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謝公子。」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聶小倩往東跑去,寧采臣則站在原地,等看到燕赤霞追來的時候,一扭頭往西跑去。

燕赤霞只看到黑暗中人影一晃,也就跟著追了過去。

寧采臣在黑暗中跑了一會兒,突然腳下被一根樹枝搬到,哎喲一聲倒在地上。

燕赤霞飛身撲來,長劍刺過來,一看是寧采臣,立即收劍,問道:

「人呢?」

寧采臣故意說道:

「什麼人?」

燕赤霞看著寧采臣,問道:

「你干你剛才是不是看到了一個女子撫琴?」

「沒有啊,怎麼了?」

燕赤霞猶豫了一下,說道:

「年輕人,蘭若寺野外荒涼,常有野狼出沒,你小心點,趕緊回蘭若寺睡覺,明天一早隨我離開這裡,沒有什麼事情的話,就不要回這裡了。」

「為什麼?我覺得這蘭若寺不錯,至少不用交房錢,免費住,對吧?」

燕赤霞看了寧采臣一眼,冷哼道:

「你如果想死,隨便你住好了。」

說完,徑直返回蘭若寺。

寧采臣則跟在身後。

張浩等人一直在寧采臣的直播間觀看著。

眾人對於這個地方出現了一些質疑。

許仙:「為什麼我總覺得剛才那女孩有些不對勁啊?這蘭若寺如此荒涼,附近怎麼會出現一個單身女子呢?長得那麼漂亮,還坐在涼亭內彈琴,她不怕么?」

蕭峰:「許兄弟說的有道理,我也覺得不對勁。」

諸葛亮:「我感覺有一股陰氣。」

朱悟能:「哎喲,諸葛亮?好久沒見你冒泡啊,你什麼進來的?」

諸葛亮:「哦,我最近有點忙,所以沒空來,今天正好有空,過來隨便看看。」

沙和尚:「諸葛亮,你為什麼說感覺到一股陰氣?」

諸葛亮:「在下懂得一些陰陽八卦占卜之術,我剛才暗暗給寧采臣兄弟佔了一卦,發現寧兄弟今晚很危險。」

唐玄奘:「哎喲,原來諸葛先生還懂得占卜之術,要不你給我占卜一下,看看我最近運氣如何?」

猴子:「老唐,扯遠了,先別急著算卦,先讓諸葛亮說說寧采臣的事情,我也覺得不對,但是又說不出來哪裡不對?」

無論是孫悟空,還是朱悟能,唐玄奘,此時都無法分辨鬼神。

由於直播間只是一個虛擬的影響,他們對聶小倩的感應並不是那麼準確,就連紫霞仙子也不能分辨出來,聶小倩就是一個鬼。

(抱歉,今天遇到意外事情,只能兩更,可能明天也只有兩更,遲點一定會多更新補上來) 寧采臣也是有些心驚,看著諸葛亮,問道:

「諸葛先生,你說我今晚很兇險,什麼意思?」

諸葛亮:「我看你情況很不是太好,所以給你占卜了一卦,得到了『艮坤』,一陽五陰,陰盛陽衰,兇險無窮,不過,」

朱悟能:「不過什麼?諸葛亮,能不能說點人話,簡單直白點。」

諸葛亮微微一笑,說道:

「不過,雖然是大凶,但是卻也不是沒有轉機,從卦象來看,雖然陰盛陽衰,但是陰盛到了極點,一陽漸生,」

沙和尚:「哎喲,諸葛亮,說人話,說人話,聽不懂。」

寧采臣:「諸葛先生的話我懂一點,就是說雖然是大凶的卦象,但是卻蘊藏這轉機,通俗地說,有驚無險,對不對?」

諸葛亮:「對,就這個意思。」

猴王:「你這嘮叨半天,說了不是等於沒說?」

……

唐玄奘:「寧采臣,我看你這兒陰氣太重,恐怕有鬼魅邪祟,這樣吧,我送你一道驅邪的平安符,你貼在房間裡面,一般的鬼魅邪祟不敢靠近你的房間。」

「叮,唐玄奘發了一個紅包給寧采臣。」

寧采臣點開一看,是一道符文,於是說道:

「多謝唐大師了!」

猴王:「唐玄奘,你這鬼畫桃符的東西,有用么?」

唐玄奘:「有沒有用,寧采臣兄弟貼在門上就知道了。」

寧采臣當即將唐玄奘送的符文貼在了門上,只見一道微微的光芒閃動,整個房間頓時給人一種陽氣旺盛的感覺,沒有了剛才那種陰森。

大家雖然是在直播間,也都立即感覺到了這種環境的變化。

朱悟能:「唐玄奘,你這平安符好像有點效果,給我來兩張?」

唐玄奘:「你上次不是送了一張給你嗎?這東西又不能當飯吃。」

朱悟能:「一張符文也那麼小氣。」

……

寧采臣房間外,原本是有數個小鬼正在靠近的,突然被一道無形的佛光擊得魂飛魄散,遠處的小鬼也就不敢再靠近寧采臣的房間了。

猴王:「應該沒有什麼事情了吧?我先回去了。」

「叮,猴王離開聊天群。」

寧采臣:「大家別急著走啊,留下來聊天啊,紫霞仙子,要不你留下來陪陪我。」

朱悟能:「我去,寧采臣,你倒是會挑人,怎麼不挑我留下來陪你?」

紫霞仙子嘻嘻一笑,

「寧采臣,你這剛剛和那個陌生美麗的女孩約會,看你還是個老實人,怎麼突然就變了,我才沒空陪你呢,告辭了。」

「叮,紫霞仙子離開聊天群。」

其餘的人說笑幾聲,逐一離開。

諸葛亮正要離開,突然腦海一震,收到了一條來自群主的單獨信息,

「諸葛亮,劉備去找你沒有?」

諸葛亮一驚,

「群主,你這話我不懂,劉備沒有來找我啊?」

「沒關係,你繼續安心等待,可以去附近遊玩一下,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你人生的變化也不遠了,

