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不是還沒開課,再住一段時間再走吧!」女兒長大了,在家呆的時間就會變短,他們兩個也退休了,突然之間就覺得很孤單寂寞。

haohaoxue 2022 年 5 月 10 日 0 Comments

「這個可能不行,導師通知了,我得趕緊走。」將導師發過來的信息給老爸看,讓他知道自己不是想走,而是因為得到了通知,不得不走。

「哼,還算有點良心。」李媽媽看了幾眼,就知道自己的女兒是真的有事不得不走,想想自己這段時間做的一些能吃的東西,趕緊給女兒裝上,讓女兒帶着去學校里吃,再裝了一些,讓他帶給大女兒。

不管面上罵了多少次,大女兒想讓他回來結婚,這會兒小女兒走了,也想起大女兒在外地的不容易,想想這次又丟了工作,趕緊收拾收拾,多弄些東西,讓女兒也不用因為沒有工作吃不上飯。

「那東西太多了,我根本帶不走,要不然郵寄到學校里好不好?」看看這些東西,實在是有些太多了,他根本就拿不走,還不如直接郵寄到學校呢,他到時候再拿到姐姐那邊就可以了。

「嗯,你哪次不是這樣的?走吧走吧,咱們過去也多去一點,這些臘腸全部帶上好了,我都是用密封袋密封好的,放在冰箱裏面,想吃的時候拿出來吃就可以了。」李媽媽翻了一個白眼,大女兒離家時間太長,再加上有些沉悶的性質,他可能有時候還猜不透這個女兒心裏想些什麼,可這個小女兒,但凡是有一點心眼,他就能猜得七七八八。

既然已經準備要寄東西過去了,除了家裏準備的這些東西,還買了不少土特產,一起寄過去,購買的時候時不時就往空間里塞一些。

李綿綿坐上飛機,林世安已經順着系統的指示么到了APP,看到上面自己在原世界見到的小說,他的心拔涼拔涼的,恨不能回到過去,將自己寫的那一篇小說推回去,可是現在要怎麼辦?如果沒有了小說,他以後要怎麼養活自己?想想自己這段時間連洗碗都被人說到,他有些受不了。

「其實這個網站沒有什麼不好的,你不是想要出名嗎?你只要將原作者的小說名字寫在後面就可以了,對你出不出名並沒有影響。」系統不管這個人會不會風光,他只知道這裏面的能量很多很多,反正不管是哪個作者?對他來說都沒有影響,既然是這樣,她還是願意給一些便利的。

「你什麼意思?」如果是得到系統之前,他知道有這樣一個能賺錢的網站,自然是願意過來的,只要打打字就能賺到幾千幾千塊錢,還可以用來上網打遊戲,有什麼不好的,人家門都不出,就可以工作,這樣的生活,誰能找得到?可是現在就不一樣了,他知道了一個出名的機會,可是這個出名的機會剛剛出現就沒有了,這哪受不了。

「看到了,現在你根本就出不了名,這個小說你現在也沒有辦法發出來,還不如賭一把,用你最後的積分換一本小說,在這裏發,他不會再管你,你可以在這裏賺到錢,不都是一樣的嗎?還可以過上好的生活,這就是你的願望啊!」系統不是很明白,為什麼不願意?雖然不能收穫名,其實一定已經得到了,他剛剛看了一下,上面的金錢數據他都嚇了一跳,如果按這上面的金錢來提現的話,說的比單純了,在其他地方發小說,賺得多了,至少十倍以上。

反正就是一個不用動腦子的工作,在哪裏賺錢不都一樣?何必那麼在意一個形式。

林世安,困在自己坐坐,狹小又潮濕的小屋子裏,發了好大一通脾氣,最後還是開始寫起了小說,他用自己的生命力對換了一部新的小說,原來的小說已經消失了。

這次兌換了十章小說,他沒有像上次一樣,你坑著坑著不發,而是一次性就發了十章小說上去,等到所有的小說都發完了,他再點到提現頁面,發現上面已經有2000多塊的收入了,也是愣了一下,趕緊點擊了提現,結果發現賬目上分得清清楚楚,他只能得到六層的分成。

雖然只有1000多一點,對他來說也已經足夠了,要是再沒有收入,他怕是連飯都吃不起了,看到了,收入拿起手機就往外走,找到一家大排檔,點燃一大碗炒飯,著時令的湯稀里糊塗開始吃了起來。

作者是一個很小眾的群體,他們很多人都是認識的,進入到自己的作者群里,將這個消息發佈出去,很多人都知道了這個APP,有些人不願意在原來的網站上死了,開始轉賬到這個APP裏面,發現真的是每天都可以提現。

