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妞你……」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突然他說到一半,他感覺到渾身發冷,身後有恐怖的東西在盯著他,他遲疑一下慢慢的轉頭,看見一個陰沉的眼神看著自己,劍痴冷冷地說道:「你敢再說一遍看看?」

少年一臉恐懼的後退了一步,渾身發抖的說道:「你……你別亂來,我跟你說我有人在雷鳴宗修鍊,實力很強的……」說到後面他的底氣越發不足,劍痴僅僅一個眼神就讓他露出恐懼,漸漸的,空氣中瀰漫一股騷..味。

小曦皺著眉頭遠離這個少年,少年的地上多出一灘黃色的液體。

劍痴忽然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遠離他幾步:「放心,我不會對你怎麼樣,只是跟你說不要隨便泡妞,有些人不是你能得罪得起的。」

說著他越過他,來到小曦身邊拉著她離開了。

只剩下那個少年留在原地,片刻他回過神來勃然大怒,地上的味道令他顏面盡失,他看著劍痴離去的身影狠狠的說到:「等著,你絕對走不出這個雷鳴城的。」

他放下狠話,身邊較為年老的老人走過來,臉上沒有露出鄙夷的神色也沒有因為他失禁就嘲笑他,老人很平靜地說道:「小夥子你放棄吧,哪怕你身後的人再強也無濟於事。」

少年大怒瞪著老者吼道:「為什麼?」

老者目光淡然的看著這一條街,似乎在回憶什麼,片刻才開口說道:「因為他是我們雷鳴宗的英雄,是一代人的驕傲,論實力你不及他,論背景哪怕你身後的人再強,難道還比雷鳴宗宗主強不成?然而你得罪的那個青年可以說與雷鳴宗宗主平起平坐。」

少年聽聞臉色煞白,他那盛氣凌人的氣質一下子萎靡下來,他身後的人自然沒有雷鳴宗宗主強,那可是雷鳴宗的至強者啊,那樣的人怎麼會認識他。

老者告訴他那個青年的身份居然和雷鳴宗宗主這樣的大人物平起平坐,一下間他彷彿失去了所有力氣,好像剛剛從鬼門關里爬出來一樣,劫後餘生的感覺。

這只是一個小片曲。

原本劍痴想讓小曦回去宗門的,但是小曦卻不肯想要和他一起逛逛,無奈他只能帶著小曦離開了雷鳴城,在荒蕪地帶,蠻獸逐漸少了很多,主要是被三大勢力的人擊殺太多了。

劍痴來到了天星宗,此時天星宗更加輝煌,已經啟用了全民修鍊時代,他徒步走入大城,簡單的登記后和小曦在裡面閑逛起來。

「和雷鳴城比起來缺少了什麼?」劍痴溫和的問道。

小曦看著這繁華的街道以及人來人往的人群,輕笑道:「這只是短暫的,以後雷鳴城會輝煌起來的。」

「臭小子,你身邊這人我要了,趕緊滾!」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傳來,劍痴彷彿沒聽見似的和小曦依然談笑風生,那個聲音的主人似乎對劍痴這種不理不睬的態度很惱火,一手抓住劍痴的肩膀,淡漠的說道:「你耳聾了嗎?我說你身邊這女人我要了!」

「殺了!」

劍痴淡淡飄來一句,那個聲音的主人一愣,剛要嘲笑的時候突然他愣住了,他驚恐的說不出話來,脖子上多出了一條血痕,一刀封殺!

那聲音主人身軀倒下一下子引起了不少人的圍觀和指指點點,馬上來了一隊城衛兵,全部由凝元境組成的。

兵刃對準了劍痴兩人,其中一個凝元境巔峰的士兵臉色陰沉,冷聲說道:「你竟敢在城裡殺人。」

尤其是死的人是天星宗的弟子。

在他說完的一刻,天星宗的方位傳來一陣恐怖的悸動,一道人影極速飛來。

「豎子,找死!」

一隻手掌籠罩劍痴,那些城衛兵紛紛遠離他,生怕受到牽連。

劍痴抬手一彈,一道凌厲的劍氣直飛過去,噗嗤一下,劍氣將那手掌站滅,他們看見一道隕落的身影墜下。

頓時他們看劍痴的眼神變得恐懼。

那人死後,天星宗彷彿被一個引導線引爆了,死了一個長老是非常重大的事,一個呼吸時間,從天星宗里湧出十幾道強大的身影。

面對這些飛來的身影,劍痴直接指尖凝聚一道劍氣,對準他們一指彈出。

噗噗噗……

很快,快到他們沒有想到對方會二話不說直接出手。

十幾道身影紛紛墜下,他們的眉間都有一個非常細小的洞,一招斃命。不到一息,天星宗出來的強者更多了,天星宗宗主緩緩出現在這裡,目光詫異的看著劍痴,驚訝道:「是你!」隨即雙眸閃爍一縷強烈的殺意。

