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天空中不斷傳來彌族強者的慘烈叫聲,身體炸裂,神魂剛從身體中出來,就被黑滅的龍魂之音震碎!

但是,這些被震碎的神魂,皆是靈尊級別的,至於靈神與靈聖的神魂,皆是被彌族後方那兩人收了去。

黑滅知道彌族後方那兩人很可能是天神境界的強者,自然不敢去大殺一下。

他雖然自負,但還沒自大到與天神強者大戰!他現在與彌無戒相差不多,最多能與一般天神初期強者周旋一下,而那彌族的兩個天神,很明顯不是天神初期這麼簡單!

「咔!」

一聲脆響,刻印在黑滅額頭上的「封神」二字,一下子就被黑滅震碎了,不過,他此刻臉sè十分不好看,嘴角處甚至留有血跡,瞳孔里冒出無盡的殺機!

彌無戒也是如同黑滅一樣,神sè疲憊,與黑滅都是受了重傷!

不同的是,黑滅是被彌無戒的封印術造成的,而彌無戒是掌握不住封神封印術,遭到一部分反噬,才變成如此模樣!

「厲害!厲害!九天神禁果然不愧為靈獄大陸第一封印術,當年你們那位創出九天神禁的彌族先祖,恐怕也是一個驚才絕艷的蓋世天才!如此人物不能見之一面,大憾人生!」黑滅忽的扶掌大笑,但殺機未減,仍是咄咄逼人!

彌無戒也有些失神說道:「見面是不可能了,那位彌族先祖在上古一戰中,已經隕落!」

「是嗎?那真是可惜了。」黑滅眼神一暗,隨即又道:「那麼,我們兩人也要做個了斷了!」

彌無戒沉聲:「好!如你所願!」

就在兩人劍拔弩張之時,突地,兩人臉sè一變,對著一處喝問道:「誰?滾出來!」

眾人見兩人一吼,紛紛看向那裡,而雪族四人與彌族那兩個天神卻是一臉淡然,彷彿早就知道一樣。

果然,在兩人吼聲當中,那裡傳出一道輕咳聲,虛空走出一名身穿水紋大袍的中年人,身材略微發胖,頗有些和善的意味。

但是,彌無戒與黑滅看到此人之後,卻是一聲驚詫:

「天神……強者?」

(如果各位覺得本書還不錯的話,不要忘記收藏和推薦哈) 這胖子竟然是一名天神強者?

眾人聽到黑滅兩人的叫聲,有些難以置信,這個人橫看豎看都是一個極其普通的人,怎麼可能是天神強者?

但是,看到黑滅與彌無戒兩人臉上的肯定,皆是信服了。

見過剛才兩人大戰,誰還不信服呢?

只是,這個突然出現的天神強者是來幫助哪方的呢?這個問題,一下子令得很多人心裡緊張起來。

彌無戒看著中年人身上的水紋服飾,有些不敢確定道:「你是……」

中年胖子對著彌無戒微微笑道:「你就是彌無戒?在下聽帝君談起過你,不錯,僅僅天境就擁有不下於天神初期的實力。還有,你這條黑泥鰍實力也不錯嘛!」

「黑泥鰍?」黑滅臉上黑線滿頭,有種想要殺人的衝動!

「帝君?」彌無戒眉頭一皺,突地驚聲道:「你是北域神水帝國的人?」

「神水帝國?咦,那不是北域三大帝國之首的大帝國嗎?據說,裡面的天神強者就是不少於十個,而且,我沒記錯的話,神水帝國與彌族似乎是聯姻的關係……」冥河子詫異道。

「聯姻?那就是說,對方不是我們這邊的人嘍!」墨青臉sè一沉,不知道神水帝國的人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應該在北域才是。

「神水帝國?哦,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神水帝國的公主應該是與我彌族的一位青年才俊是未婚夫妻?」彌無戒也是想起來了,露出緩和的笑容。畢竟自己這邊又是多出了一個天神,怎麼不讓他感到高興。

只是,那中年胖子卻是露出一張苦臉道:「是有著婚姻不錯,只不過,在十幾年前,由於與其它兩大帝國開戰,剛出生不久的小公主不知道怎麼回事失蹤了。」

「呃?失蹤了?」彌無戒露出滑稽的神sè,有些無語。

中年胖子道:「咳咳,這個也是沒辦法的事,不過,再給個兩三年,應該就可以找到失蹤的小公主了。好了,這些事先暫時不提,還是幫你把這些人解決掉吧,也算是給你彌族賠個禮了。」

中年胖子本來受神水帝君之託,是要將小公主過來完婚的,但是,小公主失蹤,他們也不可能找個人代替,要是彌族的人發現不對,那可就完蛋了。正好,他聽說彌族要毀掉冥河宗的消息,他就思索著幫助彌族把冥河宗消滅了,也好代過請罪,寬限幾年。

彌無戒不知道中年胖子的心思,但既然對方肯幫助他們,這倒是意外之喜。

一個天神強者,足可以讓他們省下極大力氣。

反觀彌族一方,見到有天神強者來幫忙,皆是一臉戲謔看著冥河宗那方的人,彷彿已經看到勝利的場景!

