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林天感覺自己的靈魂都有些僵硬了。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肥料可以是動物的糞料,也可以是動物的屍體,也可以是人類的屍體,甚至於神魔的屍體。」神霜雪蓮不顧林天的感受一字一頓的說道。

「咕咚。」林天感到自己渾身發毛,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而刀魂的肥料就是我們的靈魂。」神霜雪蓮聲音也不由得有些發抖。

不管是誰說到自己會是另一個東西的肥料的時候,心中都會害怕,不管你是什麼,就算是神也會感到恐懼吧。

「原本困魂之域中有些無數的魂魄,多的我都數不清,那時候這裡確實是很熱鬧的。」神霜雪蓮像是在講述一個別人的故事,緩緩的說道。

「轟隆隆。」

血池震動的更加的厲害了,甚至於整個困魂之域也都輕顫起來,林天更加的驚懼,不過卻很是好奇,不知道這個刀魂到底是如何的模樣,竟然有著如此的力量。

「可是沒過一段時間,就會有一個魂魄死去,化成血霧,被刀魂吸收,沒過一段時間就會死去一個魂魄,最後???」神霜雪蓮還是緩緩的說道。

困魂之域的震動並沒有打斷神霜雪蓮的聲音。

「最後所有的靈魂都瘋狂了,開始了瘋狂的互相殺戮。」神霜雪蓮繼續說道,眼神慢慢的變得空洞起來。

「誰都不想先死去,殺死了對方,自己的靈魂就可以再多活一段時間,為了能夠多活一段時間,就算是自己的親兄弟,就算是自己的家人,也不會手下留情,甚至於剛才還笑嘻嘻的走過來想要和你說話的家人,瞬間就會伸出手來將你殺死。」神霜雪蓮如悲如泣的說道。

「那真是讓人恐怖的時間,任何人每天都心驚膽戰,唯恐被別的人殺死。」神霜雪蓮說道。

「任誰在那種情況下也會發瘋的,那麼你們為什麼不想著聯合起來將刀魂殺死呢?」林天不解的問道。

「刀魂?我們殺不死的,在這裡,它就是天地,殺不死的。」神霜雪蓮冷笑道。

「吼???」蒼古火龍悲吼兩聲,聲音充滿了恐懼。

林天向著血池看去,只見一柄黝黑的刀柄正慢慢的自血池升了出來。

一股純正的浩然正氣衝天而起。

「這,難道這是真的???????????」林天目瞪口呆的看著那有如實質的浩然正氣,訥訥的說到。

「你以為我是在騙你么?人類總是要按照自己的想法來編造傳說,所以你們的傳說基本都是假的。」神霜雪蓮冷笑道。

「更可笑的是,當九獄出世的時候,刀氣衝天,橫跨整個人界,無知的人類還頂禮膜拜,如果被你們那些充滿大陸之神的人們知道了的話,那該是多麼的有趣。」神霜雪蓮狂笑道。

「你簡直是瘋了。」林天嘆息一聲說道。

「我瘋了?我早就瘋了,誰在這裡都會瘋的??????」神霜雪蓮聽到林天的話,愣了一下,卻是更加瘋狂的笑了起來。

笑的淚水都流了出來。

靈魂竟然也能夠流淚,倒地她有多麼的痛苦? 「五十萬。」

隨著一道聲音叫價后,下面便是死一般的沉默,這套貨幣樣本並不算多珍貴,也沒有多少人喜好,五十萬英鎊的起拍價格也不低了,恐怕是沒有人願意加錢。

誰都知道後面還有三十五件東西要拍呢,要是說現在就開始拚命砸錢的話,後面的好東西怎麼辦?好東西都在後面,他們要留著足夠多的資本好在後面有所作為,買到心儀的寶貝。

這個場面和預想中的差不多。

薩滿就知道這件東西是不會有太高價格的,所以說當現場的氛圍開始陷入到這種安靜中的時候,他心裡有數,但嘴上卻是仍然賣命的進行著吆喝宣揚。畢竟只要能多賣一點,等會自己就能分到更多,這筆賬他還是算得清楚。

「各位,機會難得,可千萬不要錯過這次機會,這套貨幣樣本可是十分罕見的全套,具有極高的收藏價值和觀賞價值,根據現在的收藏趨勢,只要能持有,再熬上幾年的話,絕對會讓你們物超所值。五十萬英鎊的價格就能買到這樣的好寶貝,你們還考慮什麼?趕緊動手吧。五十萬競價第一次,還有沒有要加價的?」薩滿大聲道。

還是沉默。

「五十萬競價第二次。」薩滿聲音不禁小了幾分,他知道這個價格恐怕是要成為定局。

不過好在他的重點也不在這裡,而在後面,所以說薩滿在喊出第二次價格后,緊隨其後就要喊出第三次報價來,而就在他剛想要張嘴時,忽然間一道聲音打破了沉浸。

「六十萬。」

咦,真有人加價了?

