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見,弒。」層層葉子里,那聲音回應著那個剛來的男子。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風起、花落,要不是你,那片花也無法跟隨啊,你又怎麼會只是過客呢?」男子手執佛珠,珠子隱隱含著金光。

「林茴,你是來找菩提許願的嗎?」風靈,也是那最來無影去無蹤的風神,千變萬化,讓人難以捉摸



「是的。」林茴瞥向一旁手執佛珠的男子,一種異樣的感覺湧上心頭,一陣悲傷,一陣惋惜,還有深思。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看著他,就會讓自己難過。

風靈眯了下眼,噙著一絲笑意,卻是一派瞭然的模樣。

「以血為媒,獻舍其魂,以命換一願!你可要想好,一旦許下心愿,就不能反悔了。」風靈說。

手執佛珠的男子頓了下,轉動珠子的手聽了一秒。看著年紀不大,卻眉目凜凜,精光懾人,不怒而威。

手裡的佛珠更快地轉動著,手但佛珠線斷,諸珠盡落,如珠玉砸地面,掉落在鋪滿葉子的金毯上,竟還發出清音。一時的變故,臉上依舊不變,還是那副無殤無情的淡漠模樣。

「我不後悔。」林茴看來眼落得滿地的珠子,但那男子似乎也不著急撿,也只是看看,「欠下的債,是要還的,是一定要還的。」

欠下的債是要還的,無力承擔的人,註定是懦夫,註定會欠下自己所有的幸福,欠下自己難以還清自己的今生,今生不還,來世必償。

可是欠下迦夢的、欠下籃望,什麼時候可以償完啊?

「要許下什麼願望呢?我幫你轉達。」風靈著,那雙眼睛躲在層層葉子里,仔細看,那好像是個人影,半透明的,還發著溫潤青光的人影,他盤腿坐在樹杈上,一頭透明,幾乎看不見的長發垂到他散落的袍子上。

「我要把三世情還給籃望和迦夢,而我只能是一個在他們的生命里掀不起任何波瀾的匆匆過客。」

「可以。可是啊,籃望和情蠱本就同身不同心,你把三世情還給藍望了,情蠱便不存在了,情蠱的債又該怎麼還?」

「我……」

風靈從樹杈跳下來,他的袍子肉眼可見地清晰起來,那是雪白的、有閃著銀光的精美圖騰。一頭銀髮散落在袍子上,睫毛也是銀色,下巴尖尖的,嘴唇帶著淡淡的粉。

風靈看了眼林茴,隨意一笑,然後走到已經撿好佛珠的男子身旁,「那你欠下的債又什麼時候還?」

「債?我欠下了什麼?」男子顯然很不解,微微蹙起眉,有些狐疑。

「哦,我忘了,你剛歷劫回來,那在人間的九世劫都忘了,畢竟你已經不是他了。」說完,風靈「呵呵」笑著,「還真是沒情趣的弒!」

菩提樹下,兩男一女站在那,他們表情各異,各懷心思。

手執早已串好的佛珠,男子低頭看著那些依舊閃著金光的珠子,耳邊猛然那句話:本君是不允許有誰更改已定的命盤,一旦出現有一點改動,便全局崩潰,人間不保!

那日他問道:你什麼意思?

那個聲音繼續說著:我要你去執行她未完的懲罰,畢竟,本君可是罰了她生生世世!

他問:她?那個改命的女孩?她到底做了什麼?你為什麼要下這麼重的懲罰?

