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看來我是低估你了。看來我剛剛那一下還是清了。」庫克眯著眼說著,臉上流著一絲血液,卻看不出來任何錶情。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迷霧破開,一道刀鋒向著庫克划來。

「當!吱~~~轟~」庫克反手一擋,武器碰撞的聲音傳來,隨後就是進入灰霧的聲音。

「我沒想到一個戰士竟然充當起了刺客。劍波斬!」庫克長劍連揮三下,三道劍波圍繞著自身飛出。

塵霧散開,庫克環視一周發現並沒有亞當的身影,下一刻似是感到了什麼,長劍往頭頂一擺。

「當~」頭頂傳來的金屬碰撞聲。

「塵霧沒了,我看你怎麼躲。劍突刺。」

劍突刺(雙C級主動技能):劍類武器刺中敵人時造成穿透傷害。穿透力度增加百分之十。

註:當使用劍氣時,攻擊力增加百分之五。

明晃晃的長劍向亞當的落腳點刺去。 庫克這一擊把握的可是相當好,此時亞當已經快要落地,根本無處借力,除非他會飛,不然只能照常落地,然後讓庫克刺上一劍。

「小子,我看你這次怎麼躲。」庫克一臉興奮的看著亞當落地的方向。

「誰說我要躲了。」只見亞當在空中用力的翻騰了一下,轉了個身,背部正對著長劍。

「透心涼吧~」庫克一加速,長劍刺到了盔甲上。

過程很美好,結局卻很出乎意料,長劍雖然刺到了亞當背上,但根本沒辦法刺破盔甲,只是發出了金鐵交鳴之聲,沒破防造成的傷害也是微乎其微了。然而這並不是最糟的,最令庫克噁心的就是,劍刺到盔甲上后,自己的右手也莫名其妙的收到了攻擊,雖然造成的傷害有限,但庫克拿劍的手還是輕微的抖動了一下。

亞當抓住機會,轉身用右手把匕首刺出,匕首向庫克拿劍的右臂刺去,同時亞當左拳緊隨其後,充滿寒氣的拳套向庫克攻去。

「可惡!」庫克一臉猙獰,知道自己已經失去先手了,於是果斷扔下手中的長劍。身體向左移動躲開匕首攻擊的同時左拳伸出跟亞當的左拳相對。

「呲,好涼。力氣也好大」在和亞當對拳的一瞬間就知道自己不敵敵人。於是接著這一擊衝力庫克迅速往後退去。

庫克在距亞當兩米外的地方,單膝跪在地上左臂無力的耷拉著。

「可惡,可惡。我現在的身體素質根本擋不住他這一拳,要不是內甲給我卸了部分力道,我這個胳膊至少給多碎好幾塊骨頭。這個破地方怎麼還會有這麼厲害的人。」庫克內心憤怒的同時,也對亞當的實力感到吃驚。

遠處的亞當卻對這一擊不是很滿意,心中暗道「看來庫克給我的壓力還不是很大啊,不然戰力還能再提升一些。」

「喂,還想不想拿到這把劍了。要是想拿就趕緊過來接著打啊。但要是不打,那就…」亞當撿起了庫克丟下的長劍,用著嘲諷的語氣說道。不然,庫克要是想投降就麻煩了。用武器來威脅庫克那是在好不過了。

「卑鄙小人!」庫克極其憤怒,咬牙切齒的罵道。

這個武器還是因為家族為了方便自己執行任務,家族內才賜予了一把二階高級的武器。要是沒了這個長劍,自己的實力能削弱一半以上。丟武器是小事,要是家族給的任務沒辦不好,自己就算不死也會丟失前進的可能了。