有的已經放棄了夢想的作者,也開始提起筆來慢慢的寫了起來,雖然寫得不是很好,可在這個網站上是真的有收入,比起固定的全勤收入,這裏的收入更高一些。

有了這個APP,開始努力寫書的人越來越多,他們也已經發現了,寫得好的人是大佬還是大佬,人家賺到的錢可比普通人多太多了,看看收益榜就知道了。

「姐,你的生活看着還不錯,怎麼這是發財了?」李綿綿,回到學校將原主的事情處理了一下,這才提着東西過來找姐姐,沒有想到姐姐並沒有外出工作,而是在家裏。

「怎麼回來了?不是說要回老家嗎?爸媽知道我分手的事情,沒有鬧起來?」那個渣男是有各種各樣的毛病和有她在的時候有一點好處,就是它不會被催著相親結婚的事情,現在沒有了渣男爸媽每隔幾天都會給她打一次電話,名為關心,實則就是為了催他趕緊結婚生孩子,想想就覺得煩得不行。

「看看這些,你爸媽讓我帶過來的東西,雖然嘴上嫌棄的不行,身體還是很誠實的,看看給你的東西可不少。」李綿綿實在累的不行,本來他是想要用手提過來的,可是發現東西太多,就拿那個輪車用袋子綁着,一起提過來的,別看這個車子很小,其實現在已經綁滿了東西。

「這麼多的嗎?爸媽不會將家裏的東西全部搬過來了吧?你要到這邊來住嗎?」妹妹的學校離這邊還是有些遠的,如果妹妹想到這邊來做坐車,很不方便,他在想要不要去買一輛車?

「我在學校住的好好的,才不用搬過來,要知道我在學校住着,可是免費的,而且還是一個人住一套小公寓,比你這裏好太多了。」這是學校給他們這些成績好的學生的一個小福利,每個人都可以分到一個單獨的小套房,每個系只有三個名額。

「說的也是,你們學校向來毫無人性,我還能說什麼呢?對了,我現在找到一個不錯的工作,你要不要試一下,真的超賺錢?」聽到自家妹妹的話,馬上選擇自閉,他是真的不想和妹妹說這個,你從小成績好,考上了大學也比她好,專業選的也比他好,以後選工作也會比他更加榮幸,這些都沒得比,還能說什麼,不過最近他賺錢的APP真的很好,但是妹妹願意,她還是很想讓妹妹和他一起的。

看到姐姐打開的手機,側頭看了看對方的手機界面,知道對方所用的APP眼上都勾起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我做的APP不錯吧,還很賺錢呢,你看我現在已經賺了5000多萬了,要不要在這邊買一套房子呢?把爸媽也接過來,一起住,也免得他和那些三姑六婆一起說道說道,害得我們天天被催婚。」看到姐姐所有的APP小姑娘,特別得意。

「妹,你可真了不起。」他就說這個小說網站的logo有點奇怪,現在想想,這不就是自家妹妹的名字縮寫圖案嗎?

一同商業互吹之後,姐妹兩人一起做午飯,邊做邊說起渣男的事情,本來以為姐姐不會關注渣男,沒想到姐姐對渣男狠狠關照,說是那傢伙把他的工作搞沒了,他自然是要報復回去。

。 「原來如此。」

經過白鶴道人的詳細講解,雷凌對禁忌與天譴有了大概的了解。

他點了點頭,瞥視一旁的茅十八一眼,回想江都城雷家時,茅十八為什麼被傳送回桃源山,恐怕這就是禁忌的力量的緣故。

當時,茅十八面對眾人生死之際,不得已破開禁忌力量,讓自己恢復巔峰實力,重創了當時的怒羅。

正是激發了禁忌力量,茅十八被迫傳送回桃源山,最後落得個差點魂飛魄散,命殞的下場。

茅十八見雷凌正看著自己,他突然挺直腰板,一副你欠老子的樣子。

「雷凌小友,不是老夫說你。」

「你年紀還小,怎麼會跟這種被天譴盯著的人走在一起?」

「說句不好聽的,一旦這小子遭受天譴,面臨天罰,你都可能受到牽連?」

白鶴道人也是肺腑之言。

他是真的很看好雷凌,只是這茅十八可是被天排斥的人,一旦染上因果,將會受到不必要的牽連。

聽白鶴道人所說,帝靈也是微微點頭。

天譴這個東西,是修行者最大的忌諱,誰願意沾染這種麻煩?

說嚴重,那可會斷送一生的機會。

「唉?你說這啥意思?」

「道爺我難不成還成了掃把星了不成?」

「道爺雖然體內有禁忌,但受過的又不是道爺我?」

「況且,老天又不是瞎了眼?我茅山派替天行道,何過之有?」

「你們劍宗別狗眼看人低?」

「我師父天恆道人,比你們這些道貌岸然的傢伙強的不止百倍!」

白鶴的一句無心之失,卻惹惱了茅十八暴跳如雷。

弄得他好像就是一個災星,是他在坑害雷凌一樣。

他當然不樂意聽。

「放肆!」

「要不是看在你師父天恆道人面,你以為本尊會對你客氣?」

「就沖著你擅闖劍宗罪名,就足以把你廢掉修為,扔到天山自生自滅!」

帝靈勃然大怒。

被一個茅山小子指手畫腳的臭罵,身為劍宗之祖的他豈能會忍氣吞聲?

