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數月之前,我曾替一位天榜強者解毒,而他所中之毒,乃是六品初階毒藥!」藍楓臉龐浮現著淡淡的自信,「理論上,七品之下的毒藥,哪怕是六品高階毒藥,我也是能夠解掉的!」他說的是洛加爾,當初在漢王朝的時候,洛加爾與藍賢龍一行人在追剿童家之人的過程中,曾被童家之人偷襲,中了一種六品初階的毒,可藍楓僅用了片刻時間,便將其解除。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六品初階……」方慎、方天幾人互相對視了一眼,皆是暗暗咽了一口唾沫,「咕嚕。」

六品初階的毒藥,也許要不了天榜強者的命,卻也能夠給其造成不小的麻煩。

任何毒藥,一旦等級上了六品,便必然不是凡物,威力絕對是大得出奇!

這道理同樣也適用於武器、丹藥等。

望著藍楓那平靜的臉龐,方謬忽然露出一抹笑容:「來吧,我相信你。」

「謬兒……」方天有些遲疑,雖然他理智告訴自己,應該相信藍楓,但心裡終究還是有著一絲顧慮與擔心。

沒等方天說完,方謬便笑著說道:「沒關係的,讓藍楓試試吧,反正結果不會比現在更壞……」

沉默了一下,方天深吸一口氣,點頭道:「那好,勞煩藍楓先生了。」

說話間,方天走向一旁,給藍楓騰出一點位置來,生怕因為自己的存在,打擾了藍楓施救。方慎、方戟也讓到一邊,眼睛則是牢牢注視著藍楓。

對於方天幾人的目光,藍楓全然無視,他平靜地伸出手掌,搭在方謬的手腕之上,然後閉上了眼睛。

解毒的過程很簡單,藍楓只需釋放元力,煉化方謬體內的殘毒,不過整個過程,藍楓都需要小心翼翼,因為任何一絲疏忽,都可能導致損傷到方謬的經脈或丹田……

藍楓的神情十分嚴肅,認真地煉化著每一絲毒藥,並小心翼翼地控制著元力,防止損傷到方謬的經脈與丹田。

方天、方慎幾人靜靜地站在一旁,屏住了呼吸,不敢發出絲毫的聲音。

約莫半刻鐘時間,藍楓緩緩收回了元力,然後輕吐了一口濁氣,重新睜開眼眸。

「藍楓先生……怎麼樣了?」方天有些緊張地問道。

藍楓沒有說話,只朝著方謬的方向努努嘴。

「這就結束了?」方謬有些不可置信,可他分明能夠感覺到,那沉重的身軀彷彿得到了新生一般,折磨了他近半個月之久的毒藥,忽然間消失得無影無蹤,那種失而復得的輕鬆、舒暢的感覺,幾乎令得他舒服得快要*。

輕握了一下拳頭,方謬起身走下木床,眼中激動得快要落下淚來。

不,在他的眼眶中,儼然已經溢出了淚水。

那是喜悅的淚水!

「好了,真的好了!」方謬的表情逐漸興奮、激動起來,聲音也是在微微發顫。沒有人能夠體會他此刻的心情,那種從地獄到天堂的感覺,那種從絕望到重獲新生的感覺,縱使千言萬語,也是無法描述其一分一毫。

一旁的方天、方慎與方戟,在瞧得這一幕之後,頓時也高興萬分。

「太好了!」

「感謝老天,感謝藍楓先生!」

原本死氣沉沉的屋子裡,彷彿被一縷陽光碟機散了黑暗一般,那壓抑與沉重的氣氛,被一掃而空,每個人的臉上,都是掛著極為燦爛的笑容。

許久,方謬慢慢平靜下來,他收斂了笑容,走到藍楓身前,十分鄭重地鞠了一躬:「藍楓,謝謝你!」

在他幾乎絕望的時候,是藍楓讓他重獲新生,給了他新的希望,他如何能不感激?

