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蕭帥的話,卑職不明白您為何將屍體送至龍家,這豈不是讓龍家有所防備、不方便您的復仇計劃嗎?」青龍說出自己的疑惑,說道。

haohaoxue 2022 年 3 月 2 日 0 Comments

「我給龍家下血書,其實是誘餌!」蕭寒搖晃了一下紅酒杯,然後輕輕喝上一口紅酒,這時的他,嘴角的冷笑更玩味了。

「誘餌?蕭帥您是想引龍家的人過來?」青龍怔了怔,驚訝地說道。

「沒錯!誘餌放出,龍家必定上當,我要將龍家逐一擊破!」

蕭寒點了點頭,淡淡地說道。

結果就在這時候,門外有個警衛押著一個青年進來。

「大人!!剛才小的發現這小子在外面鬼鬼祟祟,我懷疑他想刺殺大人!」那個警衛開口解釋說道。

「你是刺客?」

青龍陰沉著臉,雙眼猶如虎狼般盯著對方。

「不……不是這樣子的!我……我沒有想暗殺的意思,我叫龍峰,是南境龍家人!我要見蕭先生!」

這時,龍峰嚇得連忙表明了來意,解釋說道。

「你是龍家人?」

青龍眉頭一皺,因為龍家派來的人,有些窩囊,氣勢甚至不如死掉的龍慶明。

「回……回大人的話!沒錯!!我是龍家人!」

龍峰點了點頭,說道。

「你找我有什麼事?」蕭寒見對方有些軟弱,於是有些提不起興趣了。

「蕭先生!我……我想投誠!!我想追隨您!」龍峰一臉真誠的樣子,看上去一點都不像在開玩笑,眼神里充斥著一股堅決。

「你想追隨我?呵呵!!你不知道我今早才叫人送龍慶明的屍體給龍家嗎?按理說,我是你們龍家的仇人,你居然願意追隨一個仇人?」

這時,蕭寒嘴角泛起一絲玩味的笑容,心裡稍微有些興緻了。

仇家追隨自己?這有點意思!

「蕭先生!雖然我是龍家人,但我恨龍家!他們害死了我的母親!」龍峰眼神閃爍著一股憤怒,像是跟龍家有著什麼血海深仇一樣。

俗話說得好:眼睛是心靈的窗戶!

一個人的內心在想著什麼,可以通過眼睛來分辨。

蕭寒看著對方眼神里的憤怒,他知道對方並不是在演戲。

於是,蕭寒輕輕地搖晃著紅酒,淡淡地吩咐道:「哦?說說你的故事!」

「蕭先生!我只是龍家一個遭人唾棄的棄少,因為我母親是傭人,被龍天威酒後非禮,生下了我,由於我母親出身卑微,她被龍家轟出家門,沒過多久,就餓死街頭,而我則被留在龍家,被他們當作是傭人使喚,甚至我的地位都不如普通的傭人……」

龍峰語氣帶著一股痛苦,回憶著自己悲慘的過去。

「龍峰!既然龍家對你如此刻薄,你為何不願意離開龍家?」蕭寒淡淡地問道。

「因為,我要留在龍家,等待復仇的機會!!我要替我母親報仇!我要讓龍家付出沉重的代價!」

龍峰越說越激動,身上沒有了剛才的軟弱之氣,更多的是復仇的堅定決心。

「那你為什麼要找我?你覺得我能幫你報仇嗎?」蕭寒淡淡一笑,頗為玩味地問道。

。 醫院——

司枍跟在她媽媽後面,一步一步走出醫院,這個她待了很久的地方。

不遠處的轉角后,露出來一片西裝衣角,暴露了此時此刻正躲在後面的人。

陸子昂眼睜睜地看着司枍越走越遠,而自家Boss卻只知道站在原地目送她離開。

他有些看不過去顧洺的不作為,急忙捅了捅他的胳膊,顧洺卻依舊不為所動。

還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Boss,你都來了怎麼不上去看看啊?」不明所以的陸子昂在線發問。

他是知道顧洺這幾天並不好過的,比起司枍,顧洺更像是死裏逃生一樣,過得昏天暗地,沒有一個人樣。

所以,既然司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出路,他不明白為什麼顧洺望而止步。

顧洺收回視線,淡淡地瞥過他一眼,冷冰冰地說:「與你無關。」

明明是好意的關心,他卻總是如此回應,哪怕是陸子昂也難免氣得牙根痒痒。

「帶我去司枍主治醫生的辦公室。」顧洺又繼續說道,抬起下巴示意他帶路。

陸子昂帶着他找到了醫生,幾人一番交談之後,對於司枍是否失憶這個問題,醫生給出了跟之前相同的答案。

他們走出辦公室,顧洺重重地靠在牆上,擰了擰一直緊皺的眉心。

陸子昂在一旁看着他沒有說話,也隨着他的動作靠在牆壁上,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管司枍是真的忘記還是假裝失憶,這任何一種可能性對於顧洺來說都是致命的打擊。

