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會兒把你們兩個放在這房頂上面,就算他們來查,你們只要不出聲就不會被發現,這房頂旁邊的樹枝繁葉茂,天色又黑,擋住兩個人不是問題,懂了么。」 這個問題問的實在有些無賴,但是李靖卻是平靜的很,彷彿這樣耍賴是天經地義一般的事情。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顯然,誰都沒有料到李靖會這樣耍賴,包括我這個後世的靈魂。果然,在一陣難堪的沉默以後,那個脾氣很好的接引人再次有些憤怒了,低聲的吼到:「李靖,你是要幹嘛?難道你還要賴在我陰陽家的地下洞穴中不成?」

「好死不如賴活,賴著那又如何?你們搞出這麼一個神神秘秘,不知所謂的洞穴,我越走越是心驚,偏偏你們還不肯給一個說法,萬一你們只是設了個局,那我不是虧大了?」李靖說話的時候,更顯得振振有詞,雲淡風輕的模樣。

可卻把那個聯繫人氣的夠嗆,他說到:「李靖,你到底有什麼目的,不如明說?你現在還不是陰陽家的聖子呢!」

陰陽家的聖子?呵,這背後還真是……

「這個地下洞穴為什麼存在?」李靖沒有絲毫的猶豫。

「不可能現在告訴你。」那個聯繫人也沒有絲毫的猶豫。

「那這把劍到底怎麼用的?說是不說?」說話間,李靖亮出了那把銅錢劍,一下子朝著上空舉著,聲音又急又快。

「原來你的目的就是這個?」上方的人語氣多少有些氣到無奈的意思。

而在這時,我才徹底的感覺到了李靖的意志,他根本就不想知道陰陽家這個地下洞穴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而從始到終他想知道的都是這把銅錢劍的具體用法。而直接問可能不會得到什麼肯定的回答。

李靖採取了一個很簡單,卻是異常有效的辦法,那就是想要一顆糖的時候,耍賴般的要十顆糖當對方覺得這簡直不能接受的時候,才提出自己想要的只是一顆糖。

從心理學上來說,這確實是一種曲折卻異常有效的辦法。

我沒想到李靖看似波瀾不驚的表面下,心機是如此的深。

可是李靖不是知道這把劍的用法嗎?我還記得在第二個洞穴苦戰時,他是怎麼的激發這把劍,才最後一招制服了青影妖雕。可是在這個地方,他停下來,費盡周折,再次問到這把劍的用法又是一個什麼意思?

「我只問一次。」面對上方人疑惑的語氣,李靖說出的只有這樣一句話,然後轉身坐在了這個洞穴的床上,看樣子是要準備入定了。

「算了,劍已經給你了,自然也不在乎告訴你用法。即便陰陽家有訓誡,但仔細想來方法卻也是沒有限制的。這把劍蘊含陽氣,但真正的用法卻不是利用這些陽氣斬殺靈體,事實上卻是要耗盡這些陽氣。再說具體一點兒,這把劍真正的用法是用作於召喚的。」上方的聲音這次沒有猶豫,顯然李靖的心理戰術很有用,才會起到這樣的作用。

「能說再具體一點兒嗎?」我第一次在李靖身上感覺到了一種詫異,其實換誰也會詫異,如果說是召喚,怎麼可能通過一把陽氣如此旺盛的銅錢劍?要知道,銅錢本是可以鎮壓靈體的存在(自然是沾染人氣的銅錢)。

放開這個暫且不提,既然如此,又怎麼要大費周章的耗盡銅錢劍的陽氣呢?而且銅錢劍的陽氣怎麼耗盡?召喚又要怎麼召喚?

我第一次覺得我有多少疑問,李靖就有多少疑問,所以他的所有疑問就化作了一個問題,能說具體一點兒嗎?

但上面這個聯繫人好像已經怕了李靖從上方久久的沒有傳出聲音來,李靖稍許有些不耐煩,抬頭看去上方的洞穴已經有了一些微微的光芒,顯然那個神秘的聯繫人已經不在了。

「真是……」李靖輕聲說了一句,稍微有了一點點抱怨的情緒,不過這樣的情緒很快被他壓了下去,又恢復了平靜,接著就反覆的端量起銅錢劍。

我的意志在這種沉默中再一次重新陷入了幾乎休眠的狀態,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到李靖忽然有一絲明悟的感覺,然後站了起來。