他之前有多絕望,現在對藍楓便有多感激。

「是啊,藍楓先生,真是謝謝你!」

「藍楓先生,這份恩情,我方天銘記於心,永世不忘!」

方慎、方天幾人也是感激地看向藍楓,目光越發尊敬了。

藍楓不僅是一個強大的高手,而且還對他們有著極大的恩情,他們對藍楓的尊敬,也是發自內心,沒有絲毫的假意。

藍楓笑了笑,擺手道:「你還是先休息幾天吧,雖然已經解了毒,但你的身體畢竟還有些虛弱,最好還是再好好調養一番。」

「對對對,謬兒,快躺著休息,藍楓先生這邊,為父會招呼的。」方天趕忙說道。

「不錯,方謬,你還是先休息吧。」方慎也是勸說道。

聞言,方謬微微點頭,然後歉意地看向藍楓:「抱歉,藍楓,我恐怕不能親自招待你了。不過,等我身體恢復,一定親自作陪……」

……

待得方謬重新躺下以後,藍楓、方慎、方天幾人輕步走出了屋子,並緩緩關上房門。

「藍楓先生,真是感謝您了!」方天鄭重地彎下腰,對藍楓鞠了一躬,藍楓對他的恩情太大了,大到他這輩子都不值如何償還。

藍楓趕忙扶起方天,搖了搖頭,說道:「伯父此話言重了。」

既然方天是方謬的父親,藍楓自然也是不會在他面前擺高手的架子,而且,前世的平等觀念時時刻刻影響著藍楓,讓得他對於這世界的森嚴等級並不是十分看重,一聲伯父,是應有之禮。

就在兩人說話間,方慎眼眉一動,然後取出一枚傳音石,一道洪亮的聲音從中傳了出來:「方慎少爺……」

片刻后,方慎收起傳音石,走到藍楓與方天兩人身前,對著藍楓微笑說道:「藍楓先生,你說的那個隊伍,已經找到了,目前所有人都安然無恙……另外,我剛才已經讓族人護送他們過來了……」

「勞煩了。」藍楓抱了抱拳,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

「不勞煩不勞煩,這是我們應做之事。」方慎趕忙客氣地回禮,「藍楓先生對我們方家的恩情,又豈是這一點小事能相比的?」

頓了頓,方慎繼續說道:「藍楓先生一路舟車勞頓,不如先在這休息一下。我也得去安排一下,讓下人準備一桌宴席,為藍楓先生接風洗塵!」

沒等藍楓拒絕,方慎便是匆匆告退,方天、方戟兩人則是將藍楓帶去客房,然後便離開了。

望著方天、方戟逐漸遠去的身影,藍楓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面對方慎等人的熱情,藍楓根本無法拒絕。 明朗的天空,漸漸黑了下來,夜風將黃沙吹得猶如煙霧般散開。

摩地城依仗著高大的城牆,將黃沙阻擋在城池之外,雖然已經入夜,但家家戶戶都是亮著閃爍不定的油燈燈光。

方家宅邸。

藍楓在休息數個時辰之後,終於等來了藍天、葉穹一行人。

「哥!」藍天一見到藍楓,便是迅速地從三頭紫翼鵬背上跳下,然後朝著藍楓的方向衝去。

微笑注視著在身前停下的藍山,藍楓摸了摸他的額頭:「睡醒了?」

藍山略微不滿地道:「哥你真是的,明明有這麼好玩兒的事情,居然都不叫醒我……」

「好玩?」藍楓哭笑不得,不禁搖了搖頭,「這可不是什麼好玩兒的事情!」

重生之撲倒未來總裁 要不是在關鍵時刻突破了修為,他現在恐怕已經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這其中的兇險,也只有藍楓自己才能夠體會。

這時,三頭紫翼鵬在宅邸後院一塊面積頗大的平整地面上停了下來,張小飛、葉穹等人也是快步走了過來。

「少爺。」張小飛關心地問道:「你沒事吧?」

「藍楓大哥,你遇到那個叫奧古?加拉斯的傢伙了嗎?」葉穹也是有些緊張地問道。

其餘學員則是好奇地看著藍楓,只有駱秉輝忍不住撇了撇嘴,小聲嘀咕道:「這還用問嗎?若是真遇上了那位天才,藍楓豈能安然無恙地出現在這裡?」

聽得此言,張伯與連伯皆是皺了下眉頭,不禁有些頭疼。

藍楓的實力,他們雖然不是十分了解,但可以肯定的是,藍楓若是要收拾駱秉輝,一根指頭便足矣,他們兩人即便想保護駱秉輝,也是有心無力,甚至,就算駱秉輝那位位列人榜的父親出現在這裡,依舊不是藍楓的對手。在這樣的情況下,駱秉輝居然還敢挑釁藍楓,自然是顯得有些愚蠢。

「你若再說一句,我不介意現在便將你宰了!」藍楓冷冷地注視著駱秉輝,眼神變得凌厲起來,就像銳利的刀尖,瞬間扎在駱秉輝的心頭,令得駱秉輝如同置身於冰窖,臉色頓時蒼白起來。