可是如果真的問他最希望發生的是什麼——

他還是會選擇他的小侄女沒有忘記他。

回憶雖然傷人,但好在是永遠的刻苦銘記。

他想讓她永遠都記得他,哪怕最後他們也沒有走到一起。

顧洺的愛,永遠偏執得可怕。

————————————-

一共九十九位練習生,分別以小短片的形式錄好自我介紹的時候,已經是將近傍晚了。

江一淮扭了扭有些疲憊的身子走出攝影房間。

因為訓練時間尚短,本着前輩優先的原則,他是他們組最後一個進行錄製的。

就在他伸著懶腰走出房間的同時,對面房間的門從裏面打開,何一霖出現在他的面前。

這是他們繼生日會之後第一次正式見面。

以節目發起人和練習生的身份再次見面。

「適應得怎麼樣?」何一霖扯開袖口的幾顆扣子,邁著悠閑的步子向他走近。

江一淮點點頭,出於禮貌對他笑了笑。

卻沒想到何一霖反而輕笑出聲,重重拍了兩下他的肩膀,含笑說:「還是第一次看見你這麼有禮貌,真不錯….」

在他重生前的記憶中,江一淮和他是在巔峰相見,兩個人都是當紅流量的扛把子,自然是誰也不服誰,就連見面說話的時候也是明褒暗貶。

所以,對他這麼有禮貌的江一淮,他還真得好好珍惜珍惜。

被惦記上的江一淮有些疑惑地看着莫名發笑的大明星,出於本能向後退了兩步,自覺遠離精神不正常的人。

何一霖光顧著自我臆想,沒注意到某人突如其來地嫌棄,依舊是一副笑臉,說:「明天是首秀的錄製,好好加油吧。」「沒反應啊……」

混沌之地一片林子裏,江闕扶著鏟子站在樹苗旁邊。

他和三百傳話之後,打開了那個包裹。

確實是樹苗,但,這個煥樹長的和他想的很不一樣。

整棵樹苗像是被燒焦了一樣,連根都是黑色的,完全讓人無法聯想到生命。

這樣的樹,長大之後真的能開出照亮煙草田的花?江闕低頭看着這課比楊祈還黑的樹,萬一這棵樹跟他無緣,不就白來人間一趟了?

想到這,他莫名地有點同情這棵樹。

剛才有個路過……

《入殮師異聞錄》第一百二十二章:救險 第313章向鳳白泠求救

鳳昭安當年此舉,在很多人看來都是離經叛道,可在鳳白泠看來,東方離和獨孤鶩根本不是一個級別,那一世的獨孤鶩後來獨掌大權,東方離最終的結局可想而知。

如此看來,鳳昭安倒是個罕見的聰明人。

「昭安,你回來了。」

鳳白泠有些意外,在郡主府看到鳳昭安。

鳳昭安是薛姨娘的兒子,鳳展連和東方蓮華和離后,鳳展連就一直閉門不出,薛姨娘則是因為鳳香雪的死大病了一場,夫妻倆這陣子還算是安分。

鳳昭安風塵僕僕的模樣,顯然剛回楚都不久,沒記錯的話,他這一次是回京述職的。

也是這一次,他加入了獨孤鶩的麾下。

「我是來看望母親的。無論爹娘發生了什麼事,我是母親一手帶大的,她永遠都是我的母親,大姐姐和四弟也都是我的家人。」

鳳昭安一臉的恭敬。

鳳香雪和鳳昭安打小都是養在東方蓮華的膝下,鳳昭安更是一直喊東方蓮華為母親,喊薛姨娘為姨娘。

對鳳白泠,他也一向恭順。

若是以前的鳳白泠,看到了鳳昭安必定會很是高興,可在知道了鳳昭安的身份后,鳳白泠對他實在是沒有好感。

這個鳳昭安,比鳳香雪更加難以對付。

他一回來,不拜見親生爹娘,先來拜會東方蓮華,可見其城府很深,偏偏鳳白泠還看不出半點破綻來。

「你有這份心就好,你姐姐剛過世,鳳府那邊,你還要多擔待著些。」

鳳白泠沖著鳳昭安點點頭,言語間,有些生疏。

鳳昭安敏銳的捕捉到了這一點,他也不多言,寒暄了幾句,就告辭了。

出了郡主府後,鳳昭安垂下了眸來,眼底意味不明。

這個大姐姐,倒是比以前聰明了一些,難怪會捨棄中看不中用的東方離,嫁給真龍天子的獨孤鶩。

只可惜,她命薄,怕是熬不到獨孤鶩榮登大寶那一日了。

鳳昭安抬眸看了眼鳳府。

鳳府夢門庭清冷,自從鳳香雪失貞,鳳展連被和離后,鳳府就如蒙了塵的明珠,在楚都黯然失色。

「二姐,你放心,你的仇我一定會替你報。」

鳳昭安那和煦的臉上,閃過一抹戾色。

郡主府內,鳳白泠走了幾步,就見蘇媽端著一碗湯藥,從廊道理走了過來。

看到鳳白泠,蘇媽露出了喜色,忙上前見禮。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