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方昊天身形驟閃,迅速接近君主府,直接飛進落入君主府中。

此時君主府亂成一片,怒喝聲雜吵無比,正形成了兩幫人馬的對罵。

安順那邊的人叫嚷著一定要處死摩通藤,而摩通藤這邊的人則是認為摩通藤既然敢光明正大殺安順就斷然不會否認,可見安順真的不是他所殺,肯定是有人冒充。

安順那邊的人冷笑,說在角人族還能有誰冒充摩通藤殺安順?

爭吵聲,原康平川一直平靜而坐,對爭吵聲似乎充耳不聞,他就這麼靜靜的看著,靜靜的聽著。

「竟然還是這個三護衛現身?」方昊天就這麼行走在君主府中,最後走近眾多強者所在的議事廳。

「嗯?」

一直平靜的原康平川突然看向外面,眉頭微皺。

方昊天有所感應,身形微閃便出了君主府。

「他竟然能夠感應到,在准帝層次中也算是了不起的存在,此魔能成為一族君主果然不容小看,」方昊天臉上浮現笑容,「但他也僅是有些許感應,並不能確定,不然的話他現在可能追出來了。」

方昊天站在君主府附近的一棟房子之頂,看到君主府沒有任何強者現身,證明原康平川並不能確定。「這樣的話我就更大膽一點了,」方昊天身形閃動,再度搜查角人城,「只是人到底在哪裡?難道並不在城中嗎?」

方昊天很是奇怪。

按照他對魔界生靈的習慣,他們都是按族群而居,不大可能在城外還有誰住到城外去。

這在魔界來說,脫族而居是一件極度危險的事,隨時都有可能被自已的族人殺死吃掉,也隨時被其他族群的強者襲殺。

「角人城這麼大,也許還有我忽略的地方,」方昊天沒有放棄,「地面上找不到,就想辦法找地下了。」

方昊天繼續行走於城中。

至於君主府最後發展成什麼情況他不用去管,誰生誰死,任何結果都是他是他能接受的。

等安順的事平息后他就會去殺其他的長老。

這些長老是角人族的核心力量,將他們殺了也等於斬了原康平吃點的手臂,削弱角人族的力量。

既然一直以來都是角人族負責攻打洪武世界,他們多年犯下罪行就由角人族來承擔與付出代價。

還有那個南屏更要殺,但現在還不是時候,他等找到楚先河才殺南屏。

之所以將南屏放到後面,是因為九絕窟是一個秘密的地方,方昊天去過,如果南屏被殺,那一查起來他的嫌疑就大了。

在找到楚先河之前,他絕對不能讓人注意力完全放到了他的身上。

一夜過去,方昊天還是沒有收穫。

他無奈之下只好暫時回到摩沖輪營,因為摩沖輪迴來了。

方昊天將法相無劫身收起,本尊重新坐好,天衣無縫。

摩沖輪這一次直接推門而入,神情有點落寞。

「師傅。」方昊天起身,「情況怎麼樣,四長老……」

「四長老被剝奪了一切職務,他的營地被二長老暫時接管,」摩沖輪一拳捶在桌子上,憤怒道,「二長老好狠辣的手段。」

方昊天眼眉微挑:「師傅,你認為殺安順的真正兇手是二長老?」

「嗯,」摩沖輪對方昊天是真的很信任的,沒有任何遲疑就說道,「這個我也是回來的路上想到的。你想想,安順死後最大的獲益是二長老,不是他還能是誰?」

說到這裡,摩沖輪手突然一揮,兩隻大酒罈出現,將一隻大酒罈丟給方昊天,自已打開一隻酒罈大口的喝了好幾口。

摩沖輪擦了擦嘴角的酒漬,接著說道:「凡事有原因,有利益。如果真是四長老殺的,目的是什麼?殺了安順自已差點沒命,現在失去一切被關進禁神牢,殺手沒查出他都不可能再出來的機會,那他為什麼還要殺?而且要是圖謀什麼,他可以暗中殺,何必光明正大?正是光明正大,所以他越不可能,被人冒充殺安順太明顯了。」

方昊天點頭,深以為然的樣子,道:「是很明顯,那君主還相信?」

「君主要是相信的話,四長老就不是關,而是當場被殺了。」

摩沖輪道:「君主不信,但他也沒有辦法。他不可能在沒有實證證明安順之死與四長老無關之前總得要安撫一下二長老那邊的情緒。」 不過好在他李文博有先見之明,離開病房之前就已經把自己的聯繫方式告訴了秦菲。

如果那丫頭有良心的話,遲早會主動聯繫他的,呵呵!