「你來這裡幹什麼?」

天星宗宗主怒聲說道。

眨眼間便死了十幾個長老,說不心痛是假的,想要培養這麼多的長老不容易啊,資源就要非常龐大。

劍痴看著熟悉的幾人,淡淡的說道:「血殺殿的人真的好久沒見了。」

「知道我們是血殺殿的人,你還敢殘殺我們,你是找死嗎?哪怕你是血子,都難逃審判。」其中一人冷冷的說道,劍痴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他摸了摸眼角的虛有的淚水,道:「別和我說我上了血色追殺令的事,你們不知道。」

他這麼一說,天星宗宗主等人臉色一沉。

「好了不廢話了,今天我來就是討債的,你們既然想要拖時間叫幫手,我就給你們這個機會,我會在這裡等他的。」

一柄飛劍出現,瞬息朝他們一飛而過。

全部隕落!

街上的人大驚失色,紛紛往城外逃離,一瞬間整個城池空無一人。劍痴對著天星宗的位置直接斬去,恐怖的一劍落在天星宗上,頃刻間天星宗徹底粉碎,裡面坍塌一片,所有強者都埋葬在那裡。

更不要說普通弟子了。

小曦有些不忍,拉著劍痴說道:「那裡可是有無辜的人啊!」

無辜?

劍痴輕輕搖頭,帶著小曦一步踏出,幾步間來到那片廢墟上,他們隨意找到其中一個身穿普通衣服的外門弟子,劍痴手指凝聚一道劍氣輕輕的刮開了那弟子的眉心。

上面出現一道血紋。

「他們已經成了血殺殿的傀儡了,這些血紋就是將他們同化,徹底變成死侍之類的幫他們血殺殿做事。」

他們的記憶被清洗了,他們的家人估計也被血殺殿清理乾淨,現在他們成了活生生的孤兒和冷血的殺手。

小曦雙眼也露出怒意。

劍痴趁著這個空隔的時間,他去天星宗藏寶閣那搜刮起來,只拿取他認為比較有用的東西,比如說陣法材料。 不久劍痴緩緩睜開眼睛,看向遙遠的方向,那裡有幾個小點正以極速的速度衝來,他嘴角微微翹起,終於是等到他們了,他們來的人也不少。

片刻,他們來到了天星宗的廢墟上,面色寒冷,為首的中年人便是鬼城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鬼城之主,甚至可以說是血殺殿分殿殿主。

他冷冷的看著劍痴,目光湧出無盡的殺意,他的氣息緩緩升起,恐怖陰森。其他人也綻放出自己的氣息,全部都是凝血境的實力,而鬼城之主更是高達凝血境五重巔峰。

劍痴伸出一隻手指朝著他勾了勾:「來啊!」他笑嘻嘻的看著他們,言語充滿挑釁,鬼城幾個高手一個個怒氣衝天,見他們不敢過來,劍痴嘲笑道:「你們該不會這麼從心吧,連過來都不敢,看來我高看了血殺殿的殺手了,你們只會躲在黑暗中的螻蟻而已。」

「小子,你找死!」

其中一人忍不住了直接衝出去,旁人拉都拉不住他。見到他衝出去,其他人看去鬼城之主,此刻他的臉色黑的瘮人,聲音沙啞的說道:「殺了他!」

劍痴輕輕搖頭,依然坐在那裡,連起身的慾望都沒有。

他們衝過來,眼看離他越來越近,率先暴起的那個男子伸手向劍痴抓了過去,突然間手裡多出了一把匕首直接抹向劍痴。

轟!