「哼!」

「帝靈!」

「不是道爺我吹。」

「要不是我桃源山有此一劫,我師父早就跟你平起平坐了?」

「就算現在不如你,沒你修為高,但我師父天恆道人要動手,你也要掂量掂量。」

「況且!道爺師祖還沒有出山,若他老人家出山,定會踏平你劍宗!」

茅十八反而不懼,敢直接稱呼帝靈大名,完全就是沒把帝靈放在眼裡的樣子。

一旁的雷凌,看到茅十八這個樣子,自己突然後悔了,早知道這樣,就不該把茅十八帶進來。

白鶴道人可是被氣的火冒三丈,咬牙切齒看著茅十八。

而他帝靈,被茅十八指著鼻子罵,居然沒有發火?

但臉色很難看,明顯看得出他是在對茅十八一忍再忍。

「你說夠了嗎?」

「說夠了,就立刻給我滾出劍宗!」

「再敢對本尊不敬,就算你師祖出來,本尊也不怕他!」

帝靈低聲怒吼,對茅十八已經達到忍不可忍的地步。

沒錯。

他忌憚茅山。

之所以忌憚,就是因為茅山還有一個比天恆道人還厲害的人物,這就是帝靈為什麼不敢拿茅十八怎樣的原因。

「切!」

「劍宗有什麼好的?」

「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

「外面大雪豪天,而劍宗的人個個冷冰冰,根本不如我桃源山,誰稀罕來似的!」

被帝靈下了逐客令的茅十八,卻撇嘴對劍宗各種說三道四,貶低不停。

看帝靈與白鶴道人師徒兩人,被氣的雙目在噴火,若茅十八在停留片刻,這師徒兩個人,非活剝可茅十八不可。

雷凌見事情不妙,急忙上前伸手拽著茅十八朝殿門外面走去。

他怕,茅十八在得吧一會,人家可就真的發火了。到時候,自己可就沒台階下了。

「你怕什麼?!」

「他們有什麼好神氣的?」

「道爺我什麼人沒見過?」

「在道爺我面前耀武揚威,他帝靈還不夠那個資格!」

被雷凌強行拽出殿門外面后,茅十八一把將雷凌的手甩開,一副氣沖沖的還在那裡嘮叨個沒完。

「你行!你厲害行吧?」

「你可真是我的活祖宗?這是什麼地方?這可是劍宗,人家的地盤?」

「你就不能消停一會嗎?」

「若帝靈真的惱怒,你確定你那個師祖會來救你嗎?」

雷凌是真的哭笑不得。

茅十八這次回來,脾氣反而大了不少,居然敢怒懟劍聖帝靈,這膽子真是沒誰了?

「呃……這?」

面對雷凌的質問,茅十八居然一時間回答不上來。

因為,他連見都美見過自己師祖,人家怎麼可能因為救自己,現身劍宗來?

「唉?你們兩個怎麼了?大老遠的。就聽你們吵吵個沒完?」

青冥與禪德兩人走了過來。

二人因,剛才看到雷凌與茅十八兩人叫嚷不停,各自神色不解,誤以為這二人在吵架。

「沒什麼。」

「就是咱們活祖宗,差點惹毛了劍聖。」

「要不是我把他拽出來,我們今天誰都別想離開劍宗了。」

雷凌氣不打一處來。

因為茅十八,自己還沒來得及向帝靈道別,就弄得這一臉的尷尬局面。

「這麼厲害?」

「咱們這位道爺,何時變得這麼厲害?幾日不見,能耐見長啊?」

青冥一聽,嘿然一笑,上下打量著茅十八一眼,故意在拿茅十八尋開心。

「去去!」

「少在那裡說風涼話!」

「此地不宜久留,沒有什麼事情,聽道爺的趕緊走!」

茅十八瞪了青冥一眼,后看著雷凌還是催促要離開劍宗。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難道你怕劍聖前輩找你麻煩?」

雷凌皺眉。

他看到茅十八時,茅十八就一副火急火燎的要走,如今茅十八又說此地不宜久留,這更加讓雷凌好奇,茅十八到底在怕什麼?

「他?」

「道爺我是為了你好。」

「趕緊的!」

「你在不走,道爺可跟你翻臉了!」

茅十八眉頭緊皺,看著雷凌已經不耐煩了,居然提出要跟雷凌翻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