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找死!」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然而羽化門的那幾個人卻一個個的面色陰沉到了極點。能這麼公之於眾對他們貶低的也就只有林東了。而且還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一時間,羽化門對林東的殺意簡直沸騰到了極點。

若不是沒有得到庄師兄的首肯,恐怕早已衝上來將林東大卸八塊。

就在這時,玉老輕飄的聲音卻突兀的傳了過來:「好了,時間已到。進入藏地山莊吧。」

看著表情不變的玉老,其實林東也明白,這玉老是又一次出手幫了他。雖然對於玉老來說只是一句話的事兒,但所有人都明白。能夠在這個時候打斷羽化門,絕不是隨意的舉動。一定是有著深意。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庄師兄等一干羽化門的人的身上。

沉默了好一會兒,庄師兄將手指落在林東的身上重重的點了點,隨即頭也不回的說道:「我們走!」 勾森倒抽了兩口涼氣。

第一口涼氣,是因爲“大羅氣”三個字,大羅氣是什麼,那是最頂級的四級靈氣,是天地間的瑰寶,只有在頂級四級大陸纔可能小範圍出現,是每一個煉氣師夢寐以求的寶物。

明王宗大陸,只是三級大陸中比較高低的大陸,這片大地無法產生哪怕是品質最差、最爲稀薄的四級氣,而再濃郁的三級氣,比起四級氣來也依舊是天差地別。

正是因爲如此,所以在明王大陸,僅有的幾個溝通到四級大陸,可以汲收四級大陸散發下來的靈氣地域,纔會成爲禁地,被大宗門大勢力所把持。

所以,聽到劉封說這瓶中乃是大羅氣,而且是最爲濃郁液態大羅氣的時候,即便是勾森也無法再冷靜。

第二口涼氣,則是因爲通天塔三字。

通天塔,所謂通天,通的是什麼天?通的是小源天!

明王宗三大禁,通天塔爲第一禁,一般人甚至根本不知道這個地方的存在,只有身份地位到了一定程度的人,才能知道。

冒牌高人 天原子的記憶中,也只有通天塔這個名字,而對於通天塔的具體作用描述,則一概不知。

不過,劉封把天原子的意識,結合了大魔主的陰陽雙瞳中的意識、以及自己在明王大陸得到的信息,在潛意識中進一步分析,就得出了結果。

通天塔,裏面很可能就有一條通往四級大陸的道路。

這個四級大陸的名字,就叫小源天。

即便是勾森自己,也沒有進入過通天塔,整個明王宗,也只有明王一人在通天塔出入過——只所以說出入,是因爲明王進去過又出來了,而其他雖然也有人進去過,卻再也沒有回來。

勾森知道,那些人,都從通天塔進入了小源天!

千百年來,一直如此,進入通天塔者,要麼進入小源天,要麼回來,成爲明王!

而此刻,劉封竟然說要進通天塔!

劉封對通天塔知道的並不算多,但是勾森的表情,卻讓他立即明白到了自己的要求有一些“過分”。

不過,他依舊錶情平淡。

“回明王宗可以,進通天塔,沒門。”勾森乾淨利落的拒絕,進通天塔,開外笑,就算真的有一個機會,那也只會留給自己,怎麼可能給別人。

“那算了。”劉封手一伸,就收起了桌上的浮雲玉瓶,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

勾森嘴角猛的抽搐了一下,那可是一整瓶的大羅氣啊,就這樣眼睜睜的看着被人收起來了?

他來此的目的,是要弄清楚劉封的來歷目的,現在雖然未能弄明白,然而卻得到了陰陽雙瞳,已經是大有收穫。

如果沒有看到這個玉瓶,沒有聽到大羅氣三個字,他此時大可一笑而去,既於劉封是否會在陰陽雙瞳中做什麼手腳,他不在意,也無需在意。

然而現在,他看到了玉瓶,聽到了大羅氣三個字,卻怎麼也邁不動腳步了。

“大羅氣,從何而來?”勾森問道。

“天原子爲何發配去飛龍大陸?”劉封反問道。

勾森沉默了。

當年,天原子不知道從哪裏得到了消息,大肆宣傳九劫密藏之說,那時剛值明王宗內憂外患之際,勾森趁機陰了天原子一道,讓其被貶入飛龍大陸,除非找到九劫祕藏,否則永生永世不得回來。

