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陸,你所奏之事句句屬實嗎?」雪夜陰沉個臉說道,有對雪星所做之事的憤怒,也有對奧斯陸想要害死自己親弟弟的憤怒。

haohaoxue 2022 年 4 月 28 日 0 Comments

「陛下,臣願意用項上人頭作擔保。」

一旁的張內侍接過奏摺后,運用魂力大聲將奏摺中的內容複述了出來。

「臣奧斯陸近不能寐,每夜必夢魂祟,心甚不安,念二十年來為官,有諸多違反國律之事,念此當即報應,故在朝前檢舉己身。臣在雪星親王下舉事也,為之得事,貪冒貨賄,私扣兵餉,朋黨比周,又使臣掠民女與之。朝廷之已死之臣,又有學院之門人,下及庶人,皆被雪星殺過。此年來反覆省己,若復為雪星親王為之反國法律之事,置法於何地!置陛下於何地!故臣重決,檢舉雪星親王,並願為己罪付出代價」

聽着奧斯陸的奏摺,白亦非只是冷笑着,這奧斯陸可真精明,雖然承認了自己的罪行,可這屎盆子恨不得都給雪星戴上去,一味地為自己的罪名開脫。

張內侍越往下讀,心就顫抖一分,心知權力鬥爭的他知道,天斗這天要變了。

朝中群臣越聽心中越不安,知道這是有人向雪星發難了,生怕會連累到自己。身居高位,哪個人屁股乾淨,只不過是有沒有被查出來的問題。

雪星親王越聽越覺得憤怒,一臉殺意地看着不敢與他直視的奧斯陸,沒想到奧斯陸這條狗竟然敢背叛他,還當着朝中大臣的面舉報他。

最近本就精神失常的雪星,大叫了一聲后,走到奧斯陸身前,一腳把他踹翻,不停的毆打着他。

「狗東西,枉我那麼信任你,你竟然敢背叛我,我殺了你!」

上位的雪夜見此,心中直搖頭,雪星這一下子就是承認奧斯陸跟他走的很近,那麼奧斯陸只要有證據,所言就句句屬實,本來雪夜還想保一下雪星,這下徹底沒戲了。

殿外的騎士聽到雪夜的傳喚后,將雪星架了起來站在一旁。雪星是不停地掙扎著,嗜血一樣的目光看着奧斯陸。可這些騎士都有魂聖的修為,雪星怎麼可能掙脫的開。

整理好衣冠的奧斯陸,見雪星發了瘋似的,心下一狠,又說道:「陛下,臣還有一事,是有關血衣侯的母親的。」

「嗯?」

朝中大臣見到此事竟然還牽連到白亦非,心中大為好奇,反觀雪夜則是心中一顫,放在腿上的雙手都捏緊了。

「多年前女侯爵回雪衣堡時,途中遭人暗算,回到雪衣堡后不治身亡。這麼多年下來,這件案子已經成了無頭之案。可其實,派這些賊人的正是雪星親王。請陛下為血衣侯做主啊。」

雪星歇斯底里地喊道:「你胡說!」

奧斯陸趕緊做出一副惶恐的樣子,「陛下,當年這件事,還經過微臣之手,臣萬萬不敢欺瞞陛下,所有的這些事,臣都有證據。」

「陛下」……「陛下,臣也要檢舉雪星親王」

緊接着,又有幾個大臣站了出來舉報雪星的罪行,都聲稱有證據在手。

這些人都是千仞雪安排的,他們都是雪星的人,千仞雪以他們的家人為代價,他們只好這樣做。

眾臣嘩然。

就在這時,白亦非站了出來,說道:「既然這件事與臣有關,還請陛下把雪星交給臣來審問。只需給我一個時辰的時間,我就能把案子破了。」

雖然白亦非是向雪夜請求,但話語中帶有不容拒絕的意思。

雪夜知道,白亦非這是表明他是有備而來的,證據什麼的他都準備好了,雪星這人他殺定了。

一瞬間,雪夜彷彿老了幾歲,用儘力氣只是從口中說了一個字,「可。」

白亦非抿嘴一笑,帶着奧斯陸一步一個閃現消失在了朝堂內。

「還請陛下恭候佳音!」

回到侯府,一眾血衣衛已經蓄勢待發,火舞和火無雙也在其中,白亦非之前就說了,有任務給他們。

白亦非點了兩名血衣衛,譏笑道:「這位是奧斯陸大人,你們兩個帶着他回到他的府上,把證據都拿出來,然後到皇宮門口等我,別怠慢了人家。」

「遵命。」

兩名血衣衛帶着奧斯陸就離開了這裏。

就在白亦非準備開拔親王府的時候,一道青色氣旋出現在他面前,等氣旋消失后,風笑天站在了白亦非面前。

「笑天兄!(風笑天!)」火無雙(火舞)驚呼道。

風笑天單膝跪地,雙手抱拳道:「風笑天拜見侯爺。」

風笑天在離開武魂城后就回到了神風學院,放棄了原先留在學院當老師的想法,和一眾老師和同學告別後,就直奔天斗城而來,正好趕上了這一幕。

ps:大家都對張公公這詞有意見,那我改成張內侍好了王秀默不吭聲,轉身回到了戰爭學府的觀戰區,顯然這一戰是為了穩定勝局,他消耗有些大,至於馮何笙也是一臉的憤慨,接著咬牙轉身離去。

這場比賽,馮何笙他真實實力不是這樣的!

他都沒發揮出真實實力!

他……他現在想殺人,氣的。

這輸的太不甘心了!

