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是不是需要出谷去完成任務啊」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說完,他目露期待的看著墨謙,其他兩人也同時轉頭。

墨謙哪裡看不出他的小心思,先是瞪了他一眼,然後還是輕輕點了點頭,緊接著正了正語氣說道。

「此次試煉的所有任務,均都是在谷外完成,你們三人也要注意一點,切莫大意,有些任務即使是對你們來說也很是危險」

說到這裡,他頓時話鋒一轉。

「特別是簫兒,你的修為最低,原本為師並不打算讓你一同前去,但想來以你的性子,就算為師不讓你去,你也會偷溜出去,索性還不如讓你一起跟去,有陽兒和雨兒一道,為師也能放心不少」

聽到前半部分的時候,墨簫的眼珠都已經開始轉了起來,在到後面,他也不禁尷尬的撈了撈頭,不得不說,墨謙對他實在是太過了解,於是他馬上舉起手來保證,一定會聽兩位師兄的話之類的云云,墨謙則一副不相信的模樣,弄得他抓耳撈腮的一直嘮叨。

用完早飯之後,幻雨他們三師兄弟便一道走出墨謙的院子,徑直朝著谷中的劉長老所在的試煉閣走去。

整個金瀾谷中,弟子之間的內部爭鬥很是稀少,也基本不會舉行什麼弟子大比之類的,一些特定的情況除外,表面上看起來這是一座宗門不假,但其實更像是一個類似傭兵團的地方,所有的弟子想要獲得更好的資源,那麼便是去到試煉閣領取任務,完成之後會有相應的獎勵,當然試煉閣也不是長期開放,而是每隔一段時間開放,畢竟這是一個宗門,不是真正的傭兵。

不僅僅是這些弟子會領取任務出去完成,甚至還有長老有時候也會出去完成一些委託,然後帶回相應的資源,以供弟子們的修鍊,在幻雨的感覺中,這個地方就如同前世的孤兒院一樣,而這些長老,每個人為了這些弟子所付出的幾乎是自己的全部,他們的偉大,已經不能用簡單的言語來形容,同時幻雨也慶幸自己成為了他們中的一員,或許將來有一天,自己也想加入他們,貢獻出自己的一分力量,當然這都是后話。

三人剛剛來到試煉閣,便有一名弟子把三人帶了進去,隨後便看到了那位劉長老,說起來此人也和幻雨見過兩三次了,倒也不算陌生。

劉長老的目光從三人身上掃過,最後停留在了幻雨的身上,有些不確定的開口道。

「你晉階了」

幻雨當然不會隱瞞,微笑的點了點頭。

看到他點頭,劉長老也是止不住讚歎,除了一邊誇獎幻雨之外,腦中也不由得想到,看起來還是谷主的眼光毒辣,或許此子將來會把金瀾谷帶到更高的層次也說不定,不過很快他就收起思緒,然後拿出了一個捲軸遞到了幾人手中,並囑咐幾人,要小心之類的云云。 金瀾谷外的亂石山谷中,四道身影相繼出現,他們便是領到試煉任務的墨凡陽,幻雨,墨簫三人,當然還有龍傲,沒有過多的交流,三人相視一眼,隨即便展開身形朝著同一個方向疾馳而走,龍傲則頗為隨意的跟在了後面。

一路上三人都甚少交流,除了墨簫略顯興奮之外,其餘兩人都很是平靜,特別是幻雨,他的眉頭有些微皺,他們此次的試煉任務,說起來也並不困難,那便是剿匪,沒錯,就是剿匪,當然還有一些附帶的工作,譬如救出某個人。

讓幻雨皺眉的倒不是這個任務本身,而是這個任務所在的地方。

他們此次的任務所在是一個叫做螞蟻山的地方,聽名字可能會感到有些奇特,事實上這個地方會叫做這個名字,也有著它的來由。

那便是這座山中有著許多螞蟻,當然不是那種普通的小螞蟻,而是一種幻獸,它真正的名字叫做鐵背山蟻,這種幻獸成年的等級在四級左右,也就是相當於幻王境界的存在,再加上防禦超高,而且速度極快,普通的幻王境強者遇到此種幻獸,基本上都會選擇避而遠之。