那個聲音冷哼一聲:因為她幫了一個神,卻毀了我所有的計劃,她本不該出現,不該出現……差一點,我就成功了。

命理神君到底是什麼意思,那個女孩到底坐了什麼,竟然毀了他的計劃,他的計劃又是什麼? 金丹天圖散發著蒙蒙光輝,在那光輝盡頭是一片祥瑞凈土。

「這就是紫府!」

陳強心中吃驚,關於紫府他以前是聽說,實例還是第一次得見。

在那光輝達到極致的時候,未等他主動攀登,一瞬間而已,他的意識便進入了紫府當中。

陳強只感覺大腦『轟』的一聲,很多以前被遺忘,甚至是一些旁枝末節的事情,如同走馬燈一樣在他的頭腦轉了一個。

「我怎麼會有身體?」

陳強的意識不經意間的一低頭,才發現現在的他居然手腳俱全。

這是一個由神魂、由意識構成的『人』,不僅有手有腳,而且連眉毛眼睛等細節都一應俱全。

這個由神魂構成的小人,與他本人在外表看來,沒有任何分別。

「現在,可以好好看看這紫府到底是什麼樣子了!」

對神魂構建的身體稍微新奇了一會,陳強便將注意力放在了自身之外。

腳下是一塊凈土,凈土只有一畝大小,被一層薄薄的光膜籠罩在內,那光膜好似一捅就破,卻牢牢的守護著紫府凈土的安全。

凈土之外則是無盡的虛空,虛空中充斥著密密麻麻的混沌雷霆。

那雷霆只是看著,便讓陳強神魂悸動,他有種感覺,他的神魂若是暴露在光膜之外,會瞬間被那些混沌雷霆炸成虛無。

整個紫府凈土,便如同一塊漂浮在無盡虛空中空島。

空島之外到處都充斥著毀滅性的雷霆,只有這個方圓一畝的空島,才是真正能夠庇護他神魂安全的庇護所。

「咦?那是什麼?」

紫府凈土的正中心,懸浮著一滴嬰兒拳頭大的水滴。

那水滴呈現晶瑩的五色光澤,散發著陣陣馨香,在那馨香的渲染下,令得陳強的神魂極為舒暢。

不由自主的陳強的神魂便觸碰到了那滴水滴。

「轟~!」

水滴瞬間破碎,化作點點光華,沁潤到陳強的靈魂當中。

片刻而已,他的靈魂便壯大了一圈,而那只有一畝的凈土,也開始向外擴張,大概過了一刻鐘,才停止了向外擴張。

此時的紫府凈土,已經化作了兩畝方圓。

陳強的修為已經穩定在神魂初期,並且還有所精進。

……

斗戰空間之外。

「動手嗎?」

血月台長老手提這一柄鋼刀,目光陰冷的掃了鵬程、妙妃鸞、南希一眼,向黃金聖子問道。

這鋼刀只是普通的刀具,這是黃金聖子的要求,施行黃金一族的秘法,需要使用最為尋常的兵刃。

而這尋常兵刃經過黃金聖子的秘法祭煉,便會形成所謂『法刀』。

「我準備一下!」

黃金聖子臉上浮現出少有的凝重表情。

動用黃金獅子一族的秘法,對於黃金聖子來說也並非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

「需要我做什麼?」

血月台長老問道。

「你用神念干擾他的思緒,讓他從現在開始,聽到最多的人就是那個人族陳強。」

黃金聖子手指著鵬程說道。

「好!」

血月台長老將鋼刀遞給黃金聖子后說道。

黃金聖子接過血月台長老遞過來的鋼刀沒有再說什麼。

他閉上雙目,將鋼刀用雙掌托起,直接盤膝坐在了地上,金色氣血大聲,身後漸漸浮現出了黃金獅子真形。

那黃金獅子咆哮著,竟然一口就將黃金聖子連同那鋼刀吞了下去。

鋼刀連同黃金聖子都不見了,從外所見只有那一隻栩栩如生的黃金獅子真行,至於黃金聖子如何使用秘法,外人根本無從得知。

血月台長老收回了關注黃金聖子的目光,將目光定在了鵬程身上,按照他們先前的計劃,鵬程將是第一個被獻祭的人。

「要怪,你只能怪那個陳強,若是沒有他,你用不著承受接下來的痛苦!」

血月台長老面對著鵬程,以一種極為高高在上的語氣說道。

「面對外族卑躬屈膝,面對本族趾高氣昂,你這樣的人肯定不得好死!」