這樣想來,李文博突然覺得味同嚼蠟的快餐也沒有那麼難以下咽了。

餐后,秦菲站在落地窗前看著遠處的高樓大廈發獃,而郁林俊則是在廚房裡收拾著碗筷。

說實話郁林俊很少做這些瑣事,莫名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想必這輩子能夠讓他郁林俊心甘情願地待在廚房裡的女人也就只有秦菲這個小妮子。

如果不是放在茶几上的手機鍥而不捨地震動著,秦菲肯定還置身在對過往的回憶中。

經過確認后,秦菲才發現是她的手機,原來沒丟啊。

看著手機上的陌生來電,秦菲原來是不想接聽的,奈何對方又打了過來。

邪魅總裁,狠角色 「喂,寶貝,想我了沒有?」

「你是誰?」

秦菲莫名覺得這個聲音有些熟悉,但一時間又想不起來在哪聽過。

電話另一端的男人貌似一點兒也不生氣,在短暫的嬉笑過後,調侃道:「秦菲小姐還真是健忘,連你男人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嗎?」

「神經病!」

秦菲莫名有種不好的預感,不等對方將話說完,就咬牙切齒地吼出了這三個字,緊接著就掛斷了電話。

另一通電話又撥了進來,秦菲看都沒看來電顯示就直接給掛斷了。

秦菲捏著手機的手有些微的顫抖,到底是哪個死變態搞了這出惡作劇。

這下電話沒有再響,但是很快接收到了一條信息:「菲兒,我想你了,怎麼不接電話?」

「去死,神經病!」

秦菲剛想點擊發送,又快速地將內容都盡數刪掉了。既然已經認定對方有病,又何必多此一舉呢?

有那麼一瞬間,秦菲禁不住在想,看樣子國內的電信詐騙也如此猖獗。

不等秦菲將手機放下,電話又響了。

情急之下竟然按了接聽鍵,於是秦菲沖著電話那端吼道:「死變態,你再敢打一個騷擾試試?」

短暫的沉默后,無線電波那端就傳來了東方玉卿略顯焦慮的聲音:「秦菲,你怎麼了?郁林俊在幹嗎,他怎麼也不接我電話?」

重生之全能男神:雲爺拽翻天! 逆世冷妃 「那個,老……原來是你啊?我哥在收拾廚房呢,要不我把手機拿給他?」秦菲有些忐忑不安地回應著,下意識地向廚房方向走去。

「秦菲,你沒事就好。昨天是我不好,聽說害得你發燒了,記得按時吃藥。」能夠聽的出此刻東方玉卿說話的口吻像是輕鬆了一些。

短暫的沉默后,秦菲慵懶地說道:「嗯,沒事就掛了。」

東方玉卿答非所問:「王子昨晚都跟我承認錯誤了,你就別再生我倆的氣了,早點回家。」

「那是你家!」

冷著腔調說完后,秦菲像是猛然間想起了什麼似的,然後試探性地問道:「我哥有沒有給你打過電話?你最好別胡說八道!」

「呵呵,既然擔心我會說錯話,那你記得早點回來,否則我也不敢保證酒後會不會……」

混蛋,分明是赤—裸—裸的威脅!

秦菲心裡有點亂糟糟的,沉默了片刻,忽然腦子奇怪的炸開了一個念頭,「你若是有了結婚的對象,那麼我願意祝福你們。不過你也要同意我可以隨時回去探望孩子們。」

一時間東方玉卿的眉頭皺成了「川」字,再次避重就輕地回應著秦菲的疑問:「秦菲,我願意給你足夠的時間考慮,不管是你失憶前還是失憶后,我這輩子唯一的妻子只能是你。至於其他的,你就別胡思亂想了。」