「噗嗤。」亞當忍不住的笑了出來「你TM還有臉說我卑鄙,你直接說打不打吧。」

「拼了!」庫克握住左臂跑了起來,看樣子是想用身體撞向亞當。

然而在庫克看似無力的攻擊下,亞當卻感覺到了莫大的危機,下一刻亞當似是想到了什麼,雙腿微屈,用力一蹬往後退去。

「想跑?晚了,受死吧!」庫克直接把右手的手環摘了下來,被壓制的等級瞬間解放,隨後右手成掌向亞當劈去,怒吼道:「劍氣!」

在把手環扔掉后,裁判立馬下場大吼「趕緊給我停手!」

然而,庫克並沒有停手,木已成舟,大不了就是不去日月泉了,武器必須給奪回來,不然自己的前途將會黯淡無光,過去的努力也會白費。

「擦,拼了。」亞當露出了一絲狂熱的表情,直接把手中的劍橫放的身前,身體的素質也在這樣的危機下不斷的提升。

「當~轟~轟~轟~」

亞當就擋住了一下,下一秒就被打飛了出去,「噗!」亞當止不住的吐了一口血,身體內的五臟六腑都受到了嚴重的創傷,血肉復甦自動開啟。

「咚~咚~滋~~」

亞當落地后在擂台上翻過了兩圈,就在快掉下擂台的時候,亞當右手用勁把劍插在了地上,給自己減速。最後亞當在半個身子都出去的時候才堪堪停下。

而裁判也在庫克打出這一擊后,把庫克制止了下來。在維護治安的工作人員把裁判手裡的庫克接走後,裁判趕了過來,把亞當拽上了高台。

「如何,亞當選手。」裁判關心的問道。

「哈哈哈。」亞當聽著庫克被帶走的慘叫聲,內心十分愉悅,笑完后喘著大氣對裁判說道「還好了,裁判。要是可以的話,能宣判我贏了不。我想回去休息一會。」

裁判愣了一下,手放到亞當身上摸了幾下,發現這位少年身體內的傷勢在不斷的恢復后,有些吃驚的點了點頭,隨後起身宣判到:「挑戰者亞當勝利,被挑戰者庫克失敗。因為庫克選手擅自摘下手環,違反了比賽的規則。先宣判,庫克失去本次比賽的名次,日泉的名額。即刻將其驅逐出城,終身其不能進入瑟本城。」

「鑒於本次比賽出現了意外中的情況,我一會需要向委員會反饋情況,在我宣判結果前,亞當選手暫居第一位且未經允許前不得任何人挑戰。宣讀完畢,麻煩醫療人員把亞當選手帶進醫療室。」

裁判說完後站在亞當身邊,這時亞當耳邊聽到了一句話:「記得裝的慘一些,我就有機會讓你少打幾場比賽。要是人家醫師說你傷好得為什麼這麼快,就說我給你治癒藥劑了。」

亞當有些奇怪裁判的話語,臉上有些猶豫,思索著緣由,裁判也看出亞當的猶豫,急促解釋道:「這算是個交易,我有事相求。一兩句話說不清,你今天晚上到輝歌酒店二樓,204。咱們詳細來談。」

這時這位裁判剛說完,醫療人員就拿著擔架走上了擂台,把亞當放了上去,下台後,柏莎和福爾斯跟在擔架身邊一塊跟隨著。

在把亞當送進醫療室后,醫師開始對亞當進行檢查,發現亞當的傷勢已經恢復了一大半,這時亞當也就用了裁判給出的說法,醫師點了點頭,就讓其在醫療室靜養就行了。

醫師走後,柏莎和福爾斯坐在亞當的床邊對其進行親切的問候。

在一通廢話結束后,亞當向福爾斯問道:「福爾斯大哥,你知道我那個擂台的裁判叫什麼嗎?」 「名字嗎?我想想。」福爾斯低頭思索了一會說道:「我記得這個裁判叫做愛德華。而且這個愛德華是從外城來的,兩年前城主府正好在招人,愛德華穿著一身破破爛爛的衣服就去參加了比賽,當時許多人都認為愛德華就是搞事的,但人家的等級高達15級,雖然有著大界壓制,但愛德華稍微動了動手就把一堆十級的人打下去了,之後就是在城主府住了下來。」

「城主不差一下愛德華的來歷嗎?15級的高手穿的那麼破爛,還從外城到這裡來。」亞當問道,

「我印象中聽城主府里的朋友說過,雖然城主問過愛德華的來歷,但愛德華對此始終是緘口不言,最多就是說自己是在獵殺魔獸的時候被一個厲害的魔獸追殺,慌不擇路的來到了這裡。雖然城主對其的身份不是很清楚,但人家好歹是個高手,天天也在認真工作不搞事。所以城主也就不再過多追究了。」

亞當聽后若有所悟的點了點頭,雖然自己閱歷不多,但一個15級高手都解決不了的事情,怎麼看來也是有點棘手,不過這也都是自己的猜測,具體情況還給等著晚上見面才能知道了。

幾分鐘后,柏莎的休息時間結束,亞當怕柏莎出事,就讓福爾斯一塊跟了過去。偌大的醫療室就剩了自己一個人,亞當閉目假寐開始專心修復傷勢。

半個小時后,有人敲響了醫療室的門。

亞當睜開了眼睛,『有氣無力』的說道:「請進。」

腳步聲響起,一個穿著城主府服裝的男人走到了亞當床前,說道:「你好,我是過來給你傳達一個消息的。經城主以及各位裁判、負責人討論后,基於這次事件還有你的實力緣故,故城主府決定免予你後續的戰鬥,你可以不用參與月泉的戰鬥,直接晉級前三,日泉的名次戰鬥你也是第一,沒有人可以挑戰你。你只需要等後天進入日月泉就行了。」