薩滿頗為意外的看向喊價的人。發現竟然是蘇沐時,心情不由火熱起來。就知道天朝人是最豪放的,他們全都是多金之輩。這次的重頭戲就在他們身上,自己能不能賺到更多的錢就在此一舉。

「六十萬,那位先生加價到六十萬,還有沒有加價的?」

想買東西嗎?

嘿嘿。等的就是你開口,你要是不買的話,我會對你強烈鄙視的。有這樣現成的踩臉機會在,羅列林是想都沒想就果斷舉牌,以一個無比瀟洒的姿態喊出自己的價格。

「七十萬。」

哈哈,有好戲看了,查爾斯站在角落處,看到這一幕出現后,是滿臉的歡喜。

他最初的希望就寄托在羅列林身上。再加上他和蘇沐之間是有矛盾的,兩個人要是爭鬥起來的話,最後得利的必然是自己。

要知道這次的拍賣會和那種正規的是不同,採取的是現場轉賬的形式。流程很簡單,你們拍賣東西,當場成功后,東西第一時間就能給你,而你也必須要將錢第一時間打給查爾斯。

就是這麼簡單的錢貨兩訖。現場交易。

所以說查爾斯現在心情是無與倫比的激動,七十萬的價格比自己估算的已經是高出二十萬。而且最重要都是。看著現在這種架勢還沒有任何要停歇的意思,這說明什麼?說明錢途一片光明啊。

這兩個人的肝火只要惹出來,下面的爭鬥會更加精彩。羅曼家族是劍橋大學城的一個大家族,羅列林是肯定不缺錢,不宰這樣的金主宰誰呢。

「八十萬。」

「九十萬。」

「一百萬。」

……

蘇沐就這樣一副吃定羅列林的神情,每當羅列林有著稍微猶豫的時候。他就毫不猶豫的投過去一個蔑視眼神,就是這個眼神讓羅列林就感到無比憤怒,想到自己要是不能在金錢上面將蘇沐壓垮,就不能出掉心中這口惡氣,他就愈發強勢的加價。

剛剛開始的拍賣會立即就開始變得精彩激烈。

秦青卻是有些緊張。她聽到蘇沐的每次加價,心跳都會加速跳動。

「你說領導到底想要怎麼樣?真的要這樣加價到底嗎?要是說對方不跟著的話,咱們可就要倒霉。這時候已經是加價到一百二十萬,那不是日元,是英鎊啊。這分明就是鬥氣的加價,真的要這麼進行下去嗎?再說要是拍賣成功的話,蘇沐有這麼多錢付款嗎?」

「我也不知道。」宋東策搖搖頭,「我想他是心裡有數的吧。」

「放心吧,這點小錢我們還拿得出來,不會讓蘇市長掏錢的。」凈荼扭過頭來笑眯眯說道。

蘇沐將秦青的話聽在耳里,卻沒有理會,他擁有官榜,又是古武者,內力更是達到九級,所以說想要從羅列林神態話語中很容易就能抓住他的心思,這個傢伙的底線在什麼地方,想要在什麼價位坑自己,蘇沐都能提前察覺。