這時一股恐怖的威力震懾他們,他們腳下浮起一道星光,將他們全部都定格在空中,動彈不得;他們一驚一怒,吼道:「你幹了什麼?」

劍痴笑而不語,只見又一道星光擴大一倍展現出來,從地上浮起,五里範圍內全部籠罩,見此他才緩緩起身,伸了伸懶腰,說道:「好了,暗的明的都困住了。」

他步履平地走向他們,來到了其中一個男子面前,他平靜地看著那個男子的雙眼,說道:「你們分殿有幾個強者。」

那個男子閉口不言,不過隨著劍痴的眼睛逐漸變紅,男子的眼睛被劍痴雙眼同化,化作一雙血紅的眸子,他迷失在劍痴的雙眼裡,不由自主地開口說道:「我們的分殿在鬼城城主府地下,知道你要來玄靈州,我們血殺殿從裡面調派了三名金面殺手過來……」突然一把匕首從遠處飛來。

噗!

直接從他的後腦勺穿過。

劍痴側頭看向那邊的遠處,隨即大陣直接運轉,鬼城之主臉色一變,當大陣徹底運轉的一刻,他感覺到死亡的氣息,感覺很快變成了現實,地上生出一根根木刺不斷延長,直至木刺從下至上刺進他們的身體里。

噗嗤!

木刺刺進他們身體里依然沒有停止,繼續生長,直到穿出他們腦部刺破他們的靈魂才停止下來。

這時遠處的老者如同極影迅速趕來,那把匕首重新回到他手裡,他氣息頃刻爆發,恐怖的氣勢將大陣吹的搖搖欲墜,他揮起匕首朝著大陣上劃下。

大陣被劃開一個口子,裂縫順著這個口子不斷擴大,大陣轉眼崩碎。劍痴手持鐵劍,在大陣破碎的一瞬間,他直接出擊了,一劍斬向那個金面老者。

轟!

金面老者也在破碎陣法的一瞬間出擊了,一刀一劍碰撞在一起的時候發出猛烈的衝擊,兩人同時後退百丈,劍痴腳步一跺,化作一道旋風瞬間消失了。

金面老者同樣如此,直接消失在原地。

兩人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碰撞一起了,刀劍交錯,攻擊非常犀利,完全是以命博命,劍痴的傷勢還好,但金面老者的傷勢則傷的比較重,殺手本來就是擅長刺殺,不擅長正面戰鬥;老者此時能夠堅持這麼久,證明了他不僅僅是一個殺手更是一個戰士。

突然劍痴背後一涼,瞬間做出本能反應直接將鐵劍朝後一擋,一把匕首突然出現在他的脖子后,差一點就直接刺進劍痴的脖子里。

也就在劍痴將鐵劍往後抵擋殺手刺殺的時候,金面老者立刻持著匕首朝著他的心臟斬去。速度驚人的快,劍痴面色一沉,抬膝一踹,一把飛劍出現在面前往前一斬。

金面老者躲開了劍痴的飛踹卻匕首被劍痴的飛劍擋住了。

緊接著九把飛劍也出現在空中對準老者直接斬飛過去。金面老者臉色一凝,迅速爆退,十把飛劍緊跟不舍,劍痴也撐著這個機會迅速轉身一劍彈飛那個殺手,一步邁出,殺手迅速與劍痴保持一個安全的距離。

但劍痴卻始終跟緊著他,一劍直接斬出。

「鬼神哭泣!」

嗷嗚!

那個殺手眼睛露出驚恐的情緒,臉色蒼白,眼睜睜的看著劍痴的劍斬落下來。咔擦!他被斬成兩半,劍痴腳步一轉,十把飛劍齊齊落下。

金面老者大喝一聲,匕首往前一劃。

轟!

抵擋了十把飛劍,他自己則爆退數十丈。

劍至!

金面老者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的氣息暴增數倍,恐怖的氣勢在涌動,抬手一斬,虛空都在顫抖,劍痴抬劍也是一斬,兩者的攻擊爆發恐怖的悸動,那一片空間都被劈出縷縷裂紋,劍痴一腳落地,地面一下子裂成蜘蛛網狀,金面老者撞到了一座高山上。

整個山體順著他的撞擊開始崩塌。

劍痴望著那座坍塌的大山,手中的劍緩緩傾斜,目光犀利的看著那裡。在天星宗廢墟的喪看著兩人心驚肉跳的,兩人的戰鬥太激烈了,當看見劍痴將劍傾斜的一刻,他作為殺手極度靈敏,很快感覺到不對勁。

迅速將小曦帶離這裡,一路往外狂奔數百里。

他緩緩閉上雙眼,鐵劍在微微的顫抖,他的呼吸漸漸的平息下來,一呼一吸頗有節奏,他的呼吸慢慢融於鐵劍上,和鐵劍保持一個頻率,突然他睜開眼睛,一道劍芒從雙眼中射出,他抬劍刺去。

轟!

