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劍靈兒的劍忽然一變,穿過了重重劍影,一劍刺在了雲幽的胸口,狂暴的劍氣剎那間將他斬飛了出去,「轟隆隆」巨響聲中,砸碎了死亡世界中無數高聳入雲的山峰。

一劍擊實,劍靈兒的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她發現自己這全力的一劍並未傷到雲幽,在他的身上一股奇特的力量抵消了一切。

這是「幽冥」聖劍附帶的功效,但凡使用者只要獲得了承認,聖劍就會自主形成一個守護結界,巔峰時期這個守護結界的威力堪比聖器級護體鎧甲。雖然聖劍被封印了,但劍靈兒的實力也遠遠達不到當年的威勢,全力的一劍根本就破不了聖劍所形成的護體結界。

就在她神情凝重的剎那,蕭戰的聲音忽的傳入了她的腦中,只聽他輕鬆的道:「靈兒不用擔心,這聖劍所形成的防禦雖強,但是為夫卻有辦法將其破掉!」

劍靈兒微微一愣,蹙眉道:「這可是聖劍附帶的防護結界,雖然被封印了,但也不是一個玄武能夠攻破的,蕭郎憑什麼破掉他?」

蕭戰哈哈笑道:「靈兒不用擔心,論實力為夫差你太多,但要論對於破封印與結界之類的為夫你就遠不及為夫了。再強的防禦又如何,只要它是結界,為夫就能叫它不攻自破!」

此時蕭戰停留在了鳳舟之內,而鳳舟則處於劍靈兒的洞天之內,本來進攻冥殿時劍靈兒是不同意帶上蕭戰的,在她看來如此危險的事情,做為她的男人還是應當留在劍宮內等她大勝而歸才是。不過蕭戰可沒有做為她男人就應該接受她庇護的覺悟,將鳳舟拿出,讓劍靈兒認識到其強大的防禦功效之後,她勉強同意了他跟來,不過只能躲在她的洞天中觀戰,至於參與戰鬥那是萬萬不可能的了。

只要能來蕭戰自然是不會計較其它,至於是否參戰,到時見機行事就是了。

聽到蕭戰的話,劍靈兒選擇了相信他,既然心上人有辦法破掉自己都束手無策的守護結界,那麼這雲幽對於她來說已經不足為懼了。

念頭一閃,劍靈兒就見被她一劍劈落的雲幽沖了出來,眨眼間就來到了距她數千米的虛空。

此時的雲幽盯著劍靈兒不可思議的道:「怎麼可能!你竟然已有肉身了,而且這肉身竟還是你自己的,這怎麼可能啊,你難道真的已經復活了不成?」

劍靈兒冷冷一笑,回答他的就是快若閃電的一劍!

……

ps:寫到一半停電了,直到十一點多才來,抱歉了,這章算昨天的,今天盡量多更些。 近身纏鬥,劍靈兒手中的劍划動著劍的韻律,編織成,將雲幽牢牢困住,數劍之間就將他擊飛,恐怖的撞擊力砸出大小不一的深坑,整個亡靈世界似乎都在顫抖。兩人的戰鬥從天上打到地上,又從地上打到天上,整個亡靈世界都被他們的戰鬥波及。

此時不論是亡靈,還是劍靈都損失慘重,統統在兩人的戰鬥的餘波中被劍氣絞得粉碎,所剩下的都是修為最強的一群人。

一面壓制雲幽,一面心神與蕭戰交流,劍靈兒很深知萬能破解之密。聖劍自帶結界強悍異常,要破除心上人需要時間,因而她的劍不再一味追求速度,但每一劍都變得愈發的可怕,數劍之間就能穿過了雲幽的防禦,要不是聖劍自帶結界的守護,他身上已不知留下了多少窟窿。

雲幽並非不想反擊,聖劍在手,力量源源不絕,只要洞天一出,絕對能夠壓制一切玄武。但是劍靈兒的劍可怕之極,交織成的劍氣雖無法攻破他的防禦,但那劍韻卻交織成了一片獨立的世界。

