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萬里了,連個城池都沒有,人影也都沒有半個,這在正常的情況下,聖域大陸很少有這種無人區域啊。」

haohaoxue 2022 年 4 月 1 日 0 Comments

「就算是荒蕪之地,也就不過如此了吧。」

深海魔鯨王開始抱怨起來,覺得各種不爽。

葉天傾也是覺得,這裏的確是太荒蕪了。

其實,重點不是荒蕪,而是這裏太過壓抑,空氣當中帶着壓抑的感覺,靈氣也比荒蕪之地更加的駁雜和狂暴。

在這一切都是暗色調的罪血之地。

使得人的心情,都是有一種壓抑的感覺,覺得不舒服。

「哎,忍一忍吧,來都已經來了,還能怎麼辦那?」

「再者說了,雲勝長老他們大概率也流落此地了,咱們還是想辦法找找他們吧。」

葉天傾嘆息著說道。

深海魔鯨王道:「你就發發慈悲,把我放進光明之境裏面不行嗎,我在外面很無聊的。」

「呵呵!」葉天傾鄙視的笑道:「魔鯨王,咱們還是不是朋友了,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這話忘記了?」

深海魔鯨王無語,無言以對。

「你就在外面陪我吧,就不要妄想進入光明秘境享福了,要不然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這句話,如何體現啊?」

葉天傾笑呵呵的反問。

深海魔鯨王更加無語,表情也更加的鬱悶了。

他不由的開始長吁短嘆起來。

葉天傾拍着他的肩膀,笑着道:「你要往好處去想,現在咱們雖然被困在罪血之地,但說不定在多飛幾天就可以出去了那。」

「做夢去吧。」

深海魔鯨王狂翻白眼,覺得葉天傾就是在異想天開。

忽然!

就在他這話完的時候,葉天傾和深海魔鯨王,他們忽然都覺察到有血腥氣傳播過來,更是覺得隱約間有驚恐的求救聲傳來。

他們對視一眼。

深海魔鯨王則是滿臉興奮。

他最喜歡的就是湊熱鬧了,而路見不平一聲吼,拔刀相助也是一種打發無聊的手段啊。

所以在聞到這血腥味,已經這求救的聲音傳過來后。

他便是滿臉興奮,忍不住嘎嘎怪笑起來。

「哈哈,好啊……真的是太好了。」

「小爺我要去瞅瞅,發生什麼事情了,終於是可以打發一下無聊的時間了。」

『葉小子,快點跟我一起過去。』

深海魔鯨王興奮的大喊大叫起來,剛剛的無聊模樣一掃而空,現在反倒是一幅戰力十足,精神抖擻的模樣。

葉天傾看到他這般精神模樣,便是一臉無語。

這傢伙,還真是有特點啊。

無聊的時候,便是無精打采,像是霜打的茄子,現在就查到有熱鬧可以湊,便立即是興奮的如同換了個人一般,說他是脫胎換骨,那也是一點都不為過的啊。

「這傢伙啊,真不愧是湊熱鬧之王啊。」

葉天傾在心裏嘀咕一句,但他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緊緊跟隨在深海魔鯨王之後。

他們朝着求救聲音傳來的方向迅速趕去。

此刻!

罪血強盜,正將一伙人團團圍住,地面上已經有數百具屍體,還站立着的不足五十人。

素素滿臉驚恐的看着罪血強盜這些,渾身都散發着殺氣的修者。

他們身後千里,便是城池。

只要是進入城池,他們就安全了。

可誰知道在這裏,遭遇到馬賊的埋伏,而且這馬賊還是半步帝尊的境界,這屬實是讓素素感到驚恐。

他們的隊伍里,沒有一位帝尊,也沒有半步帝尊。

這位強盜以半步帝尊的境界,傲視群雄,並且帶領着手底下那群如狼似虎的小弟們,瘋狂的將他們碾壓。

兩百多修者,現在就剩下不足五十位了,五分之四都已經死於非命。

鮮血染紅大地,血腥味傳播散開。

「哈哈,哈哈哈……」

此刻,這罪血強盜的首領仰天大笑起來,他狂笑着看向素素,滿臉得意:「哼,能死在我熊天意的手裏,你們也是足夠榮幸,現在將身上所有的儲物首飾全都交出來,將你們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也都拿出來!」

