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呀,我怎麼這麼笨呀!」蕭寒一拍腦袋懊惱道,其實也怪不得他,他原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思維自然就有些固定了。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取出那顆八階的火系魔核,暈紅的光芒瞬間將他們周圍方圓五米的地方照的清晰起來。

也不知道走了多長的路,反正感覺到那股子威壓越來越重,不過好像並沒有什麼惡意。

「少爺,你看!」小銀抬起自己的一條狼爪指向前面道。

沒路了!

蕭寒發現這條通道似乎已經到了盡頭,前面好像已經被堵上了。

「小銀,這一路上你有沒有發現什麼岔道?」蕭寒問道。

小銀低著腦袋仔細的回憶了一下,搖了搖頭!

「奇了怪了,要不我們回去把那三個入口走走看?」

一人一狼沿著原路返回,但是等他們走出來的時候,卻發現了一件怪事,他們是從東面入口進去的,而出來的時候卻站在南面的入口上!

怎麼回事?這風神之墓裡面難道是一座迷宮不成,但是感覺又不像,自己好像並沒有在裡頭迷路,順順噹噹的就出來了呀!

這麼複雜的事情,顯然已經超出了小銀的智慧,所以它只有靜靜的待在一旁默默的注視著冥思苦想的蕭寒。

蕭寒不信那個邪,再一次一人狼走了進去,這一次他們從南邊的入口進去,同樣的遭遇,他們最後從西面的入口出來了。

西面的入口進去,北面的入口出來,北面的入口進去,東面入口出來,四個入口都試遍了,還是一無所獲!

既然是禁忌之島,就應該有十分厲害的禁制或者說非常厲害的魔獸守護才是,入島前的那巨大的幻陣,造成的海市蜃樓的景觀,還有那冰冷徹骨的湖水,可以說都是厲害異常,稍有不慎就會屍骨無存,不知這些東西的人不會無的放矢的,這座禁忌之島既然是風神的葬身之所,那一定隱藏了一個巨大的秘密,即使不是風神之心,也差不了多少!

蕭寒再一次帶著小銀從東面的入口進去,待到達那堵塞的通道之前,沒有著急離去,而是手捧著魔核,一寸寸的探查起堵塞的通道的石壁來!

一遍又一遍探查無果之下,蕭寒內心不免有些頹喪,甚至還有些急躁!

難道就這樣退回去?

他們所帶的食物只夠維持三天的了,即使小銀以魔核為食,剩下的食物也僅夠蕭寒十天的需要了,而他們上島已經快有半個月了。

心浮氣躁是找不出進入風神之墓的辦法的,必須凝心靜氣才行,蕭寒決定就地打坐冥想,讓自己的心先靜下來。

令蕭寒吃驚的是,當他盤膝坐了下來打坐冥想,在體內運行周天之時,發現四周的濃郁的風系元素魔法能量居然被帶入自己的皮膚中,讓后一點一滴的匯聚到自己的經絡內,飛速的壯大著體內的風系魔力!

風系魔力如同滾雪球一般在他體內茁壯成長著,魔法論認為,一個人的精神力越是強大,就能施展更加強大的魔法,就能更自然界的魔法元素溝通,所以魔法其實人類借用自然的力量的一種實用手段,所以才有了魔力與精神力划等號的一說,人類為什麼不能吃魔核,然後吸收魔核的魔力晉階呢,因為魔核其實是魔力的結晶體,它也是一種能量,但不是精神力,所以魔核就只能被用來打造兵器或者魔法權杖等等!

魔獸的修鍊與人類魔法的修鍊是截然不同的兩種修鍊體系,魔獸對敵的時候,用的都是自己本身的能量,而人類魔法師藉助的確是自然和天地間的能量,自身的修為只是一個媒介,所以人類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因為他們的修鍊速度要遠遠快於魔獸,而且某種程度上,人類對魔獸是一種壓制!