還有最致命的一點就是,這是一種群居幻獸,基本上不會單獨行動,而整座螞蟻山上到底存在多少這種幻獸,完全無法統計,總之那個地方就像是他們的老巢。

當然它們也並不是沒有弱點存在,這種幻獸的體型並不是很大,約莫一丈左右,至於他們的弱點便是視力和嗅覺方面並不突出,但其實這也算不上什麼致命的弱點,四級的幻獸,定然也早已經擁有魂識,只不過礙於它們本身的一些問題,這種幻獸的魂識最多只能達到十丈的距離,也就是說,如果處在開闊地帶,它們的魂識還不如人的肉眼看得遠,但是這樣的範圍,即使遇到危險,也早就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反應過來。

他們此次的任務,便是要在這座山中尋找到一處山寨,也就是土匪的老窩,這群人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居然可以在這座山上安然度日,由於此山的特殊性,長久以來,這群土匪每次下山犯案之後便退回到山中,以致於想要剿滅他們的勢力,屢次只能無功而返,甚至還損失了不少人手。

慢慢的,隨著時間越來越久,也就沒有勢力願意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而這伙土匪也憑藉著搶來的資源,實力越來越高,這也讓附近的一些勢力更加頭疼不已,從前是條件上的因素無法做到徹底根除這顆毒瘤,現在是有心無力,不得不說,這些土匪倒也有些本事。

而這一次,是螞蟻山附近的一個家族裡有一位小姐,正好在路過此山的時候被土匪劫持到了山上,往常這些附近的家族都會繳納一些貢獻,也就是所謂的保護費,那麼這些土匪也就會行個方便,可這一次不知道為什麼,這些土匪收了保護費之後,還依舊把人擄走,在幻雨的想法中,估計這些人應該是垂涎了那位小姐的美色,也只有這一點才能說得通。

於是呢,這位小姐的父親,也就是這個家族的族長,便想尋求附近的一些大勢力的幫助,願意拿出一些報酬來,希望可以救回自己的女兒,只不過無奈的是,大多數的勢力都不願意接下這單生意,就算這位族長給出的報酬並不低,幾乎是他整個家族的大半積蓄,可比較難度而言,還是有些相形見拙。

搶到一個世界 不過就在他陷入絕望的時候,有兩個勢力卻接下了這單活,其中一個就是金瀾谷,至於另一個,便是黑皇殿。

事實上,首先接下的勢力是黑皇殿,原本莫雲軒並沒有想過要接,但是最後出於種種考慮之後,他還是接了下來,並且還指定需要幻雨去完成,至於他這麼做的原因,諸位長老也有所猜測。

如果幻雨成功完成了此番試煉,除了可以去到他想要去的地方修鍊,也會在金瀾谷的這一輩弟子中快速的豎立起威信,同時還能打擊到黑皇殿一番,總的來說,這一番下來,完全就是一個標準的接班人培養過程,一舉好幾得的那一種。

等到此次事件之後,幻雨也徹底在金瀾谷立穩了腳跟,接下去的日子隨著實力不斷提高,在加上一些其他七七八八的因素在內,可以說,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將來的幻雨成為金瀾谷的新主人只不過是水到渠成的事,再加上幻雨擁有龍傲這隻實力強大的幻獸,此行說不定也會順利不少。

可以說,如今的莫雲軒正在盡全力的培養他,當然這一切現在還言之尚早,最大的前提都在這一次的試煉必須圓滿完成上。

一行三人整整疾馳了七日左右,來到了一座叫做螞蟻鎮的小鎮,這座小鎮離螞蟻山尚還有一段距離,幻雨決定先在這裡做一番補給,畢竟此次前去需要耗費多少時日他們也尚不清楚,而且那個地方遍布危險,提前做一些準備倒也沒有什麼壞處。