說實話聽到這樣的承諾,沒有一絲感動是不可能的,可是秦菲就是有些患得患失。

她總感覺東方玉卿似乎正在因為什麼事情而暗自生著悶氣,只好無奈地將話題轉移:「先別說那些沒用的,我暫時還不想看到你。」

難得聽到秦菲願意敞開心扉地和他溝通,其實東方玉卿的心裡是蠻開心的,但是又不好表現的太過明顯,說話的語氣依舊是平靜的沒有任何波瀾。

接下來又簡單的寒暄了幾句后,東方玉卿就掛斷了電話。

恰巧韓林敲門走了進來,就看到自家總裁那原本帶著笑容的臉頰倏然間變得冷峻無比。

韓林站在了自以為的安全範圍內,膽戰心驚地提醒道:「總裁,李氏的代表還有其它的幾個市政領導都已經陸陸續續地到了,就等您了。」

東方玉卿鳳眸冷蟄眯起,銀灰色的高定西裝穿在他身上,修身有型而又顯得風流倜儻。

清晰的感受到一束冷颼颼的眼神,嚇得韓林夾緊菊花,不敢再肆意揣摩他家總裁的心思。

只見東方玉卿情緒微妙,很快剋制並冷靜下來,吩咐道:「去查秦菲剛才的騷擾電話是怎麼回事?」

「那個……遵命。」韓林欲言又止,不敢大聲喧嘩。

韓林有些心驚膽戰的應下,然後試探性地問道:「除此之外,您還參加中午的應酬嗎?」

東方玉卿順手拿起放在桌面上的電話,在手心裡靈活的玩轉了幾圈,便動作優雅地放在褲兜里。

東方玉卿走在前面,韓林屁顛的跟在身後,「總裁,您之前猜的果然沒錯,那個楚婉兒還真的現身了。」

行走中的東方玉卿腳步微頓,薄唇微勾像忽然發現了什麼好玩的東西,「呵,那個女人膽敢跑到老子的地盤……莫非,她還真妄想著繼續禍害我的妻兒?」

韓林忐忑不安的如實彙報:「總裁,那個臭丫頭可是今非昔比了,您可不能掉以輕心啊!」

東方玉卿不屑,嗤笑出聲:「呵,那就儘管讓他放馬過來,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

韓林嘴角沒有來由的抽搐了幾下,彷彿都能預見某隻雌性的獵物被自家總裁揍得慘不忍睹的畫面。

說實話韓林從未見過東方玉卿這樣的神色,整個人像是一個一柄出鞘的利劍,寒氣四溢鋒利的讓人心驚膽戰。

這世間,已經很少有人可以激怒東方玉卿。韓林也是鮮少看到東方玉卿這樣驟然間讓人不寒而慄的氣勢。 方昊天輕輕點頭,這也是正理。

摩沖輪又連著喝了幾口酒,忿然道:「想來想去,安順的死,倒霉的還是四長老,獲益的是二長老。而沒有了四長老的聯手,我獨自一個就更顯力單勢薄,分明就是用安順這個傢伙一條命將我和四長老打沉了。」

「這麼說來,安順之事是二長老所為有很大把握了,」方昊天輕輕嘆息,「我現在開始擔心他們又會用什麼手段對付我們了。」

「是啊,他們能用這樣的手段對付四長老,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不擇手段了,」摩沖輪臉有憂色道,「在我攻打三眼族之前,他們肯定不會向我動手,但我若是滅了三眼族,也許下一個倒霉的就是我了。」

「嗯。」方昊天也有擔憂。

「摩九,你腦子靈活,快幫我想想辦法。」摩沖輪突然對方昊天道,「我現在唯一信賴的是你了。」

「師傅放心,我一定會想出萬全之策的。」方昊天精神一振,「但師傅也不需要太過於擔心,凡事總有轉機,說不定二長老他們用這種手段剷除異已引起君主不喜,關四長老只不過是讓二長老他們蹦得更歡露出他們的野心而已,然後君主會暗中向他們下手……」

摩沖輪拿著酒罈的手猛地僵住:「有可能啊……哈哈,你小子就是腦子靈活,竟然想到這一點……不錯,不錯……」

摩沖輪似乎想到了什麼,突然起身,拿著酒罈離開。

方昊天笑了笑。

他說這話,不過是為了以後二長老之死做鋪墊罷了。

到時二長老一死,摩沖輪就會認為是原康平川暗中殺了二長老。

「角人族,你們就是付出再大的代價也不足以彌補你們在我洪武世界犯下的滔天罪惡啊!」

方昊天閉眼靜修。

到了晚上,方昊天再度出去搜查,不論如何他都不可能放棄。

明知道楚先河就在角人族,方昊天又怎麼可能放棄?

時間流逝,摩沖輪營已經準備妥當,去攻打三眼族的時間到了。

角號聲早早就吹響。

方昊天身為摩沖輪營的少帥自然更要身先士卒,但摩沖輪比他還要高。

摩沖輪意氣風發,已從四長老摩通藤被囚一事中振作起來。

「大帥!」

百萬大軍齊集一堂,場面浩蕩壯觀。

方昊天也是精神抖擻,意氣風發,蠢蠢欲動要急著建奇功的樣子,但他的眼眸深處卻是很冷。

如果不是洪武世界有世界力壓制的話,洪武世界早就被角人族征服了。

「如果有世界力都無法壓制的強者進入洪武呢?」

方昊天沒來由的突然升起這個念頭。

這個念頭一起,方昊天突然大驚,如果真是這樣,那真的就是洪武世界的災難。

連世界力都無法壓制的強者一旦進入洪武世界,奴役洪武世界算是好的,像一些魔頭怕是會直接將洪武世界所有生靈盡數屠殺或是吞吃。

「我要提升我的洪武世界,」方昊天內心中有了一個驚人的想法,「洪武世界是我,我就是洪武世界。」

「嗡!」

方昊天突然感到靈魂一震,居然又有所突破。

摩沖輪就站在方昊天的身邊,雖然方昊天的玄武修為沒有變化,但魂武修為的突然提升,還是讓得方昊天整個人的氣勢出現了些許波動。

這個波動很強大,摩沖輪立馬有所感應扭頭看向方昊天。

方昊天趕緊道:「我第一次看到大軍如此氣勢,心有所悟,突破了。」

說話中,方昊天身上的氣息再有所波動,赫然是主宰境的層次。

摩沖輪怔了怔,隨後當著百萬大軍的面突然大笑:「好,好,這是好兆頭,就在剛才,你們的氣勢讓少帥有所感悟而突破,你們都是有功者。」

「少帥威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