蕭寒此時修鍊魔法的方法有點類似於魔獸,但要遠高於魔獸,因為魔獸的修鍊是被動的,靠一點一滴的積累,而蕭寒則是主動的,修鍊速度快了百倍還不止,而且蕭寒的修鍊發方法還類似於地球上道家修鍊金丹大道的法門。

雖然他不可能修鍊出金丹大道,但是照這個方法修鍊下去,他的成就未必就比金丹大道差多少,也許可能會超越這片大陸上的神明!

當蕭寒睜開眼時,體內的那股青色的風系魔法能量已經暴漲了十倍有餘,而且還感覺到先前的那一點點威壓全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平和,或者說體內與環境達到的某種玄妙的平衡!

蕭寒的真實之眼一直都是被動的接受信息,好似是一種本能,但是卻從來沒喲主動的想要利用他這一特殊技能,他試著將風系的魔力聚集到雙眼,看會不會出現什麼奇迹!

只要肯去嘗試,奇迹總會出現的!

當蕭寒發現自己將風系元素的魔力用類似於功聚雙眼的方式打開真實之眼,立刻讓他發現了一個非常奇怪的功能,他能看到周圍風系元素能量運行的軌跡,很奇妙。

雖然風系元素能量運行的軌跡非常的凌亂交錯,但還是有一定的規律的。

蕭寒還發現,阻擋在自己前面的通道盡頭的石壁上是風系元素能量最密集的地方,這是靠肉眼是發現不了的。

蕭寒曾經試過用力量打破這面青色石壁,但是發現行不通。

「少爺,這是魔法風壁!」小銀突然驚呼一聲道。

「什麼,你說這是魔法風壁?」蕭寒也嚇了一跳,魔法風壁他知道,可自己面前的明明是一面堅硬無比的石壁呀?

新月學院本來就以風系魔法師居多,對風系魔法研究在大陸上也是很有名氣的,學院中關於風系魔法的藏書也不少,蕭寒也讀過不少,魔法風壁雖然施展起來不需要多高的等級,但是等級越高,威力自然也就越大,要是能將一道風壁搞得如同實質一般,而且是所有魔法中最飄忽不定的風元素能量,這個人的修為未免太駭人聽聞了!

也許,只有傳說中的風神能做到!

「少爺,我們只有打破這個魔法風壁才能進入風神之墓!」小銀道。

蕭寒自己在這之前已經試過了,他做不到!

小銀也試過了,它也不行,全力施展了一個裂空旋氣斬,青色的魔法風壁只是稍微晃動了一下便沒了動靜,倒是強烈的震動使得通道上下起了石雨,一人一狼差點被埋進了碎石堆里,而這裡不能施展禁咒魔法,否則他們都會直接被埋入地下的。

不能直接破除風壁,只能另想辦法了!

「小銀,你能吸收魔法風壁的能量嗎?」 女匪的復生相公 蕭寒突發奇想道。

小銀一頭栽倒在地,怎麼吸收,讓自己趴過去啃石頭?

蕭寒訕訕一笑:「我就是這麼一說!」

其實破除魔法風壁並不是很難,只要切斷施展魔法的人對風壁的控制,或者斷掉對魔法風壁的能量供應,那魔法風壁自然就會慢慢的消散掉!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並不輕鬆。

但是對風系大魔導師來說並不是太困難,而蕭寒只是一個連魔法都還是入門級的菜鳥。

其實整個通道內的風系元素魔法能量濃郁都是因為這道魔法風壁,歷盡萬年的魔法風壁雖然它的功效還在,但提供給它能量的魔法陣確是快要走到了盡頭,如果沒有新的能量補充進去,這座魔法風壁遲早會慢慢的消散的。

蕭寒腦海里突然湧現出一個令人瘋狂的想法,既然打不破它,我就把它給吸收了!

蕭寒在魔法風壁前面清理出一塊地方,讓后雙掌抵在魔法風壁上,盤膝坐下,運轉周天起來。

青黑的魔法風壁突然一閃,亮了起來,兩股強大的風元素魔法力量通過蕭寒的雙手闖入他的經絡之中,能量太強,一下子超出了蕭寒脆弱的經絡的承受能力,好在他的身體今非昔比,強行忍者撕裂般的疼痛,居然忍了下來!