完全就是平

《萬族之劫之劫難重重》第九十九章戰爭暴徒 唐宇只是覺得趙德財突然回溪海,有些反常而已。

可轉念一想也不算反常,畢竟曲州分部給趙德財留下了難忘記憶。

應該是怕留在曲州有危險,所以急著回家。

他以為把事情想明白了,可趙德財卻是目光有些躲閃的說道:「沒事,家裡沒事。」

顯然有事。

不過唐宇沒追問。

送走趙德財,唐亞寧回房間午睡,唐宇也回了自己的卧室,站在窗前點上根煙,給周老九打個電話,詢問一下才知道趙德財急著回家,應該是為了女人。

趙德財前段時間認識個女人,似乎聊的很投機。

老樹要開花!

又和周老九閑聊一會兒,唐宇就鑽進被窩補個覺。

四點來鍾,他起床出門……嗯,加班,晚上睡公司。

馬不停蹄的回到第二個家,他就紮上圍裙給女人做晚飯。

搞點燭光和紅酒,浪漫一下。

女人還特意穿上新買的白色公主裙。

「好看嗎?」女人原地轉個圈,長發和裙擺飄飛,如謫落凡塵的仙子。

唐宇不禁有些失神,實話實說道:「好看,傾國傾城!」

嗯,也禍國殃民。

等女人坐下后,唐宇放在桌下的雙手拿上來,手裡竟然有個珠寶盒,裡面是一條心形吊墜的鑽石項鏈……原本是買給趙欣雅的,現在只能拿出來哄女人。

女人白皙修長的脖頸上,缺少點東西。

唐宇起身給女人戴上項鏈,退後幾步看看,滿意的點了點頭。

「謝謝。」女人雙眼含情脈脈。

唐宇笑著應一聲,心中暗罵自己是渣男。

吃完燭光晚餐,唐宇陪女人在沙發上看無趣的國產影視劇,而女人不知不覺的就依偎進唐宇的懷中,四目相對,氣氛曖昧……

眼看著臉蛋紅撲撲的女人,就要緩緩的閉上雙眼。

唐宇心中卻是無比糾結。

吻,還是不吻。

這是個致命的問題。

現在要是吻下去,良心會受到譴責吧,關鍵是真的很致命……萬一女人哪天突然恢復記憶,什麼都想起來了,還不得一掌拍死他?

不吻下去,貌似有些對不起這麼曖昧的氣氛。

「那個……」唐宇急忙開口,卻還沒想到要說什麼。

女人眨了眨雙眼,疑惑的看著他。

「我……」唐宇腦中靈光乍現,「我練的是童子功。」

女人俏臉瞬間發紅,羞答答的低下頭。

唐宇心中不由得鬆口氣。

這一關,過了。

以後輕易不要搞浪漫,不然又得面對致命的問題。

可是,他高興的太早了。

女人突然抬起頭,臉色通紅似要滴出血珠。

沒等唐宇反應過來,她探頭蜻蜓點水的吻了唐宇一下,而後害羞的埋首唐宇懷中。

「!!!」

唐宇懵逼了。

初吻就這麼沒了?

苦守25年的陳年初吻,就這麼輕易被奪走了?

突然襲擊,不講武德。

不過話說回來,感覺很不錯。

女人的雙唇軟軟的,有點像是……果凍。

嗡……

手機突然震動。

唐宇臉上閃過一抹苦笑,就不能早幾秒發來信息?

女人起身把手機給唐宇拿過來,而後臉色羞紅的去冰箱里找冰激凌。

簡訊是鄭晴晴發來的。

提醒他可以出場了。

按照計劃,這個時間他的確該出場了。

可計劃沒有變化大,他還沒出第二個家的門呢。

「小白姐,我得去公司加班了,今晚也早不了,你不用等我。」

之前他就和女人打過招呼,說今晚得加班,回來是給女人做晚飯的。

「你去忙就行,我給你留著燈。」女人放下冰激凌,紅著臉張開雙臂抱了抱唐宇。

唐宇寵溺的颳了下女人的鼻尖,「一個人在家乖乖的。」

出門坐上車,他就長長的嘆口氣。

太渣了。

……

……

天台。

盤膝而坐的盲僧,眼觀鼻,鼻觀心。

非禮勿視,非禮勿聽。

看著駛離的車子,唐天傲無聲的嘆口氣,而後扭頭看了眼盲僧,傳音道:「據我所知鴛鴦散是從你們鬼門流出來的,你那有嗎?給我來幾包。」盲僧扭頭看向唐天傲,「你看上哪個女人了?」

鴛鴦散是藥性很猛烈的春天藥劑,鬼門的藥師鑽研配置而成,鬼門殺手執行任務時有時會用到,後來鴛鴦散在江湖上流傳開,導致採花賊的數量直線增長。

「我想要女人,勾勾手指就是了,不需要鴛鴦散。」唐天傲瞪了眼盲僧,「那小子走了,什麼也沒做。這樣下去可不行,只能給他倆用鴛鴦散。」

之前女人依偎進唐宇的懷中,盲僧以為要出現限制級畫面,就封閉了六識。

現在聽唐天傲說限制級畫面沒有出現,唐宇還是元陽之身,他臉上就浮現一抹欣慰的笑容,不過冷笑著傳音,「貧僧早已離開鬼門,找不來鴛鴦散,就算能找來也不會幫你找,貧僧更希望唐宇能一輩子元陽不破。」

「不可能。」唐天傲哼了聲。

有他在,唐宇早晚破元陽之身。

……

……

今晚美麗永駐搞團建。

下午上班,鄭晴晴突然通知的。

除了今天休班的,晚上實在有事脫不開身的,五十多人下班后就跟著鄭晴晴來到寶峰大酒店,山珍海味填飽肚子后,鄭晴晴又帶著眾人來到海天一色。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走進大堂,極為引人注目。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