「這樣我可以讓你們死的疼快點,不用遭受折磨。」

『要不然的話,你們將會在無盡痛苦當中死去,哈哈,哈哈哈!』

熊天意便是這群強盜的首領,同時也是一位半步帝尊強者。

此刻他面色猙獰的大笑,簡直是得意到極點。

他完全可以將這些人全部斬殺,然後搶奪他們的財務,但他就不這樣做,因為他喜歡看這些修者露出驚恐的表情,以此來滿足他那變態的內心。

「啊,哈哈,哈哈哈……」

他繼續變態的狂笑着。

只是他沒有察覺到,在他們後方不遠處的地方,葉天傾和深海魔鯨王已經出現。

只是有天碑和星核在身,葉天傾和深海魔鯨王的氣息隱藏的極好,這位半步帝尊並沒有發現他們兩個。

。 張權從賭場出來,這博格家族的安娜倒是一路護送。

「安娜小姐,有什麼話要說么?」

張權走到了門口,淡淡的看着安娜問道,這女人走了出來刻意的送自己,若是沒有什麼話要說,張權顯然是不相信的。

這女人是博格家族的大小姐,還是豪萊塢的著名影星,她在漂亮國的地位很高,但是似乎這安娜對張權有一些意思。

「張權先生,你知不知道華夏聯盟會和我們博格家族向來都是友好的朋友關係?」

博格家族的這安娜笑着說道。

「當然是知道的,龔老已經祝福我了,說我們華夏聯盟會有一個堅實的盟友,那就是你們博格家族。」

張權想了想,這件事情龔老也是和他說過的,華人想要在漂亮國站穩腳跟,那麼必然也是要和這漂亮國的十大家族接觸,很顯然龔老和博格家族的人關係就很不一般,這一次龔老帶着張權過來參加博格家族的拍賣會,就是想要將博格家族介紹給張權。

直到今天遇到了這個安娜,張權算是正式的認識了一個博格家族的人。

「呵呵,看來龔老都和你說了。」

「不錯,我們博格家族和華夏聯盟會一向交好,龔老曾經幫助過我們博格家族,因此我們對他十分感激。」

安娜笑着說道。

張權有些詫異,沒想到龔老竟然有這麼大的能耐,竟然能夠幫助到博格家族,要知道這博格家族可是漂亮國的十大財閥之一,龔老能夠和他們交好,這很明顯是一件十分不錯的事情。

「如今你的染雲集團到漂亮國發展,站在我們博格家族的角度來說,我們博格家族倒是不介意支持一下你們染雲集團,另外我本人對你口中說的那個智能手機計劃也是有一些興趣的。」

安娜看着張權,眼中閃爍著一些別樣的光芒。

「那你剛才還聯合露絲準備打壓我……」

張權心裏面吐槽了一聲,不過這話也是不敢說出來的,安娜和露絲很明顯就是好閨蜜,所以有時候站在露絲的立場上針對一下張權那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不過現在張權提出了智能手機計劃,這明顯就是吸引到了安娜的注意力。

「安娜小姐,你們博格家族可是漂亮國的十大財團之一,怎麼?你們對我們染雲集團的智能手機項目,也有投資的想法?」

張權笑着說道,智能手機的計劃,這關係到未來手機通訊行業的發展,所以不可能沒有人不感興趣的。

這個安娜雖然是什麼豪萊塢的影視明星,但是她本質上還是博格家族的人,對生意場上的一些敏感度,很高。

「我們博格家族目前做的是石油的生意,其實這東西都是家族的老一輩在做,可是我們年輕一輩認為這東西畢竟是一個有限的資源,將來總歸是有一個窮盡的時候,不開拓一些新的產業,到時候我們博格家族終究還是會走到下坡路上去的。」

