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全部。」陳偉點頭肯定。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一個多小時后。

女人滿身臭汗,一手扶著櫃檯,兩腿還有些打顫,將幾百件衣服全部打包好,對陳偉說道:「先生,已經按照您的要求,全部打包好了。」

想到五位數的提成,這點累,算什麼?

女人心裡很高興,那個看中很久的包,終於可以下定決心買了。

「哦,辛苦你了。」陳偉轉身便打算離開。

「嗯?先生,您還沒有付款呢。」女人提醒道:「而且,要送貨上門的話,您得單獨留個地址給我,我們跟她們不是一家。」

「付款?送貨上門?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陳偉疑惑道。

「您不是要買這些衣服,讓我替您全部包起來嗎?」女人暗感不妙。

「我只是讓你全部包起來而已,又沒說要買。」陳偉無語道。 「怎麼這樣?你,你未免太欺人太甚了!」女人咬牙,恨恨道。

「看到你這麼不高興,我很高興。」陳偉深感滿意。

「你!你給我等著!」女人拿出手機,撥通一個號碼,「喂,破哥,你快來店裡看看吧,有人故意找茬。」

「好,我等你。」女人將電話放下,得意洋洋的看著陳偉,「破哥已經在坐電梯上來的路上,你死定了。」

破哥?該不會是宋破吧?

應該沒那麼巧才對。

叮!

電梯門打開,一伙人氣勢洶洶的從裡面走出,往這邊而來,「誰那麼大的膽子,敢在我宋破的地盤上鬧事?」

世界還真就那麼小呢。

陳偉苦笑一聲。

「臭小子,就是你……」

陳偉緩緩轉身,當看清楚這張臉的瞬間,宋破整個人一激靈,差點沒被嚇暈過去。

「破哥,就是這傢伙,讓我把全部的衣服包起來,又不買,你可得幫人家出氣。」女人走過來,依靠在宋破的肩膀上,撒嬌道。

總覺得,他的身體變得好硬。

啪嗒!

「怎麼在漏水?」女人抬起頭,才看清,那滴落在自己身上的水珠,是宋破臉上的冷汗。

最佳婚聘 「破哥?」女人試探性喊了一聲。

啪!

「你這個臭女人,自己想死的話自己去死好了,幹嘛要拉上我?」宋破猛地一巴掌將女人抽倒在地上,氣得上氣不接下氣。

「破哥,我……」

女人捂著臉,話說到一半,就看見宋破一臉心虛,向陳偉深鞠一躬道:「陳少,我,我真不知道那傢伙電話里說的人是您,否則,就算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來找您的麻煩啊。」

「你們宋家能走到今天這步也不容易,選員工呢別太敷衍,你看人家,怎麼就不嘲諷我呢?」

「陳少教訓的是,教訓的是,我一定會銘記在心的。」宋破哪裡敢說半個不字,現在只想趕緊送走這尊惡魔。

「行吧,你自己好自為之。」陳偉伸手拍了拍宋破的肩膀,提醒道:「這是最後一次,再有下次,你們宋家,就沒必要存在了。」

總裁有個心頭寶 「明白,明白!」宋破渾身直發抖,後背早已被冷汗侵濕。

陳偉這氣場,差點把他嚇到失禁。

「你們幾個,把她拖出去,好好教育一下。」

「破哥,破哥不要啊,我知道錯了,求求您……嗚嗚嗚!」

……

之後,陳偉沒有著急開車回去,而是來到商場馬路對面的一家餐廳,打算好好填飽肚子。,

光顧著干其他的事情,都忘記要吃午飯了。

「先生,請問你要吃點什麼?」服務員將菜單遞出。

陳偉接過菜單,看了一眼,「要這個海鮮炒飯,再來一杯冰飲,多冰。」

「好的,請稍等。」服務員收回菜單,往廚房那邊走去。

七八分鐘后。

「先生,您的海鮮炒飯,還有冰飲,多冰,請慢用。」

「謝謝。」陳偉點頭回應。

滿滿一勺炒飯帶著蝦送進口中。

味道意外的不錯。

再來口冰飲,簡直不要太爽。

砰!

「哎喲!」一個帶著貝雷帽的雙馬尾少女在坐到陳偉對面時,一不小心,磕到了膝蓋,痛叫一聲。

看起來慌慌張張地模樣。

陳偉就不懂了,這裡那麼多空位,幹嘛非得坐在自己面前?

難不成,是看中自己的美色了!

仔細打量一眼,這少女長得還蠻好看的,相當清純,尤其是一雙冰晶雪亮的美眸,讓人情不自禁地會多看幾眼。

「看什麼看?再看,小心我挖掉你的眼睛。」少女將手比作鷹爪,裝凶的對陳偉比劃著。

這脾氣,與外貌的反差,真不是一般大……

陳偉繼續埋頭吃自己的海鮮炒飯,不去在意她。

論美女,蘇傾月,余苗苗,劉月茹,陳偉看的還真不少,沒那麼饑渴。

「人在這嗎?」

「我剛才看到她往這邊跑進來的。」

只對你著迷 這時,入口方向跑進來幾個黑衣人,掃視著周圍。

少女聞言,連忙用菜單將臉給擋住。

「跟我們走吧!」不過,還是難逃被黑衣人發現的命運。

「放手,我不要!」少女劇烈反抗著。

人販子?綁架!