勾森是一百個不相信低級大陸可能擁有九劫密藏的說法,天原子被貶之後,也再無人提起,然而現在劉封提出來,卻是讓勾森的心思立即就活躍了起來。

沉默了十秒鐘之後,勾森笑了:“你不怕我出手?不管你有什麼祕密,只要制住了你,一切就都明白了。”

“你可以試試。”劉封道。

“我還真要試試。”勾森說完這句話,突然就動了。

他站在原地,卻已經不在原地。

他有兩隻手,卻又不止兩隻手。

這一刻,他似乎有了無數的身體,有了無數雙手,整個空間都是他的身形,都是他的手。

每一雙手,都拿向劉封。

這無數雙手,看起來繁雜、然而卻又很有規律,如同一臺精密計算的計算機、每一道程序都被編排好,都一個數據都正確無誤。

所以,這些手都準確無誤的落在劉封身上,沒有一隻重疊,也沒有一隻阻擋道另外一隻。

劉封全身上下都被抓住。

而劉封,身體根本都沒有、或者說來得及動彈一下。

他只是來得及擡起來右手手雙指併攏,點在了一個看起來完全虛無的空處。

然而一瞬間,勾森這些手又全部都收了回來,他們來得快,收得更快。

無數的手,化作了兩隻,無數的身形,融合成一個。

勾森盯着劉封,皺起了眉頭。

剛纔那一瞬間,他突然出手,想要攻劉封一個措手不及,想要制住劉封,他以密法攻擊,化身千萬,然而真實存在的,只有一個本體。

一個本體,一條路線,一個最爲隱蔽的攻擊點。

這個點,就是劉封手指所指之處。

劉封沒出手,卻已經出手,勾森也沒有真正出手,卻已經退卻。

“你很強,但是還不夠強,你一人殺不死三魔。”勾森說道。

“你一人也殺不死我。”劉封道。

勾森有些無奈,劉封說的是實情,剛纔一瞬間的接觸,他已經明白,至少眼前這樣的環境,自己想要殺死劉封不太實際。

更何況,他要的不是殺死劉封,而是制住劉封,得到更多想要的東西。

“我們再談談!”他坐了下來。

“你可以聞聞。”劉封也坐了下來,他手中再次出現了那個浮雲玉瓶,然後打開,一縷略帶有紅色的清香氣息飄出。

勾森剛剛吸入一口,劉封就合上了玉瓶。

“貨真價實,比之虎魄氣更濃郁,品階更高。”勾森說道。

虎魄氣,是明王大陸能夠汲收到的一種四級氣,也是勾森唯一能夠接觸到的四級氣,然而剛纔僅僅吸入一口那紅色的清香氣息,他就確定了這東西比之虎魄氣要高級得多。

毫無疑問,這是真正的大羅氣。

勾森覺得心裏彆扭急了,這好東西竟然不是自己的,這真是暴殄天物啊。

但是要得到這好東西,似乎並沒有那麼容易,他需要做一個很爲難的決定,他看着眼前的酒杯,突然很想喝。

“這杯酒你不能喝。”劉封看穿了他的想法,說道。

“我知道,這是爲那位朋友準備的。”勾森笑道:“我們現在還不算朋友,不過很快就是了。”

他伸手去端酒,卻碰到了劉封的手臂。

“現在不是,以後也不會是,這杯酒你不能喝,我不會答應,他也不會答應。”

勾森的臉色再一次黑了下來。 「呵呵。+頂+點+小+說+」

林東嘴角蔓延出一道笑意,撇著羽化門幾人慢慢步入黑洞。不漏痕迹的對著玉老投去了一道感謝的目光。

至於其他人,哪裡能不知道玉老的意思,在林東的身上颳了刮,並沒有多說什麼,相繼走入黑洞之內。

而林東是緊隨在鳳落閣一眾女人之後,走過玉老身邊之時,並沒有多加言語,甚至沒有說一句感謝的話。

但玉老的恩情他已經記在了心裡,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或許是因為那個曾未謀面的擁有戰之天道的傢伙。但林東不管那些,有恩必報是林東的行事準則。

噠噠……

隨著林東整個人沒入黑洞之內。突地!眼前的視線迅速被無盡的黑色所包裹,看不到一絲一毫的光亮。

但是可以感覺的出來,林東整個人在急速的下墜,墜落的速度甚至讓林東能聽到耳邊傳來呼呼的鳳嘯聲。

刷!

