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這裡了!」許風告訴自己。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5 日 0 Comments

他們一路跋涉嗎,到了周地的時候,許風特意趕到了周的都城。許風覺得,既然自己和姬昌伯和姬發都很好,也不用刻意隱瞞啥。

如果他們真的想要那個,許風覺得,很多事也是可以商量的。反正自己拿來也沒有用,有些事許風不願意去多想。

他來到周朝都城之後,姬昌伯的人很快就知道了消息。姬昌伯派人來迎接他,將他們送到了驛站。然後姬昌伯設宴款待他們。

許風帶上了玉笙和小雪還有琪人。第一次和許風一起出行,琪人表現出了另一種風範,讓許風很是欣賞。

只是許風覺得,以後不能再招惹姑娘了,雖然每個姑娘都有不同的風範。可是多的話,自己就接受不了了。

許風和幾個姑娘一起來到了姬昌伯府邸。這裡依然很簡樸,許風感覺到了一絲熟悉。 暖婚蜜意 他對姬昌伯發自內心尊敬。一般王侯的府邸都是極盡奢華,可是這裡樸素無華。

走過了那些府里的水池花園,許風他們和姬昌伯在會客廳外見面了。

姬昌伯早就在外迎接了。他的身邊正是姬發。

「許風兄,我們又見面了!」姬發笑著說道。

「是呀,姬發兄,謝謝你的支持!我一路走來,發覺城裡處處井然有序,實在是佩服!」許風說道。

「哪裡,我只是遵循家父教誨治國而已。來,許風兄請,好久不見許風兄弟了,許風兄弟如今功成名就,可惜可賀!」姬發說道。

許風看著姬昌伯,如今姬發愈來愈成熟了。基本上承擔起很多的責任。

許風看著他們兩個,微微一笑。他們進屋入座,許風給他們介紹了身邊姑娘們。

他們都微笑致意。這一切感覺很親切隨和,許風感覺到他們的真誠和善意。

周,許風想起這個諸侯國的名字,心裡有種奇怪感覺。這裡的一切都是如此朝氣勃發,讓人沉醉。

「對了,許將軍這次路過我們這裡,是不是又有任務要執行?需要我們協助不?」姬昌伯問道。

「這次是去尋找一些陳跡,可能就不麻煩姬昌伯了。只是我聽說姬昌伯好像也對這個東西感興趣,不知道是否有此事?」許風笑道。

姬昌伯看著許風,先是停了下,然後突然就笑了。

許風也笑了,他看到一旁的姬發有些不好意思。可是他們兩個都不動聲色。

「哈哈,不瞞你說,許風,我們這樣熟了。你去的那個地方,我們也想過。畢竟那裡是一個神奇地方,每個人都想去瞻仰下。但是對我們來說,很多東西都是隨緣,也不會強求。既然許風你要去,我們就不去了!」姬昌伯突然這樣說道。

許風看著姬發,姬發臉色很平靜,他的稟賦很好,很多關鍵時刻都能做到不動聲色。許風總覺得姬發這樣的定力比商王要好。

「姬昌伯客氣了,我也是受命王事。對我來說,我寧可在山林中靜靜清修。我有自己愛的人,陪著她們,這輩子也就夠了!」許風說道。

「好啊,我知道許風你淡泊名利的。人各有命啊,姬發從小我都在培養他,他是必須要為領導家邦,保衛百姓而奮鬥的!」姬昌伯嘆息一聲。

「那是姬發公子的責任,也是他能力太強了!」許風哈哈一笑說道。

許風和他們一起慢慢飲酒聊天一起度過一個快樂中午。當天晚上,許風留在了周都,晚上他和大家一起出去逛街。

繁華的街上,人來人往,燈籠滿街。許風和三個姑娘走在街上。看著那些來往的人們,許風感覺到自己如果是他們,又會如何。

身邊姑娘們也是,她們看著那些來往的一對對的男女,都在想這個事。如果自己是個普通人,肯能一切都不大一樣。

許風想著這個事,微笑著。這個問題他早想過,也知道不大可能。

不過接下來該做些啥呢!黃帝山任務完成後,自己就在商都過功成名就生活嗎?或者是繼續遊歷四方,自由自在?還或者是不斷的執行任務,征戰四方。

許風突然看到幾個人,許風急忙拉了下姑娘們,「我們悄悄往那邊走!」許風說道。

姑娘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啥事,她們也不動聲色看了下周圍。然後跟著許風往那邊角落走去。

