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少出錢!就好好表現!爭取讓張櫻桃早點回心轉意!知道嗎?」沈勇厲聲呵道。

haohaoxue 2022 年 1 月 17 日 0 Comments

「知道了!知道了!」

「知道了還不快滾!還需要我送你一程嗎?」沈勇道。

「不!不需要!我現在就走!」

李蛋說着,從地上起來,捂著自己的胸口,一瘸一拐地走了。

張春桃從屋裏給張櫻桃拿出來一件衣服換上,把軍大衣還給沈勇。

沈勇把軍大衣披在身上,帶着趙家三兄弟,牽着牛車往自己家裏而去。

沈勇昨天答應父母天黑就到家,可是他卻食言了,一夜未歸,父母這時肯定在為他擔心呢!

想到這,沈勇便加快了回家的腳步。

後面的趙家三兄弟,牽着牛車,一路小跑地跟着。

沈勇回到家中,老兩口以為沈勇走丟了,正打算去縣城裏尋找他呢!

而且李坤也在,只不過他是擔心大黃牛而來的。

見沈勇回來,老兩口都是特別開心,連忙問是怎麼回事。

沈勇沒有隻是籠統地說是有事耽擱了,並沒有過多的細說。

隨後,沈勇拿出來那張鄧沖寫的承諾書!

父母和李坤都是十分吃驚!

當他們追問這是怎麼回事的時候,沈勇說自己就是去『拜訪』了一下那個不懂事的甜蜜蜜罐頭廠的廠長鄧沖,和他『平心靜氣』地談論了一番之後,最終拿到了這個承諾書。

沈勇的父母和李坤都是年過半百的人,知道這件事肯定不會像沈勇說的那麼簡單,但是沈勇不願意細說,他們也不好多問。

只要沈勇沒事,他們就放心了。

「真是太好了!沈勇就是比小娜能幹!果然,還是兒子好啊!」李坤感慨道。

「他坤叔!沈勇這孩子自從傻病好了以後啊!做的事,一件比一件奇特!你要是覺得我家沈勇好啊!不如讓小娜給我們家做媳婦吧!哈哈哈」

母親謝雲把話繞了一大圈,笑容可掬地盡量把提親的話,說的委婉些。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1876章

