了,而且這還是一塊中階靈能核晶啊!

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影煊猛然間對此感到好奇不已。

就在影煊一臉好奇對凜夜那番操作滿是震撼之時,只見凜夜被淡藍色熒光顆粒緊緊環繞流轉的五指朝著身前的影煊輕輕一伸。

那不停在他指尖流轉的淡藍色熒光物質瞬間如受到了某種指令一般,瞬間朝著眼前的影煊迅速飛曳而去。

那些淡藍色熒光顆粒包圍在影煊周身,不停懸浮流轉著,最終開始慢慢流涌融入進他的身體之中。

「好了,這塊石頭,不僅可以把你枯竭的靈海重新填滿,稍加時日等你慢慢將其消化融合,還能讓你的靈力等階提升一大段。」

凜夜看著眼前體內靈力氣息急劇上升的影煊,滿臉輕鬆地笑著說到。

「你…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終於那些懸浮流轉在影煊身周的淡藍色熒光顆粒全部流湧進了他的體內之中了。

影煊清晰感受著靈海之中已經完全恢復的強大靈力氣息,不禁滿眼好奇地望向凜夜,無比疑惑地問到。

「切,這有什麼難度的?」

「等到你的實力達到我這種地步,開天闢地也只不過是個極其簡單的念頭就能輕鬆做到。」

聽見面前的影煊帶著極其強烈的疑惑滿臉好奇地問自己,凜夜不禁顯露出一副強烈戲謔的事情。

就如同剛剛那番極度震撼影煊的操作,在他眼中根本算不上什麼。

「對了,你這種完全不要命的戰鬥方法,著實讓我擔心啊!」

「你自己不要命,麻煩多為我考慮考慮啊!你現在的命可不單單隻是你一個人的命啊!」

「你要死了,我這剛找到寄託,僅存的一縷殘魂就真的要完全破散了。「

望著影煊裸露的上半身布那滿的一處處幾乎全部深可見骨的巨大傷口,凜夜不禁抬手一拍腦袋顯露出一副極其憂慮的神情。

「唉——看來還是儘早將你那門靈決重新開啟吧吧!」

「免得以後不可能經常出手救你,天知道以你這種不顧自己性命、強悍無比的戰鬥方式,會不會突然被人打死…」

說到這裡,滿臉無奈的凜夜輕彈一指,一道淡紫色流光瞬間飛湧進了影煊的眉心之中。

感受到那道流光突然飛湧進眉心之中,影煊並沒有去反抗,而是任由它快速飛進自己的腦海之中,他已經相信凜夜不可能害自己了。

「這種感覺…大衍·繁生決可以使用了?」

隨著那道光流湧進眉心,影煊也瞬間感知到了自己的變化了,原本無法催動使用的大衍·繁生決似乎在一瞬間得到了激活重啟,又和他產生聯繫了。

「這塊菱形紫玉佩,你要時刻好好保護著,這東西不僅是我現在的藏身之所,將來的某一天也可能會派上巨大用處!」

說到這裡,凜夜看向影煊胸口所掛的那塊菱形玉佩,深紫色的眸光中明顯散溢著無比奇異的異彩。。

PS:一更奉上,撲街仔日常求收藏推薦評論……

『未完…待續……』 「這玉佩——」

說到這裡影煊連忙拿起了胸前掛著的紫色菱形玉佩,望著眼前的凜夜滿臉極度疑惑地問道:「難道不是你的東西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