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今天的這次庭審,遠遠地超出了我們的預想,負責帶動民眾的人全部被殺了,而且路雅思那裡我們也沒有得到確切的答覆,根據監控他家人的報告,路雅思的家人也在昨天晚上神秘的失蹤了,」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是么,我想你還有很多的壞消息要告訴我對吧,例如:整個法庭其他的審判人員全部失去了聯繫,而公訴人、證人,還有我們的人被圍堵在了恆洛克大街入口處等,一切我們之前安排的事情都進行不下去了,」

「是的,沒錯大人,那我們應該怎麼辦,所有的應對機制都被對方給堵死了,」年輕的精靈很顯然沒有足夠的經驗去處理這些計劃之外的事情,

「不用幹什麼,你也不要那麼著急了,坐下來和我好好地喝上一杯,靜靜地等待庭審的結果就好了,」

( ̄_, ̄)( ̄_, ̄)( ̄_, ̄)呵呵,盡情的討厭我吧,( ̄_, ̄)( ̄_, ̄)( ̄_, ̄)

庭上拉瑞被帶到了被告席上,身後是眾多跟隨她的人,她坐在椅子上頭一直低著,好像都要鑽進桌子底下一樣,臉上一點光澤都沒有,她身後的黨員們雖然得到了民眾們的支持,但是一個個也如她那樣鎚頭喪氣著…… 翌日,慶雲登門拜訪卻意外碰到了沫王。

神佑國規矩,男王不得與男王私自會面,而今兩人都在這唐家門外碰了面,立馬便引來了無數的女子監視。

白沫似笑非笑的看着慶雲,搖搖手中扇子,輕聲開口。

“雲王好興致,竟然從西城到了東北,不知所謂何事?”

慶雲看着白沫,也是微微一笑,“沫王來此又爲何事?”

慶雲剛剛問完,還不待白沫有任何話說,身後就出現了好幾名女官,身邊跟着不少侍衛,剛剛是普通百姓的監視,現在官家的人物也到場了。

“見過雲王殿下,見過沫王殿下,不知道兩位殿下爲何在次會面?”

領頭說話這女官,慶雲認識,是北城的8級統領,名爲烈風溪,是皇家軍大統領烈染的親戚。

或許是因爲烈染的緣故,烈風溪對兩個男王說話也是一點不客氣,開口便是兩人會面的帽子。

李若萱和白沫的貼身侍衛韓怡同時拔出了長劍,都指向了烈風溪,又同時開口:“莫要以爲你是烈染的親屬,便可這般污衊,要殺你,誰也攔不住。”

慶雲與白沫同時伸手,各自按下了各自侍衛的長劍。

轉頭看下烈風溪,白沫冷冷一笑,“烈統領好大的帽子扣下,以後說話可得想過再說。我與雲王碰到乃是無意當中的事情,我來探望唐嫣大人,順便想將她女兒唐雨收入府中。”

慶雲也隨後說道:“我與沫王目的相同。”

唐嫣是官家人物,可她女兒卻不是,可以被男王內定。

烈風溪躬身拱了拱手,似乎是在爲剛纔的話語道歉,但說話依舊不那麼好聽。

“既然兩位殿下說是無意碰面的,那我等跟隨即可,還望兩位殿下守住規矩,不要隨意攀談。”

白沫冷冷哼,笑道:“什麼叫隨意攀談?雲王來此爲了唐雨,我來也是爲唐雨,都有相同的目的,怎麼不談話?”

“這……”

烈風溪似乎有些爲難,這時慶雲也開了口:“你們既然全程都會跟隨,那我們談話內容只要不涉及不該有的東西就成,到時你們如實稟明常大人和陛下即可。”

烈風溪也只能點頭。

“請吧,雲王殿下!”

沫王伸手作出請的姿勢,慶雲也不給他矯情,直接跨步而入,身後傳來白沫的嘲弄之聲。

“聽說雲王這些時日不斷奔走於東南西北各處,內定未來妻子,我倒是好奇,雲王大婚還有兩年,怎會如此着急?而且聽說陛下還給了特例,大婚之前便和一個種糧女工圓了房。雲王真是好興趣,各種嬌娘都喜歡。”

慶雲輕笑,還未見到唐雨就這麼重的**味,看來這沫王是鐵了心要定下唐雨。

看了看他,當初被打掉的牙齒已經補上,不再漏風,對於這點恩怨,兩人也都說過就此作罷,但今日這唐雨的爭奪,兩人恐怕又要爭鋒相對了。

“沫王是嫉妒嗎?不過你馬上就要大婚了,這種嫉妒不應該纔對,你想體驗的話,不如犯點錯,直接進孕育房得了。”

“雲王殿下,請你注意下言辭。”

這提醒並不是白沫說的,而是身後的烈風溪說的。

白沫見狀哈哈一大笑,暗中讓慶雲吃了一個虧,似乎很開心。

“雲王這般心急,不如早些回去,你那心媳婦還等着你呢!就不要跟我爭了,再說你也爭不了。”

慶雲懶得理會,依舊前進。

說話間,衆人已經到了唐家後院,一行人剛在門口時候,府中下人就已經去稟報。

“貴客上門,諸位裏面請!”