這一吸收就是七天七夜,魔法風壁由厚轉薄,顏色也由深轉淡,漸漸氣化,風壁後面由一千零八顆構成的給魔法風壁提供能量的極品魔晶在風壁完全消失的最後一息全部開裂,然後化為齏粉!

蕭寒魔力火箭式的增長,體內青色的風系魔力全部液化,經絡也得到了極大的擴展,從小溪流變成了大河,丹田部位更是一片青色的海洋! 抓了?

徐炎這麼興師動眾的過來,真的就是為了將自己抓走的?但是怎麼可能那?徐炎難道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嗎?不知道侯柏涼和自己的關係嗎?徐炎這麼一個外來的局長,哪怕是有著徐炎撐腰,又怎麼敢如此的囂張跋扈?

「徐炎,你…」

只是當侯數根再次喊起徐炎名字的時候,這時候動手的就不是武匠了,而是徐炎。當著所有刑警的面,徐炎就那樣蹲下身來,漠然的眼神掃過侯數根,揚起手掌,啪啪的扇著侯數根的臉蛋。

只是這樣的扇臉,並非是那種最強的扇,而是有規律的扇著。

像是這樣的動作,其餘的刑警都看在眼裡,卻沒有誰說任何一句話。別管他們心底有沒有意見,他們這時候都要知道一點,徐炎才是他們的最高領導。徐炎的任何動作,只要不出格,他們都只有服從著。

扇臉是徐炎想要發泄的動作,但這樣的動作卻也是考驗身邊眾人的一種手段。徐炎當初就是靠著這樣的手段,不斷的從公安系統之中梳理著錯綜複雜的關係。

這樣的一幕,要是蘇沐在這裡看到的話,是真的會感慨著,徐炎真的是成長起來了。這還是當初那個和自己在黑山鎮的長途車上,一起制服小偷的派出所副所長嗎?

「我的名字不是誰想要喊就能夠喊的,尤其是像你這樣的人,更是沒有這個資格。給我聽清楚。我不管你以前是怎麼回事,最起碼現在你要給我明白,你已經成為階下囚。

侯數根,你還別給我瞪眼。你真的認為在這殷玄縣之內有著侯柏涼罩著你,你就能夠無法無天嗎?你真的認為你所做的那些骯髒事情就沒有人知道嗎?還是說你以為你手上的人命官司,真的是能夠就這樣悄無聲息的被你遮掩住?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要是連這樣的事情都不知道的話,我對你就真的是失望透頂。侯數根,這殷玄縣的天,不可能被你們兄弟兩個這樣一直污染著。你們的末日到了。」

徐炎的話就像是一顆顆炸彈。在侯數根的耳邊炸向,他真的是沒有想到,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徐炎帶著人過來,並非是因為什麼誤會。而是真的將自己以前的案子全都翻了出來。

「徐炎。你有證據嗎?你不要血口噴人!」侯數根不甘心的喊叫著。

「證據?」

徐炎嘴角斜揚。緩緩從地面上站起來,「我要是沒有證據的話,你以為我真的敢這樣動手嗎?侯數根。你要是再想要負隅頑抗的話,是趁早死了這條心,你是沒有機會的。這是搜查令,這是逮捕令,現在所有人聽著,給我將侯數根帶回去,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靠近。武匠,徹查這座別墅,不要放過任何一個地方。」

