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今天競技場內那名叫初七的傢伙又去了,咱們快去看看,賺上一筆也好!」兩名外門弟子行色匆匆的從流雲身旁走過,一臉興奮的說著。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流雲臉上浮現一抹笑意,不動聲色的轉身跟了過去。

竟技場內一如既往的人山人海,流雲面帶笑意的站在某個角落裡看著此時場內正劇烈打鬥的兩人。

其中一人身材魁梧、面色木訥,不是初七又是誰?

而另一人卻比之初七更要高大幾分,水桶粗細的臂膀,巨大的雙手握著一柄兩米來長的長杖,杖身無數尖銳鋼釘突起,顯得威猛而又猙獰。

兩個身材健碩的人在竟技場內好似兩道人型颶風一般,都是走的鋼猛的路子,不時傳出震耳欲聾的巨大撞擊之聲。

只見初七手持長刀,動作勇猛之餘又帶有一絲靈動,更好似一隻攻敵的蒼鷹一般。

而對方則更似一頭巨熊,每一道攻擊都顯得沉重而有力,似乎要將這大地都要撕裂開來一般。

這時,那名大漢手中長杖狂揮,捲起一道疾風將初七包裹其中,初七身形制,速度頓時慢了幾分,萬不得已之下只得以手中長刀迎敵。

「鐺」的一聲脆響,初七長刀終究品質過低,在對方的一再轟擊之下化為無數碎片。

只見初七臉色一變,轉而身形一矮,從長杖之下閃避過去。

大漢眉頭一擰,手臂陡的發力,杖風一變,轉而變成直直朝著半蹲的初七後背錘來。

「初七危險!」流雲心中暗喊,緊了緊手中拳頭。

就在此時,初七後背閃現一絲赤紅靈光,與此同時右手出拳,猛的朝著對方腳步轟去。

初七竟然不顧后心大開,想要以攻為守?

轟!

巨大的長杖最終轟擊在了初七後背,一聲悶響傳出,整個場周頓時噓聲一片,都覺得初七這番舉動太過愚蠢。

后心被轟有可能會直接喪失戰鬥力,而對方腳步被攻,怕最多也不過行動受制,兩者相比之下確實有些不划算。

流雲並沒未出聲,依然目光灼灼的盯著場內。

與此同時,初七那一拳也最終轟在了對方膝蓋部位,「咔嚓」一聲脆響,對方身形猛的一晃,左腿軟了下去。

但顯然對方也是剛猛霸道之輩,悶哼一聲后再次化杖為錘,朝著已然趴在地上的初七攻去。

此時流雲已然手心冒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大漢這一錘會直接結束戰鬥的時候,初七身形一動,朝著一旁就地一滾,雖然這一動作有些難看,但不得不說極為有效。

大漢這一錘直接衝擊在石制地面之上,瞬間塵土飛揚,一道蛛網般的裂紋朝著四方蔓延開來。

而躲過這一擊的初七竟然猛的起身,行動迅速無比,似乎大漢那一錘並沒有起到多大作用似的。

流雲心中也是一驚,大漢先前那一錘少說也有兩三千斤力道,按理說肉身如此變態的應當只有修鍊了天魔煅體決的自己,怎麼初七也如此變態?