終於,隨著林東重重的落地,腳下頓時傳來一陣泥濘的感覺,好似落地之時,因為重力的關係,有水滴濺起落在自己的臉上。

而此刻,林東的視線也漸漸恢復,只不過是微弱的能看清前面五米的地方,一片漆黑。

「這裡是……」

林東小心的打量著四周的環境,一股發霉的味道瀰漫在鼻尖。四周皆是一棵棵長得歪歪扭扭的樹,就好似營養不良的一樣。

突地,林東目光一頓,三米之外的地上一連串的腳步印記在地面上清晰浮現。

或許是因為這森林裡剛剛下過一場雨,一些深陷的泥土裡已經積滿了雨水,微微反射著光亮。

直到林東走進腳印之時,隨即抬頭向著天空看去。卻詭異的發現,一輪月亮正懸挂在天空。

月亮只是單純的月亮,但是落在林東的眼裡,去讓他的身子猛的一震。

「怎麼會!」

林東清晰的記得之前來的時候分明是白天,而且進入黑洞后也不過是一會兒的時間,根本就沒有一天那麼長。

那這月亮是如何來的?

此刻,魂祖的聲音緩緩的傳來:「小子,你別太驚訝了。這裡就相當於你曾經進入過的天之界,是蘊化的世界。只不過這裡應該是一個強大修士所蘊化的世界,一般的修士所蘊化的世界雖然說是脫離原有的世界。但在時間方面是不可更改的,一切都和外界沒有兩樣。」

說到這裡,魂祖的聲音中透出少有的嚴肅,接著說道:「但這裡顯然不一樣。能夠改變時間的規則,讓蘊化的世界和外界不同。答案只有兩個,一是他修鍊的天道是極為難得的時間天道。二就是修鍊的能力已經強大到可以改變時間的規則。不管從哪一個方面來說,能蘊化出這樣世界的都是極為強橫的強者。」

聽到這裡,林東暗暗點頭說道:「那麼這裡能夠出現一些鍛造之物,定然是上古強者所蘊化的世界了。」

「這是自然,以你們這個下位面的修士能夠凝練出天之界那樣的蘊化世界已經是非常難得事情了。這裡和那天之界相比,那就是小巫見大巫。根本不能相提並論。即便是放在上位面,能夠蘊化出如此的獨立世界,也是了不起的強者。只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無主的蘊化世界也會逐步的減少乃至消亡。以你們這個下位面的實力根本不足以繼續用能量撐起這個蘊化世界。所以你小子要珍惜這個機會。說不準什麼時候就見不到這個藏地山莊了。」

對於魂祖的這番話,林東並沒有絲毫的反駁,相反在某些觀點上,他一直是屬於聽從的狀態。

畢竟魂祖這傢伙雖然性格乖張了一些,又極為傲慢。但是在經驗上卻是勝過林東千萬倍,這是沒辦法抹去的事實。

想到這裡,林東緩緩的蹲下身子,仔細的盯著身下的腳印,從輪廓和形狀來看,腳印上並沒有太多的積水,說明是不久才出現的。

不過林東的眉頭也隨即一皺道:「這個腳印分明只是一個人的,可是這一次除了我之外,其餘的宗派都是成群結隊的。若有有腳印絕不可能是一個人的。」

「另外,之前已經聽他們說起過了。每一次進入藏地山莊后都會分配到不同的空間和地點,因為藏地山莊真正開啟的入門是不固定的。依照這個推斷的話,其他的人應該會在不同的地方。可是依照玉老所說,其他的普通修士要進入這裡還有一天半的時間。」

突地,林東想到了一個可能,怔怔的說道:「難不成是除了我們七大宗派的人之外,還有其他人也進入這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