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一這孩子在蛻凡七重天周期也有一段時間了,剛才受到天地大勢和法則之力的衝擊,氣息已經波動起來了,看來不久之後,便可突破瓶頸了!」玄衣老者摸著鬍鬚,嘆道。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是啊!這是好事!實力越高,對帝國來說,作用越大!」白衣老者嘆道。

……

鄭天江微微嘆了一口氣,無奈地搖搖頭,這一刻,他感覺到了實力的差距。

澹臺靈只是略感差異,神情變化不大,或許,在她心裡,那個人可以輕鬆地登上二十四階,甚至更高。

於少英臉色有些發青,拳頭緊攥,無奈中有夾雜著不服。

而諸葛流風,也是如此,他認為,他也可以登上二十四階。

片刻之後,二十四階以下的觀望者動了,開始奮力前行,而於少一依然挺立在石階邊緣,看著下方的角逐者,他等待著,看有沒有人可以與他比肩的。

確切的說,他在看著鄭天江四人!

他認為,只有這四人才有資格與他相比,其他人,他沒有放在眼裡。

他感覺到自己距離突破境界不遠了,不過,他並沒有立即調息修鍊,他不著急,他決定在魂境中突破。

此刻,他只想看看自己是否還有對手。

感覺到於少一的眼神,四人也是神情微變。鄭天江一聲不吭,大步向著上方攀去。

八十丈的高度,對他來說,並沒有多大困難,他與澹臺靈同時起步,數十息之後,他到了二十三階的邊緣,一步下去,他便可以登上二十三階。

只是,這一步,他感覺到了壓力,感覺到呼吸都有點遲緩,他足足停了五息時間,才吃力地踏上二十三階。

雖然登上了二十三階,可是他心中已是劇烈波動。這二十三階的難度,如此之大,他鐵定無法爬上二十四階。

他向前走著,步伐較為沉重,每一步不是很快,每一步只有四尺之遠。

二十息之後,澹臺靈也登上了二十三階,她的感受非常深刻,二十三階天地大勢的反彈,比二十二階要強烈很多。她運轉全身真氣,抵抗著這種阻力,她的腳步也是非常緩慢,每一步只有三尺之遠。

當鄭天江和澹臺靈登上二十三階的時候,於少英和諸葛流風還在二十二階的半坡上,諸葛流風此時登到了五十丈之高,便寸步難行了。而於少英登到了八十丈之處,便停了下來,無法前進。

此時,兩人感覺到了無法抵抗的壓力,異常吃力,稍有不慎,便會被碾壓成碎塊。

諸葛流風彎著腰,腳步異常沉重,他竭盡全力,向上邁出一步,可是強大的法則之力,直接將他彈開,滾下了白石坡,到了二十二階平台上。

於少英感覺到了諸葛流風的情況,但他沒有回頭,因為他無力回頭。如果是之前,他或許會回頭,給諸葛流風一個嘲諷的神情。而此刻,他卻感覺到了與諸葛流風一樣的壓力,或許,不用片刻時間,他也會被彈下去。

他咬緊牙,堅持著,並沒有邁出腳步。而諸葛流風此時已經爬起身來,繼續向著石坡上爬去,臉色難看之極。

不過,到了五十丈的時候,他還是被彈下來了,而且還受了輕傷。

於少英依舊吃力地堅持著,他知道了諸葛流風的情況,他咬緊牙,竭盡全力,提起腳步,向上攀去。

可是,下一刻,他也被天地大勢彈開了,滾下了石坡,而且也受了一些輕傷。

他爬起身來,看著已經放棄再次嘗試的諸葛流風,便回過頭來,果斷放棄嘗試,直接向著傳送台走去。

諸葛流風看了一眼面前的石坡,也回頭向著傳送台走去,到了傳送台三丈的時候,他們停了下來,齊齊看向上面的三個人。

石階擋住了視線,但還是神識可以輕鬆地將一切收入眼中。

於少一看到兩人放棄攀爬,嘴角微翹,便不再去注意他們,而是將目光鎖定在鄭天江和澹臺靈身上。

鄭天江已經登高了四十丈,此時卻無法寸進,已經是在竭力抵抗著天地大勢和法則之力。而澹臺靈則是登高了十丈,便被阻擋住了腳步。

果然,片刻之後,兩人都被彈了下來,嘗試數次之後,無功而返。不過,他們並沒有放棄。

於少一看到了兩人的情況,面色不變,直接轉身,向著傳送台走去。

他知道,他無法在登高一尺了,還是直接進魂境吧。

登上傳送台,在凹槽里嵌入靈石之後,一道白幕將於少一裹了起來,不到一息時間,便消失了。

此時,宇文天也開始前行了,在眾人沉醉在於少一登上二十四階的片刻時間裡,他已經對二十階的天地大勢和法則之力感受至深,有一種很微妙的感覺出現在他的腦海里,但卻像一個被封印的物體,無法解開。