流雲百思不得其解,完全不明白初七這強悍的身體是什麼時候練成的。

初七立起身後,在大漢錯愕的目光之中緩緩伸出右拳,朝著大漢胸口轟去。

只見這一拳姿式古怪,看來甚慢,但去勢極快,轉眼間便直接轟中大漢。

流雲見此卻是會心一笑,這一拳自己再熟悉不過了,正是自己傳於初七獸形拳中「猛虎撲」一招。

大漢那少說也有兩百多斤的身體在初七這一拳轟擊之下有如斷線的風箏一般緩緩向後飄去,「噗」的一聲落地之後滑行了數米方才緩緩停了下來。

大漢掙著爬起身來,「哇」的一聲噴出大口鮮血之後頹然坐在了地上。

「我輸了!」大漢面如金紙,呈現出一絲不甘之色,輕聲說道。

「承讓了!」初七大咧咧的拱了拱手,走過去將那名大漢扶了起來道。

「這小子,我幾天不在宗內倒混得挺風聲水起的啊!」流雲笑眯眯的看著初七,低聲笑道。

。。。。

領過竟技獎勱后,初七隻身一人笑眯眯的走出場外,而早已等候多時的流雲猛的走到其背後,重重的拍了拍初七肩旁一下。

只覺初七全身肌肉瞬時緊繃,身形一顫轉過頭來,一見流雲那熟悉的面容,臉上警惕之色盡除。

「你回來了,什麼時候回來的?」初七大聲問道,臉上洋溢出一股濃濃的笑意。

「走,邊走邊說!」流雲也不直接回答,摟著初七厚實的肩膀兩人一道向著處住走去。

就在流雲一面向初七說著外執行任務的一些事情的時候,初七從隨身攜帶的布袋之中取出數顆魔核,放入嘴中嘎嘣嘎嘣的嚼了起來。

重生,廢后庶女要翻身 「怎麼還在吃這玩意?」流雲皺了皺眉頭問道。

「嘿嘿,喜歡吃就多吃點咯,我這些天來混跡竟技場贏了些門派點,大都用來買魔核了。」初七一副大驚小怪的表情道。

「而且我發現對於我來講,魔核比起那些療傷、提升修為的丹藥都要管用,星級越高的越好,我現在三星以下的魔核都懶得吃了。」

「而且更有意思的是,如今我的修為也進入化靈境二星了,怎麼樣,不錯吧?」見流雲歸來,初七心情也是極好,一邊把魔核往嘴裡塞,一面口齒不清的說著。

而聽到初七此話的流雲頓時僵住了腳步,一臉驚異的看著初七,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其一番之後,發現此時的初七也確實氣息相比之前渾厚了許多,舉手投足之間一股帶著一絲野蠻之氣,想來與其食用大量魔核用關。

「化靈二星?這麼快?」

也由不得流雲不驚訝,自己前世將這修鍊過程已經過走一次,故而此次修鍊也算得上是輕車熟路,但初七。。。流雲實在是想不通。

不過,兄弟實力提升得快那是好事,流雲震驚一番后也就不再多問,想起那二當家儲物袋中還有幾顆魔核,便順手取出遞給初七道:「拿去吧,給你塞塞牙縫。」

「嘿嘿,還是你了解我。」初七也不客氣,木訥一笑接了過去,稍稍看了看驚訝的道:「六星魔核?哪來的?」

流雲撇了撇初七一眼道:「築基二星靈修身上弄到的,還能差到哪去?」

流雲說完,又從手上取下二當家那枚儲物戒指遞給初七道:「拿去吧,裡面還有些五靈玉。」

「五靈玉,好東西呀!」初七臉上一喜,將意識探入儲物戒指中看了一眼,臉上浮現狂喜之色道:「這麼多啊,夠我買好多魔核了!」

流雲臉上微微一笑,看著這名與自己一道從卑微走到現在的好友道:「這才多少,你先拿著去買件好點的兵器吧,我剛才看你兵器損毀了。」

兩人邊走邊說,轉眼間便到了住處。

「內門考核快到了,你這段時間好好準備一下,我們爭取再一道考入內門!」流雲一臉慎重的看著初七道。

「好,只要有足夠的魔核,這些都不成問題。」

「這段時間我要好好體悟一下化靈境,等出來了我再去找你。」

「好的,那我也趁著這個時間去功勛塔轉轉,總是花門派點買太不划算了!」

。。。。

獨自坐於房內,流雲取出上官雄所給那顆築基丹,細細看了幾眼之後,毫不遲疑的吞入腹中。

可以說對於流雲來講,煉體、鍊氣、通靈、化靈四大境界之中,最為容易的便是化靈境了,以他前世金丹境修為,對天地靈氣的感悟可以說是遠超常人,根本毫無瓶頸之說。

因此,流雲打算在這段時間之內,全力衝擊築基境。

但為了避免在修行之時再次受到外界打擾,流雲轉身便取出枯木找老所給那道玉符,來到了枯木殿內。

如今流雲五靈玉多得是,枯木殿靈氣稀薄這一缺陷對流雲暫時還不能構成任何影響。

幾百顆五靈玉擺放而成的聚靈陣如同星空羅盤一般陣列在枯木殿內,無數道靈氣所聚遊絲緩緩在殿空遊動,好似活過來一般。

化靈境九個星級,最大的區別在於靈氣凝聚的量的多少及凝聚質量,相應也便需要無數次的實踐和嘗試。

只見流雲雙手印決翻飛,將全部心神浸入到靈力凝聚當中,甚至連枯木長老來到殿內之事都是絲毫未察覺。

枯木長老雙目精光閃爍,看著流雲不時的將摻加心力和精神力的波動用來控制靈氣,感到欣慰的同時又大感驚訝,要知道,就算連他自己都眾未想過要將精神力和心力同時使用這一方法。

但也難怪如此,枯木長老如今靈力修行一途已然荒廢,最為強力的手段無非便是心力了,哪裡還會想到流雲這種方法? 夜風席席,漫天星斗閃耀,枯木長老和兩位上官殿主立於峰頂之上,俯瞰著玄天宗內無數山峰,面色沉寂。

