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用心修鍊。」看著一群充滿朝氣的學員,獨孤逍遙感覺自己也被感染了。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還是到四處轉轉吧!學校真是個好地方。」

走在寬闊的小道上,兩旁綠樹如蔭,不時傳出幾聲鳥兒的鳴叫,讓人心曠神怡。

不知不覺間,獨孤逍遙已經走到了修鍊場,場中傳出一聲聲稚嫩的操練聲。

哈??????

嘿??????

「風老師,這一拳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有些用不上力氣。」 「風老師,這一拳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有些用不上力氣。」一片空場處,只見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向著一位中年大叔問道,周圍還圍著一群學員,都兩眼直直的盯著,很是認真的聽講。

「你再出一拳試試。」中年大叔說道。

「哦!」

「嘿!」少年嘴裡發出還略顯稚嫩的聲音,一拳平平的向前打去。

「打拳的時候你在想什麼?」中年人問道。

「什麼也沒想啊。」少年撓了撓頭紅著臉說道。

「記住,在你出拳的時候,一定要想著前方是你的敵人。」中年人大聲的喊到。「他們搶了你的錢,泡了你的妞,你們要憤怒,集中在一點上狠狠的打過去,明白了嗎?」

「明白了!」

「老師,妞是什麼東東?」

······

「體術大師風震,有意思。」獨孤逍遙笑道。

風震,地階高階強者,曾經也是東方學院中的一名學員,畢業之後沒有離開卻留在了學院教學;有很多像風振這樣的人畢業之後留在學院里充當老師的角色;沒什麼比看著自己教出來的學生得到好的成績更自豪的了,這是老師的執念。

獨孤逍遙在這裡待了整整一天,認真的聽著風震的講述,到是別有一番體驗,有很多以往自己沒有注意到的地方現在都深刻體會到了。

第二天,獨孤逍遙又來到了魔法系的教室,裡面只有稀疏幾個人而已,如今的大陸,魔法已經沒落,修鍊體系都是快要消失,能夠修鍊魔法的體制更是少之又少。

雖然如今魔法已經沒落了,但是沒人會忘記大陸第一神級魔法師莎蘭,那可是超級魔法師,傳說她可以控制四種元素,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是大陸頂尖的存在。

對於這位傳說中的神人獨孤逍遙到是很想見一見,只是不知有沒有機會。

在魔法院待了半日,獨孤逍遙又來到了武器院,十三四歲的學員手裡拿著各種各樣的兵器在那裡揮動,武器大師賈克斯正在一旁指點。

「對,就這樣揮砍出去,每人練習一百遍。」

看著一群朝氣蓬髮的少年,獨孤逍遙笑了笑,徑直的走向了劍士部,從一旁拿了一把重劍與一群學員一起揮砍起來。

哈……

嘿……

嘿咻……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在這日子裡獨孤逍遙走遍了學院的每個角落,彌補了兒時的一些空缺。

「小子,就是你搶走了屬於我弟弟進入內院的名額。」就在獨孤逍遙還在緬懷時,一個不合適宜的聲音從前方傳來,稀稀疏疏的人影向著那裡湊去。

「哥,他就是王超,把我的名額用卑劣的手法搶走了。」只見人群中,一名少年對一名高大的青年說道。

「小子,只要你將進入內院的名額還給我弟弟,我可以讓你免受些苦頭。」

「李陽,自己沒有本事就去找你哥,真是越來越沒出息。」王超幌著頭對著少年說道,對於眼前之人沒有絲毫的畏懼。

「小子,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我現在就將你打殘,看看三天後你怎麼進入內院。」李陽的哥哥李偉對著王超歷聲道。

「呦,這不是偉哥嗎,怎麼內院里混不下去來外院耍威風來了,」就在李偉聲音剛落下,又一個聲音傳了出來,語氣中帶著戲虐。

「哼! 醫妃駕到:邪王快跑 劉峰,我的事還輪不到你來管。」李偉語氣不善的說道。

「喂,小子,只要進入內院後來我們羽門,今天我保你。」沒有理會李偉,劉峰對著王超說道。

「謝謝,不過我想自己處理。」王超神態鎮定的說道。

「哈哈,劉峰,人家可沒把你看在眼裡啊!」一旁的李偉嘲諷道。

「哼!」劉峰冷哼一聲沒有說話,不過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

小子既然你這麼想死那就怪不得我了。」李偉陰笑著走向王超。

人群中獨孤逍遙認真的看著王超。「這就是王傑的弟弟王超吧,有個性。」

「喂,你太不要臉啊,已經進入內院的學長了竟然到外院來欺負低年級的學員。」

「是你弟弟自己沒本事還要怪別人。」一些與王超同班的學員看不下去了。

「哼!閉嘴。」李偉大聲叫道,讓一群不過人階實力的學員身體一震,都不敢再發出聲音。

「小子,我在問你一遍,名額到底交不交出來。」內院名額對任何一個人都是相當珍貴的,進入了內院就代表了你今後的成就,無論到哪裡都是耀眼的存在。

「哼!想要我的名額就自己來取吧。」王超回道,絲毫沒有畏懼。

「哼!那就怪不得我了。」

喝!