而墨青、黑滅、冥河子三人雖然面sè沉重,但還不至於恐懼,反而古怪的望向陣地里的那四個雪族強者。

雪族四人只是輕輕點了點頭,示意他們可以停手了。既然對方天神已經出手,就不是黑滅他們可以應付的了。他們今天的任務就是拖延時間,然後把這些人全部困住,讓他們短時間內無法回到彌族就是完成了任務。

雖然計劃中出現了一個神水帝國的意外,但好在沒有脫離掌控。

四人一齊飛了上來,看起來平平無奇,但是,就是這樣的四人,卻是令中年胖子與彌族兩大天神露出如臨大敵的沉凝臉sè。

「閣下也想要與我彌族作對嗎?」彌族兩個天神中一人道。

雪族四人露出無所謂的表情,沒辦法,誰叫他們上面的人頒布這樣奇怪的一個任務,只能與他們耗著了。

「咳,這個,我們也是被逼無奈啊,要不我們幾個在這裡一起喝喝茶聊聊天,打打殺殺那多傷和氣啊!」雪族中一個人嘿嘿笑道。

喝喝茶聊聊天?

眾人嘴角一抽,這麼極品的話也能在這時候說出來,太無恥了!

「你們到底是何人?」中年胖子不禁皺眉問道。

「是什麼人你別管,雖說你們神水帝國有那麼點實力,但還是別引火上身的好。想滅你們神水帝國,憑我們四人就足夠了!」一個人不屑撇嘴道。

「我可以把閣下的話當成是威脅嗎?」中年胖子和善的臉上也是多出幾分怒氣,神水帝國在北域也算是排名前幾的大勢力,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何時受過人這般侮辱。

「閣下的聲音似乎很是熟悉啊!我們是不是以前在哪裡見過?」彌族一個老者突地問道。

那人嘿嘿笑了起來,說道:「難怪說人老了記xìng就不好,還真是應了這句話。的確是見過,只不過能不能想起來就看你們的本事了。」

「哼,裝神弄鬼,拿命來!」另一個彌族天神不分三七二十一,直接一掌打了過來。

彌族與冥河宗的人見到天神出手,紛紛退卻,否則呆在這裡也只是拖後腿而已。

「好!好久沒動手了,來一場又如何?」那人也是一聲大笑,絲毫沒有擔心的神sè。

也是同樣拍出一掌,帶著絲絲冰寒的靈氣,與那彌族天神的掌力擊在一起!

頓時,兩掌間形成的氣海四處涌動,除了少部分人之外,皆是被這場氣浪給卷了出去。

黑滅等人連連護住自己的周圍,不讓這些人的靈氣竄入他們的體內,否則一定會被震傷。

饒是如此,留下的人當中,皆是臉sè一白。

「好jīng純的冰雪屬xìng靈氣!」彌族天神一聲輕喝,有幾分讚歎之意。

看著手掌上殘留下的冰渣,彌族天神有幾分沉凝,彷彿想起了什麼似的。

「不對!一般人怎麼可能擁有這樣jīng純的冰雪屬xìng體質,而且,這其中夾雜的血脈氣味分明是……」

「雪族!」彌族天神一言既出,本來就是yīn沉的面sè,更是如水一般沉重!

「雪族!」另一個彌族天神同樣是臉sè突變,中年胖子也是臉sè不好看起來。

雪族,那可是與彌族並列為遠古四族的遠古家族,論底蘊,甚至要強於彌族!難怪剛才能說出幾人毀滅神水帝國的大話出來,說實在的,神水帝國在北域的確是呼風喚雨,幾乎無人招惹。但是,遇到雪族這樣的超然勢力,就像是一個凡人與天神之間的差距,沒有任何可比xìng!

「nǎinǎi的,剛綁上一個彌族,結果得罪了雪族,靠,這運氣真夠……」中年胖子臉sè突地苦了下來,如果早知道這裡的事故是雪族挑起來的,打死他也不敢來這裡湊熱鬧。

彌族不怕雪族,但他神水帝國卻是怕得要命,雪族貴為遠古四族,確實有著尋常勢力無法企及的力量。對於他們來說,滅掉神水帝國這樣的大勢力,也不算太大的難事。

彌族那兩個天神卻不是那麼想,雪族與他們彌族偶爾有過小摩擦,但都是小輩間的爭鬥,一般不會派出天神強者去戰鬥。

但是,在冥河宗這裡,卻是意外出現雪族的天神強者,事出反常必有妖,彌族兩個天神不禁臉sè沉了下來。

彌無戒也是目光變得深邃起來,不禁狠皺起了眉頭。

「不知道你們雪族是什麼意思?冥河宗無故攻打彌族分部據點,是你們雪族搞的鬼?」彌族先前與雪族天神接掌的天神沉著臉問道。

與其接掌的雪族天神卻是含笑搖頭,道:「不是,我們接到的命令只是將你們彌族來的人困住,其它的倒不是我們雪族的意思。」

聽后,那兩個彌族天神強者面上顯然鬆了一口氣,如果冥河宗的事真是雪族搞出來的,那就事情大了。不過,困住他們彌族來的人算是什麼意思,雪族到底要幹什麼?