在那個角落裡,許風看到街上走著幾個人,那正是苗地的部落領袖天寶,他的大魔法師吉人,還有天寶的妹妹柳姬,還有楚國大王子怒人。

許風看著他們幾個在街上逛著,吉人帶著黃金面具,看起來還是那樣詭異,但是他衣著已經沒有那樣怪異了,估計也不想引人注目。

許風知道,這幾個人也是為了黃帝山而來。

看著他們幾個人遠去,許風從角落裡走了出來。

「你在想什麽呢?」琪人問道。

「沒事,雖然知道他們會去,可是突然看到了他們,覺得很意外!」許風說道。

「是呀,他們一定會來的,不知道另外一撥人在那裡?」小雪說道。

許風看著她,許風一直知道小雪很善於思考。摸清對手在那裡是最重要的,當然自己也要儘快趕到那裡。

「那我們以後趕路要小心了,我們不要過早暴露自己!」小雪說道。

「是這樣的,我們以後趕路前後都加派探子,發現有敵人大家趕緊迴避!」琪人說道。

看著她們商量,許風感覺到一陣的踏實。這些姑娘都是能做事的。有她們在,自己很輕鬆。

他們回到驛站休息,第二天一早辭別了姬發和姬昌,他們往昆崙山而去。越往崑崙走,他們越感到了寒冷。一路上,也沒有發現其餘人的痕迹。

許風知道,也許他們都注意隱藏行跡,他們人少,隱藏起來很方便。

當崑崙出現在許風眼前時,他心裡十分激動,這傳說中的華夏祖山,是如此冰清玉潔,巍峨浩蕩。

他們來到了一個山谷里,已經是黃昏。

「大哥,我們今晚就在這裡休息吧!」琪人說道。

許風點點頭。

大家開始在這裡安設帳篷,打獵生火。夜幕降臨了,大家此刻都圍著火,想著眼前美味。這一路的順利並沒有讓許風放鬆警惕,他依然是排列了很多人在四處執勤監視四周。

許風看著眼前的火,在想敵人在哪裡。一路上其實他們看到了一些人,但是那些人都是一些不入流的人,也許是他們從哪裡得到了黃帝山的消息,也在四處尋找。

一本寶物出土,都會有徵兆,一些民間高手或者半高手都會得到信息。所以那些人來也不足為奇。

許風在想,一路上並沒有發現東南夷騫人行蹤,不知道他在哪裡。但是可以確定的是他一定會在周圍。

許風在想,不知道騫人的人會來多少。估計也不會很多,他們在商朝地盤,人多了隱藏不住。要來也許就是幾個人或者十幾個人。

但是他們隱藏得那樣好,一定是用了特殊方法。

騫人已經來到了昆崙山,他正是和自己貼身魔法師天音以及侍衛天蕭來的。他們只帶了幾個不多的侍衛。

看著這巍峨的山嶺,他們都在研究路線。

「到底會在哪裡,這地圖上還是很模糊!」騫人問道。

曾經的大王,如今已經是一個亡國的人,騫人一身江湖客的打扮。

「大王,我們再好好找找,和這裡相似的地方很多!」天音說道。

「好的!」騫人說道。

他們一起繼續尋找著。

許風也在尋找,他們走過了很多山峰。

只是那些山峰都很像,但是都不是。但是許風帶著大家,一個山頭一個山頭的尋找,終於,當他看到了一個巍峨山峰時,他突然發覺,就是那裡了。

「你們來看,就是那裡!」許風說道。

大家圍了過來,果然,地圖上那個山峰的特徵,那裡都有。那裡白雪山峰頂上有白雪覆蓋。

「太好了」許風對他們說道!

他們走向了那個山頭,許風心裡充滿了激動。傳說中的黃帝山,就在眼前,這裡就是當年黃帝和旱魃隱居的地方。

許風看著大家,「走吧,我們上去!」

一行人往上攀登。在另一個山頭,天寶在看著他們。

「我們如何做,大王!」一個手下過來說道。

「等他們找到那個山洞,我們再進去,或者等他們出來,我們再進去!」天寶說到。

天寶一轉身,看著吉人他們幾個。

「吉人,你上次說功夫得到了極大的進步,有把握打敗許風嗎?」天寶說道。

「大王,我這次的天行陣,一定能打敗許風的,我不怕他!」吉人說道。

「那好,我們就在許風進洞時候埋伏吧,爭取一定打敗他!」天寶說道。

「是,大王!」吉人說道。

怒人看著他們,和柳姬一起笑了起來,「這次,許風不會贏了吧!」

「不會,他不會贏!」吉人說道。

「萬一我們輸了呢?」怒人突然小心說道。

「不會輸的!」吉人說道。

只是在他們身後,來了幾個人。這正是騫人他們,只見騫人哈哈大笑。

「你們是誰?」天寶問道。

「我是東南夷的大王,騫人!」騫人說道。

「原來是騫人大王,天寶這裡有禮了!」天寶哈哈大笑道。

「哈哈,客氣了,天寶大王獨居苗地,霸氣十足。騫人早有耳聞。只是今日看到天寶大王,實在是有幸!」騫人哈哈笑道。

其實,原來這次並不是巧遇。是因為騫人他們發現了天寶一行的蹤跡。那也是非常巧合中發現了。騫人他們經過了一番商量,就決定和天寶合作。

當時天音發現了他們,然後跟蹤而來,他在暗處,知道了他們是誰。然後回去告訴了騫人。

「大王,我發現了一些人,他們居然是苗地部落首領天寶他們!」天音說道。

「嗯,他們隨行是不是還有一些魔法師和將領啥的!」騫人問道。

「是的,他們的魔法師看起來還是很厲害的!」天音說道。

騫人沉吟了片刻。

「其實我們可以和他們合作!」騫人說道。

「是,我們可以和他們合作,我們人少,真打不見得能打得過許風。如果加上他們,我想成功把握會很大的!」天音說道。

「好,就這樣辦,和他們合作。到時大不了他們去打中原,我只要我的東南夷。我們的東南夷啥都好,我不需要去中原!」騫人說道。

「是呀,那個黃帝權杖給他,我們只要旱魃那對能量無敵劍。我們復國就有希望了。」天音說道。

「好,就這樣定了,我們去和他們談!他們現在手裡兵比我們多,雖然我曾經是大王,但是他手裡有幾千苗兵,還有數萬強悍的其他苗人部落兵。要是他拿到黃帝權杖后那些苗兵支持他,他馬上就會有數萬大軍。真可以和商朝打一場。我正好復國。」騫人說道。

「是啊,復國!」天蕭也說道。

此刻的天蕭彷彿感覺自己已經是東南夷大將軍,自己繼續追隨大王,不就是希望有這樣一天嗎。

天音也是,雖然自己是世家子弟,但是一直以來,自己都喜歡獨自修行。所以自己一直在王宮。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