感受到藍楓眼中那毫不掩飾的殺意,駱秉輝心裡怕極了,顫聲說道:「對,對不起……」

這傢伙顯然是一個欺軟怕硬之人,面對強勢的藍楓,他甚至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清楚,腦子一片空白。

「藍楓先生。」張伯與連伯趕忙著急地勸道:「駱少爺無心冒犯,還請您大人有大量,原諒他的過失!」

他們雖然心裡也是極為瞧不起駱秉輝,但也不能眼睜睜看著駱秉輝被藍楓斬殺。

面無表情地注視駱秉輝片刻,藍楓緩緩收回目光,淡然說道:「這是最後一次。」

很平靜的一句話,卻是讓得駱秉輝心頭直顫,他明白藍楓的意思,若是他還敢挑釁藍楓,下場恐怕不會好過。

望著眼前這一幕,張伯、連伯,以及其餘的學員,不由得暗暗搖頭:「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有的人就是欠收拾,非得讓他體驗到教訓以後,才會老實下來。

很顯然,駱秉輝便是這樣的人。

在藍楓發飆以後,駱秉輝再也不敢招惹藍楓,看向藍楓的目光,也是躲躲閃閃的,充滿了畏懼。

方慎幾人從遠處走來,感受到場中的緊張氣氛,不由有些疑惑。

不過,方慎並沒有多問,而是微笑說道:「藍楓先生,宴席已經準備好了,請您,以及您的朋友們,一同過去用餐……」

「勞煩你們了。」藍楓轉過頭,那冰冷的神情,很自然地轉換為淡淡的微笑。

眾人好奇地跟在藍楓身後,心中暗暗思考著,摩地族人為何對藍楓如此熱情,甚至語氣中隱隱夾著一抹恭敬。

不多時,一行人來到一處極為寬敞的廳房,屋子裡擺放著幾桌充滿異域風情的菜肴。

「藍楓先生,請上座。」方慎擺出一個『請』的姿式,臉龐依舊掛著和煦的笑容。

藍楓在拒絕無用之下,半推半就地坐上了主位,藍山、葉穹坐在其身旁,張小飛坐在其身對面,剩下幾個位置分別坐著方慎、方天、方戟,以及傷病初愈的方謬,其餘的學員則是分坐在其餘的幾桌。

「藍楓先生,這杯我敬您,感謝您替犬子解毒!」方天首先站起身,面帶著一抹感激與恭敬,舉起酒杯朝著藍楓說道。

方謬也是站起身來,舉起酒杯,感激地看著藍楓:「藍楓,大恩不言謝,今後若有什麼事情用得上我,儘管吩咐便是!」

聽得此言,藍山停下了筷子,好奇地看著方謬,他與方謬並不熟識,但還是有幾分印象。

……

宴席的氣氛從一開始就十分熱鬧,幾經推杯換盞,眾人皆是喝了不少的酒,並且大家都是很有默契地沒有用元氣煉化酒精。

「藍楓先生年紀輕輕,便取得如此成就,真是令人敬佩!」

「聽謬兒說,藍楓先生您的年齡只有二十一歲,這是真的嗎?」

「二十一歲的天級極限,真是……不可思議啊!若非親眼所見,我真不敢相信這世上竟然存在如此天縱奇才……」

飯桌上的話題,一直圍繞著藍楓,所有人都是極盡所能地在藍楓心頭留下一點好的印象。

酒過三巡,方慎喝得有些迷糊了,他打了個酒嗝,然後斷斷續續地說道:「藍楓先生,有個問題,我,我一直想問,但又怕你生氣……」

藍楓深深看了方慎一眼,旋即淡然笑道:「有什麼問題,你只管問,至於說不說,那是我的事兒……」

聽得此言,已經有些醉意的方天與方戟,耳朵頓時豎了起來。

一旁的藍天、葉穹、方謬、張小飛等人也是好奇地看著方慎,不知他要問什麼問題。

「那好,我問了……」方慎猶豫了一下,然後壯著膽子問道:「您與奧古?加拉斯戰鬥的時候,明明最後受傷的是您,可為什麼奧古?加拉斯卻是……」話到此處,方慎停了下來,不知該如何說下去。