屋正中坐着的人正事唐嫣,待白沫和慶雲進門後,方纔起身行禮。

說完唐嫣請兩人上座,而後直接問起了緣由,得知兩人都是爲自己女兒而來,頓時啞然一笑。

“既然兩位殿下都有意,那便讓小女自己決定吧。”

說着,唐嫣便讓人將唐雨叫來,同時說明了緣由,兩個男王都有意收她入府,一切決定全由她自己。

唐雨上前,先是給慶雲行了欠身禮,不過卻是右欠身,對白沫施禮卻是左欠身,如此禮數已足以說明了她的心意。

神佑國有自己的禮數特別是針對男王,每種禮儀都有自己的特定人物,拱手禮,單膝禮,欠身禮,跪拜禮,點頭禮。

女官對男王行禮是拱手。

侍衛對男王行禮是單膝跪。

平民對男王行禮是跪拜。

至於女皇,那是神佑國最尊貴的女人,見面點頭便是,而男王對女皇,微微躬身拱手。

王府侍衛、侍女對自家王府行禮是左欠身,對別家王府,侍衛行禮單膝跪,侍女行跪拜禮。

王妃、側妃、附妃、妾妃以及庸妃對自家男王行禮左欠身,對別家男王行禮是右欠身。

還有一種人會行妃嬪一樣的禮儀,那就是內定之人。

“抱歉了,雲王殿下,早些時候,沫王府侍女上前,已與我商定,今日沫王殿下過來,不過是正式內定。”

慶雲微微錯愕,而後點頭起身,既然兩人早有約定,那自己在這裏也是多餘。

“恭喜沫王了。”

說完慶雲轉身出門。

重生之殺伐庶女:亡妃歸來 “恭送雲王殿下……”

而後烈風溪帶着衆女官也跟着出門,似送了一口氣般,可見神佑國對於兩個男王會面有多忌諱。

離開之後,慶雲邊走邊思索,雖然之前幾人就說過,唐雨不容易說服,可沒想到早已被白沫捷足先登,如此便只能尋找其她的人,但精於此道的人並不算很多,而唐雨是這一道的頂尖人物。

只是這白沫內定唐雨是何想法,慶雲卻是猜測不出,或許就只是出於喜愛,但也許也是……

外界傳言白沫對他身邊的人,都非常的好,但白沫這些年從未內定過誰,而唐雨的身份特殊,白沫第一個內定之人便是此人,不由得讓人不多想。

慶雲習慣的擡擡頭,看着那無盡的粉色迷霧,微微眯起眼睛。

而後慶雲與李若萱去了東城找趙敏,行了禮,趙敏遣去了附近下人。

衆人下去之後,慶雲便直接詢問:“敏敏,沫王曾找過你,是談何事?”

趙敏眉頭微皺,給了慶雲肯定的答案。

“殿下,沫王不曾親自到訪,但府中侍女卻來過兩次,想讓我排號入沫王府,但都被我拒絕了。

隱約間提及了一些東西,讓我對此人沒有好感,不爲人族,只爲己身,這種人於我,就是陌路之人。”

李若萱把東城打理的井井有條,與各種人關係都很親近,這樣一個隨和的人竟然會對一個人沒有好感,這沫王恐怕真如慶雲所想,有別的不可告人的祕密。

“今日我去北城想定下唐嫣之女唐雨,卻被拒絕,兩人早已商定過,沫王過去也只是正式確定內定關係,這唐雨是沫王內定的第一人。”

趙敏眉頭更深了一些,別人或許沒有什麼,可唐雨身份特殊,唐家歷來都是製作暗器的專家。

“殿下,唐家身份特殊,結合以往他派人傳來的話語,此人恐怕真是圖謀不小。”

李若萱也插話道:“殿下,沫王動機不明,未免衝突,我們也得加快行動,一些重要之人,還是早些拉攏過來。”