關於這一點,墨簫和墨凡眼也都沒有異議,況且此行出來的時候,墨謙親自交代過,這次試煉任務全權由幻雨指揮,其實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墨凡陽雖然修為最高,可性子憨厚,並不擅長出謀劃策,至於墨簫那就更不用說了,耍點小聰明還可以,在這種大事上,他也完全難以自主。

不過就在三人剛到小鎮不久,便發生了一些小摩擦。

就在三人緩步往前的時候,一道幻力精準的找到了墨簫,眼看就要命中的時候,幻雨的身影已經擋在了他的身前,隨即抬手一握,便把這道幻力捏得粉碎,然後他的目光有些冰冷的朝著一個方向看去,嘴裡緩緩吐出了兩個字。

「有病」

只見在他們不遠處的地方,立著十餘道身影,至於剛才發出幻力的人,乃是為首那人後面的一人,待得看清楚此人的相貌,幻雨依稀有些印象,如果所料不錯,這些人乃是黑皇殿的人。

聽到幻雨的話,那人面露凶歷,正準備再次出手的時候,為首的那人卻抬手阻止了他,然後目光平靜的看了幻雨他們三人一眼,隨即轉身往回走去,那人雖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緩緩跟上,不過臨走時,依舊做出了一個抹脖子的手勢,墨簫當即就要動手,幻雨也把他攔了下來。

待得那一行人的身影徹底消失之後,幻雨的雙目微閃,會在這裡碰到黑皇殿的人,他也毫不意外,只不過現在並不是動手的時候,至於到了螞蟻山之後,那就另當別論。 被幻雨攔下之後,墨簫雖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暫時忍耐下來,同時幻雨也從墨簫哪裡了解到,剛才那為首之人,乃是當初被他斬殺的秋易風的師弟,名叫秋冥,此人如今的修為和墨凡陽一樣,都處在幻王五階,他才是黑皇殿這一輩名副其實的第一人。

並且最重要的是,此人的性格沉穩,城府極深,單從表面上基本很難看出他在想什麼,不過他的行事風格又相當乾脆利落果決,凡是他決定的事情,不達目的,決不罷休,因為在他看來,只要是值得出手的東西,代價只不過是必要的投資。

不得不說,這樣的人還是極為難纏,更何況他還有著高深的修為做後盾,黑皇殿的殿主包括諸多長老,都對他非常看重,儼然已經把他當成了下一任殿主的接班人,只是沒想到,這一次他居然會親自出手。

了解到這些信息之後,幻雨也是大感頭疼,雖說己方的戰力加上龍傲,絕對可以碾壓這群黑皇殿的人,不過誰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有什麼后招不是,更何況還有秋冥這號人物在,他可不相信黑皇殿會讓如此重要的接班人就帶著這麼幾隻小貓前來冒險。

暫時把這些問題壓下,幻雨帶著兩人繼續著手自己的準備,期間龍傲帶著墨簫消失了一段時間,還找幻雨借了一些幻石,也不知道這倆貨去搞了什麼小手段,回來之後,一人一獸的臉上都露著有些邪惡的笑容,看得幻雨一陣搖頭,不由得狠狠瞪了龍傲一眼。

一切準備妥當之後,一行人也不在耽擱,開始朝著此行的目標全速前進。

差不多三日之後,他們總算是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螞蟻山。

剛剛行至山腳處,幻雨已經隱約能感受到此山中的凶戾之氣,或許是山中棲息的鐵背山蟻數量龐大,導致這片山上的溫度都有些不同尋常,連一些樹木的顏色都不是普通的翠綠色,而是稍微帶了一點微黃,這一點也在幻雨的預料之中。

鐵背山蟻這種幻獸本身算起來應該是一種熱量極高的幻獸,凡是它們所在的地方,空氣中的溫度便會自然提升,甚至連地面的土壤也會顯得異常乾燥,呈現出一種類似於沙子的特性。

仔細確認過一番之後,幻雨對著兩人做了一個手勢,然後三人一同收斂了自己的氣息,朝著山中一閃而逝,至於龍傲,早在先前就已經被幻雨派出去探路,這座山上既然存在著鐵背山蟻,那麼其他的幻獸基本就不會存在,畢竟任何幻獸的領土意識都非常強,更何況是這種群居幻獸,即使是修為比它們高的幻獸,也不敢輕易發出挑戰,螞蟻咬死大象的典故在這裡同樣適用。