「兩個老鬼,還記得老夫嗎?」這時,雪族一方帶頭的老者將擋在臉上的秘法撤離,露出一張形象略顯枯槁的老人面龐,笑道。

「雪寒子!」見到老者的面孔,兩人不禁眼皮一跳,紛紛露出苦笑的神sè出來。

想不到這雪族還真是看重這次的任務,竟然把這老傢伙給派了出來,這老頭子也不知是雪族什麼年代的老牌天神,據說連遠古四族的族長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可想而知,連遠古四族族長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他的境界可想而知。

天神巔峰!

想到雪族這次派出一名天神巔峰的強者出來,恐怕是打著十成的把握來的!

這樣的老怪物,一個人就可以輕鬆解決他們兩個。他們兩人也不過是剛剛達到天神後期的境界,雖然與天神巔峰只差了一個層次,但是,真正戰鬥起來,雪寒子的實力可以一個頂他們四五個。

這樣根本沒有可比xìng!

「呵呵,兩位彌族的老前輩,可是還記得小女子?」天空里忽的傳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一個穿著雪白袍子的女子,冰肌玉骨,宛如從九天飄下的月宮仙子,不染紅塵煙花。

膚sè純凈,容貌絕世,以彌無戒的眼光看來,絲毫不下於自己的弟子彌月!

雪族出現的第五位天神!

看著這突然出現絕世女子,半空浮踏,白衣如雪,那深不可測的實力,頓時令彌族眾人面sè沉重無比!

「丫頭,想不到連你也出來了。」雪寒子一見到女子出現,無語起來。

白衣女子翻了翻白眼,道:「老頭子,你以為我想來嗎?要不是小公主請我過來,我才不想來呢!要知道,我正在突破天神中期的關鍵時刻,不到萬不得已,我才不願出來呢!」

「你既然來了,想必公主殿下給了你不少好處吧!」雪寒子嘿嘿笑道:「是不是應該給一點孝敬孝敬爺爺我?」

白衣女子鄙夷看了他一眼,道:「給你用也是浪費,以你的資質,最多再往上晉陞一階就是極限了。我可跟你這老頭子不同,除了小公主,那一代雪族年輕一輩我可沒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雪寒子無奈搖了搖頭,道:「算了,先把這些人看住再說。」

白衣女子看向彌無戒戲謔道:「彌無戒,這麼多年過去,你怎麼還是處於天境啊,當初你可是和我同輩啊!」

彌無戒臉sè有點發黑,這白衣女子名叫雪嵐,一百年前,雪族頂尖幾個天才之一,說起來比他還要小上一兩歲,但成就高的連他都要仰望!

一百歲出頭,就已經達到天神境界,按她剛才的說法,只怕突破天神中期也用不了多長時間了。

這等資質,怕是他的弟子彌月,也是略有不如!

這雪族,還真是恐怖!

和她相比,彌無戒自覺自己差的可不是一籌啊!

(各位大大覺得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收藏於推薦哦!) 「嵐小姐天資絕頂,彌無戒深感不如!」彌無戒嘆了口氣道,沒辦法,雪嵐在當年的確是雪族一大天驕,僅次於雪族公主也不是大話。比起這些遠古四族真正的妖孽,他彌無戒確實遠遠不是對手!

雪嵐呵呵一笑,道:「也罷,對付你,我現在也拉不下臉面。你們這些人就在這呆著就好了,這萬一要是傷了你們彌族的,那可就不好了。」

「雪族要與彌族開戰嗎?」彌無戒沉聲問道。

雪嵐搖搖頭,笑道:「只是奉命將你們彌族來的人全部拖住,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多少可以猜到一點。」

「什麼?」彌族一位天神道。

雪寒子嘿嘿一笑,道:「是你們彌族一個小輩與我們雪族做的交易,暫時困住你們這些人!我說,你們兩個老鬼也不必找什麼逃跑路線了,更不必暗中傳達消息到彌界那裡,從你們出彌界的那一刻開始,你們身後的空間就已經被我雪族的強者給封住了。所以呢,你們這些人就乖乖的在這裡呆上幾天,幾天之後就讓你們離開。你們兩個老鬼應該知道的,打鬥起來,你們必輸無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