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嘛這麼久不開門,是不是在裏面做什麼見不到人的事情啊。」朱亞男嬉笑着走進來,很快看到了坐在裏面的於教授,頓時尷尬地捂住了嘴,驚呼道,「於老師,您怎麼會在這裏?」

haohaoxue 2022 年 4 月 22 日 0 Comments

「這句話應該我問你才對啊,」於教授看了一眼二人,似乎想到了什麼,咧著嘴,露出有些玩味地笑容,「你怎麼在這裏呢?」

他似乎找到了陳爭不去工作,留在學校考研的原因了。

一個女孩子跑到陳爭的宿舍,這麼大晚上孤男寡女的也不避嫌,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朱亞男不知道老師已經誤解她和陳爭的關係了,大方笑着解釋道:「陳爭備戰考研,有些知識點不太懂,我過來幫他參謀參謀。」

於教授會意地點點頭,意味深長地對陳爭說道:「陳爭啊,你要化壓力為動力啊~如果今年考不上,那你就落朱亞男兩屆了,到時候在她面前怎麼抬得起頭來呢?」

朱亞男得意地笑着對陳爭說道:「陳爭,聽到沒有,以後在我面前都得低頭,乖乖叫一聲師姐,知道么?」

陳爭正色說道:「我之前已經叫過一次了,絕不會叫第二次!」

見兩人在拌嘴,於教授會心一笑:「行吧,我先回去了。」

「再坐一會唄,我給您洗個蘋果!」陳爭才想起自己這有寫水果,都忘了拿出來招待老師了。

「不用啦!」於教授搖搖頭,剛走到門口,又停下來,笑着對跟着過來送自己的朱亞男說道,「亞男,你可要好好監督陳爭複習,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不要圖一時的歡樂,把正事給耽誤了。」

「於老師,您就放心吧,拳腳之下出狀元,如果他偷懶,我就錘死他!」朱亞男捏緊了粉拳,示威般在陳爭面前揚了揚。

「行啦,別送了!」於老師擺擺手,自己下樓去了。

。宋梵一聽,臉色頓時一變,通過胖子的解釋,他心裡對靈晶的認知說不上全部明白,但是也能大概知道靈晶的貴重性。

「梵哥,有了這筆財富,你打算做什麼?」胖子急切的問道。

宋梵臉色一愣,這他倒是還沒有想過,一番索思之後,緩緩道:「要不拿來修鍊,……

《蓋世殺神》第597章再次出手相助! 「小師妹,別開玩笑,這是要治病救人,不是殺殭屍,你深得師父真傳,怎麼可能不知道呢!」小黑實際上是想告訴丁瑤,有什麼解毒的辦法就拿出來吧!出什麼事情有師父兜著呢!就算拿出了什麼驚世駭俗的辦法,不是有師父背鍋嘛!

「阿欠!」正在砍殭屍的大鬍子打了一個噴嚏,懷疑的看了看四周,總覺得有人想要害他。

「什麼辦法?需要什麼,我們花錢買行嗎?」

仙劍宗最小的弟子三赤本來在得知自己就要變成殭屍的時候,已經哭的鼻涕泡都快哭出來了,聽見有辦法,立刻就不哭了,畢竟他不想變成殭屍,更不想死。

「辦法確實有,可這不是錢不錢的事!」丁瑤很為難,這事真的不是錢的問題,關鍵是她也不缺錢啊!

「那是什麼事?只要能救我們,我們都願意拿出來。」戰宗的大胖也忍不住了,他實在不明白,究竟是什麼樣的東西會讓丁瑤這麼為難。

「主要是我捨不得啊!」丁瑤就是捨不得,一想到要把那東西拿出來,心口就是一陣肉痛。

「小師妹,這可是救人,需要什麼就問他們師父要,他們師父肯定什麼都有!」小黑這麼說,是想讓丁瑤把他也治療一下,畢竟他也中毒了啊!再這麼拖下去,他變成殭屍了怎麼辦?

「行吧!」丁瑤還是選擇了妥協,畢竟這麼多人命呢!

「那說好了,出去后你們要還給我哦!」丁瑤雖然捨不得,但是沒辦法,都說了出去后還給她,她也不好不拿出來。

「肯定還給你!」眾人異口同聲的回答,同時也有些好奇,究竟是什麼東西讓丁瑤這麼捨不得,難道是珍稀的靈藥?還是開發出的新藥劑?

在眾目睽睽之下,丁瑤心不甘情不願的從儲物袋裡掏出一把白花花的東西出來。

眾人定睛一看,有些眼花,又揉了揉眼睛,還是感覺眼花。

「這是啥?」小黑有些傻眼,說好的靈藥呢!說好的新藥劑呢!出現在丁瑤手中的東西是個啥?