「師父,你是說小師弟在衝擊築基境?」上官雄有些不可置信。

枯木長老面色平表,目光深邃的望向星空,以沉默回答了上官雄。

「我今天早上看到他時他也不過化靈境一星修為,這衝擊築基境有可能嗎?」

「化靈境一星衝擊築基境,小師弟莫不是瘋了?」上官禮也是滿臉震驚之色。

「心有多大,能力便有多大,流雲這次衝擊或許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悲觀,昔日老夫從化靈一星衝擊到築基一星也不過堪堪用了兩月有餘時間,你們小師弟資質更勝老夫當年,又有何不可能?」

枯木長老這一席話直接驚呆了兩人,自從兩人百年前拜入枯木門下開始,還從未聽到自己師尊對誰給過如此之高的評價。

「弟子冒昧想問下,既然如此,那師尊為何憂心重重呢?」上官雄上前一步,小心翼翼的問道。

枯木長老抬起枯瘦手臂,朝著北方星空一指道:「你們且看,那北斗之星雖亮,但卻難逃蒙塵之劫,漫天星魁如此,更何況老夫?」

上官兩兄弟聽完,臉色一變,齊聲問道:「難道師尊您。。。?」

枯木長老凄然一笑,枯瘦乾癟的臉龐呈現出一絲寂寥之色,輕聲嘆道:「老夫百年前心魔入體,七竅閉塞,早已斷了靈根,本已是心如死灰,無奈之下領悟心力一道,你師兄弟幾人雖資質絕佳,但卻難以繼承我心力衣缽。」

上官兩兄弟聽枯木如此說,臉上浮現一絲慚愧之色,低下頭來。

「但你們小師弟的出現,給了老夫新的希望,只可惜老夫壽元將盡,唯恐無力再如扶持你們一般扶持流雲。」

「加之如今異魔猖獗,我玄天宗雖地處偏僻,暫無戰亂之憂,但異魔蠱惑人心,這安定時日長短也是兩說之事。」

「所以,為師希望你們師兄弟幾人能齊心協力,全力扶持你們小師弟。」

「也只有這樣,方才能讓其在異魔盪世之時能得一分生機。」

上官兩兄弟本就有些欣賞和喜歡流雲,如今更是見枯木長老說得懇切,又見其似乎有些託孤之意,一時間竟是有些傷感,低聲應了下來。

「師尊請放心,弟子幾人定當完成師尊心愿。」

枯木長老微微一笑,轉過身去,負手看著星空,不再言語。

「你是從哪裡來的呢?」上官兩兄弟離去之後,枯木長老輕聲問道,好似在說自己,也好似在說別人。

此時枯木殿內的流雲卻好似再次陷入瘋魔狀態一般,無數的天地靈氣伴隨著流雲翻飛的手影聚了又散,散了再聚。

而自那之後,枯木長老也並未再次入殿察看流雲情況,想來是避免打擾到他吧。

修行無歲月,轉眼間已過去了一個半月,而此時枯木殿內的流雲卻還無出殿跡象,但日以繼夜的勞心勞力熟練化靈之術,縱然以流雲再強大的精神力量怕是也有些吃不消。

只見流雲髮絲凌亂,臉色蒼白,原先明亮的雙眼此時也是有些塌陷下去,顯得疲憊不堪。

一股巨型颶風在枯木殿內憑空產生,若是細細察看的話會發現在這股颶風中間,無數蓊鬱呈現液態的靈液正在緩緩成形,化為甘露一般朝著颶風正中流雲匯聚而去,一點一滴滴落在流雲身上,但這些露珠卻並未大濕流雲衣衫,反而在接觸流雲身體之時瞬間化為晶瑩顆粒附著在流雲體表。

數個呼吸之間,一副威武不凡卻又流光溢彩的晶體鎧甲附著在流雲身上,將流雲襯托得好似戰神降臨一般。

流雲上下打量了番自己,顯得極為滿意,隨意揮舞了幾下拳頭,流雲身形一晃,從枯木殿內消失。

化靈境星級越高,能凝聚的靈氣結晶強度便越高,數量也隨之越多,而化靈一星的流雲僅僅只用了一個半月便完成了從一星到九星的全部過程,真可謂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從房內走了出來,室外的陽光正燦爛,微微有些發白的陽光照射在流雲有些蒼白的臉上,流雲臉上浮現一抹極為愜意的笑容。

這時一名外門弟子神色慌張的走了過來,看了看立於門外的流雲道:「你是流雲師兄嗎?」

流雲卻是不認得此人,看了看他道:「正是,有何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