鵬程對著血月台長老破口大罵道。此時,他嘴上被塞著的破布已經被取了下來。

「死到臨頭還嘴硬!」

血月台長老臉色一沉,語氣陰沉的說道。

緊跟著,他便以極為粗暴的方法,將自己的神念,投映到了鵬程的腦海。

「啊~!你殺了我吧!」

大腦被暴力入侵,鵬程只感覺有一根棍子在他的腦子裡攪動。

那種痛苦,是他從未經歷過的,他雙手抱著頭不停的在地上翻滾,這一刻他甚至在求死。

「想死?哪有那麼容易!」

血月台長老臉上終於浮現出了笑容。

「你這惡人,放開鵬程師叔!」

南希看到鵬程痛苦的樣子,怒氣勃發一張小臉漲得通紅,人族聖體的金色血氣自動勃發而出。

那金色血氣堂皇浩蕩,充滿著一股凜然之威,竟然令妖族老者這個神魂期的上位妖族有股心悸之感。 「小崽子,你在和我說話?」

血月台長老霍然回頭,一雙眼目有絲絲殺機流轉。

「這個小孩有些意思!」

此時,妖族老者已經從那來自血脈的悸動中回過神來,平靜的語氣中隱藏著一絲顫抖。

那顫抖並非是恐懼,而是興奮,他感覺自己崛起的希望便落在了南希身上,更確切的說是落在了南希血液上。

「這個人族女人,也挺夠味!」

妖族青年貪婪的目光在妙妃鸞身上轉來轉去。

……

正在幾人說話的時候,黃金聖子體外的黃金獅子逐漸消失了。

黃金聖子手中托著一把氣息邪異的妖刀,妖刀呈現詭異的金紅色,一股股血煞陰冷的氣息向外散發著。

魔族壯漢哪怕隔得很遠,也不由自主的激靈靈打個寒顫。

「可以了!」

黃金聖子臉上蒙著一層金色光輝,托著那柄原本只是普通的鋼刀,緩緩的向鵬程走了過去。

「要怎麼做?」

血月台長老問道。

「其餘的事情你不用管,只管按住他即可!」

說著話,黃金聖子緩緩的將那把妖邪的刀提了起來,沖著鵬程的頭顱便扎了下來。

眼看著那柄妖刀便要插入鵬程的百匯。

鵬程嘶吼著想要避開,卻被血月台長老牢牢的按在原地動彈不得。

南希金色氣血大盛,雙目赤紅如血,咆哮著向黃金聖子沖了過去,可剛到近前,便被黃金聖子一腳就給踹飛了出去。

身在半空便『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大口金色的血液,落地后又翻滾了上百米遠,撞斷了一棵大樹才停了下來。

他掙扎著還想要站起,卻被一隻大腳牢牢踩在了地上。

「不必掙扎了,螻蟻終歸只是螻蟻而已!」

妖族老者語氣極為冷漠的說道。

只是在看著南希嘴角殘留的金色血跡的時候,眼神深處隱藏著極深灼熱和貪婪。

妙妃鸞面目清冷,流露出的情緒並不多。

「你不想救你的同伴嗎?」

妖族青年臉上掛著笑,眼神貪婪的打量著妙妃鸞的臉蛋、胸脯、長腿。

「哼!」

妙妃鸞冷哼一聲,將頭扭到了一旁。

此時,那刀已經扎到了鵬程的頭頂,一絲絲血痕順著刀尖向刀身上開始蔓延。

鵬程像是認命般的低下了頭顱,南希的眼白爬滿了血絲死死的盯著那還在繼續深入下落的妖刀,妙妃鸞則默默的閉上了雙目。

黃金聖子面目神聖莊嚴,妖族老者腳下踩著南希面色淡然,血月台長老臉上掛著獰笑,妖族青年則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妙妃鸞身上,魔族壯漢冷漠的看著發生的一切。

這一刻,鵬程身死,在所有人心中都已經成為定局。

……

「轟~!」

突然,一方五色輪盤陡然出現,那五色輪盤才一出現,便以雷霆之勢向黃金聖子撞了過去。

「噗~!」

只是一擊而已,黃金聖子就被撞飛了出去。

如同南希一般,身在半空的黃金聖子開始大口咳血,那血如同不要錢一般的順著他的口鼻向外大口嗆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