安娜倒是很聰明,知道維持一個家族的發展,必然要涉及到更多的行業中來。

「而龔老和我說了,你們染雲集團的手機發展很不錯,所以我想要參與進來。」

安娜淡淡的說到,其實一開始安娜就已經瞄準了手機通訊行業,只可惜,目前來說漂亮國的手機通訊行業只有摩托公司和諾亞公司比較強大,其餘的,也就都不怎麼樣了,而張權的染雲集團,更是正面擊敗過摩托公司,所以支持張權,反而更有利於他們博格家族進入手機通訊行業中來。

「安娜小姐,很抱歉,我恐怕不能答應你。」

張權淡淡的說道,這智能手機計劃,是染雲集團的重中之重,他不允許有外國人干預進來,那怕是張權的染雲集團走到了窮途末路的地步,他們也不會輕易的將智能手機的計劃賣出去。

這一點,涉及到染雲集團的未來,張權務必要慎重。

「呵呵,我想張總你是誤會了吧,我們博格家族對直接干預你們染雲集團並沒有什麼興趣,我們想要做的,是拿到你們染雲集團在漂亮國的一個代理權。」

安娜笑道,龔老也曾有意無意的說過,染雲集團目前不需要外資的注入,那麼安娜就無法通過注資的手段操控染雲集團,但是以安娜的身份和地位,必然是能夠幫助染雲集團在漂亮國發展起來的,並且,她們之間可以進行深度的合作。

「哦?代理權?」

張權愣了愣,這一點倒是有些出乎預料。

「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要不我們換一個地方說吧。」

安娜看了看四周,這賭場外面嘈雜不堪,不適合談生意,張權也不置可否,不多時,安娜便叫來了一輛車。

這拉斯維加斯算是博格家族的大本營,在這裏,他們博格家族的人擁有很多的特權。

等到車開到一個裝修富麗堂皇的大飯店內,張權和安娜便找了個僻靜點的位置坐下。

「張權先生,我和我們博格家族的人不一樣,我父親那一輩老頑固,他們只想着守着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只想繼續在石油能源行業繼續打拚,但是我名下,卻已經有了一個影視公司,一個通訊公司。」

安娜淡淡的說到,張權眼前一亮。

影視公司這並不奇怪,畢竟安娜本身就是一個比較出名的影視明星,可是這通訊公司,確實讓張權沒有想到。

「我很早就打算進入手機通訊行業中來了,所以我才會和露絲走的這麼近。」

「但是最近一段時間來,我發現露絲一直都想讓我給他們的摩托公司注資,讓我幫他們對付你們染雲集團,這一點,我想你也感覺出來了吧。」

安娜吃了一口牛排,看着張權笑着說道。

「當然,這露絲小姐話里話外,其實就是想要你們博格家族注資,如果你手中有通訊公司的話,我想這露絲小姐,或許也是想要和你展開合作。」

張權點了點頭,這安娜的通訊公司應該是一個類似於電信公司一樣的存在,這也難怪露絲會心動。

。 那雙眼睛又涼薄又深邃,像一條帶著寒氣的尖吻蝮蛇的眼睛。

男人嘴角還掛著一抹勢在必得的弧度。

他轉身用手比了一個「撤退」的手勢,悄無聲息地離開了孤兒院。

「少爺。」跟在男人身後的保鏢開口道:「您不趁現在,直接帶走慕小姐嗎?這可是絕佳的機會!」

「蠢貨!」arro

瞪了手下一眼,道:「你忘了比這個更重要的是什麼嗎?是把未來木家家主帶回去!」

帶走慕夏,只能在帶走未來木家家主之後。

否則夜司爵一旦察覺,會嚴重影響他這一趟來華國的計劃。

到時候萬一被夜司爵攔截住可就得不償失了!

「可是……」手下遲疑著開口:「我看那個姓宋的傢伙跟慕小姐走太近了,萬一她離開了夜司爵,選擇了那個男人怎麼辦?」

「哼!」

arro

從鼻尖發出一聲冷哼,不屑地說:「就那種貨色還想趁虛而入?不可能!不用把他放在眼裡!」

arro

說著,邁步坐進了車裡。

話是這麼說,但他心裡不由得也在腦子裡蹦出了慕夏對宋璨微笑的樣子。

那個女人……該不會真被趁虛而入了吧?

「加快進程!」他側眸催促手下:「我必須要提前知道,木家家主的候選人都有哪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