三人一邊前進,一邊放出魂識在周圍查探,此行的任務是救人,所以在非必要的情況下,還是不要去招惹這些幻獸為好,再加上已經龍傲在前方探路,他們暫時也還算是順利,一路上雖然也有發現不少鐵背山蟻,不過他們都始終保持在距離之外,靜靜的繞了開去。

就這樣整整過了一天之後,龍傲回到了隊伍里,並且帶來了一個信息,那就是他發現了幾個人,而且這些人並不是黑皇殿的人,看裝扮,倒像是土匪,得到這個消息,幻雨不禁一喜,如果這些人真是這山中的土匪,那麼只要抓來拷問一番,定然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情報。

沒有絲毫猶豫,幾人悄悄隱藏身形朝著龍傲所說的方向靠近,足足半個時辰之後,終於見到了那些所謂的土匪。

沒有第一時間打草驚蛇,幾人先找了一處山坡仔細觀察起來。

龍傲確實沒有說謊,前方不遠處有著四名男子,正圍坐在一起,樣子倒是顯得很是悠閑,從裝束上看,也確實有著幾分匪氣,再次觀察了一陣之後,確認周圍沒有什麼危險,幻雨便準備出手拿下這四人。

這四人的修為都在幻靈八階左右,在不傷及性命的情況下,幻雨可以做到瞬間制住四人。

可就在他正準備動手之際,一隻鐵背山蟻卻突兀的出現在了魂識里,接下來的畫面,讓幾人都瞪大了眼睛。

只見這隻鐵背山蟻速度極快的朝著這個方向而來,彷彿感覺就是特意來彙報工作的,身上完全沒有半分凶戾的氣息出現,而不遠處的那四名男子當然也早已經發現了此獸,但是他們也沒有表現出絲毫慌張和害怕的情緒,甚至連身子都未曾挪動一分,這一幕無疑有些太過匪夷所思。

要知道這隻鐵背山蟻根據幻雨的判斷,應該已經到了四級,也就是幻王境界,對這幾人來說,完全就是噩夢般的存在,可看他們的表現,好像此物並不能帶給他們任何危險一般,這也讓幻雨微微皺眉,開始了沉思。

事實上這一點他早在先前就已經思考了良久,這座山上既然存在著大量的此種幻獸,按理說,這些土匪要想在此山中生存,都絕非易事,更不用說暢行無阻,除非他們的修為都達到了幻皇境,不過這一點很快就被他否定。

幻皇境的土匪,這說出去都會讓人笑掉大牙,這樣的強者想要什麼,去到哪裡不是被人高高供起,哪裡用得著來做這種壞名聲的事。

如果除去這個條件,那麼幻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這些土匪或許是在山中發現了一條絕對安全的道路,也就是能完美避開這些幻獸,甚至是一條密道也極有可能,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在此山中安然度日。

不過這一點,也尚有一些缺陷存在。

並沒有讓他疑惑太久,這隻鐵背山蟻就來到了四名男子面前,此獸的樣貌和螞蟻差不多,只不過個頭大上了許多倍,渾身漆黑,它的背部還有著些許紋路,而預料中的攻擊,鮮血,也並沒有出現,這隻幻獸就像和幾人相識一般,表現得很是親昵,兩隻腥紅的大眼睛里,甚至露出了一絲渴望的情緒。

感受到這一幕,幻雨的心中一突,頓時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彷彿是驗證他的想法一般,隨後四人中其中一人從懷裡慢慢拿出了一個玉瓶,然後倒出了一顆不知名的黑色藥丸,隨手丟了過去,這隻鐵背山蟻口中發出一道吸力,直接把藥丸吸入了嘴裡,然後表現得很是歡快。