慕安安一副說漏嘴的樣子,立馬抿起嘴,眼珠子轉了轉,「那什麼,我想着天色已經晚了,該就寢了……」

慕安安想溜。

結果剛一轉身,整個就被七爺從背後抱起。

她就穿這個玩偶服又胖又臃腫,宗政御還是跟拎小雞一樣把她給拎起來?,然後往床上丟去。

慕安安被摔的眼花繚亂。

被罵老男人的某人此時面無表情的站在一旁扯起領帶,將襯衣扣子一顆一顆的往下解。

慕安安吞了吞口水,默默挪動小腳丫,從玩偶服里偷偷溜出,爬在床上想要爬走。

結果剛爬到床尾,腳踝便被人扣住往床上拉……

慕安安掙扎,「七,七爺,我錯了……」

「呵,晚了!」

「別啊,咱們都這麼熟了,有什麼事都可以好好說,別動手動腳……別拖我衣服啊。」

「七爺……」

「阿御。」

「小魚魚……」

「爸爸……我錯了……」

「安安,謝謝。」

……

翌日。

中午十二點。

慕安安下午有課,吃完飯後,便讓司機送到學校附近,換了裝便踏入A大校園。

慕安安一直擔心自己偽裝暴露。

但自從那天碰到寧修遠之後,便沒有在碰到過了。

讓慕安安一度絕對是自己敏感多想了。

寧修遠可能當真只是路過。

但另一邊聲音又覺得,寧修遠不是那種會單純路過的人。

但即便如此,慕安安還是小心謹慎,維持着顧顧的身份。

而學校接連兩個知名教授,聲譽受損,整個A?大都不平靜,雖然課程都正常,但課件還是沸沸揚揚,都是流言蜚語。

多數都是說慕青的。

同時關於當年67T實驗也被人扒出來說。

具體實驗做的什麼沒人知道,但都在說67T實驗不過是慕青用來招攬後宮的一個幌子。

慕安安一整個下午心情都不好。

李月牙跑來找她說好幾次話,慕安安都沒有太回應。

下課時間一到,便想退走。

「對了,通知一個事,學校打算開啟一項實驗,實驗的具體資料,我會發給你們郵箱,有興趣的直接郵箱回復我。」

原本離開的教授,去而復返,交代完便離開。

都已經大三了,像教授開啟實驗,學生報名一事,在A大里不足為奇。

甚至都沒有談論慕青、李越白、孫志博三人之間,和67T實驗室榮來的有趣。

慕安安也沒在意,直接去學校附近開車。

車子剛上路沒多久就被堵到半路上了。

前面出車禍,慕安安剛好卡在中間,往前不行,往後車子堵著。

沒辦法,只能等。

慕安安打開音樂,按着手機,點開上山下海的微信,準備利用這點時間,在誆誆這人,跟這人熟悉起來,搞好關係,方便約出來。

而,慕安安正考慮給山上下海發什麼信息時,手機則發出『咻』的一聲,對方先丟過來一條信息。

山上下海:兄弟兄弟,你聽到消息了嗎,A大這下玩大了,刺激啊! 謝皇后笑容越發大,摸摸謝如蘇頭頂的發,一臉憐愛,「你啊,一張小嘴能溺死我!」

謝如蘇呲牙一笑,繼續喝粥。

天大地大,吃飯最大,況且的真的有些餓。

外面傳來漱玉聲音:「拜見陛下。」

謝如蘇能感知謝皇后臉上笑容飛快垮掉,心裏一嘆,放下碗勺,起身。

扶桑帝已經進來,逆着光,一身明黃龍袍,與謝如蘇年少記憶相比,確實老了不少。

身材最能看出一個人身體狀態,與自己小時候相比,不可避免有些老態,腰身略微變粗,可能是長久坐着,處理政事所致。

「姑父。」

「拜見陛下。」

扶桑帝欲伸手扶起謝皇后,還沒碰到,就被躲開,尷尬收回手,找話題:「皇后和如蘇在用膳?」

謝皇後點頭沒說話,謝如蘇一看,這氣氛不成啊,開口:「姑父可要留下一起用膳?」

扶桑帝嘴比腦子反應快,「要啊要···啊···」

「漱玉姑姑,再取一副碗筷。」

漱玉看向謝皇后,見後者沒有阻攔,下去取碗筷,謝如蘇招呼扶桑帝,「姑父怎麼不坐?」

「噯,姑父這就坐,這就坐。」原本謝皇后沒表示,扶桑帝還真不敢坐下,但謝如蘇一說話,扶桑帝就差不多放心。

皇后疼如蘇,如蘇的話,皇后不會反駁,起碼這頓飯吃完之前,皇后不會趕他走。

一頓飯吃下來,謝皇后一臉冷漠,扶桑帝難掩愉悅,謝如蘇一邊嘆息一邊扒拉飯,心裏發愁。

往後還有那麼多年時光,姑父姑母這種狀態,誰都不會快樂,明明心中都有彼此,卻要將對方越推越遠。

如果自己以後有喜歡的人,一定不會這樣!

想到自己在想什麼,甩甩腦袋拍拍臉。

瞎想什麼!

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想這些有的沒的做什麼。

吃完飯,漱玉奉上漱口水和清茶,漱了口飲了茶,謝如蘇作勢要告退。

堂哥還在家裏躺着昏迷不醒,她該回去看看。

謝如蘇離開,扶桑帝目光凝視謝皇後面龐,從心底漫上一股喜悅,自己有多久,沒有跟蘭兒好好用過一頓飯,沒有這般簡單看着她。

上前一步,想握住謝皇後手,謝皇後退後一步,扶桑帝握了個空,乘勝追擊,不由分說拉住謝皇後手,緊緊握在手中,絲毫不準謝皇后掙脫。

「蘭兒,今日你受委屈了。」

謝皇后掙脫不開,索性不再掙脫,別過頭不看扶桑帝,「陛下何出此言。」

她受不受委屈,他會在意嗎?

如果這種事情就算委屈,那以前,她早就受過了!

薛太后不喜她,從她與扶桑帝成親那日開始,明裏暗裏多少使絆子,那時她滿心滿眼都是扶桑帝,所以無懼,甚至越挫越勇,相信總有一天薛太後會對她改觀,到後來,扶桑帝納薛靜,接二連三有新人入宮,雖然扶桑帝待她很好,一直想彌補,可冷了的心怎麼捂熱?

捂不熱了。

「晚蘭,我知道以前的事都是我的問題,可現在,我們都這般年紀了,你能不能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們像以前一樣重新開始?」。 解讀龍文,改在自身,適應龍文,詠唱龍文,解放言靈。

「——!」

達芬奇瞬間便理解了這個力量的獨特形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