劍韻乃是無數劍理交織而成,是構建洞天與世界的根本存在。

眼前這獨立的世界雖不是真正的世界,但是卻凌駕於洞天之上,那震動的劍韻讓雲幽的洞天難以撐開,被死死壓制在體內。劍靈兒的劍法,雲幽已非第一次面對,但每次都讓他感到震撼,讓劍法蘊藏劍韻雖困難,但對雲幽來說不算難事,可要用劍韻編織成類似於世界的規則,那卻遠遠不是他所能企及的。劍靈兒光憑這一手,就完全能與那些剛剛踏入齋武境的武者一戰。

聖劍的確強大異常,但目前卻處於封印狀態,它只能藉助雲幽的身體與力量戰鬥。雲幽的實力雖強,但也只是極致玄武而已,所能發揮出的威力有限,面對劍靈兒這劍韻構建而成的世界,根本難以抗衡。

不過聖劍做為聖器是由器靈的,雖被封印,但器靈並未消失,對劍靈兒的強大,在那遙遠的過去就已見識了,不會讓它感到驚訝,可是此時面對劍靈兒的劍,深藏「幽冥」聖劍中劍靈再難坐得住了,因為它感到了迫在眉睫的危機!

這股危機並非來自劍靈兒,而是來自虛空中一股看不見的力量。這股力量詭異之極,每當觸碰到聖劍自帶的結界,立時就讓結界震動起來,似乎欲要自主崩潰!

這種事情是聖劍劍靈從未遇到過的,從那股力量中它甚至感覺到了一種令它心悸的感覺,似乎這力量能夠傷害到它!隨著時間推移,那股力量波動得愈發的厲害了,自帶的守護結界也變得愈發的不穩定起來,已經搖搖欲墜,隨時都會崩塌。聖劍的劍靈再難作壁上觀,忽然它的聲音在雲幽腦中響起道:「你還在猶豫什麼,再遲疑下去的話你就要徹底敗在這個女人的手中了!」

聖劍器靈的存在,雲幽自然知曉,此時被劍靈兒完全壓制,沒有絲毫反手之力的他正惱火著了,聽到器靈的質問,他在心中吼道:「你不是說過可以讓我變強,將她徹底壓制住嘛,為何這個時候被壓制的反而是我?」

聖劍器靈冷笑道:「能幫你壓制她,前提條件是她還是劍靈,可是現在她已經具備了肉身,我對他的壓制完全不起作用了,這是你情報不夠準確,怎能歸罪於我。」

雲幽怒道:「你的意思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喏,當初要不是你信誓旦旦,我豈會聽信你的承諾!」

聖劍器靈嘿嘿笑道:「幹嘛發這麼大的火,其實我也並未說謊,要將這劍靈兒徹底壓制並不難,只要你能按我說的去做保證能夠如願以償,讓她臣服在你的胯下,永世為奴!嘿嘿嘿,想想看吧,現如今的劍靈兒已身具肉身,不再是劍氣所化靈體,用來做女奴,這可比當初美妙多了。」

聖劍器靈的話讓雲幽心中的怒火直冒,劍靈兒是他這一生最愛,哪怕他真的想要讓她成為女奴,也不容任何人褻瀆。幾乎是念頭一閃,雲幽吼道:「這麼多廢話幹嘛,到底該如何做,還不快說!」

雲幽的態度並未讓聖劍器靈發怒,它只是興奮的道:「很簡單,只要你將心神完全放開,讓我控制聖劍煉化你的身體,只要契合度達到一定程度,我絕對能讓你發揮出真正屬於齋武的力量!」

聖劍器靈的提議才剛剛說出,雲幽毫不猶豫就否決道:「放開我的心神,這你想也不用想,我是不會答應的!」

聖劍器靈蠱惑道:「你在擔心什麼,我們間契約已成,難道我還會害你不成?」

雲幽冷笑道:「別以為我傻,你跟我簽訂契約就是為了趁機掌控我,藉機逃離這封印之地。契約是簽訂了,但那是我付出難以想象的代價得來的,一旦讓你取得控制權,我將徹底被你的主人,也就是曾今的聖武徹底吞噬。」

