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暫時幫你將這些東西全部收入進去,等你進入元丹境界,第一滴血進去,然後以法力催動,就可以將其打開!」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玄冥至尊說著,大手一揮,地上的那些百寶囊,千寶囊,萬寶囊,紛紛被吸納進入戒指之中,就連葉擎身上的那個都沒放過,地上就只留下了一個不知道是哪個倒霉鬼留下來的百寶囊……

「好了,戒指你收好,裡面我還為你存了一些東西,對你很有用處,記住,我教你的功法,不得隨意外傳,這百寶囊也帶著吧,那些闖關的傢伙,都下山了,我先把你傳送到蛇信附近,你若想要在此閉關一段時間,等突破到元丹境界再出去,就選一個地方閉關,若是想現在出去,剛好就跟著蛇信他們一起出去好了!」玄冥至尊道。

「是,老祖宗!」葉擎聞言恭敬的點頭道。

他知道,他將要跟老祖宗告別了……

功法的事情,他當人不會隨便傳授出去,老祖宗傳給他的功法,都太強了,讓人知道很容易引來禍端……

只是他的心中還有種隱憂,自己的功法問題是解決了,可是外面還有一群人,都缺少功法呢……

那《炫金訣》對老祖宗應該沒什麼用吧,或許,自己可以要過來……

然而,還沒等他開口,葉擎只感覺一陣頭暈目眩,隨後整個人出現在一片茂密的叢林之中……

這就被傳送出來了?

葉擎正暈乎乎的,突然聽到了不遠處傳來的聲音……

「少主,您不知道,那人可兇悍了,隨意三拳兩腳,就將那些白銀獸給打死了,古神山少主出來的時候,那臉色叫一個難看……」

這似乎,是那個多臂獸的聲音啊…… 「古神山少主出來的時候,還有什麼異常?」蛇信的聲音在一旁響起……

「身上插了把劍,就在右胸……」

「誰,出來!」

就在這時,另外一個聲音,陡然看向葉擎所在的方向,一聲怒吼。

「哈哈,蛇信兄弟,是我,不用緊張!」葉擎大笑著,越過幾顆大樹,來到眾人面前。

出現在葉擎眼帘的,卻不止是蛇信和在庭院中見到的那五個多臂獸,還另外多出了數十個多臂獸。

以葉擎的眼光來看,蛇信和那五個多臂獸反而是這些傢伙當中最弱的幾個,多出來的十多個多臂獸,最起碼都擁有元丹境的實力,其中還有三個,連葉擎都看之不透,給他帶來的壓力,甚至要遠遠超過葉昊,顯然這些傢伙,要不就是元丹之上的存在,要不就是同樣成就了上位元丹,但是實力上要遠遠超過葉昊,而喊破他行蹤的多臂獸,正是那三個他看不透的傢伙之一!

只不過,讓葉擎不解的是,這些多出來的多臂獸,和他之前見到的那些傢伙相比,又少了兩隻胳膊,即便是他看不透的那三個人當中,也有兩個是四條胳膊,只有一個是擁有六條胳膊,也就是喊破他行蹤的那個。

不用說,這些傢伙,應該都是蛇信的保鏢。

人到四十 「是你?那個人類?」見過葉擎的多臂獸一個個頓時驚呼起來……

「好了,不得無禮,他是我的朋友,曾經在試煉中幫助過我,若非有他在,我還不一定能夠通過試煉!」蛇信開口道。

那些多臂獸聞言,一個個對葉擎頓時變得面色恭敬起來,就連那兩個看不透的四臂多臂獸也同樣如此,唯有那六臂多臂獸,仍舊面無表情,看的出來,他對葉擎,並沒有放鬆警惕。

「葉擎兄弟,你怎麼會在這裡?你進入第二十關了嗎?」蛇信帶著滿臉興奮的神色問道。

他已經順利通過了第十關,如願以償的得到了可以剔除他身上雜血的靈液,只等回去,服用之後閉關上一段時間,就可以準備著手突破到元丹境界了……

「沒有,我只闖到了第十八關,那裡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不過我見到了那飛羽山的人,她比我厲害,或許可以通過第二十關……」葉擎聞言直接搖頭道。

他並沒有說實話,倒不是說不信任蛇信,而是怕那幾個他看不透的傢伙,萬一起了貪念,他可就有點難受了……

尤其是那個為首的六臂獸,葉擎竟然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些殺意,這讓葉擎的背脊有些發寒……