就比如說現在。

當羅列林喊出一百五十萬英鎊的價格后,蘇沐就果斷選擇了不再加價,而薩滿看到蘇沐不復先前的高歌猛進,就知道他是不會再跟著了,也不再有任何遲疑,趕緊掄錘。

最終羅列林以一百五十萬的價格成功拍賣到這套貨幣樣本。

「哼,和我斗,你們拿什麼和我斗,老子有的是錢,我就是要用錢將你們的尊嚴給打垮,要讓你們知道得罪我的下場是如何凄慘,要讓你們清楚的明白,這裡我就是主宰。」

羅列林心底這樣想著,但當薩德拿著錢幣和轉賬電腦出現后,他的臉色就開始變得有些蒼白。雖然說貴為羅曼家族的少爺,但他所能支配的金錢其實是有限度的。

再加上他這個人最喜歡的事就是泡妞,泡妞難道不需要錢嗎?因此他並沒有積攢多少錢,到現在為止銀行卡中也就只有三百萬英鎊,而現在一下就要劃出去一百五十萬。

喊價的時候那種感覺是挺痛快,但現在真的要是往外掏錢,這感覺就太不爽了,這簡直就是割肉。

不,比割肉還疼。

「羅列林少爺,這是您剛才拍賣到的東西,現在請您轉賬。」薩德恭聲道。

轉賬嗎?

羅列林雖然說心如滴血,但被無數人這樣注視著,要是說賴賬的話,他還沒有那麼孬種。從最開始自己就是想要拿著金錢砸死蘇沐的,那麼做到了,自己應該高興才是,應該繼續這樣的砸錢才是,怎麼能夠這樣沉默?

不行,要高興起來,要興奮起來,要將自己揮金如土的形象樹立起來,這樣的話才能抱得美人歸。

我就不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沒有哪個女人是不喜歡金錢的。

不就是一百多萬嗎,不就是轉賬嗎?

多大的事,轉。

羅列林利索的轉賬,當這筆錢流入查爾斯的戶頭后,薩德這才面帶笑容的轉身離開。站在拍賣台上的薩滿抓住這樣的機會,大肆的開始渲染起來,他要將氣氛炒熱,要讓所有人都陷入到一種魔障中,要讓他們將錢不再當作錢。

「大家看到沒有?羅列林少爺這次是真的賺到了,這套貨幣樣板只要在他手中,就等著升值吧。他雖然現在花掉的是一百五十萬,但只要過個幾年,他肯定能賺回幾個一百五十萬,你們還在等什麼?等著賺錢的機會從你們手指間溜走嗎?我要是你們的話,就不會再像是這樣沉默,一定會抓住機會。現在機會就在眼前,開始第二件寶貝的拍賣,這是一件來自古埃及的珍寶,它是…」

薩滿在拍賣台上興奮的喊叫鼓噪。

下面的羅列林卻是陰雲滿面,他低聲說道:「萊特,我剛才是不是有點太過衝動了?我怎麼感覺咱們拿著錢將他們砸怕的舉動是這麼可笑,到最後他們是沒有什麼損失,我卻白白花了一百五十萬英鎊,不是一百五十塊啊。」

「我也感覺有點不對勁,要不咱們先看看再說。」萊特同樣是神經緊繃。

但是有些事不是說想要控制,就會朝著人們所期望的方向發展。神智也不會說你想要保持清醒,就永遠是能清醒的。

第二件物品的拍賣剛剛掀起一個小**時,蘇沐嘴角微動,一道聲音就在羅列林的耳邊響起。

這道聲音只有羅列林才能聽到。

「和我比誰錢多,你比的過嗎?想要贏得美人歸,就你這點魄力,夠資格嗎?這第二件東西也不錯,我是要定了,你要是想要讓美女對你青睞,你要還是個男人的話就跟上來。」

「如果跟不上來的話,你就是一個軟蛋,是一個誰見到后都會嘲笑的廢物。羅曼家族的威嚴也會因你而徹底敗掉,所以說不想要讓這些事情發生的話,就像男人一樣硬起,跟上來吧。」

羅列林抬頭憤怒的看向蘇沐,你敢這樣羞辱我?

你敢說我是個廢物?

你敢說美女不會青睞我?

被刺激到的羅列林在蘇沐報出一個價格后,當場就跟隨著開始加價。他認為剛才那番話,其餘人也都聽到,因為其餘人聽到他加價后都流露出來的異樣神情。有這樣的異樣神情在,就沒有什麼好說的,繼續喊叫便是,真的不相信我想做的事情做不到。