也就在這時,一道寒光在眾人都還沒有反應的時候,以極快的速度飛射而至,那隻原本上一刻還在歡呼雀躍的鐵背山蟻,下一刻就發出了凄厲的慘叫,整個身子被完全釘死在了地面上。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頓時把所有人驚在了原地,只見鐵背山蟻的背上被直直插入了一把劍柄奇特的長劍,不消片刻,這隻幻獸便失去了最後一絲氣息。

別說場中的四人,就是幻雨他們也一臉驚疑,先前他們明明已經仔細探查過四周,並沒有發現旁人的痕迹,而且能做到一招秒殺幻王境的幻獸,還是防禦極強的鐵背山蟻,這一手絕對不是那麼簡答就能做到的,至少幻雨自己,沒有這個把握,即便是用上寒霜陰陽劍,雖然可以戰勝,但要做到這般還是有些難度。

並沒有讓眾人震驚太久,數十道身影便紛紛出現在場中,至於場中的四名男子,此時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便被紛紛制住,開玩笑,幻王境的妖獸都被一招秒殺,他們這點修為,哪裡還敢有絲毫不軌的念頭,只能老老實實的趴在地上,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這些突然出現的身影不是別人,正是黑皇殿的一行人,秋冥緩緩邁步走到已經失去氣息的鐵背山蟻面前,抬手一抹,那柄插在此獸背上的長劍便消失不見,隨即一個跌落在地上的玉瓶被他吸入了手中。

事實上他們還要比幻雨他們早到此地一步,原本打算動手之際,正好察覺到幻雨他們到來,所以便暫時按捺了下來,至於幻雨他們為何沒有發現,很簡單,那是因為他們擁有一件可以完美掩蓋氣息的寶物,而之所以會選擇在此時動手,那當然是看準了時機。

不得不說,秋冥的這個時機抓的很是巧妙,現在場面形勢的主動權,完全被他捏在了手中。

不遠處的幻雨看到這一幕,眼神有些閃爍,墨簫和墨凡陽也在這時紛紛看向他,大概的意思就是,要不要動手。

先前的一幕也讓他們明白了一點,這些土匪為什麼可以在此山暢行無阻,答案應該就在那個玉瓶里的藥丸上,此刻這件東西被秋冥握在了手中,也就相當於他掌握了更多的主動權,至少這山中的幻獸問題,不用在擔心,剩下的只需要應付山中的土匪即可。

事情表面上看起來,確實就是這樣,可幻雨依舊覺得有些不對勁,那樣一個玉瓶里,能裝多少藥丸,這山中的幻獸可不在少數,再加上他們此時所處的位置連山腰都未到,這些土匪在笨也不可能把老窩建造在山腰吧。

再者,先前那隻鐵背山蟻出現的時候,表現出了那副親昵模樣,他也不是沒想過此獸和剛才拿出藥丸那人之間存在著某些聯繫,可兩者之間的修為差距明顯,這一點也有些說不通,想要收服比自己實力高的幻獸,除非這個幻獸自己願意,或者是在受傷之際強行收服,在或者是像幻雨和龍傲這般,不然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並且那隻幻獸對另外三人也沒有表現出任何的敵意,這無疑是一個細節。

幻雨幾乎可以肯定,這隻鐵背山蟻絕對沒有被收服,或許那個玉瓶里的藥丸也並不是關鍵所在,至少應該不是最重要的一環。

想到這裡,他不禁緩緩搖了搖頭,他打算在觀察一下,貿然出手或許並不明智。

墨簫和墨凡陽看到他這般,也只能暗暗點了點頭,雖然墨簫早就想衝出去,特別是他的眼神看到先前偷襲他的那人,心中早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立刻上去把此人碎屍萬段,但最後還是只得暫時忍耐,在大局面前,小不忍則亂大謀的道理,他還是明白的。