其實不止那為首的六臂獸,還有不少四臂獸,甚至之前見到的那幾個六臂獸,都對他產生了殺意……

這讓葉擎頗為後悔,早知道就不傳送到這些傢伙身邊來了……

對於葉擎的話,誰信並沒有懷疑,反而鄭重的點頭道:「能闖到第十八關,已經很厲害了,要不是有你幫忙,我連第十關都不過去……」

「不過,飛羽山的那位,竟然能過第二十關,如此看來,飛羽山是出了一個了不得的天才啊,我遠不如……」蛇信感嘆道。

須知,這虛神山落入此界近百萬年,百萬年來,能夠成功闖入第二十關的人,才不過十餘人罷了,平均下來,十萬年下來,才能有一個闖過的……

十萬年悠悠歲月,不知道會誕生多少天縱之才,飛羽山竟然出現了一個,同為自己神山這一代中最優秀的人,他竟然差了飛羽山的那一位這麼多,自然是心生感慨……

「少主不必過謙,此行您已經得到了洗鍊靈液,回去之後,可以拔出多餘血脈,成就真正的迦娜之身,實力定然會更上一層樓,況且,虛神山的考驗,對您來說,並不公平,迦娜一族,可不是以蠻力著稱的!」那帶頭的多臂獸道。

「呵呵,不如就是不如,你不必如此安慰與我,葉擎兄弟,試煉已經結束,不知道你有何打算?」蛇信問道。

「我啊,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打算,這裡的環境還不錯,我還沒好好逛逛呢,蛇信兄弟是否打算回山?」葉擎問道。

「沒錯,我打算現在就返回太始山,煉化洗鍊靈液!」蛇通道。

洗鍊靈液?

葉擎聞言明白,這就是第十關他們得到的獎勵!

與此同時,葉擎也隱約明白,為什麼這些多臂獸中有一部分對他產生了惡意,恐怕是惦記上了自己的洗鍊靈液……

畢竟,這東西可以剔除雜血,純化血脈……

在葉擎看來,這些所謂的多臂獸,其實就是雜血的迦娜!

血脈越雜,手臂的個數越少,這也是蛇信身邊那些六臂獸明明實力很低,卻能隨意指揮那些實力比他們高上許多的四臂獸的原因……

手臂的多少,代表著他們的血脈純度,也決定了他們在太始山的地位……

而自己手上的洗鍊靈液,對於這些傢伙來說,堪稱至寶,如此以來,對自己產生殺意,也就不奇怪了,若非有蛇信在這裡鎮著,恐怕這些傢伙馬上就會殺人奪寶了……

「這樣啊,那我們要走的路,可就不同了,還是就此別過吧,以後有緣,再相會!」葉擎朝著蛇信拱手道。

「可惜,本來我還想邀請你去太始山做客的,既然你還有別的打算,那也只好如此了,葉擎,你在試煉之地,對我幫助之恩,我永世不忘,你是我永遠的朋友,永遠!」

蛇信不是傻子,他也感覺到隊伍中的氣氛,似乎變得有些不太對勁,並沒有出言挽留葉擎。

畢竟,他的地位雖然高,可在這秘境之中,其實還是誰的拳頭大,誰說的算……

他畢竟還只是幼生期,連元丹都沒有凝結,戰鬥力還比不上那些元丹四臂獸,只能用隱晦的話語,對身邊的這些傢伙進行威脅,至於能起到多少效果,就只有天知道了……

人皆有私心,他身邊的這些多臂獸也是一樣。

若非他父親地位足夠高,還給了他一樣保命之物,這洗鍊靈液,能不能保住,都還說不好……

歷練得到洗鍊靈液回來,結果被僕人以實力強殺奪取,這樣的事情,在以前並非沒有出現過!