「是!」武匠大聲道。

在場的這些刑警特警們不知道侯數根嗎?當然知道,他們誰不知道在這殷玄縣之內,縣一建是多麼大的一個公司,作為這個公司的老總,侯數根又擁有著什麼樣的人脈。

放在以前的話,他們是絕對不敢相信有朝一日,能夠親手逮捕這樣的大人物。然而現在,這樣的事情,就真的發生著。

徐炎瞧著侯數根被押出去,走到一邊,直接撥通了蘇沐的電話,「領導,抓到了!」

「連夜審訊!」蘇沐淡然道。

「是!」徐炎果斷道。

慈善晚宴之上。

沒有誰能夠從蘇沐的身上發現任何情緒波動的端倪,就算是坐在他身邊的黃論迪,在聽到蘇沐說出這話之後,都是有些疑惑,卻也沒有想到太多。

「蘇哥,今晚有行動?」

「今晚能夠有什麼行動,就算是有,那也是公安局該乾的事情。至於我,這不是被你拉過來,老老實實的陪著你,參加著這樣的慈善晚宴嗎?沒有看到嗎?我連我家小師妹都給捨棄了,看到沒有?我小師妹的眼神像是要吃掉我一般。我說論迪,你這得給我兜起來!」蘇沐笑著道。

小師妹?

聽著蘇沐隨口說出的這話,黃論迪再瞧向孫迎清的時候,就已經是心知肚明了。難怪兩人會一起過來,原來蘇沐和孫迎清以前是一個學校的。

「嘿嘿,蘇哥,瞧你說的,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黃論迪頓時笑眯眯著。

別說蘇沐剛才的話,聽著就是那樣的舒服。在這樣的舒服之下,黃論迪瞧向蘇沐的眼神,都帶出一種按捺不住的激動,越發的興奮著。

「這是明星裴妃送過來的一件收藏品,是她當年在歐洲拍電影的時候,無意中淘換到的。為了這次的慈善拍賣,我們的郭會長聯繫到了裴妃,裴妃很是痛快的拿了出來。雖然說裴妃小姐今晚沒有到場,但希望在座的諸位,凡是喜歡裴妃小姐的都能夠踴躍的拍賣。」

隨著主持人話音落下,在前面的桌子上面便出現了一個歐式風格的風鈴。這個風鈴瞧著應該就是有些年頭,不過這個年頭應該也不會太久遠。

不過無所謂了,你難不成還希望在這個慈善晚宴上,出現春秋拍賣行上才會有的古董嗎?

「八千!」

「一萬!」

「一萬五!」

……

隨著這樣的喊價開始,蘇沐的眼神不由眯縫起來,因為在這其中喊價的就有著孫迎清,瞧著她的眼神,分明是真的很為喜歡這個風鈴。或許是喜歡風鈴,或許是喜歡裴妃,但別管是哪種,既然孫迎清喜歡,蘇沐就沒有理由,讓這樣的風鈴從眼前就這樣消失。

「蘇哥,你瞧見沒有?就那邊的那個傢伙,分明就是紅十字會布置下來的托兒。」就在這時候,黃論迪突然說道。

「什麼?托兒?」蘇沐驚愕著。

這是怎麼個意思?

難道說像是這樣的慈善晚宴拍賣,紅十字會都會安排托兒嗎?真的要是那樣的話,這件事情也未免有點太過於誇張了吧?這聽著就是那樣的離譜。

「其實這也是很為正常的事情,像是那樣的托兒扮演著的就是烘托氣氛的角色。畢竟今晚所拿出來的東西,不可能都會有人喜歡。只要有人競價的話,他們這些托兒就會發光發熱,將價格定位在一個雙方都能夠承受的位置后,這些托兒就不會再喊價的。」黃論迪很為熟悉著道。

原來是這樣。

真的要是如此的話,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畢竟拿出一件東西,只有一個人競拍,最後的結果只是按照原價走,這對拿出東西的人來說,也是臉面無光的事情。

但是眼前的形勢好像有些不對勁了!

蘇沐瞧著那個風鈴,這樣的風鈴起拍價是六千,而起拍價要是六千的話,在蘇沐看來,就這玩意應該是超不過一萬五的,能夠拍到兩萬都算是頂天的,也對得起這樣的風鈴。

但現在那?隨著孫迎清喊到兩萬之後,這樣的托兒非但沒有停下的意思,而且還是一下就將價格給加到了三萬。這分明是有著古怪的!