「卻是放我走,對嗎?」藍楓平靜地補完了方慎未說完的話,他沒有急著回答,而是似笑非笑地瞧著方慎,「你不說我還不知道,原來你們當時也在場啊?」

藍山、葉穹、張小飛等人皆是一怔,然後吃驚地看著藍楓,他們顯然沒想到,藍楓居然真的與奧古?加拉斯打了一場。

旁桌的駱秉輝則是羞愧地低下了頭,彷彿能夠感受到四周投來的異樣目光。

他不久前才說藍楓沒遇上奧古?加拉斯,否則不可能安然無恙地出現在這裡,然而方慎的話里,卻是不經意地道出了事情的真相,藍楓不僅遇上了奧古?加拉斯,而且還成功地從其手底下逃出生天。

「咳……」方慎尷尬地咳了一聲,然後有些緊張地解釋道:「藍楓先生,您別誤會,我們……」

擺了擺手,藍楓打斷了方慎的話語,淡笑道:「不必解釋,我能理解的。」

頓了頓,藍楓沉吟道:「至於當時的情況……我的確受了傷,並且這傷還不輕,至今未愈。不過,奧古?加拉斯沒有選擇的餘地,因為他若想殺我,必將付出巨大的代價,而且,就算付出了代價,他也未必能夠成功。」

「代價?」

所有人都是疑惑地看著藍楓,就連方慎、方天與方戟這三位見證者,也是一臉糊塗,聽不懂藍楓這話的意思。

究竟是什麼樣的代價,才會讓得奧古?加拉斯放過藍楓這個斬殺了數百位龍血霸族高手的敵人?

瞧著眾人好奇與疑惑的面龐,藍楓也沒有賣關子,微笑說道:「其實答案很簡單,我的攻擊不弱於他,他本身之所以沒有受傷,是因為我的攻擊被他的神器擋了下來,而結果就是他自己沒有受傷,但他的神器,卻是破損了……」

沒錯,奧古?加拉斯的神器,龍血霸族的傳承神器—龍血戰槍,在承受了藍楓的攻擊之後,便出現了一道裂痕,雖然這裂痕並不足以導致龍血戰槍破碎,但若是再多承受幾次同樣的攻擊,則必將破碎。

農門小仙女 作為龍血霸族的傳承神器,奧古?加拉斯決不允許它在自己手中損毀,因此在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奧古?加拉斯不得不做出艱難的決定,那就是放過藍楓……

放過藍楓,也就等於放過他自己。

當藍楓此話一出,大廳頓時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是睜大了眼睛,一股深深的震撼,不由控制地從心底狂涌而出。

「神器……破損……」所有人都是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用著震驚的目光望向藍楓,嘴裡也是直吸著冷氣:「嘶……」

在場眾人,哪怕是旁桌的年輕學員們,也都是十分清楚,神器二字意味著什麼。

神器,青州大陸最強大的武器,同時也是最堅韌的武器,它不僅擁有著恐怖的威力,而且堅不可摧,哪怕是威力最弱、硬度最低的一紋神器,也是極難摧毀。

「藍楓(先生)的攻擊威力,已經強大到可以摧毀神器的地步了?」所有人都感覺喉嚨發乾,一句話也講不出來。 瞧著眾人震驚的表情,藍楓略一思索,便猜到了他們的想法。

有些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藍楓解釋道:「我可沒有你們想象中那麼厲害,之所以能摧毀神器,是因為我學會了一門極為特殊的元技,那一門元技可以說是武器的剋星……」

拔劍術的威力的確很強大,但絕對比不過神級後期強者的攻擊威力,至多只能勉強達到神級中期的門檻。

拔劍術之所以能夠摧毀神器,是因為拔劍術是一門融合了吐息鍛造法的元技,而吐息鍛造法,乃是煉製武器的神技,也因此,拔劍術對於武器的傷害,遠遠高於它對其餘事物的傷害。

聽得藍楓此言,眾人臉龐的震驚,稍稍退散,但心頭的情緒波動,依舊是久久難以平息。

方慎艱難地平復了情緒,然後目光灼灼地盯著藍楓:「這麼說來,藍楓先生的實力,應該比奧古?加拉斯還強大不少!」

依仗著神器之利的奧古?加拉斯,僅僅只能跟藍楓打個平手,可見藍楓的真正實力,絕對在奧古?加拉斯之上。

「如果奧古?加拉斯沒有隱藏實力的話……」藍楓聳了聳肩,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藍楓的實力比奧古?加拉斯更強,這一點,無論是藍楓,還是奧古?加拉斯自己,都是十分清楚。

一時間,廳內的眾人,包括方慎、方天、方戟、張小飛等人在內,皆是異常震驚。

要知道,那可是奧古?加拉斯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