聖劍器靈的聲音出現了一絲波動,不過很快它掩飾道:「怎麼可能,我的主人一直被封印在封印之城下,豈會依附於聖劍逃出來。要知道那可是巔峰境的聖武所下的封印,哪怕是強大如主人也無法逃離。」

雲幽憤然道:「雖然我很想得到靈兒,但我的親人幾乎都因為你的主人死去,讓他復活,我將成為罪人,那怕我死了,這事都沒得商量!」

聖劍器靈冷笑一聲,它剛想藉機譏諷一兩句,臉色卻是猛地一邊,露出了驚駭欲絕的神情來!一陣陣如鏡子碎裂的聲響出來,做為聖劍器靈,它清晰無誤的感應到自身的護體結界碎裂了。

怎麼可能?

聖劍自帶的護體結界雖然因為本體的原因,強度被削弱了,但是僅憑一個實力堪比齋武的傢伙根本就不能將其轟破,幾乎是剎那,聖劍器靈想到了那股奇異的力量。

「啊!」

一聲慘叫驀地響起,失去了護體結界的保護,雲幽被劍靈兒一件斬中了胸口。劍氣如熾,恐怖的力量只將護身鎧甲打得凹陷了下去,一口漆黑的血液噴出,雲幽眨眼間整個身體砸落地面。

「嘭」的一聲巨響,塵埃還未散盡,璀璨的劍光猶若一輪太陽,轟鳴間劍氣悍然斬落!

「轟!」

堪比初位齋武的一劍何其恐怖,整個死亡世界的大地崩裂了,彷彿世界末日,一切的一切都在坍塌,泯滅!

「轟隆隆!」

璀璨的劍氣直接轟穿死亡的世界,剎那間整個世界就似泄了氣的皮球,開始了坍塌!

就在死亡世界坍塌的剎那,一抹血紅色的光芒遁出,以閃電般的速度向著天邊逃去!幾乎是下一刻,一道璀璨的劍光衝出,在虛空微微一頓,緊接著就朝著血紅光芒飛遁的方向追殺而去!

「該死!你還在猶豫什麼,快點跟我合一,不然你會被那個女人斬殺掉的!」

飛遁中,聖劍內的獨立空間中,一尊背生骨翼,四肢遍生骨鱗,面容醜陋異常的器靈焦慮之極,它的目光不時看望身後緊追不捨的劍靈兒,不斷在雲幽的腦中咆哮著,瘋狂的慫恿著他接受它的條件。

飛遁的血紅光芒就是雲幽,先前劍靈兒那恐怖的一劍在「幽冥」聖劍的護主下,他安然無恙的逃脫了,不過面對緊追不捨的劍靈兒,被追上乃是遲早的事情。對於聖劍器靈的咆哮,雲幽極度不耐煩道:「除了跟你融合,你就不能想出個對雙方都有力的條件來?」

聖劍器靈怒哼道:「這一切都只能怪你太廢材了,連一個女人都打不過!」

雲幽冷笑道:「少來譏諷我,想當初你那主人不也是被她親手斬殺的,你有什麼資格譏諷我。」

「住口!當年要不是戰族那個傢伙出手重傷了我,豈會被劍靈兒這賤女人斬滅了軀體,最終被她封印!」

飛奔中的雲幽渾身一震,駭然道:「你不是這聖劍的劍靈!」

說漏了嘴,見雲幽醒悟,聖劍器靈哈哈笑道:「後悔呢?哈哈哈!不過可惜了,咱們間契約已成,只要我不死,你這一輩也休想死掉!最重要的是,今後不論你怎麼修鍊,你的力量都會無條件的轉嫁給我,而你永遠都是這個境界,這個修為,而當需要力量時你只能像條狗一樣來求我!」

雲幽怒不可遏道:「當初你可不是這麼說的!?」

劍靈兒越追越近,聖劍器靈是真的急了,它顧不上再嘲笑雲幽,看著只顧亡命逃竄的他,它那醜陋的臉盤上浮現出凶光,可以還未等它有所動作,一股心悸的感覺驀然升起,幾乎是電光火之間,在聖劍器靈的眼中一道璀璨的光束射來!