「時間沒過多久啊。」我發出了這樣的感慨,因為從李靖隨著綁好背著的食物包里,我還能感覺到一絲絲的熱度,如果過久了,它早就涼了,而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李靖明悟了什麼?我卻是不知道。

一如既往的,李靖當然能感覺到我的疑惑,可也一如既往的,他根本就不回答我。

而是走到了那四道大門前,忽然對我傳到了一道意念:「四道大門,有些難以選擇,希望你在這個時候也配合我全神貫注,就想著哪道大門是我們該選擇的就對。」

「什麼意思?」儘管意志已經處於絕對的劣勢,可是這並不影響我和李靖對話。

「我的後世竟然那麼蠢,難道你還不明白嗎?走出這洞穴是靠機緣,可是必須要有自己的依仗。我們最大的依仗是什麼?你告訴我?高深的功力,精妙無比的術法?」李靖的字面意思,表達情緒或許很激烈,而事實上他的語氣平平淡淡。

面對李靖,我下意識的就想選擇是精妙無比的術法,可是還沒有做出決定,我的意志竟然清晰明確肯定的表達了一個意思:「那自然是靈覺。」

而在這道意念表達過後,我才發現這樣的回答定位才是無比精確的,不管是從前,現在我最大的依仗絕對是這個,接著在說出答案以後,我就恍然大悟,這種選擇根本就不用去抽搐什麼。

對於我和李靖來說,只要集中精神,完全的跟隨著自己的感覺就對了。

「看來你終於是反應過來了綜合以上所有因素,才是我們真正走出這個洞穴的秘密。可是靈覺的作用並不是無限的,當選擇越多的時候,靈覺也會出錯。況且…」李靖竟然也有了一絲淡淡的不安。

這個一向胸有成竹的李靖,竟然會有不安?而我對李靖素來了解,如果我現在不問,他問一直瞞著,所以我異常強烈的表達了自己的疑惑:「況且什麼?」

「況且我感覺到,到了某一處,我一定會出岔子至於是什麼岔子我不得而知。我在使用這把劍的時候,就感覺到了這把劍絕對不是那麼簡單,它彷彿有自己的意識一般。可是一把劍怎麼可能有意識,就是我所在的那個時代也做不到這樣所以。」李靖說到這裡不說了,顯然在他看來,這講解已經分外的明確清晰了。

「所以,為了這感覺,你覺得賭一把,看看這劍的用處到底在何處,對不對?」我沒好氣的說了一句,可也暗道李靖厲害,竟然能抓住每一個細節,想出這個的辦法來防備未知的危險。

「對,別問了,不想過多的耽誤時間,侵入的越深,我能讓你清醒的時間越短。我怕到時候三天都保證不了。」李靖回答的很直接,不過看樣子,他也不願意啰嗦了。

三天?對於我來說,這是多麼寶貴的三天我肯定不願意失去,當下也就什麼都不問了,和李靖一起集中精神開始感應自己的問題,我該走哪一道大門。

很快,我就得出了一個結論,第二道大門,一定是第二道大門。

於此同時,李靖也得到了同樣的答案然後毫不猶豫的,飄飄然朝著第二道大門的入口走去

在這裡,大門上篆刻的陣紋越發的精妙了,但李靖已經不願意在耽誤一絲一毫的時間,直接推開們,就走了進去。

剛走入這裡的洞穴,我已經明顯的感覺到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熱量在散發,比起之前的洞穴熱多了但李靖根本不在意這個,只是徑直的超前走著。

卻也在這時,一個沙啞的意念傳入我和李靖的鬧海:「走到這裡拿是不簡單,但是到這裡,也就算結束了吧?」

什麼意思?地下洞穴將會在這裡結束?如果是這樣,轟轟烈烈的闖地下洞穴未免也就太兒戲了一點兒。

同時,一條巨型的蛇類靈體從洞穴的下方爬了上來。

這蛇類靈體非常的巨大,這個洞穴比前面幾個洞穴都要來的寬大,可是從這蛇類靈體一出現,就顯得這個洞穴非常的狹小。

而之前那一句走到這裡就算結束了,就是它和我們的意念交流。

和上一個洞穴中謹慎的赤魔獒妖靈不同,這條大傢伙一出來,選擇的就是想要直接吞噬李靖。

可是和上次一樣,這條大蛇還沒有靠近我們,就被那股熟悉的霸道力量給壓制了,瞬間就流露出畏懼的神情。

「你這次又選擇對了。」那個聲音再次出現了,可是卻聽得出來有些懊惱,那意思大概就是,你怎麼能又選擇對呢?不好玩,一點兒都不好玩!