這時候不但是蘇沐看出來情形的不對勁,就連其餘人也都是意識到有些問題了。但這其中不是說所有人都認識孫迎清的,也就不可能在心底升起一種這樣的概念:這個慈善晚宴的舉辦者是不是腦袋進水了,怎麼能夠這樣瘋狂,難道不知道孫迎清是誰嗎?

「郭紅珠,原來是你在背後搗鬼!」蘇沐瞧向站在遠處的郭紅珠,瞧著她臉上露出來的不屑冷笑,眼底不由倏的閃過一抹寒光。

身為慈善晚宴的舉辦者,非但不知道見好就收,非但不知道掌控全局,卻利用這樣的身份,採取這樣的手段進行著卑劣的拍賣。

郭紅珠,你還真的是被我猜中了。像是你這樣的人,舉辦如此的晚宴,恐怕是居心不良的很。

「這個郭紅珠瘋了嗎?」黃論迪這時候也感到不對勁了。

「你不是問我為什麼會惦記這個紅十字會嗎?其實就在剛才…」

當蘇沐簡單的將發生在大洋商場內的事情說了一遍之後,黃論迪臉上的神情已經是變的要多古怪有多古怪,他盯著郭紅珠,無奈的搖搖頭。

「像是這樣的蠢人,真的是愚蠢到家了。整天就知道將那心思都用在怎麼貪墨身上,連這麼大的一尊大佛在眼前都不知道。像是這樣的人,就算是被收拾了,都是活該的!」

「四萬!」

孫迎清今晚也是真的被眼前的拍賣給激起了火氣,瞧著那個人一直在喊價,隱約中還衝著自己露出挑釁的眼神,她真的是有些按捺不住了。她是很為喜歡這個風鈴,但比起來風鈴,她更喜歡的是裴妃這個人。在她的心中,一直都是拿著裴妃當作偶像來追的。

如今那?

竟然有人敢這樣屢次三番的挑釁著,對方的眼神分明就是在說,只要你敢加,我就會無休止的給你繼續加上去,不信你能夠收手,到時候咱們看看誰更厲害!我今晚要是不將你身上的錢,都給你榨出來的話,就都對不起專業托兒的身份。

就在孫迎清緊攥著拳頭,想著要不要繼續跟上去的時候,她的手機突然響起,是一條簡訊,發現是蘇沐發過來的之後,她本能的瞧了一眼蘇沐所在的方向。碰觸到蘇沐堅定的目光之後,孫迎清便再沒有任何猶豫。

「十萬!」 魔法風壁消失之後,通道瞬間亮了起來。

一座雄偉的青色宮殿出現在蕭寒面前,濃郁的化不開的風元素魔法能量將一人一狼包圍了起來。

這一次感覺到的不是壓力,而是舒服,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小兄弟,你終於來了!」

剛一踏上前往宮殿的台階,一道悅耳的聲音突然在蕭寒耳邊響起。

蕭寒驚的差點跳起來,不過他的膽子已非地球上那個謹小慎微的蕭寒了,鎮靜下來,四周查看了一下,並未發現任何動靜,沉聲問道:「你是何人,為何不現身相見,鬼鬼祟祟的定非什麼好人!」

「哈哈,好膽量,好氣魄,不愧是上天為我選擇的風神之心的繼承人!」飄忽的聲音聽著很興奮!

「你就是風神?」

「這裡是風神之墓,如果我不是風神,那會是誰呢?」

「既然這裡是你的墓地,那你為什麼還……」

「還活著是吧,不,其實我已經死了,只不過留下一道神識,目的就是為了等你的到來!」

「等我?」蕭寒詫異了道。

「不錯,預言之神對我說過,在我死後一萬年後會有一個不屬於蒼茫大陸的傳人過來,他將繼承我的風神之心,成為新一代的風神!」

蕭寒驚呆了,這預言之神居然能在一萬年前就預測到自己的到來,這未眠太不可思議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