那是燦燦的劍氣,在聖劍器靈的眼中並不強大,遠達不到玄武的極致,可是卻讓它心中警兆瘋狂閃現!那道劍光彷彿超越了時間,超越了空間,剛剛出現的剎那,彼此還相隔遙遠,可是下一剎那就已出現在了雲幽的身後。

因為心中的驚懼,聖劍器靈將護體結界開到了極致,可是當璀璨劍光撞上了結界的剎那,竟然毫無阻礙的穿透而入,一劍斬中了雲幽的本體!

「噗!」

被一劍擊中,雲幽的臉上霎時露出了驚駭的神情,這一劍對於實力達到了極致玄武的他來說並不強大,但是當劍氣毫無阻礙穿透一切防禦打中他時,他驚駭的發現,那劍氣立時化作了千絲萬縷的劍氣炸裂開來!

這些劍氣詭異異常,原本成了死亡生物之後,雲幽已成了殭屍般的存在,這等程度的劍氣根本就難上他分毫,但是那詭異的劍氣攻擊的不是肉身,而是他的情和欲!

血肉雖然死亡了,但是那情和欲仍在,那詭異的劍氣勢如破竹,瘋狂絞殺一切情和欲!

這是**劍道!

雲幽出生不凡,曾今的他更是達到了齋武之境,對於**劍道自然不會陌生,可見道情絲欲線化劍,可虛可實的還是第一次。雲幽知道對付這樣的攻擊,要麼他擁有齋武的力量,要麼他具備同樣的**劍道修為,不然這一劍絕對讓他重傷!

這道劍氣乃是由鳳舟發出,雖然不能一擊給雲幽重創,但卻延緩了他的速度。劍靈兒的速度越來越快,幾乎是剎那間就拉近了一半的距離,而雲幽根本抽不出力量,他也不敢抵抗身體內化劍的情絲欲線。

這個時候,聖劍器靈咆哮而起道:「你還在等什麼,再有遲疑,那個女人定會殺死你!難道你真的甘心嗎!」

雲幽在掙扎,他知道那後果,不管是被劍靈兒追上,還是按這聖劍器靈的去做,其結果對於他來說都不會好到哪去。

忽然,雲幽停了下來,回身看著電射而至的劍靈兒。

兩人目光相撞於虛空,剎那間他們都讀懂了彼此決心!

雲幽看著眼前這傾城絕世,令他魂牽夢繞的女人,他這一刻毅然做出了決定。

當初為了她,他鬼迷心竅的盜出了「幽冥」聖劍,從剛剛的對話,他知道自己上了當,被仇人給利用了!與其讓自己成為放出滅族仇人的罪魁禍首,他還不如死在自己最心愛的女人手上!

雲幽的決定只讓聖劍器靈大驚失色,雖然只要它不死,這雲幽會不斷復活,但是這事要讓那個女人知道了,它的一切所圖豈不是白費了。此時聖劍器靈真後悔自己太過衝動了,一時間竟將一切底細都抖露了出來。該死啊,要不是這個封印的存在,他何須這麼麻煩,直接將這傢伙吞噬煉化就是了。