不過,行走在貫注這天地法則的海潮里,對宇文天自身來說,是一種機緣。 女裝神豪 即便是無法領悟這種特殊的力量,但還是在這種環境里歷練,經受天地法則的衝擊,無形中他的修為有些微弱的提升。

既然無法領悟其中奧妙,宇文天自然不會逗留太久,他輕輕地踱著步子,向著前方走去,他的目標是二十一階。

此時的二十一階,已經站著兩個人,分別是於少威和鄭毓彤。從兩人的位置來看,於少威的實力稍強於鄭毓彤。而還有將近十人已攀爬到二十一階的邊緣了。

宇文天的步調比之前略快了一些,一步五尺,剎那間便邁出了兩步。

天梯的每一階從平台到相應的斜坡,法則之力是相同的,只有天地大勢的壓力在遞增而已。所以,宇文天才會邁出與之前不同的步幅。

宇文天的神情淡定異常,悠然自若,這讓奮力前行在他周圍的武者震驚不已。

!! 他走過了傅一沉身旁,走過了冷秋寒身旁,走過了北野無忌身旁,走過了蕭劍身旁。

他們對於宇文天的舉動既羨慕又崇拜,看到他的奇特的神情,幾人都沒有開口打擾。

當然,還有一些人也開始注意到了宇文天。因為只有細心的人或離他近的人才能發現他的與眾不同之處。

於劍一看到他的時候,眼睛微凝,內心卻震撼不已,他怎麼也想不到,在飛雲帝國會有如此的俊才,這與那些王朝的子弟絲毫不差。

於悠婷也是震驚萬分,她是帝國的小公主,是皇室的寶貝,她自認飛雲帝國,比天賦,沒有人可以與九弟相提並論。若是比戰力,也沒有人可以比得上三哥。

只是,當宇文天出現在她的視野中的時候,她不得不承認,這個面容剛毅的青年,確實與眾不同。

恍若這天地大勢和法則之力對他起不了作用一般。

作為女子,對於比較特別的男人,都會有一種特別的感覺,於悠婷自然屬於這一類人。

宇文天雖然沒有妖孽般英俊的容顏,但是那種屬於男人的陽剛之氣,卻可以輕鬆打動一個女人的心,尤其是情竇初開的女子。

歐陽敏也看到了宇文天,她對這個男人,心裡一直存著一絲恐懼,當他經過她身旁的時候,她禁不住打了一個冷戰。

宇文天當然不會注意到這些,即便沒有進入這種特殊的修鍊感悟狀態,他不一定記得歐陽敏這個人。

他的眼神從未停留在任何一個人的身上,在他的眼裡,這個天梯上,只有他一人,而前方,只有白石斜坡。

對於很多武者來說無法跨越的二十一階的法則之力的阻障,在宇文天眼裡卻形同虛設,同樣的步幅,同樣的速度,同樣的表情,依舊呈現在了二十一階的平台上。

宇文天上了二十一階之後,便停了下來,開始體會這一階的法則之力。

此時,在二十一階的武者,除宇文天之外,還有於少威,鄭毓彤,鄭天海和周於元。前面的兩人已經攀上斜坡了,後面的兩人在斜坡腳下,而這兩人,恰好認識宇文天。

對於宇文天攀登到這裡,他們並沒有感到震驚,在他們看來,以宇文天的實力,至少可以再攀上一階。

宇文天只在平台邊緣停留了十息時間,便踱著步子向下一階進發了。

「這人是誰?」

「這麼恐怖,怎得從未見過此人?」

「看衣著應該是流雲宗的,只是不知道流雲宗何時出現了這等人物?」

「據說幾天前在匯武拍賣場的門口,流雲宗有一弟子獨戰周家四人,最後是大勝而歸,莫非就是此人?」

……

「這小子終於顯威了!」灰衣老者抹著鬍鬚微笑著點頭嘆道。

「這下可精彩了,只是不知道他能登上第幾層?」藍衣老者也是淡淡一笑,說道。

「看他此時的神情舉動,肯定比少一這孩子要走得遠!」玄衣老者鄭重地道。

「嗯,這小子確實有一套,少一有點自以為是了,他將目光鎖定在那四人之中,怎知真正的龍潛藏於底層!」白衣老者卻是搖頭嘆道。

「這小子或許就是我們的希望!」灰衣老者正色道。

其餘三人聞言,都看向了他,似有疑問。而藍衣老者似乎大為不解,直接開口問道:

「你這麼肯定?即便是劍一和少一,我們也沒有抱多大希望啊!」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少一和劍一為人鋒芒畢露,不懂得收斂自己,說個不好聽的,就他們的水平,去凌雲王朝,鐵定受辱,若是不懂得忍辱負重,吃虧是早晚的事!」灰衣老者眼睛微眯,盯著宇文天的身影,淡淡地道。

「而觀此子,為人低調,氣息沉穩,光華內斂,其實力更是難以揣測,這是潛龍勿用,厚積薄發之相,此子前途不是我等可以揣摩的!若是借用得當,我飛雲帝國定可一鳴驚人!」

語罷,三人震驚不已,神色變化不定,白衣老者面色微凝,肅然道:「小二說得在理,或許此子真是我們的契機!」

「劍一這孩子,已過了弱冠之年,即便是呆在外面兩年,也沒有磨去鋒芒!」玄衣老者喟然嘆道。

「或許在外,他知道收斂一下,若在國內,作為皇家子弟,或多或少會有一點優越感,不將對手放在眼裡,如此般,遲早會惹大禍!」白衣老澤也是鄭重地道。

幾人點點頭,皆為贊同。

而在流雲宗的區域,此時卻是欣喜不已。尤其是楚易風,沒有了之前副宗主的威嚴,笑呵呵的,完全是一個商鋪的管事模樣。

「這小子終於起飛了!」

「是啊,精彩的場面即將來臨,不可錯過啊!」

歸海無畏對宇文天之前的情況倒是猜了個大概,對著身旁幾人正色道:「你們說小天是不是進入了漸悟的狀態?」

「漸悟?怎麼可能?即便是在安靜的修鍊室了,也不一定可以進入這種狀態啊!」諸葛無我聽到歸海無畏的話,震驚萬分。

「師兄,你是不是看錯了!這漸悟的狀態可是非常難得,不是說想進就進的,這全憑運氣!」楚易風也是訝然,對於歸海無畏的猜測,他顯然不認可。

「是啊,天梯上有天地大勢和法則之力籠罩,一般人想行走都難,受著多種恐怖的壓力,集中精神也是不易,我倒不會認為他進入了漸悟狀態!」一個長老肅然道。

「我也是猜測,看他此時的神情,卻還是有點像悟道的狀態!」歸海無畏嘆道,他知道自己提出來沒人會信,即便是自己,也難以相信。可是,這事發生在宇文天身上,那就不一樣了,對於這樣一個神秘的人,發生一些神奇的事都算正常。

「看他這麼輕鬆的樣子,倒是讓人難以相信啊,我們流雲宗這次恐怕要名震帝國了!」一個長老倒是對宇文天觀察的非常仔細。

「是啊,從他登上第一階到如今的二十二階,一直都是這種泰然自若的樣子,我真是看不透他的實力啊!」

……

在人們議論聲中,宇文天已經登上了二十二階,這對他來說,毫無難度。他只是輕鬆的提起腳步,便上了平台,而在他一旁的於少威卻是掙扎著,很艱難地挪動著,竭盡全力,想邁出這一步。

宇文天的到來,給了他勇氣和動力,氣息一變,身體里的潛能短暫的激發,他大喝一聲,穩穩地踩在了白石平台上。

於少威彎著腰半跪在地上,那一瞬間的爆發,耗費了不少真氣,此時他卻是氣喘如牛,揮汗如雨。他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一枚丹藥,吞下肚去,然後抬頭看著那道已漸行漸遠的身影,震驚之餘,有一種膜拜的感覺。

站在傳送台旁邊的諸葛流風和於少英,看著宇文天的神態,兩人的表情迥異。

「這還是你們流雲宗的弟子?」於少英的面色凝重,眼睛微眯,盯著宇文天,嘴角抽了抽,道。

「不錯!」諸葛流風的拳頭攥得緊緊的,牙齒咬的緊緊,胸中憋著一口氣,本來想藉此機會來雪恥的,可是看到宇文天後,他只能忍著。對於於少英的問題,他憤恨地蹦出了兩個字。

「想不到流雲宗竟有這種高手!」於少英感嘆不已,隨即沉聲道:「只是不知道到戰力如何,能否走到二十四階,若有機會,真想跟他一戰!」

諸葛流風瞥了他一眼,鼻子微微皺起,沒有答話,心裡卻是誹謗不已:你若是能跟他交手,就不會站在這裡了!

此時成為飛雲秘境中眾人的焦點,宇文天卻不知道,他是一個嗜武之人,本來就漠視這些名譽,再加上這麼好的修鍊環境,誰還管那個。

上了二十三階之後,宇文天再次停留在平台邊緣,閉起眼睛,仔細感悟著周圍的天地法則。

他的每一寸皮膚,每一個毛孔,甚至每一縷精神,法則之力都滲入其中,與他纏繞在一起。

漸漸的,宇文天身上發生了一些變化,身體變得模糊起來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