「我什麼都沒有,就是有點兒運氣而已。」李靖直接就把事情的原因歸結為運氣,之前我看那蛇靈轟轟烈烈出現的時候,我還以為我們選擇錯誤了,而這力量一出現,才知道我們的選擇原本並沒有錯。

「你的運氣是不錯。」那個聲音好像對李靖的運氣有些心服口服的意思,這越發的讓我感覺到它的『幼稚』,就像一個小孩子,看到了表面的事情,就信服了,可是同樣的疑問再次浮現在我心頭,到底是什麼樣的小孩子才能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啊。

我雖然對這個地下洞穴沒有太具體的認知,可是我卻從李靖里那裡得到了一個隱晦的信息,就是這地上洞穴布滿了精妙無比的陣紋,可以說整個地下洞穴就是一個密不透風的大陣,在如此的陣法之下,還能在洞穴之間傳遞自己的力量,而且力量還能對這些洞穴里存在的各種妖靈進行絕對的壓制,這就是我一再說這力量恐怖的原因。

可是如此的力量配上如此的心智,就好比一個小孩子竟然在你面前全副武裝,每一把武器都是大殺器的感覺,其實更加的膽戰心驚。

相比於我想那麼多,李靖卻一點兒都不在意,只是用手指點了點自己的鼻子,接著淡定的說到:「不要每次都在關鍵時刻才出現,可以嗎?如果下一次再晚一點兒,我一不小心就掛了,豈不是顯得你言而無信,你想這樣嗎?」

「因為我並不知道你會選擇對,我當然要看情況!」那個聲音有些著急,自從覺得它像小孩子以後,我越發的覺得它就是一個小孩子,包括此刻的語氣也像是小孩子在急急的爭辯的感覺。

李靖根本不在意這個,只是說到:「那好,希望下一次你提前做好準備。提前招呼一聲,就算我選錯了,這對你有什麼影響?無非就是一句話的功夫。但如果讓你言而無信了,我怎麼好意思?」

李靖好像比我還要早看穿這個聲音主人的本質,說話的語氣就像一個大人在誘導小孩子一般,而那個聲音在沉吟了一陣兒之後,竟然就直接的答應了。

在走之前,它還做了一件讓我和李靖都目瞪口呆的事情,把自己的力量再次化為一柄大鎚,狠狠的敲了那條巨蛇一下,然後吼了一句:「把自己弄那麼大做什麼?你又沒有身體,只是妖靈!縮小了去。」

那條巨蛇彷彿很委屈,但是被那個聲音的力量『錘』了一下,還是乖乖就在我和李靖眼前變成了一條小蛇兒估計就3.40厘米長的樣子。

這算什麼惡趣味,但是那個聲音的主人肯定不可能給我和李靖解釋,就這樣無聲的退走了。

!! 葉商見狀也不耽誤時間,眨眼的功夫就將兩個人送上了房頂的角落。

做好之後,葉商剛出去,就看到一隊巡邏兵朝著倉庫的方向過來。

葉商已經給了他們一條路,能不能夠把握的住就看他們自己了。

因為這兩個獄警的問題,葉商不敢在耽誤時間,快速的按照張興說的,來到配方的位置。

這,葉商眯了眯眼睛,這種裝潢,難不成是卧室?