亞當咳嗽了兩聲,說道:「那就感謝各位大人對我的抬愛了。」

這人嘴角一翹說道:「感謝還不著急,這個技能捲軸給你。」

亞當有些疑惑,一晃一晃的坐了起來,看著被子上的技能捲軸,疑惑的說道:「這個技能捲軸是什麼意思?」

「這是城主給你的補償,城主認為你既然都有實力進入日月泉了,還給你以上的補償,感覺有些愧對人才,所以城主在我走的時候把這個雙C級的技能捲軸私下給了我,讓我轉交給你,說是可以增加一下你的攻擊手段。」

亞當苦惱的摸了摸頭,最煩的事情莫過於此了,這一看就是有圖謀的啊。

就在亞當猶豫要怎麼拒接的時候,這個人再次說道:「城主還說了,『這個技能捲軸就當是結個善緣了。無需擔憂我有什麼圖謀,只要將來成長為厲害的人後,能回來看看就行。』」

亞當嘴角瞅瞅,暗自不爽了起來,這說話非給跟擠牙膏似的「那請問,城主還說什麼話了沒有?」

這人微微一笑「沒了。」

亞當點頭「那好,既然城主大人都這麼說了,我再拒絕也就不好了。還給麻煩你幫我感謝一下城主大人的厚愛了。」

「無妨,既然事情解決我就先行告退了,不打擾你休息了。」

這人雖然說話墨跡,但還是很講禮貌的。

這人走後,亞當看了看手裡的技能捲軸,拳刃。

拳刃(雙C級主動技能):消耗部分體力在拳(拳套)上凝聚出一道利刃,攻擊到目標將產生割裂傷害。

亞當看完這個后覺得這個技能整體上還不錯,也算對得起自己的等級。對於一般人來說還好,但是相對於自己的SS技能來說這個技能簡直是爛到沒邊了。每個人,每十級都有一個自己學習技能的機會,一旦學習,就很難消除掉了。所以亞當瞬間就對這個技能失去了興趣,自己也不缺技能,就算空著也沒大事。

就在亞當收起技能捲軸后,柏莎和福爾斯就走了進來。

「亞當老弟,你的傷回復的咋樣了。」還沒見面,福爾斯那爽朗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福爾斯大哥,說話小點聲不行。這裡又沒聾子。亞當還在休息呢。」

雖然只聞其聲,但也能想象出來兩人說話的大概樣子。亞當咳嗽了一聲「無礙,我已經醒了。」

「你看,我都說亞當老弟早就醒了。」福爾斯走到亞當床的對面說道。

柏莎瞟了福爾斯一眼,對亞當關心的說道:「亞當,你得傷如何了。」

亞當晃了晃手臂,笑道:「已經沒多大問題了,隨時可以出院了。」亞當說完自己后,問道:「柏莎,你得比賽如何了。」

「那還用說?柏莎妹子肯定是第一啊。」福爾斯搶答。

柏莎對此十分不滿,踩了福爾斯一腳。

亞噹噹做沒看見「那就好,剛剛城主府的人也來了,說是為了補償我,日泉的比賽直接給我定成第一了,月泉的比賽也不用參加了,直接給個前三。我後天直接接日月泉就行了。」

柏莎嘟著嘴,對此有些不滿「亞當你就算靠自己實力都能打到前三了,還給個這樣的補償?要不是自身實力過硬,換別的五級職業者上去,那一擊不死也殘了。」

亞當也不好說城主私下給自己補償了一個技能捲軸,於是對著柏莎說道:「自從你變了造型后,你真是越來越好看了。跟外面的女人一比,你就跟天使一樣呢。」

福爾斯一聽差點笑噴了出來,但為了不打破這樣的氣氛只能用手捂住嘴強忍著沒笑出來。很明顯,亞當就是在轉移話題,福爾斯看出來了,但柏莎沒看出來。本來柏莎就有些喜歡亞當,在被亞當這麼一誇,之前的事情瞬間就被扔到九天雲外了。

柏莎臉色通紅,低著頭有些扭捏的說道:「真的嗎?亞當,你可別騙我啊。」

「柏莎,你抬起頭,看我如此正直的眼神。我說的都是事實呢。」

這句話確實沒說錯,亞當在某舟意義上確實沒騙人(笑) 在說笑了一會後,亞當感覺身體沒多大問題了,於是下床找了一個負責人,跟人家說了一聲后,三人就一塊回了旅館。

「六點了么,還有一段時間,肚子有些餓了,先吃飯吧。」走進旅店后,亞當看了眼牆上的表,發現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一段距離,所以亞當開口問道:「你們餓不餓,我想吃飯了。」

