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葉婉月深深地點了點頭,手中的玄品火焰,隨即送到了洪盛的前方。

洪盛忍著腳上的疼痛,點了點頭,定睛一看。

然而,映入眼帘的……

他的腳邊,竟然橫著一個碎裂開來的頭蓋骨!

「什麼鬼東西,媽呀!」

洪盛神色劇變,大叫了一聲,嚇得連忙後退了幾步,整個人緊緊地貼在了岩壁上,就連大氣都不敢喘上一口。

「這……」

眼見此景,葉婉月亦是驟然變了臉色,慘白一片,緊緊地捂住自己的嘴巴,才總算沒有直接叫出聲來。

半晌之後,她回過神來,稍微平靜了一些,望向了前方的葉子鋒。

只見葉子鋒正聚精會神地對著一塊石門,似乎是在演算著什麼東西,神情一絲不苟。

葉婉月勉強忍住心中的害怕,猶豫片刻,依舊是默不作聲。

因為,她害怕自己求助葉子鋒的話,勢必會影響到他的推演,所以硬是憋著,沒有說出一個字來。

「婉月……不用怕打擾我。」

葉子鋒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心思,停下動作,微微笑著回過頭去。

「還有,別太害怕了,頭蓋骨什麼的,未必是人類的。」

葉婉月心頭猛地一驚,怔怔地抬起了頭來。

沒想到,自己這邊發生的事情,葉子鋒統統都知道。

「……胡說八道些什麼,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害怕了?」

葉婉月打起精神來,昂起她傲然的胸脯,撩了撩自己的黑長秀髮,回過頭去瞪了一眼洪盛。

「洪盛,聽到沒有,頭蓋骨未必是人類的,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後面指不定發生什麼,這麼膽小,還怎麼在這修羅煉獄里活下去?」

「我……」洪盛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葉婉月,露出一絲無奈的表情來。

別人都有資格說洪盛,可是,葉婉月卻不行。

說到底了,就連她自己也是被嚇得不淺,她和洪盛,也就是半斤八兩的存在。

正在此時。

葉子鋒低沉的話語,洞入他們的耳中。

「好了,太古遺迹的地底大門,我已經知道怎麼打開了,你們統統過來吧。」

「什麼?」

驚聞此言,眾人心中一喜,連忙跑上了前來,紛紛圍在了葉子鋒的左右,驀然抬起頭來。

只見他們的面前,一個黑金色的鐵制大門,正中間的位置,則是貼著一個「封」字,時不時的,會有絲絲縷縷的黑色靈氣散逸而出。

「噢?」

風鈴沉吟著,在門的周圍,徘徊了許久。

「這門一看就感覺是被封印了的,葉子鋒,你真有把握,在不受反噬的情況下,突破此門?」

她身為風逆學院的導師,經驗自然豐富,一眼就看出了這大門的具體情況。

「是啊,單是開門的話,我洪盛也能憑蠻力打開,你葉子鋒,難道是有什麼巧妙的手段不成?」

葉子鋒微微笑了片刻,正起臉色。

「我早就說過,這太古遺迹,我不是第一次來。」

……

「蹤跡,到這裡的話,就消失了么?」

石海風彎下腰,捧起一地的沙土,細細地感受了一番。

旋即,他手腕一翻,數不盡的塵土,就此隨風輕揚。

他確定了,葉子鋒確實在這裡!

「話說回來,他葉子鋒的膽子,倒是也真大,既然已經知道我要對他不利,竟然還敢逃到這樣的封閉空間里,明擺著讓人瓮中捉鱉,他到底是在想什麼?」

他的嘴角處,稍稍泛起了一陣笑意,繼續說道。

「罷了,不管了,這遺迹一樣的地方,恐怕他這種從天道城來的新手,也是誤打誤撞才進來的,哪裡會想的太多。」

一個人在被追殺的時候,一個緊張,或許就會失去應有的理智。

如今,葉子鋒的作為,在石海風看來,就是這麼一回事兒。

於是,他一邊笑著,一邊踏出腳步,向著地底的方向,緩緩走了下去。

驀然之間,從他的背後,一陣莫名的涼風飄了過來。

「難道是……葉子鋒!」

他的靈氣感知靈敏異常,幾乎是第一時間,就從空氣里,聞出了葉子鋒的靈氣氣味,猛然回過頭去,四處張望了一下。

「出來!我讓你出來,葉子鋒!」

然而,四下無人!