在大山裡的金面老者剛剛出來就直接迎接劍痴這一劍,恐怖的一劍令金面老者臉色大變,失聲道:「不!」

完全抵擋不住,抵擋不了。

他的胸口頓時亮起一道光芒,劍痴的鐵劍在這道光芒上停留不到一息直接刺了進去,穿過老者的身體。

哪怕金面老者有保護符也沒有,被一劍刺死了。

轟!

餘威將整座山摧毀,劍痴站在癱倒的山頂上望著遠處的鬼城,眼中的殺意更加凜冽,他對喪傳音道:「帶她回雷鳴宗,開飛船去玄靈州停靠處等我。」

隨即他自己便化作一束光奔向鬼城。

他重新來到了鬼城門口,他的目光閃爍一番,這裡的勢力比較複雜,罪犯者的天堂,同時也是殺手的培育基地。

今天他便要將這個基地摧毀。

他抬手將鐵劍甩出,自個慢慢的走進城裡,看著這些人,陳家的人很快就認出了他的身份,王家的人也認出了他,悄然來到他身邊頓時劍痴傳音給他讓他別來,還有帶句話給他們的家主。

離開鬼城!

莫名的一句話但劍痴的話,他不敢不聽,畢竟當時已經強大到一定層度,他回去稟告他們的王家主,陳家主帶隊將劍痴攔截下來,陳家主此時已經突破到凝血境二重了,他面色陰冷的看著劍痴,就是這個傢伙害的他沒能奪下王家。

劍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平淡地說道:「離開吧。」

陳家主的目光已經告訴他不可能的。

劍痴輕輕數數:「一!」

「二!」

「三!」

陳家主正要出手的時候身後頓時傳來一道巨大的響聲,回頭看去,那個城主府居然被一把鐵劍毀滅了。

陳家主眼皮子猛然一跳,當他轉過頭來劍痴已經不見了。

他知道今天鬼城要變天了! 恐怖的一劍直接插入城主府裡面一瞬間爆發出數百道恐怖的氣勢,這一股股氣勢衝天而起,整個鬼城為之驚動,陳家主和莫家主臉色驚變,他們家族裡也衝出了他們的老祖,看著空中數百位強者的身影,他們感覺到深深的懼意。

「城主府隱藏的夠深的。」

陳家老祖沉聲的說道,莫家老祖目光閃爍的看著那天空上的人影。他們都沒有想過城主府的強者會有上百人,這份底蘊足以橫掃鬼城所有勢力。

劍痴面色平靜,緩緩將身軀騰起空中,地面上的鐵劍被拔出,一道劍鳴聲響徹天地,回到他的手中,他整個人的氣息凌厲,淡然地說道:「你們自己自..殺了吧!」口氣極為狂妄,遠處的莫家老祖陳家老祖一臉凝重。

陳家老祖忽然說道:「你覺得他的實力到哪一步了?」

莫家老祖盯著劍痴好一會兒便搖搖頭,他已經看不懂劍痴的實力了,此時劍痴雖然散發出氣息,但是這種氣息卻極度凌厲,像一把出鞘的劍。

有點刺眼。

城主府的強者們一臉凝重的看著對面的劍痴,他們的實力都僅僅在凝血境三重,還有一些在開穴境的層次,這些人的實力在鬼城來說確實是一個強者,但對於劍痴來說,他們和螻蟻一樣沒有任何區別。

讓他們自栽,他們做不到。

他們不動也沒有逃走的意圖,劍痴也沒說什麼,只是抬起一劍,空中瀰漫一層沉重的迷霧,片刻后卻下起大雨,而距離城主府最近的地下商盟立刻開啟了防禦大陣,當雨水落下來的時候迅速延長化作一把劍直接落下。

這數百人同時爆發可怕的氣勢,氣勢如虹震撼天穹,紛紛抵擋這「雨水」。

這是劍痴一個強大的群殺劍技,擁有非常強大的威力,足以橫掃一切,雨水化劍,令人防不勝防。

良久「雨」越下越大,下面的建築物被摧毀,不少建築在這「雨水」下崩塌,陳家老祖和莫家老祖早已經離開了鬼城,不然他們此刻也死在那一場「大雨」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