那些神山聖地的僕人們,說是僕人,其實也都是旁支血脈,只是太雜了些,潛力不高,所以只能淪為僕人。

不過,等出了秘境,倒是不用怕了,為了保證他們的洗鍊靈液不會被人半路打劫,各大神山聖地,都會派遣精銳強者過來為試練者保駕護航。

只是因為實力的原因,他們這人不能進入秘境罷了……

「呵呵,不要說的這麼煽情,搞得我們好像以後再也見不到了一樣,我先走了,拜拜……」

葉擎沖著蛇信擺了擺手,而後幾個起跳,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而葉擎沒有看到的是,他身後,不少多臂獸都注視著他消失的身影,正在冷笑……

脫離那些傢伙,葉擎的心中鬆了口氣,那些四臂的元丹境多臂獸倒還好說,大致實力上,估摸著差不多相當與年老祖,或是更厲害一些,對葉擎來說,並沒有太多威脅。

但是那三個他看不透的傢伙,就又點要命了……

隨意找了一顆高大的樹木,葉擎飛身落在一根樹杈之上,而後將身上唯一存留的百寶囊拿了出來進行查看。

百寶囊的空間極小,只有約莫一兩個立方的樣子,裡面的東西也不是很多,一些亮晶晶的石頭,被切割成拇指大小的長方體,幾個玉瓶,還有一些乾巴巴的靈藥和兩件法器,不過其中有一件是鎧甲,另外一件則是一柄大劍,看上去都很不錯的樣子,起碼都是上品法器! 將那乾巴巴的靈藥掏出來,隨手摸一下,直接變成了灰……

將那幾個玉瓶拿出來,打開塞子一看,原本的丹藥的丹藥倒是還在,而且看上去頗為圓潤,透露著絲絲靈氣,比之葉擎之前見到的那些丹藥都要高級許多,但他可不敢隨便亂吃,在沒有分辨出這些東西之前,誰知到這些丹藥到底是幹嘛用的?

萬一是毒藥呢……

兩件法器倒是還不錯,只是長期沒有被人用法力孕養,處於營養不良的狀態,只要重新孕養一下,自然不成問題。

至於那些亮晶晶的石頭,葉擎從中取出了一個來,頓時眼前一亮……

「好濃郁的靈氣,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靈石?」

仔細感應一番,葉擎確認,這東西,確實是靈石,其中蘊含的靈氣量,遠非玉石可比,在華國,靈石這玩意,已經消失了不知道多久了,起碼葉擎在安全部或是葉家的寶庫里,都沒有看到過這玩意。

將那些靈石通通倒出來,葉擎細細數了一遍,數量倒還不少,足足有三百多個,其中還有十多個靈氣濃郁程度明顯比其他靈石要高不少,想來應該是更高一個等級的靈石。

將所有的靈石全部重新收入百寶囊中,葉擎將那鎧甲穿戴起來,並朝著其輸入真氣,仔細感應一番,葉擎才發覺,自己之前的判斷失誤了……

這鎧甲根本不是什麼普通的上品法器,而是極品法器,而且是其中的精品貨色!

鎧甲如此出色,那柄大劍也同樣如此,之所以會讓葉擎產生誤判,完全是因為,這些東西在百寶囊中存放個的時間太久,沒有經過法力的孕養,使其慢慢失去了原有的光澤,只要葉擎將其孕養一番,很快就能恢復原本的光彩。

想來也是,這百寶囊中只有兩件法器,顯然是原主人給自己突破元丹后準備的東西。

而能隨著那些神山少主們上山,甚至過了登天梯的,應該也都是神山中的佼佼者,跟那些少主們是沒法比,但是在僕從之中,絕對是屬於資質一流的,能給自己準備兩件精品法器,倒也不奇怪。

只是,不知道這外界之中,靈石的價值如何,自己手頭上的這些靈石,又是屬於什麼等級……

只是一個百寶囊中,就有三百多個,一想到戒指中還有數百個萬寶囊等著自己去開,葉擎的心頭不禁變得火熱起來……

「小子,你倒是很會藏啊!」

就在這時,一個人影出現在葉擎的正前方,是一個元丹境的四臂多臂獸!

「你怎麼找過來的?」葉擎見狀,眉頭輕輕皺起道。

他已經很小心了,應該沒有留下太多的痕迹才是……

「這個,你就不用管了,交出洗鍊靈液,我可以饒你一條命!」那多臂獸冷眼道。

「應該不是蛇信派你來的吧?」葉擎聞言,頓時眼神眯了起來。

對於眼前的這個四臂多臂獸,葉擎倒是不怎麼害怕。

虛神山秘境之中,有著禁空陣法,除了特定的人之外,所有人都不能飛行。

一個不能飛行的元丹境多臂獸,還不放在葉擎的眼裡。

這個多臂獸,頂多不過是中品元丹罷了,論力道爆發,他遠不如自己!