羅列林看到軒轅小硯那漂亮的臉蛋,性感的身材后,這股**火焰就越發激烈的燃燒起來。

打不過蘇沐,就靠金錢開道。

「一百五十萬。」

「一百八十萬。」

「二百萬。」

蘇沐很容易就將這個價格給炒到二百萬,然後他就再也沒有任何想要繼續加價的意思,又一次成功的將羅列林給晾曬在那裡,這次羅列林再次成為全場焦點。

軒轅小硯作壁上觀欣賞蘇沐導演的這齣戲,笑顏如花。(未完待續。。) 「轟隆隆」

整個困魂之域都在顫動,在這顫動中,那股浩然正氣愈來愈強烈,充盈-滿了整個困魂之域,最後林天感覺自己想要動作也非常的艱難,簡直有如實質。

「吼。」

一聲輕嘯,已經裸露出來一半的九獄之魂鏗鏘一聲,劃過一道流光,懸挂在了林天身前,耀眼的光芒,讓林天不能目視。

「主人。」一聲冰冷如鐵的聲音響起。

林天轉頭看了看周圍,發現神霜雪蓮一臉震驚的看著林天,小手緊緊地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來。

「不是神霜雪蓮,難道還有別的人?」林天又看了看別的地方,卻是一個靈魂也沒有。

「咕咚。」 畫地為囚 林天突然有了一個想法,這個想法讓林天咕咚咽了一口唾沫。

不要太瘋狂啊。

「你在叫我么?」林天指著自己的鼻子問道。

「是的,主人。」那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

林天怔了一下,立馬笑了出來,伸手向著光芒摸去。

一個刀柄被林天抓住,慢慢的收了回來,光芒消散,林天看向刀魂,和自己手臂上的印記一模一樣,漆黑的刀身,並沒有刀鋒,給人一種厚實的感覺,一條龍身自刀背延伸至刀柄,龍首為柄,空中含著一個白色的圓珠。

「這是蒼古火龍的樣子。」林天驚訝的說道。

「這是我們兩個的靈魂印記。」神霜雪蓮怔怔的看著林天將刀魂抓在了手中,聽到林天的疑惑,訥訥的說到。

「你們兩個的靈魂印記?怎麼會在刀身上出現。」林天驚訝的看著刀魂的樣子說道。

「因為我們是存活下來的魂魄,在黑暗之神的眼中就是最強的靈魂,所以就將我們兩個的靈魂印記封印在了刀魂之中,雖然不會死去,但是卻也不會再有自由。」神霜雪蓮神色黯然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我想你們一定會很痛苦吧。」林天嘆了一口氣說道。

神霜雪蓮聽到林天的話神色怔了怔,睜大眼睛看著林天,想要知道林天說的話到底是不是實話,到底是不是真心話。

「我說過了,以後我會尋找機會將你們釋放出去的,任誰在這個鬼地方都會受不了的,孤獨寂寞,恐懼,這些都會使人發瘋的。」林天輕笑著說道。

神霜雪蓮眼中閃過一絲光芒,低下了頭,卻不再說話了。

「刀魂啊刀魂,你現在是我的了吧。」林天看著眼前的九獄之魂說到。

「是的,主人。」一成不變的冰冷的聲音,卻蘊含著一種讓人放心的感覺,感覺刀魂說出的話絕對會做到。

「為什麼我的靈魂感覺不到你的存在?」林天疑惑的說道。

按說如果一個靈魂認林天成為了主人,林天應該能夠清楚的感覺到才對,就像是上官洛一樣。

林天能夠清楚地感覺到上官洛的存在,存在在自己的識海中,可是對於刀魂,林天卻是感覺不到的。

「因為這裡是困魂之域,靈魂之力並不能夠自由的出入。」刀魂冷冰冰的說道。

「那麼為什麼我運用刀意的時候,你卻能夠釋放出刀意來幫助我?」林天現在很有作為主人的感覺,也很有做主人的覺悟。

該說什麼說什麼,該問什麼問什麼,而且口氣還很強勢。

「因為我能夠感覺到主人的意思,主人想要運用刀意的時候我才釋放出刀意出去,不過我認為主人只是第一次運用刀意,所以釋放出去的很少。」刀魂說道。

林天灑笑一下說道「刀意可以穿越困魂之域的束縛?」

「是的。」刀魂說道。

「原來如此。」林天想了想說道,事實確實是這樣,如果黑暗之神創造的這個困魂之域將刀意都束縛住了,那麼黑暗之神戰鬥的時候想要借用刀魂的刀意這可就麻煩了,而且為了整這些刀意黑暗之神可是下了大工夫的,他絕對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