「糯米啊!」丁瑤理所當然的說道。

「糯米!」

眾人不可置信的驚呼出聲,他們沒有眼花,真的是糯米!

「是啊!糯米,你們別小看糯米,煮起來特別香甜可口,拌上靈蜜,簡直就是人間極品……」

「小師妹,你是打算煮糯米飯給我們吃?」小白打斷了丁瑤的滔滔不絕,畢竟在古墓這種地方,討論糯米的口味是不是不太合適,他們正中毒呢!難道小師妹是想讓他們做一個飽死鬼?不,是飽死的殭屍!

丁瑤對他翻了白眼,沒好氣的說道:「二師兄想什麼呢!煮糯米飯得多浪費啊!這是用來治療你們身上屍毒的!」

所有人腦子一僵,有些反應不過來的大胖說道:「所以說,你之前捨不得拿出來治療屍毒的東西就是糯米?」

眾人也看向丁瑤,目光有些懷疑,應該不會吧!他們真的多條人命就不值得一把糯米?

「對吖!」丁瑤絲毫沒有顧及他們瀕臨崩潰的心,直接說出了真相。

「噗~」

這是一場串的吐血聲,這特么不就是糯米嗎?搞得就跟神草神葯一樣,弄得他們吃不起的樣子,用得著這樣嗎?雖然他們不是有錢人,但是糯米還是買得起的,所以丁瑤之前那副捨不得肉痛的表情,真的大可不必。

「你為什麼會隨身帶著糯米?」仙劍宗的大赤有些無法直視丁瑤拿出來的糯米,他要是記得沒錯的話,他們是出來執行任務的,那麼身上裝著的應該是武器什麼的東西,為什麼會有糯米這種東西?

「有什麼問題嗎?糯米這麼好吃,隨身帶點也沒有問題吧!」

這也就是這仙劍宗的人不了解丁瑤,丁瑤是那種隨身帶糯米的人嘛!對,丁瑤不僅帶了糯米,她還帶了鍋,就是為了懵隨時隨地的吃上一口熱乎的飯菜。

這個理由很強大,沒有人懷疑丁瑤為什麼會帶上糯米了。

「糯米真的能治屍毒??」道家大弟子度風,首先抱有懷疑態度,他不懷疑糯米的藥性,他就是單純的懷疑丁瑤人品。

「對呀!你不知道嗎?糯米這玩意不僅好吃,還可以驅除屍毒,那功效,靈藥藥劑都趕不上!」

「有事實證明嗎?」度風顯然還想掙扎一下,臉上擺滿了不信。

丁瑤看了度風一眼,淡淡的說道:「這個證明你就不需要看了,反正你和你師弟們也不需要!」

「什麼意思!」度風被丁瑤嚇到了,噌的一下站了起來,又感覺頭暈,踉蹌了一下,心中頓時有種不妙的感覺,丁瑤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說她中毒已深,無藥可救,馬上就要變成殭屍了?

周圍的人也紛紛遠離了度風,似乎生怕他回突然變成殭屍一樣。

被孤立的道家弟子互相擠在一起,身形有些瑟瑟發抖,他們也有些害怕,自己該不會真的妖變成殭屍了吧!

「意思就是說,你們用不上糯米,沒看見你沒中屍毒嘛!」丁瑤指了指度風的傷口,那裡還有鮮血往外冒,和其他三宗弟子的傷痕有著很大不同。

「沒中……屍毒?」度風感覺自己聽錯了,他沒中屍毒嗎?他怎麼不知道?他明明感覺頭暈來著。

「對呀!中了屍毒的就像他們幾個一樣。」丁瑤說著指著仙劍宗的弟子大赤說道:「看,嘴唇發紫,傷口不流血不癒合,明明受傷了卻絲毫沒有知覺,這才是中了屍毒的樣子,別擔心,你們沒事!」

果然,丁瑤說完后,道家的度風度雲和度雨都渾身一松,相互對視一眼,他們確實沒有這些癥狀,心中頓時放鬆了下來。

然而,另外八人的臉色就變了,也就是說,他們才是中屍毒的人,他們才是會變成殭屍的人?

「嗚哇……」仙劍宗的三赤再次哭了。

「那個,可以給我們治療一下屍毒嗎?我花錢買你的糯米!」仙劍宗的大赤堅持不下去了,這種精神上的折磨太痛苦了,這是隨時隨地在提醒他們要變成殭屍啊!知道提醒為什麼還不給他們治療呢!這太折磨人了!