不過,蛇信的隊伍當中,有三個傢伙,對自己絕對有威脅,如果不知道他是怎麼找到自己的,萬一等會讓他們找來,那可就麻煩了。

「少主?哼,少主迂腐,一份洗鍊靈液何等重要,他竟然……哼……不說也罷,小子,你到底交不交出洗鍊靈液?」 岳風柳萱 四臂多臂獸面色陰沉的看向葉擎道。

如果不是害怕葉擎情急之下,毀了靈液,他早就直接上來了!

「憑你,還不夠資格拿到洗鍊靈液!」葉擎聞言不禁搖頭道。

「找死!」

四臂多臂獸聞言,面色一頓,隨後直接朝著葉擎衝來,四條手臂上,同時揮舞著四把武器,刀槍劍戟,樣樣不缺,兩長兩短,同時朝著葉擎攻擊而去……

葉擎見狀,倒也不敢大意,秋水劍是沒了,不過手頭上倒是還有一柄剛剛翻出來的大劍,揮舞著,倒也剛好合適……

「砰……」

一陣金鐵交加的聲音過後,葉擎頓時瞪大了眼睛……

只見眼前這多臂獸的四件武器上,居然出現了大小不一的四個缺口,最慘的就是那長槍,連槍頭都被葉擎用長劍給削斷了……

多臂獸驚呆了……

他手上這四件東西,雖然價值不高,可好歹也是中品法器,怎麼會如此簡單就損壞了?

莫非?

那多臂獸看向葉擎手中長劍的時候,雙眸之中充滿了火熱的神色……

極品法器,這個人類手中的大劍,絕對是一柄極品法器!

該死,看走眼了!

不過,自己還真是夠幸運的,即便是奪來那洗鍊靈液,自己也不可能享用的上,甚至那些比自己地位更高的六臂獸,也別想享用,肯定是要上交給主人們的,不過,自己能得到一件極品法器,那也是大賺特賺的事情!

極品法器這東西可不好弄,對於那些六臂獸們來說,還算容易些,畢竟他們的資質更高,更加受到主人們的重視,而他們這些四臂獸,可就差多了,別說極品法器,他連上品法器都沒有……

這也是跟他們的種族有關係……

別的種族,武器只需要一件就夠了,而他們多臂獸一族,一般有多少條手臂,就需要多少個武器,雖然單體戰鬥力增強不少,但同樣耗費的錢財也是其他種族的數倍……

以他的財力,一件上品法器,還能弄得到,但是四件上品法器,就遠遠超出他的能力範圍之外了,所以就只能用四件中品法器……

「你的法器,似乎不怎麼樣啊?」葉擎咧著嘴笑道。

「哼,對付你,足夠了!」

四臂獸聞言冷哼一聲,隨即繼續朝著葉擎攻來,葉擎仔細感受來自四臂獸的攻擊,發現這傢伙的攻擊力道,其實遠不如自己,最多也就在六七十萬斤上下的樣子,雖然比起自己殺掉的那兩個元丹要強不少,但自己眼裡,也就那樣……

既然心中有底,葉擎自然不會客氣,手中大劍猛然揮動,直接切斷了那四臂獸手中的長劍,大劍去勢不減,直奔四臂獸的頭顱而去。

「不……這不可能……」四臂獸頓時瞪大了眼睛……

他怎麼會有如此巨大的力氣?

就算是他們少主,加上體內能量,最多也不過能發揮出五十萬斤左右的力道,不可能戰勝自己,他怎麼會比少主強這麼多?

葉擎可沒有理會這傢伙的哀嚎,一劍下去,直接將那多臂獸斜斜的從右肩,一直到左胯,直接分成了兩半……

這傢伙的血液,倒是和那些白銀獸不同,屬於紅色……

就在此時,那多臂獸腹部的元丹突然跳起,想要逃走,被早有準備的葉擎一把抓住……

「嘿嘿,都到碗里了,還想跑?」

就在那多臂獸被殺的瞬間,蛇信的隊伍中,領頭的六臂獸眉頭輕輕皺起,隨後看向身邊的一個四臂多臂獸道:「卡瑪居然死了,你親自過去一趟吧,務必要將那洗鍊靈液給我帶回來!」