葉商進來的很容易,估計都在獄警的蹤跡,反倒是沒有人想過別墅裡面進了人。

看了一圈,應該就是卧室沒有錯了,沒想到配方被藏在了卧室,看來放n-11的人真的是高手,恐怕隋東來自己都沒有想到,這要是讓隋東來日後知道了,非要嘔死自己不可。

只是這卧室面積也不小,葉商怎麼樣才能夠知道到底放在什麼位置,該不會要讓他掘地三尺吧,葉商回想著張興告訴自己的話。

「n-11的配方被放在了最高的地方,具體的位置我也不太清楚。」

最高的地方的,葉商環顧了四周,簡單的找了兩個地方,摸索著下巴,不對啊……

卧室內奢華非凡,看出來別墅主人是個享受主義,這點倒是跟那六個人十分契合,葉商先把好找的地方找了一圈,突然鼻尖一動,他聞到了一股味道。

這種味道,葉商皺了皺眉頭,魂樹的汁液?!這味道葉商並不陌生,魂樹的汁液,是很特殊的一種味道,即使這卧室裡面還有濃郁的熏香,依舊沒掩蓋住魂樹。

葉商暗暗後悔沒有帶著韋爾過來,葉商的鼻子在靈敏,他也分別不出具體的方位。

為了少生事端,葉商還是決定速戰速決。

但除了能夠看到一些奢華的擺設,其他完全看不出有任何奇怪之處。

難不成這卧室還有什麼密室?葉商暗暗揣測,電視劇裡面不都這樣演。

這麼一想,葉商忍不住把目光放在了卧室內唯一的一張大床上,這床確實夠大,葉商目測了一下,起碼有個三米,這就算是享樂主義,也太大了一點。

葉商正打算進一步摸索摸索,突然聽到外面有腳步聲正朝著他這個方向過來。

來人還不少,光聽腳步聲就有三四個人,隱隱還有說話的聲音,似乎是要打掃卧室。

葉商快速在周圍掃視了一圈,最後把視線看向了卧室外面的窗戶,這是目前他唯一能夠躲藏的地方,沒有多想,葉商快速的往上一躍,剛剛藏好,就看到三個傭人打扮的少女出現在葉商剛剛站立的位置。

這點也跟那六個人的習慣差不多,上輩子,葉商就知道就喜歡挑年輕漂亮的放在自己眼皮子下,好方便他們幾個人隨時尋歡作樂!

葉商嘆了口氣,他現在只能祈禱這群人的手腳能夠麻利一點,現在離開肯定會被發現,況且,現打掃房間,豈不是說明這別墅的「尊主」馬上就要回來了?!

葉商精神一振!要是回來,他就更沒把握會不會被發現了!看來今天就不應該來,葉商暗自生了一會兒氣,突然身下感受到輕微的晃動,頓時臉色一變,他不會這麼悲催吧!

這窗沿能被他站斷?!他有這麼沉?!

葉商下意識的提了提氣,又是很輕微的晃動,葉商差點暈厥過去,這別墅用的東西不都應該是上上品?!現在感覺就要斷了是什麼鬼,逗他玩呢!葉商僵住了身體。

他精神體再強,能力在大,這窗沿要是斷了,可就避無可避了,葉商深吸一口氣,低了低頭,看著自己腳下的窗沿,心裡劃過一絲驚詫。

不對,不對勁,他腳下這窗沿不對勁。

照理說別墅的主人是個享樂主義,必然什麼東西肯定的都會用最好的,這點從卧室的擺設就能看出來,金碧輝煌,還哦有騷包的熏香。

既然東西都用上上品,那建造窗戶的材料,自然也會是上上品。

可是現在葉商腳下的的窗沿,之所以會鬆動,是因為材料是木頭!用木頭做窗沿,不管什麼房子都不會這樣做的吧,更何況還是個別墅!

總不能是在裝修的時候預算不夠這種奇葩理由,所以是有意為之。

葉商來的時候觀察了一下周圍,感覺這棟別墅還挺新的,應該是裝修了沒有多久,葉商心裡浮現出一個念頭,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該不會是他想的這樣吧!

趁著裝修的時候,把配方藏在了這裡?畢竟窗沿這地方,沒人會去仔細觀察。

這個念頭一出就被葉商立馬否決了,這也太扯淡了,怎麼可能,嘴上說著不可能的,葉商還是忍不住釋放精神力,無奈的對著窗沿探測了一番。

當然得到的結果,就是普通的木頭,裡面什麼東西都沒有。

就在葉商進行這番動作的時候,有聽到喀嚓一聲,擦,看來堅持不了多久就會斷!

葉商低頭看了看下面還在打掃的傭人,心裡盤算著是現在大庭廣眾的離開為好,還是等著窗沿堅持不住斷了到時候在離開為好。

最後葉商決定賭一把,他就不相信自己的運氣會這麼背!也幸虧這動靜小,卧室面積比較大,否則光聽聲音就足夠葉商吃一壺的了。

「喀嚓」「喀嚓」的聲音響起的頻率越來越急促,葉商的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雖然他自信可以全身而退,但到時候帶上兩個獄警是不可能的了,那兩個熱播估計憑著他們自己的能力也沒辦法從房頂上下來,自己要是不幫忙,他們被發現也就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那時候才是麻煩。

葉商的緊張,不是怕被發現的那種緊張,就是很莫名的一種情緒,就好像考試作弊,答案就近在咫尺,你卻生生緊張的不敢看,葉商現在的情緒就是這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