幻雨這邊並沒有打算馬上動手,而場中的秋冥把玩了一陣手中的玉瓶,並沒有露出什麼異樣,而是緩緩走到了那趴在地上的四名男子面前,眼神平靜的看向其中一人,輕聲開口道。

「我想知道一些事情,你能不能告訴我」

他的語氣聽不出任何感情,如果不知道的,甚至還覺得很客氣。

但被他看著的那名男子,可不會這麼認為,這人可是一招秒殺幻王的存在,所以他語氣有些顫抖的回到。

「我,我什麼都,都不…」

看到他這樣的表現,秋冥輕輕搖了搖頭,還不待他把話說完,便抬腳走向了下一人,而這個人,雙眼一突,然後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再也沒有任何聲息。

不遠處的幻雨看到這一幕,心中一寒,這個傢伙…

當秋冥走到第二人的面前,此人興許是被嚇怕了,語氣倒是極為利索,嘴裡不停的求饒,不過很快他就得到了和第一人一樣的結果。

看到這裡,就連一向淡定的墨凡陽,氣息都有些波動。

此人的天性居然涼薄至此,好像殺人都對他來說,不過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這樣的人除了極為危險之外,還真是有些異類。

連著兩人當場斃命之後,秋冥依舊沒有任何情緒波動,不過他的眉宇間好似露出了一絲不耐。

終於當他來到第三人的面前,此人倒也有幾分乾脆,彷彿知道自己沒命可活,索性便把老窩的位置抖了出來,根據他所說,他們的大本營在山頂處,這一點無論是秋冥還是不遠處的幻雨,都沒有感到絲毫的意外。

並且他還說出了他們的大概構架,譬如他們的首領,是一位處在幻王巔峰的強者,座下有兩位副首領,一位是幻王七階,一位是幻王六階,除此之外,還有幾名幻王一階的護法,至於剩下的其他的人大部分都在幻靈級別。

說完這些,他眼神毫不畏懼的看著秋冥,好似在說,憑你們這些人,就算上去也是送死這樣的意思,不過讓他失望的是,秋冥的臉上依舊沒有任何錶示,只是微微點了點頭,能盤踞在這個地方這麼多年,沒有些實力和底氣當然沒法辦到,顯然這人的話,秋冥也相信了幾分。

而且這一次,秋冥也意外的沒有對他動手,便接著走向了最後一人,這也讓這人有些詫異的同時,輕輕鬆了一口氣,至少小命暫時保了下來,俗話說好死不如賴活著,能活著誰會想死。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這最後一人便是先前拿出玉瓶那人,秋冥站在他的面前,並沒有開口,而此人看到在他前面一人保住了小命,也只能硬著頭皮補充了一些內容,大概就是說,這個玉瓶中的藥丸乃是他們其中一個護法鼓搗出來的,有點像是會上癮的東西,只要給鐵背山蟻吃過一次之後,它們就會乖乖聽話之類的。

他的話,秋冥倒不是不信,只不過他也知道這不是真正的答案,也不是他想要的答案,儘管這個答案對他來說無關緊要。

聽完這最後一人的話,秋冥的目光好似無意的朝著一個方向撇了一眼,隨後他將手中的玉瓶和其中一人留在了原地,而他們一行人則帶著另外一人消失在了此處,從始至今,他也只開口說了一句話,不過給幻雨的感覺卻是,自己在兩人初次的無形交鋒中,徹底落入了的下風。 直到黑皇殿一行人的身影消失了半刻鐘之後,幻雨才帶著墨凡陽墨簫,以及龍傲緩緩走了出來,看著留在原地的玉瓶和一名男子,幻雨沉默了下來。

如果到了現在他還不明白的話,那他就真的是個傻子了。

黑皇殿的人到底是先來還是後到,這一點幻雨不清楚,但他們擁有著一種特殊的隱匿手段,這點毋庸置疑,而且自己一行人應該也早就被他們發現,然而秋冥卻並沒有選擇拆穿,甚至還故意在他們面前審問這些人,直到最後,還留下了一人和這瓶藥丸。