他吩咐的那個四臂獸,正是之前葉擎頗為顧忌的兩個四臂獸之一……

「卡拉,你不能這麼做,我說過,他是我的朋友,沒有他的幫助,我甚至不可能通過第十關!」蛇信憤而看向那六臂獸道。

「少主,人類無信,他之所以幫你,肯定是有目的的,況且,此人身上的洗鍊靈液價值連城,對於人類來說效果不大,但是對我們來說,意義非凡,我卡拉並非是為了自己奪取洗鍊靈液,而是為了太始山!」那六臂獸沉聲道。

「我會將你的所作所為告知父親,你就等著父親的處罰吧!」蛇信怒道。

這個卡拉,竟然膽敢違抗他的命令,派人去截殺葉擎,讓蛇信憤怒不已,然而他也只能憤怒,論實力,他連那些元丹境界的四臂獸都不是對手,就更不用說是卡拉了。

卡拉雖然是六臂獸,但卻是六臂獸中的天才,成就是八品元丹,如此實力的六臂獸,即便是在太始山上,也是頗有地位的。

太始山是迦娜的傳承之地,那些所謂的多臂獸,其實也是雜血的迦娜,不過因為血脈太過於混雜,所以不允許用迦娜這個名字,而以多臂獸為名。

在太始山,多臂獸分為兩臂,四臂,六臂,三個級別,如果初生能擁有八條手臂,那就不是多臂獸,而是迦娜了。

兩臂的多臂獸潛力最弱,在太始山地位最低,實力也弱,很多都只能成就下品元丹,只有極少數的兩臂獸可以成就中品元丹。

而四臂獸則大為不同,普遍可以以成就中品元丹,其中的天才,甚至可以成就上品元丹,比如卡拉身後的那兩個四臂獸,就是如此,當然他們都是七品元丹。

而六臂獸中,也不是所有的都能成就上品元丹,多數為五品,或是六品元丹,只有少部分佼佼者,比如自己身邊帶著的這幾個六臂獸,有潛力能夠成就七品元丹,而其中的天才,甚至可以成就八品,比如卡拉…… 八品元丹的六臂獸,即便是在太始山中,地位也不低了,須知,他們這些八品的迦娜,也不是所有的都能成就八品元丹,所以卡拉的地位十分特殊,雖然不是迦娜,但地位和普通的迦娜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畢竟,凶獸之間,還是以實力來論地位,八品元丹,就代表了卡拉的潛力,不比普通的迦娜要差勁,甚至還要更強一些!

「呵呵,少爺,主人不會懲罰我的,相反,如果我能拿到洗鍊靈液,主人反而會獎勵我!」 王者榮耀之國之榮耀 卡拉的眼皮子都不抬一下道。

說別的都是白扯,利益才是永恆!

一份洗鍊靈液,如果交給他使用,說不定能讓他再長出兩條手臂,成為新的迦娜!

而如果是給一個不純血的迦娜使用,也可以早就出一個純血迦娜來。

整個太始山的純血迦娜,也不超過十指之數,由此可見純血迦娜對太始山的重要性……

他要是能拿回洗鍊靈液,給他用的機會怕是不大,但是懲罰,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反而會因為立下大功,獲得特別的獎賞!

比如,用純血迦娜的精血,來改變他的血脈,將他提升成為新的迦娜,都是有可能的……

一想到這裡,卡拉的心中就不禁火熱起來……

如果他能成為新的迦娜,實力一定可以再進一步,縱然無法提升元丹竅穴,但實力也會更上一層樓!

須知,六臂的是多臂獸,在太始山是僕人,而八條手臂,那才是迦娜,是太始山的主人,這根本就是兩個不同的層次,獲得的修鍊資源,也是天差地別!

當然,錯過這次機會,他以後也不是說就沒有機會成為迦娜,隨著實力的提升,在一些特殊天才地寶的幫助下,還是有可能再次提純血脈的,比如現在的那些純血迦娜,他們剛出生的時候,也幾乎都是雜血,甚至他還知道,有一位純血迦娜是從六臂獸一路進化上去的,堪稱六臂獸中的傳奇……

「你不可能拿到洗鍊靈液的,你這麼做,會為我們太始山一脈,招惹一名強敵,你這是在玩火!」蛇信警告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