陳偉意識到不妙,連忙起身,抓住那名黑衣人放在少女肩上的手腕,「你想對她做什麼?」

「這裡沒你的事,滾開!」黑衣人一聲呵斥。

「什麼時候人販子也這麼理直氣壯了?」陳偉五指一用力,當即痛的黑衣人鬆手,表情難看。

同伴見勢,當即舉起拳頭,朝陳偉這邊打來,想要制服他。

不料,陳偉一腳將面前這人踢出去三四米遠。

旋即,雙手握住那人打過來的拳頭,手往上滑,身體一百八十度旋轉,用背抵住黑衣人的胸膛,手背同時發力,一個完美的過肩摔完成!

「好,好厲害!」少女震撼道。

「小姐,您就不要再胡鬧了,趕緊跟我們回去吧。」黑衣人爬起身,表情痛苦。

「小姐?」聞言,陳偉隱隱感到有些不妙。

「不要,我才不回去,我對那個什麼許家大少一點興趣的沒有,為什麼要讓我跟他吃飯,爸媽就是喜歡亂點鴛鴦。」少女雙手抱胸,將頭撇過去,氣呼呼的說道。

「你們不是人販子?」陳偉開口確認。

「人販子?」聽陳偉這麼一說,兩名黑衣人才知道,他誤會了,連忙解釋,「我們是劉家的保鏢,這位是我家小姐,劉小媛。」

「啊!真是抱歉,我沒弄清楚就對你們動手。」陳偉致歉道。

「我們也有錯。」兩名保鏢對於陳偉的身手,發自內心佩服。

「小姐,回去吧,老爺,夫人都在等您呢。」保鏢苦口婆心的勸說。

「不要,都說不要了!」劉小媛堅持道。

眼珠滴溜一轉,像是想到什麼,看向陳偉,「我給你十萬塊,當我的保鏢怎麼樣?」

「你不是已經有保鏢了嗎?」陳偉不解道。

「他們是替我父親打工的,不一樣,而你只受雇於我,本小姐給你的第一項命令就是,讓他們兩個從我眼前消失,立刻,馬上!」劉小媛發號著命令。

「我還沒答應要做你的保鏢吧?」 聽到陳偉這麼說,兩名保鏢頓時長鬆一口氣,他們可沒有足夠的勇氣和實力,跟陳偉硬碰硬。

「為什麼?你難道嫌錢少嗎?」 老女再嫁:郎從天上來 劉小媛跑過來,坐到陳偉身邊,緊緊抱住他的手臂,問道。

「這跟錢多錢少沒關係,有句話叫親官難斷家務事,你就別為難我了,好嘛。」陳偉只是想簡簡單單吃個午飯啊,怎麼那麼多事呢。

「十五萬,我就那麼多壓歲錢了,這是我的底線。」劉小媛卻堅持,陳偉單純只是因為嫌棄錢少,才不願意答應自己。

討價還價,很常見的套路。

陳偉嘆氣一聲,直接伸手從兜里將銀行卡拿出,擺到桌上。

鑽石銀行卡!

劉小媛當然不會不認識這張銀行卡,因為她父親也有一張一模一樣的。

存款一個億才能辦理。

「我不管,我今天賴上你了。」劉小媛不再提錢的事情,緊緊將陳偉的手臂抱在懷中。

「你硌疼我了。」陳偉猛襲一口涼氣。

「……」劉小媛,「我哭給你看信不信?」

發育不好,這能怪自己嗎?她也不想啊!

「怎麼辦?」保鏢看向同伴,問著他的意見。

「打電話告訴老爺吧。」同伴提議。

半個多小時后。

一輛銀灰色跑車停在門口。

跑車出現瞬間,陳偉可以明顯察覺得到,劉小媛眼中,是濃郁的厭惡神色。

車門向上升起,從駕駛位上走下來一個身著白色西裝的青年。

陳偉猜測,此人八九不離十,就是保鏢二人之前提到的許家大少。

許凡直奔座位這邊而來,看到劉小媛緊緊抱住陳偉手臂,依靠在他身邊的一幕。

許凡臉上的表情,並不是很好看,「小媛,伯父伯母已經生氣了,你趕快跟我回去吧,我到時候幫你說幾句好話。」

「你以為你是誰?我用得著你來幫我說好話?」劉小媛呵呵一笑,充滿嘲諷。

「趕快把劉小姐帶走。」許凡對兩名保鏢下達著命令。

「可是……」兩名保鏢卻是面露苦色,遲遲沒有行動。

許凡不傻,他的觀察力很敏銳,看得出來這二人之所有不願意出手,是因為對劉小媛身邊的這個傢伙抱有恐懼。

「朋友,識相地自己離開,我不想動用暴力。」許凡用高高在上的口吻說道。

「我花了錢在這吃飯,你憑什麼讓我離開?」陳偉覺得很沒道理。

「你們老闆呢?」許凡扭頭看向一旁的服務員。

「我去叫。」

不多時,服務員帶著老闆過來。

「請問幾位找我有事嗎?」看到這陣仗,老闆難免不會覺得心虛,他這只是個小店而已,沒什麼後台背景。

「你這家店,多少錢,我買了。」許凡直接開口道。

他不喜歡拐彎抹角。

最近餐飲行業難做,老闆正想把店面賣出去,沒想到老天爺就把機會送上門了。

「至少一百二十萬。」老闆開價道。

「好,就一百二十萬,我買了。」

拿出支票的同時,許凡還不忘對陳偉說道:「等我把這家餐館買了,是不是就有資格讓你滾出去?」

「我出一百五十萬。」陳偉只爭一口氣。

總算明白,劉小媛為什麼會討厭這個傢伙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