他正自奇怪之際,「轟隆隆」的一聲巨響。

葉子鋒沒有半點要出來的影子,反倒是入口處的大門,從高空驟然落下,狠狠地砸在地上,深入地面,激蕩起了無數塵土。

與此同時,石海風的周圍七尺範圍,因為石板阻隔光線的關係,倏然變暗了下來。

「這……到底誰做的?想要困住我不成?」

他沒法相信,這是葉子鋒的所為,對方一個天道城來的新人,怎麼可能會控制這遺迹的陣法。

可除開葉子鋒的話,他又找不到第二個理由。

當下,他稍稍愣了一下,連忙從懷裡取出打火靈石,靈氣往石頭裡迅速一轉,頓時燃起一團幽幽藍火。

由於靈石的特性,就算是真的燒在手上,一個人也感覺不到任何的溫度。

隨即,他忽然發現,自己面前的岩壁上,似乎寫著一行大字。

他愣了一下,連忙走上前去,定睛一看,神情頓時大為變化。

「三天內,你必死於此地……」

「這……」

石海風照本宣科地讀了一遍之後,他臉上的神色一凝,眼睛微微眯起,望向了深邃的地下深處。

「原來如此,葉子鋒,我盯上你的性命是不假,可是你也同樣盯上我的性命了嗎?有趣有趣,真是好久沒有遇到,像葉子鋒你這麼有趣的人了。看來,這次獵捕羔羊的行動,應該不會讓我太過無聊……」

於是,他一路飛奔直下,像是瘋了一般,沒有片刻的停歇。

姐妹奪愛 ……

「葉子鋒,怎麼樣了,跟著我們的人,現在到哪裡了?」

風鈴緊緊跟著葉子鋒的步伐,小聲開口問道。

「我剛才就說了,別太過在意,有這個空,還是多觀察一下周圍的環境比較好。」

葉子鋒一邊說著,一邊抬起手來,嚴肅地指了指不遠之處的古怪圖紋。

「比如說這些,你替我一個個地抄寫下來,我等會有用。」

「你……」

風鈴聞言一怔,略顯慍怒地抬起頭來,壓低聲音說道。

「葉子鋒,你別太高估自己能力了,以及低估對方能力了好不好?突破境界的話,我們可以慢點突破,可是,別人要來追殺我們的話,我們再那麼悠然自得,未免就給了他人可趁之機了。」

「那麼風鈴,在此之前,我先問你一個其他問題:三個小孩聯手的話,應該如何對付一個大人?如果能贏,又該如何提高獲勝的概率?」

葉子鋒淡然笑著,開口說道。

「這……」

風鈴冷不防被葉子鋒這麼一問,頓時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你問我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

葉子鋒凝視了風鈴一眼,一字一頓地說道。

「答案是借勢。」

「借勢?」

風鈴一時沒反應過來,幾乎是下意識地問出。

「不錯,這個太古遺迹的陣法,就是我們可以借的陣勢,然而,想要對付一個高手的話,單是這樣還不夠,所以在借勢的同時,如果要提高獲勝的可能,那就還需要造勢!」

「這……」

葉子鋒的話,一板一眼的,說的挺像回事兒的。

這麼一來,風鈴心中的焦躁感,也算是漸漸被撫平了。

「借勢的話,我算是明白了,可是造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葉子鋒輕聲笑了一笑:「所以,我才讓你把這些圖紋,統統都給記下來。」

風鈴聞言一驚,漸漸冷靜下來。

隨即,她認真地掃視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大門開啟之後,背後竟然是無數的小門,而每個小門進入以後,又是另外一個小門,無數大小之門的存在,讓人眼花繚亂,活活像是迷宮似的。

所謂太古遺迹,原本就是太初生靈的傳承之地,地處時空縫隙,空間的複雜性,遠遠超過了他人的想象。

要不是她一門心思跟著葉子鋒,自己一個人走的話,怕是早就要迷路了。

看看風鈴一臉疑惑的樣子,葉子鋒淺笑著開口,神情則是逐漸變冷。

「還有,回答你剛才的問題,那個追殺我們的人,現在差不多,也已經到了,那個寫著「封」字的大門那裡……」 隨着左冷禪帶着嵩山的人離開,林平之也扶着嶽不羣去正殿了。

甯中則聽聞嵩山敗退,驚喜不已。

林平之到的時候,甯中則正在正殿之中與喬峯和穆人清侃侃而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