「你幹什麼!?」

對於聖劍器靈的咆哮,雲幽充耳不聞,切斷了同它的聯繫,神情複雜的看著劍靈兒,嘆了口氣道:「靈兒,我還能這麼叫你嗎?」

劍靈兒面寒如冰,冷然道:「你知道你都幹了些什麼嗎?」

雲幽苦澀的道:「我已經知道了,不過說什麼一切都遲了。」

劍靈兒語氣冰冷的道:「你想怎麼了斷?」

雲幽苦笑道:「我很想死在你的劍下,但是現在怕是不可能了。」

「為什麼不可能,你認為我還會放過你嗎?」劍靈兒的語氣說不出的不屑。

雲幽搖頭道:「我知道自己都幹了什麼,別說你不會放過我,就算是我自己也無法原諒自己。我一生最大的夢想就是娶你為妻,可是你實在是太出色了,高高在上,讓我不敢直視,當你成為那個好色傢伙的女人時,我才感覺自己以前真的好傻,我各方面都不比他差,而他卻成了你的男人。他死了,我以為會有機會了,你隕落時,我毫不猶豫的陪你,可是就算你忘掉了一切,也無法將他忘懷,我不甘啊,為何你就從來不正眼看我一下了。」

劍靈兒淡淡的道:「你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嗎?」

搖了搖頭,雲幽嘆道:「這些年來我費盡心機想要得到你,可是每次都被你打到半死。我知道以你的實力,要幹掉我輕而易舉,而每次你卻都放過了我,可以說遺棄之地的日子可能算是我這一輩子最快樂的時光吧。我很想死在你的劍下,但是現在卻不可能了,我同那傢伙簽訂了契約,只要它不死,我永遠也死不了,一輩子都將受他的控制。靈兒,將我封印在封印之城下吧,讓我用餘生去悔過。」

劍靈兒眉頭一皺,道:「你說的是真的?」

雲幽苦笑道:「你認為我有必要騙你嗎?」

劍靈兒遲疑了,一時間猶豫不決起來。這倒不是不忍心封印雲幽,對於他的死活,現在的劍靈兒絲毫不在意,只是那聖劍中被封印的聖武是一個天大的麻煩,要是真讓其脫困,後果不堪設想,哪怕如今的他已經失去了肉身,但靈魂還在,段時間絕對能夠快速回復實力。

忽然,就在劍靈兒遲疑之際,蕭戰的鳳舟突然震破虛空,現出了身形來,蕭戰輕飄飄的落在了劍靈兒的身旁,看著一臉猶豫不決的她,笑道:「靈兒在擔心被封印在聖劍中的那個聖武?」

劍靈兒點頭道:「雖然當年的我斬滅了他的肉身,但是對於他的靈魂卻束手無策,無法之下只得將其封印了。如果真要讓他脫困而出,後果絕對不堪設想,雖然不一定能夠重回聖武,但要達到齋武應當不是太大的難題。」

蕭戰不解道:「封印了他們不就得了,有什麼好擔憂的?」

劍靈兒嘆道:「我現在的實力連齋武都不到,就算將他封印了,他們也很容易衝破封印,這始終是一個巨大的隱患。」

蕭戰眉頭一皺,看向雲幽道:「能說說這契約的特性嗎?」

雲幽從蕭戰一出現就開始觀察他了,尤其是見他進入此親昵的稱呼劍靈兒,更是讓他心中充滿了敵意,聞言不由凝眉道:「你是誰?」

蕭戰淡然道:「現在這可不是你該關心的問題,你還是想一想這契約到底有什麼特點,說不定我能夠解決這個難題。」

雲幽冷哼了一聲,目光一閃,簡要的將契約的特性講了出來。沉思片刻,蕭戰盯著雲幽手中的聖劍,眼珠子咕嚕一轉,心中微微一動道:「你是說今後你的修為就將不再提升,一切的修鍊所得都將轉嫁給他?」

雲幽嘆道:「沒錯。」

蕭戰嘿嘿笑道:「這個契約可真夠獨的,你怎麼會傻到去跟他簽約呢?」

「你!」

雲幽怒瞪著蕭戰。

見雲幽成了階下囚還如此囂張,劍靈兒不滿的哼了一聲,隨即看著蕭戰道:「你可有辦法解決這個難題?」

蕭戰自信滿滿道:「這算不了什麼難題,只要將契約對象轉嫁即可。」

「專家對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