。 「我喜歡你!」

「我忘不了你?」

「你知道嗎?每天夜裡,我滿腦子想的都是你?」

「雲毅!我愛你!」

哭泣的服部英子,突然轉身面向背對自己的花雲毅,說出自己發自肺腑的心聲。

自從玩石商會一別,她如同陷入了萬丈深淵,每天每夜都在想著花雲毅。

可這些天,她給花雲毅發了多次微信,花雲毅不但不回,還把她拉黑了。

就連電話,也不接。

導致她已經達到了崩潰邊緣。

如果不是自己爺爺突然決定回國,她恐怕還沒有勇氣來找花雲毅,說句自己內心的心裡話。

背對服部英子的花雲毅,他的心在顫抖。

為了男人的尊嚴,為了自己的面子,他一直在提醒自己,這樣的女人不適合自己。

可是,服部英子的這次主動表白,直接刺痛了他的心。

他兩手緊握成拳,咬著牙在掙扎著。

服部英子,看到花雲毅還是不動於衷,她徹底的失望了。

低著頭,無精打採的她,覺得自己可能太高看了自己。

在花雲毅的心中,可能自己就是那種厚顏無恥的女人。

不敢再奢求的她,低著頭轉過身,這次她可能真的不會再回頭了。

因為,她已經知道了花雲毅的答案。

內心掙扎的花雲毅,睜開眼睛,心裡很想轉過身,向服部英子大聲說出『我愛你』三個字。

可勇氣呢?

他能夠忘記從前的一切嗎?

就在花雲毅無法做出明裡的決定時,他的母親竟然走出了門外。

李氏,看著自己痛苦掙扎的兒子,她露出慈祥的笑,看著花雲毅微微點了點頭。

就是李氏一個肯定,讓花雲毅突然變得理智,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英子!」

就在英子走出門外,即將上車時,突然院內傳來花雲毅的呼喊聲。

服部英子急忙轉身,只見院內花雲毅忽然奔跑向自己。

服部英子感動的哭了,看著跑來的花雲毅,她什麼沒有想,直接揮淚迎上。

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為了愛情,他們錯過了太多,如今終於破鏡重圓。

「英子,我愛你!」

花雲毅此時腦海中,想的都是服部英子,在這一瞬間,他知道自己不該誤會服部英子,更不能為了尊嚴,去葬送自己一輩子的幸福!

「我也是!」

感動的服部英子,開心的笑了。

能夠再次感受到花雲毅的懷裡的溫暖,她情願一輩子與花雲毅不分開。

李氏,站在門外,看著自己兒子與自己喜歡的女人終成眷屬,作為母親的她當然感到欣慰,替自己兒子高興。

雖然,服部英子是東洋人,但能夠對自己兒子一心一意,坦誠相待,她也不是不能接受?

花家需要開枝散葉,所以花雲毅的責任重大,作為母親的她,必須要為花家列祖列宗負責。

在花雲毅與服部英子擁抱時,雷凌等人恰巧從秦園府返回。

在他們下了車,看到院內花雲毅與服部英子相擁在一起,雷凌幾人不由感到幾分吃驚。

「這大白天的,你們這樣子羞不羞啊?」

蘇夢皺眉。

看花雲毅跟服部英子抱在一起,居然還沒完沒了了,向來嘴巴直的她開口就說。

聽到蘇夢所說,花雲毅、服部英子兩人突然慌忙分開,來到門外不知何時回來的雷凌幾人,花雲毅、服部英子頓時一臉通紅。

「哥?」

「你決定好了嗎?」

花小蕊皺眉,邁步來到自己大哥面前,有意拉著自己大哥走到一旁,低聲向花雲毅問道。

「嗯。」

「妹妹,這是你哥最後一次幸福的機會,我已經很理智的想過了。」

「我決定要與英子結婚!還有,咱媽也同意了我跟英子在一起了?」

花雲毅很肯定的點了點頭,感知花小蕊自己決定時,他故意看向客廳房門近前母親一眼。

「不對?咱媽剛才還在那裡呢?」

花雲毅一眼看去,突然發現自己母親居然不在了,他神色古怪,心裡覺得有些不對勁。

花雲毅面露不解。

她回來后,就沒看到自己母親的影子?

在花雲毅心裡感到疑惑時,雷凌走到他的近前,抬手拍了拍花雲毅的肩膀道:「喜歡就去做,我們相信你的選擇不會錯。」

「謝謝你雷凌。」能聽到雷凌的這麼說,花雲毅是真的很感動。

他雖然比不上雷凌可以娶兩個老婆,但他能夠娶到自己心怡的女人,他已經很滿足了。

「英子,歡迎你加入我們這個大家庭。」

李珊珊面帶微笑,來到服部英子面前,到挺會投懷送抱,直接接納了服部英子的加入。

服部英子有些膽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