一聲輕喝,李偉便向著王超掠去,曲指成爪,一股凜冽的寒風向著四周擴散,讓人一陣發寒。

陰風手李偉,在內院中也算是比較有實力的,雖然名聲不怎麼好。

對於李偉的攻擊,王超卻是嚴謹以待,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畢竟自己還沒有進入內院修鍊過,而且境界還低對方好幾個層次。

只見王超雙手一撐,身前快速浮現出一層淡淡的光罩。

咔嚓!

終究是實力相差太過懸殊,並不是所有人都那麼變態,瞬間光罩就被破碎。

碰!

王超被擊退數步,胸前多了五道長長的指痕。

「小子不錯啊,竟然只是受這麼一點傷。」看著抵下自己一擊的王超,李偉驚咦道,畢竟是沒有進入內院磨練,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了;李偉回頭氣憤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小子,你能在接下我一掌,今天的事就這麼算了。」李偉看著王超說道。

「哼!儘管來吧!」王超眼神伶俐的看著李偉道。

「哈哈,好!」

「陰風噬魂。」李偉大喝一聲,雙手結印,只見周身出現一張張森森骨手,看得叫人發顫,一些膽小的學員都捂住自己的眼睛不敢觀看。

「殺!」李偉叫道,一隻只骨手向著王超打去。

「通體拳」王超伸出他那隻不大的拳頭迎了上去,這是他如今最強的攻擊了。

轟!

整片院落震得一陣搖晃,激起滿院塵煙。

啊~~~

不少學員都驚叫出聲來,被這樣一擊擊中,不死也要殘廢。

然而預料中的慘叫聲卻沒有發生,所有人都兩眼盯著場內。 塵煙散去,只見場上突然多了一個人影,穩穩地接住了李偉的一拳。

一席青袍,臉色有些慘白,還帶著些許病態,給人看起來有種妖異的感覺,讓一群女學員們不由泛起花痴。

「你是誰?」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的人,李偉謹慎的問道,能躲過自己的感知不聲不響的出現在場上,而且還接住了自己的一擊,雖然自己沒有用出全部實力,但也不是什麼人都能隨隨便便接著來的。

「一個進入了內院的高級學員對付一個中級班的小學員,你不覺得不太好嗎?」看著李偉獨孤逍遙淡淡的說道。

「哼!管你什麼事。」李偉語氣不善的說道,微微向後倒退幾步,準備隨時進攻。

「你是誰?」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人,王超就感覺就像一座大山,高不可攀。

「呵呵,王超是吧!我聽王傑提起過你。」獨孤逍遙笑著說道。「沒給你大哥丟臉。」

「現在不是你們閑聊的時候,我在問你是誰?」看著似乎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裡的兩人,李偉不耐的叫道。

「我只是這屆新到的學員,不用在乎我。」獨孤逍遙慫了慫肩道。

「哼!是嗎,這屆新招的學員。」李偉冷哼一聲。「看來今年學院又招了一個變態,不過還是不要太張狂的好,對自己沒有好處。」

「我一直都很低調的,只不過是看不下去而已。」擺了擺手,獨孤逍遙無辜的說道。

「既然這樣那就沒辦法了,看來只有好好教訓教訓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了,不要說我欺負弱小啊。」李偉冷冷的說道,卻不知自己一直在欺負弱小。

「好啊,好久沒有動手了,剛好活動活動筋骨。」雙手交叉,獨孤逍遙彎了彎腰,發出一陣咯吱咯吱的響聲。

邆!

剛直起身,獨孤逍遙就迅速向著李偉衝去,速度快的驚人,在別人眼中好像就是一道青光閃過。

碰!

李偉慌忙就將雙手護在身前。

「好痛!」這是李偉的第一感受,感覺自己的手臂好似要斷了一般,不知眼前的人是怎麼修鍊的,竟然將體魄練得如此強硬,但是獨孤逍遙卻是沒有給他緩和的時間,第二拳已經到來。

李偉迅速的向後退去,與獨孤逍遙保持距離,神色變得謹慎起來。

「這人是誰啊,怎麼以前從來沒見過,竟然能與李偉交戰,而且似乎還佔了上風。」四周有些高級學員認出了李偉不由驚訝道。

「陰風爪。」李偉一聲冷喝,一張比先前巨大十倍的骨手出現在李偉的身前。

「滅!」曲指一伸,巨大的骨手便向著獨孤逍遙打去,感受到凜冽刺骨的寒風,一股無形的壓力傳來,獨孤逍遙不由認真起來。

「不愧是東域第一學府,果然卧虎藏龍,僅僅一個平常的角色就有這等實力,看來內院中高手更加強大。」

「開、休、傷門……開!」

「破!」一聲大喝,獨孤逍遙揮動拳頭向著骨手打去。

轟隆隆!

狂暴的能量充斥整座院落,將所有人都推到院外。

咔嚓!

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中,只見巨大的骨手竟然裂開了道道縫隙。

噗!

整個骨手霎是變得粉碎,而獨孤逍遙的一雙手也在不停的顫抖。

「看來還是沒有完全恢復過來。」獨孤逍遙暗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