意思很明確,就是說此物對他並沒有作用,當然以他們先前的隱匿手段,幻雨也相信,他們就算沒有此物,也可以暢行無阻的到達山頂,並且還有另外一點,他故意留下這兩物還在表達一個信號,那就是希望幻雨他們也能上去,至於原因的話,或許是以他們自己的實力並不能抗衡山上的土匪,所以選擇暫時合作,這也是幻雨能想到的可能性,至於其他的,他暫時也還沒有頭緒。

想到這裡,幻雨也不禁有些明白,此人能成為黑皇殿年輕一輩的第一人,除了天賦實力之外,這份遠超常人的智慧,或許才是關鍵,這樣的人,如果為敵,唯有儘早除去方能心安。

「二哥,我們現在怎麼辦」

看著站在那裡陷入沉思的幻雨,墨簫不由得開口詢問道,他的心思比較單純,倒也沒有想到這麼多,只是對黑皇殿的人做出這個行為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他這一開口,幻雨的思緒也被拉了回來,並沒有第一時間回答墨簫的話,他緩緩上前拿起了那個玉瓶,同時在那名已經昏迷過去的男子身上摸索了一陣,不多時,一塊散發著奇特味道的荷包便出現在了幻雨的手中,他的雙眼也露出了恍然之色。

然後在另外兩人有些詫異的目光中,幻雨再次從另外兩個已經死去的人身上也找到了同樣的荷包,上面的味道也一模一樣,這股味道怎麼說呢,要是不仔細聞還真有些難以辨別,如果所料不錯,這才是鐵背山蟻對這些人表現親昵的真正原因。

簡單的給兩人解釋了一番,兩人這才明白過來,看著幻雨手中的三個有些粗糙的荷包,面露奇異。

如今這些謎題都已經有了答案,那麼上山對他們來說,也不過是一件在簡單不過的事,換言之也就是說,如今他們需要考慮的,只是如何成功從這群土匪里救出那位小姐。

幻雨心中衡量了一番雙方的實力對比,自己這邊如果想要單獨完成此事,幾乎是不可能的,就算加上黑皇殿的一行人,也還是有些相形見拙。

不說別的,單單是那名幻王巔峰的首領就足夠讓人頭疼,雖說以龍傲的實力,應該可以暫時拖住那人,可剩下的人依舊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況且他還想把龍傲當做一張最終的底牌,過早的暴露並不是什麼好事。

而且難免黑皇殿的人不會在其中使絆子,幻雨可不會忘記,雙方現在的目標可是相同的,在他們一方尚未露出底牌前,還是不要貿然行動,不然被人白白撿了便宜,那到時候真的會後悔死,不僅沒有完成任務,還被人當槍使的結果,他可不想要。

還有一點,幻雨也已經參透,相信以秋冥的智慧,不可能不知道這三個荷包的存在,也就是說,這是他故意留給自己的一個小考驗,如果自己連這一點都發現不了,恐怕在他的眼裡,自己根本不值得他重視,甚至是說,連當他對手的資格都沒有。

想到這裡,幻雨的臉上不禁露出一絲冷笑,看來自己還真的被人小看了呢,既然你想玩,那麼我便陪你玩上一局又有何妨。

這一刻,幻雨的心中也因為秋冥這無形中的挑釁,徹底被激起了一份好勝心。

沒有過多的停留,幻雨便把手中的荷包各自給了墨簫和墨凡陽一個,至於龍傲則不需要此物,畢竟以他的修為,只要他想隱藏,幻皇之下,無人可以察覺。

三人貼身佩戴好之後,便展開身形朝著山上疾馳而去,畢竟黑皇殿的人已經搶先一步,雖然並不知道他們有什麼打算,但耽擱太久,始終會對自己一方不利。

有了荷包在身,一路上幾人也確實沒有遇到任何危險,包括從一群鐵背山蟻旁邊路過,這些幻獸也對他們視若無睹,甚至發出了親昵的情緒,看到這一幕,幻雨也不由得在心中讚歎,沒想到這群土匪里還有這樣的人才,居然把此種幻獸研究得如此透徹,如果猜的不錯,這個荷包的關鍵應該是和鐵背山蟻王有關。