趙敏對李若萱所說,也是點頭同意,同時趙敏拿出了一份名單,開口道:“殿下,這是我這些日子爲你挑選的人物,我已詢問過,她們都願意入雲王府,其中標記者是我親自審覈過的人,是同心之人,殿下可放心收納,其餘人,以後再說。”

慶雲點頭,接過名單看了看,人不少,全都非官家人物,標記出來的也有七人個,看來這些日子她也沒閒着。

“敏敏,幸苦你了。”

“爲殿下爲人族大事,算不得幸苦。今日尚早,殿下還是早些去確定下內定事宜,日後等殿下大婚,敏敏再好生陪伴。”

三人皆是一心爲人族,所以很多事情都不客套,而後慶雲和李若萱兩人離去,官居所不多時候又恢復了熱鬧。

慶雲和李若萱依着名單進行,因爲趙敏之前有所交談,這些女人也都願意,所以內定事宜並無大問題,只是時間不太多,慶雲下午內定了3人,而剩餘4人第二天才完成內定。

……

東城一處三層小屋中,東影站在窗前,看着下方的一切。

慶雲兩天在東城忙着自己的事,沒有去看她,但她卻是暗中看着他,這兩日的事情,她都很清楚,一時間心中複雜無比,自言自語。

“殿下,影兒錯了,錯的很離譜,特別是離開你,讓一個野心者進入你的生活,原本你的生活可以無憂無慮,可爲什麼非要走這一條無法完成的路?”

“以前影兒在你身邊,裝裝傻,你生氣一陣便再無其它,可現在,即便影兒生氣也是無用,你的腳步已經踏了出去,如何能回頭?”

“影兒不是不懂,只是不願,如今我又如何抉擇?是助你還是阻你?”

東影一個人在一個房間中,看着慶雲和李若萱兩人,直到消失在視線,她的臉上,兩行淚水順着打溼了胸前的兩束頭髮……

片刻之後,東影擡頭,眼神堅定,伸手將淚水擦乾。

“殿下,影兒不怕你恨我,只願殿下安好……”

說完東影轉身出門,房中地上,只有她流下的淚水痕跡,或許這是也她最後的淚水…… 我是安聖森林帝國的法官,《安聖森林帝國憲法》賦予我神聖的職責,為恪盡職守,我向精靈長老院、向上議院議會宣誓:以無尚的使命感,嚴格執法,維護法律的尊嚴;以無畏的勇氣,懲惡揚善,捍衛公民民主政權,

,,安聖森林帝國法官就職宣誓詞

「請問被告人拉瑞·克拉斯,事件發生當晚你在什麼地方,」一位一臉正義的公訴人走到了拉瑞面前,提出了自己的問題,

「我和我的黨員們在洛維雅港郊外的森林正在準備發證進行魔法實驗……」拉瑞低著頭,聲音沙啞的回答著問題,

「請問陪審團是否有疑問,」路雅思問道

「沒有疑問,」莫提起身回答,

「被告方律師是否有疑問,」

等到路雅思法官問道第三遍時,斯蒂娜才緩緩抬起頭說:「沒有疑問,」

全場一片嘩然,人們都在低聲細語的議論這場審判根本就沒有必要,被告人瑞拉黨的主要負責人,對自己所犯下的過錯供認不諱,再看看那些人的嘴臉一點都沒有精靈的美感,當然他們這些混血兒也得不到精靈們的認同感,

「肅靜,肅靜,,請大家安靜下來,」路雅思敲著手中的法槌,「現在請公訴人繼續向被告嫌疑人拉瑞·克拉斯經行詢問,」

「謝謝,尊敬的法官閣下,」那位相貌堂堂的公訴人踏著上等的小牛皮靴摩擦在地板上發出的特有聲音一步一步走到了,精神已經被折磨的不成人樣的拉瑞面前:「請問被告嫌疑人你是否痛恨精靈,痛恨安聖森林帝國,」臉上帶著詭異且自信的笑容,這一切實在太順利了除了多了一兩個非精靈族的陪審團成員以外,這簡直就跟當時在綠色軍團司令部地牢裡面的演練一模一樣,

「是的,我痛恨他……」拉瑞這時突然揚起自己無力的腦袋,深呼吸抖了一下自己手上的鐵質手銬:「我痛恨他們的無情,痛恨他們所帶給我們這些無辜人的不公,我痛恨他們藐視法律,不去給我一個公平、公正的審判,作為一名合法公民的權利,」

「所以你就放出病毒,去殘害我們美麗的國家是么,」那名公訴人馬上接上話題急促的問道,

「哈哈哈哈……」拉瑞仰天狂笑,低下頭瞪起自己大大的眼睛,死死盯著眼前這位英俊的精靈公訴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