不過有一句話要交代給你,無論劉備,還是曹操,孫權來找你,第一次是不能見的。」

諸葛亮內心一跳,在茅廬裡面直接站了起來,

「為什麼?」

「不僅第一次不能見,第二次也不能見。」

「啊?」

「如果有人連續第三次來找你,請你出山輔助,你可以考慮答應,事不過三嘛。」

「群主可是知道什麼?」

「天機不可泄露,到時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多謝群主指點。」

……

荊州大老闆劉表請劉備喝酒。

劉表:「兄弟,我最近很是鬱悶啊,有件事,兄弟你替我拿個主意可好?」

劉備此刻喝得有些醉意了,一拍胸膛說道:「大哥,有事您只管吩咐,我手下有關羽,張飛,子龍三員猛將,所向披靡,沒有什麼辦不了的。」

「唉也不是什麼大事,是我家事,我年紀大了,最近感覺身體不好,總是頭暈,所以想到了立個遺囑,前妻生的兒子劉琦,人品倒是好,就是有些柔弱,做事沒有魄力,不足以擔任大事,

後妻蔡氏生的兒子劉瓊,倒是很聰明,就是年紀有點小,

我有心立劉瓊為我的繼承人,又怕手下兄弟說我廢長立幼,壞了規矩,

有心立劉琦吧,可是,我老婆的娘家人幾乎掌握了我的軍隊,估計也行不通,所以,我很糾結啊,鬱悶啊,

兄弟你給我出個主意吧?」

劉備放下酒杯說道:

「大哥,這個我可以要說你了,從古自今,廢長立幼都是大忌,會引起內亂的,如果你擔心你老婆的娘家人把持軍隊,這個簡單,你交給我,我派關羽張飛子龍去收拾他們好了……」

劉備喝多了酒,便說了許多話,看到劉表不說話,看著自己,劉備猛然一驚,感覺自己可能說多了,於是說道:

「今天喝多了,我先回驛館休息,咱們兄弟改日再聊。」

劉備剛走,劉表的老婆蔡夫人便跑出來,對劉表說道:

「老劉,你沒聽出來嗎?你兄弟劉備那是準備奪你的家產啊,現在就派人把劉備殺了吧。」

劉表搖搖頭,說道:

「這樣不太好吧?」

蔡夫人冷笑道:「你真是窩囊廢,人家都要搶奪你的家產了,你還仁慈?」

蔡夫人連夜找到了在軍營當官的弟弟蔡瑁,將事情告訴他,

「領了一支軍隊去驛館捉拿劉備,不要活口,當場殺死就星了。」

「是。」

蔡瑁立即點了一支軍隊,去驛館殺劉備。

……

劉備回到驛館,正要睡覺,突然聽到急促的拍門聲,開門一看,是伊籍。

「咦,伊籍,這麼晚找我,什麼事情啊?」

「劉皇叔,趕緊走,蔡瑁來殺你了。」

「什麼?他為什麼要來殺我?我沒有惹他啊,我都不認識他。」

「趕緊走吧,你剛才和劉表說的話,都被蔡夫人聽到了,蔡夫人要除掉你,蔡瑁是她弟弟。」

劉備聽過了,驚出一身冷汗,趕緊喊了驛館的幾個隨從,一起上門,連夜奔回新野。

劉備回到新野,想起自己和劉表說的話,內心也還是有些不安。

過了兩天,荊州來了一個使者,說是請劉備過去喝酒。

劉備心想,我剛回來,劉表又請我回去喝酒,會不會是想殺我啊?

唉,都說酒後失言,都怪我貪杯了。

劉備突然想起了腦海內想聊天群,

」許久沒有去聊天群了,群里的都是神仙,神通廣大,何不請他們給我拿個主意?「

想到這裡,劉備便進入了聊天群。 劉備進入聊天群,發現聊天群一個人都沒有。

「什麼情況?神仙們都不在啊?」

劉備想了一下,直接@群主。

「@群主,在嗎?在下有件事情想請教您,萬分火急啊。」

張浩剛剛退出聊天群,突然收到了劉備的信息,於是再次進入聊天群。

「小劉,最近都沒見你冒泡啊。」

「群主神仙,最近我比較忙,所以沒有來聊天群,您老身體可好?」

「嗯,我身體很好,你忙什麼呢?忙著織草鞋賣嗎?」

「群主說笑了,織草鞋只是我無聊的時候打發時間的,那裡能夠當著正經工作。」

「嗯,你找我什麼事情?」

「群主神仙,我前天在劉表家喝酒,酒後失言,得罪了蔡夫人,今天荊州來人請我去喝酒,我內心不安,怕是鴻門宴,就想請教群主,我是去呢?還是不去呢?」

「去啊,當然去,不就是蔡瑁想殺你嗎?」

劉備一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