為什麼這麼說呢,這座山既然是鐵背山蟻的領地,那麼按照慣用的思維,這些群居幻獸定然有明細的分工,也就是每個地方駐守的幻獸會相對不一,如果沒有意外,它們只會始終呆在自己的區域,除非有其他地方發生危險發出召喚,不然它們絕不能輕易離開,這一點可能跟人類的軍隊駐紮有些相似。

而幻雨他們帶著這個荷包一路上山,起碼已經路過了好幾批鐵背山蟻,能做到如此隨意移動的,應該只有它們的王者,鐵背山蟻王,也就是這個幻獸族群的首領,只有它才能有如此特權,不過首領始終只有一個,這些土匪長久下來頻繁進出也沒有發生意外,或許是這些幻獸並沒有什麼智慧,比較容易誤導吧,幻雨不禁這樣想到。

不過隨後他又有了一個新的想法,當初天怒教給他的那門控制獸類的法訣,不知道能不能控制此獸,要是可以的話,這個地方對他來說,簡直是如魚得水,只是不知道這隻鐵背山蟻王已經到了幾級的程度,如果超過五級,他估計只能望而興嘆,就算只有五級,他控制起來,應該也會極為吃力,這個想法也只能當做另一張底牌。

隨著不斷靠近山頂,幻雨也暗示另外兩人和龍傲開始減緩了速度,盡量收斂好自己的氣息,因為他已經發現了不少暗哨,這些人可不比幻獸,如今尚未探明具體情況,還不宜打草驚蛇,免得敵人提前有了準備,那無疑會更加棘手。

並且這一路上來也並未發現黑皇殿的一行人,他們的人數更多,目標無疑更大,可看起來好像並未暴露,這一點讓幻雨心驚的同時也不禁有些眼饞,看來他們那個隱匿的寶物還真是有些門道,要是自己把此物奪到手,那將來…想到這裡,他的臉上出現了几絲異樣的笑容。 連續趕了這麼久的路,再加上已經即將靠近土匪的老巢,而且黑皇殿的人也沒有絲毫蹤影,這幾點加起來,未知的因素太多,所以幻雨便決定先找個地方修整,同時讓龍傲先行前往山頂處查探一番,俗話說,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對於這一點,墨簫和墨凡陽當然沒有任何異議,這一路下來,幻雨的各種表現已經徹底征服了兩人,所以對他的決定都是無條件的支持和服從。

而此時在山頂的土匪窩裡,卻正在籌備著一樁喜事,至於黑皇殿的一行人,也早已經到達此處多時,只不過一直隱匿在一旁,並未被人發覺。

放眼看去,山頂處有著不少的建築,雖然有些簡陋,但也足以容納下百十來號人,如今這些建築上都掛著一些紅色的燈籠,看起來一片喜慶,這一幕讓早已到達這裡的黑皇殿一行人,面露疑惑,尤其是秋冥,雙目微閃,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也在這時,他似乎似有所感,然後在他不遠處的地方,一道小小的影子一閃而逝,雖然速度極快,但還是被他捕捉到了一些痕迹,看著這道影子之後,秋冥的臉上難得露出了一絲笑意,然後輕輕做了一個手勢,他身後也有一人緩緩消失在了原地,至於其他人則和他一起繼續蟄伏在原地。

而此時在他們正前方約莫數十丈開外的地方,其中最大的那座建築的大廳里,一名身材壯碩的中年男子,大刀闊斧的坐在首位,他的下方坐著數十餘人正在小聲交談,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中年男子的眉頭皺得很緊,彷彿有什麼煩心事一般。

中年男子名叫曲義峰,聽名字或許並不能看出他的身份,沒錯,他就是這個土匪窩的首領,和幻雨他們了解的一樣,此人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幻王巔峰,即將邁入幻皇的境界,按理說,到了他這般境界,應該靜心閉關尋求突破才是,可不知道為何會表現得如此憂愁。

這樣的畫面並沒有維持太久,一襲籠罩在黑袍里的人影便緩緩邁入大廳之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