今天劇烈的消耗,導致亞當的肚裡異常的空虛。

「我也吃。」柏莎舉手說道。

「你們倆都要吃了,那我也就吃了唄。」

三人找了一個靠牆的位置坐下,隨後就叫了服務員過來開始點餐。

亞當迫不及待了點了十幾份硬菜。

十幾分鐘后,菜陸陸續續的端了上來,亞當風捲殘雲般的把菜消滅了一大半,這一次吃最少的反而是福爾斯了。

吃完這頓飯的時候已經七點了,三人各自回了屋子,亞當先是回屋子假寐了半小時,消消食,看著時間差不多了,就出門往輝歌酒店走去。

二十分鐘后,亞當走到了輝歌酒店的門口。

「真是豪華啊,都有些晃眼。」亞當看著門口那金閃閃的大門調侃著說道。

進門后,就有一位女服務員走了過來。

「請問,這位先生。您有預約嗎?」

「有,204房間,我叫亞當。」

「亞當先生是嗎?請您跟我來,我查一下信息。」女服務員恭敬的說道。

走到前台後這個工女服務員就跟前台的人說了一聲,隨後前台的人開始翻看記錄,幾十秒后,女服務員轉身走到亞當面前說道:「已經查實,請您跟我來吧。」

兩分鐘后,女服務員把亞當帶到了204面前。

「亞當先生,這就是204房間。您可以進去了,我先告退了。」

亞當看著女服務員走遠后才推門進去。

「呦,亞當。你身體還好吧。」愛德華熱情的打著招呼。

「託大人的福,走路倒是沒問題了。」亞當落座在愛德華對面說道。

「那咱們先點飯,邊吃邊說?」愛德華把菜譜遞到了亞當面前。

亞當把菜譜壓到手下,淡淡的說道:「大人,先說正事吧。因為我太餓了,飯我提前吃過了。」

愛德華先是愣了一下,隨後輕笑一聲「好,看來是我的錯了。那咱么就談事吧。」

「你應該知道我叫什麼了吧。」愛德華端著水杯說道。

「知道也不知道。現在外面說的應該是假名吧。」

「何以見得。」愛德華反問道。

「很簡單,我聽別人說,大人你當時是穿著一身破爛衣服進的城,理由是被魔獸追殺。我有這周圍的魔獸分布圖,瑟本城周圍高於15級的魔獸極其稀少,一般人就算是刻意找都找不到,更不用說追殺了。而且再加上大界壓制,高於十級的職業者和魔獸實力都將被壓制,實在是不知道有多大的仇怨能讓一個最低15級的魔獸去追殺至少15級起步的職業者。」

「你這個年紀,就能根據這些信息分析成這樣,還算不錯了,有前途。」愛德華喝了口水,小小的誇讚了一句。

「誇我沒用的,大人。相信我不是第一個懷疑你名字的,城主府的一些人早就懷疑了吧。」

「哈哈哈,你還真是精明啊!」愛德華哈哈一笑,頗為洒脫的說道:「對,城主府的一些人確實懷疑我了。而且也查到一些東西了,只是我一直安安生生的,他們也不好動手。但我也不能隨意出城。」

「不能隨意出城?那就是說,有人監視你了?那我這樣光明正大的走過來,豈不是要遭殃?」亞當緊盯著愛德華說道。

「放心,哪些監視我的人並沒有跟過來。」

「有話直說吧,大人。」亞當不爽的說道。

愛德華看見了亞當滿臉的不爽,語氣平和的說道:「我想讓你去一個空間遺迹里幫我拿回一樣東西。」

亞當並沒有正面回答,而是思索了一下緩緩說道:「空間遺迹嗎?那這麼說你是因為遺迹的問題被人追殺出來的了。」

愛德華嘴角微動,點了點頭,算是確認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繼續往下聽了。這件事情大人你還是找別人吧。」亞當很是果斷起身就要外走去。

「哎,別著急走啊。這件事情對咱們都是有好處的。那空間遺迹裡面有可是有能開啟隱藏職業的稀有技能捲軸,你確定你不想要嗎?」愛德華起身說道。

亞當轉身對著愛德華「這麼重要的東西,你給我了,那你需要什麼呢?比稀有技能捲軸還稀有的物品,恐怕是不多了。」

愛德華輕輕一笑「這可不一定,我已經超過十級了,職業已經固定了,就算讓我學習稀有技能捲軸,我的職業也不會改變了。物品的價值在每個人眼裡都不一樣的。」

「那好,你需要什麼呢?」

愛德華深吸了一口氣:「我要是說出來,就算你答應我了。之後你就需要簽訂契約,屆時你就不能反悔了。你可想好了?」

亞當很是不屑的看了愛德華再次轉身往外走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